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雨村小日常之——关于网络 ...

  •   胖子今天一上午整个人都非常的暴躁。
      因为过段时间我打算回杭州一趟,所以有很多事情等着处理,一上午我都泡在书房里各种视频开会。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休息,下楼准备吃饭,就听见厨房里胖子切菜把菜板剁的咚咚直响。我被这声音吓得抖了一下,赶忙三步并两步跑下楼梯问正在看电视的闷油瓶,
      “胖子这是发什么疯呢?”
      闷油瓶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我张望了一下,看胖子放下了菜刀,这才迈进了厨房凑到了胖子的身边,
      “我说你这火气怎么这么大?您老人家也春天发情?”
      “去去去,不会说话把嘴闭上,胖爷我正烦着呢!”
      我又追着问了几句,胖子把切好的萝卜扔进锅里,盖好锅盖,这才骂骂咧咧地跟我说了事情的经过。
      今天上午,胖子锻炼完闲着没事就打算玩两把游戏再做饭,匹配队友的时候匹配到了两个小姑娘,没成想这两个小姑娘因为其中一个人的偶像的事当场就骂了起来,胖子和另外一个大哥劝了两句不成,反到也被骂了。
      “我也不是因为被骂两句就生气,你胖爷我也不是那小心眼的人,不至于跟俩黄毛丫头计较,我是气那两个小姑娘简直是口不择言!你是没听到她们骂的有多难听,小小年纪都哪学的满口脏话,还就因为那么个不相干的人。”
      胖子掀开锅盖,一边往锅里加菜一边说道,
      “而且你说这明星也都不容易,一天天累死累活还得莫名其妙地被骂,胖爷我这个年纪的都听不下去,那帮明星小孩听到得多难受吧。”
      要是换到从前,胖子才没功夫在这种事上浪费感情,但是这一年他几乎天天都在网上冲浪,必定也是见识了不少这种场面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而且这人嘛,上了年纪情感难免更丰富一些。
      我听到这,心里也不免有些感慨。我当然是不追星的,少年时代虽然喜欢听歌,但从来也没想过了解歌手是谁,成年之后就更是了,对明星基本是无感。但是在我以摄影师关根的身份生活的那几年里,也是有着不少业内的朋友,其中不乏娱乐圈内很有名气的杂志摄影师。我还曾经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一位圈内非常有名的经纪人,直到现在对方依旧是我关系非常好的朋友。
      我的这位经纪人朋友姓顾,年长我几岁,我一直叫他顾哥。我们两个相识的过程其实非常的巧合而且狗血,不过在这儿也没必要细说。顾哥他们公司的总部在杭州,离我在杭州的家不远。而那段时间我因为手头事务多,也一直都留在杭州,所以经常约他出来一起喝酒。
      老实说,我对娱乐圈的认识基本都停留在听周围的同事,或者手下伙计们聊的八卦上面。而在这种小道消息里面,经纪人一般都不是什么好鸟,以至于我印象中的经纪人都应该是那种油嘴滑舌笑面虎、阴险狡诈如我三叔的那种人物,所以当我第一次见到顾哥的时候,很是惊讶。怎么说呢,他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我大学时候的老师,虽然看上去严肃认真,但实际上是很善良温柔的人。而且顾哥跟我还不一样,他属于标准的南方男人,身高不太高,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也不太起眼,要不是当时另一位摄影师朋友给我介绍了顾哥手下曾经带出的都是些什么大佬,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么一个斯文沉闷的男人竟然会是个那么有手段、有能力的人。
      而我和他聊得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顾哥当年会入经纪人的圈子其实算是阴差阳错,他本人大学读的是历史,对古代文物这方面非常感兴趣,而这又恰好是我的专长,一来二去,倒真成了不错的朋友。
      后来有一次,我有幸跟着顾哥去参观了他们公司,也是那个时候第一次看见了那些小演员们训练的场景。顾哥给我介绍说,这些都是他们公司的练习生,简单理解一下就是预备出道的孩子。我数了一下,大概有二十七八个。
      “那这人还挺多啊。”
      听到我这么说,顾哥笑了笑,
      “那你猜猜,他们最终会有多少人有出道的机会?”
      “这……怎么也得有一半吧?要不三分之一?”
      “不,只有两个。”
      两个?这个数字听得我就是一愣,随即有点不可思议的地看向他,顾哥又接着解释说,在这里的二十几个孩子,还是他们在全部报名的二百多个里面选□□的,而最终获得机会的两个人也不是一定就会出道,一切还都是未知数。
      这通解释听得我直咂舌,看着训练室里那群孩子们挥汗如雨练舞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直叹气。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情,顾哥也有些无奈地说道,
      “虽然现在大家都在努力证明明星并不是靠脸吃饭,但是现在的社会现实就是这样,哪怕你再有实力,没有机会转型成功,那么明星真的就是一个吃青春饭的工作。什么时候会出道是未知,能不能红就更是未知了,所以说啊,每年我面试那些来报名的小孩们的时候,其实都挺不忍心的。”
      听了顾哥的话,我也沉默了下来,我虽然不懂他们圈内的行情,但是对他所说的社会现实确实再熟悉不过了,生存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生活更是,这一点,我本人可以说是深有体会。看我一直不吭声,顾哥还颇为诧异地看了我一眼,
      “我以为,像你这样对娱乐圈敬而远之的老年人,会对这些孩子‘浪费青春’的做法评判一番呢。”
      我听到他的调侃就是一乐,随即便摇了摇头,
      “每一个敢为自己做出选择的人都是应该得到尊敬的。人生都是自己的,没有任何人有资格随意批判。”
      听到我的话,顾哥苦笑了一声,喃喃自语道,
      “要是每个人都能跟你是一样的想法就好了。”
      我能听出来顾哥话里有深意,但是他自己不愿意说,我也就没问,要是真的有麻烦的话,有用的到我的地方他肯定也会开口的。
      果然,没过多久,还真就出了一件事。
      大概是距离我们上次见面的半个月之后,我在北京和小花处理好这边的事务之后,当天下午就坐飞机回了杭州。刚一落地把手机开机,就发现了顾哥给我发的短信,约我晚上在老地方喝酒。我不免有些诧异,以往都是我约的他,而且他自己说过,因为工作特殊,二十四小时都要待命,所以也基本不喝酒。这回主动约我,让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妙,所以早早地就去了我们俩常去的一家大排档等着。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顾哥才出现,一看到他我心里就是一惊。身为经纪人的顾哥平时非常注意自己的仪表,但是现在我眼前的这个人,头发乱成一团,胡子也没刮,领带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衬衫也是皱皱巴巴的。顾哥坐下之后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拿了我刚开的一瓶啤酒,杯子都不用了,直接就对瓶吹。我见状,赶紧又贴心地把其他几瓶也帮忙打开。“如果对方陷入了情绪极其低落的境地,那么你要做的首先应该是陪伴而非劝解”,这还是我从胖子身上得来的道理。
      我看着顾哥灌完了一瓶啤酒之后,情绪稍微平稳了一些,这才小心地开口询问这到底是出什么事儿了?
      “我带的一个小姑娘,昨晚在家里自杀了。”
      “啥?!”
      我被吓得整个人一抖,手里的杯子都掉到了地上,但这个时候已经没心思管它了,我赶忙又追问事情的缘由。顾哥的精神还有些恍惚,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没什么头绪,我又自己捋了一边全过程,才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本质来讲,这其实这是一件在圈内见怪不怪的事,刚出道的小艺人得罪了有背景的圈内前辈,然后被对方伪造黑料报复。但是随着这两年互联网发展飞速,网民数量激增,有了网络的伪装,随意发表言论似乎已经成了现代年轻人们发泄压力地一种绝佳的方式。而明星之间的八卦自然都是全民关注讨论的热点话题,对方把伪造的黑料散播在了网络上,后果可想而知。
      顾哥经验丰富,第一时间就给出了对策,并且劝过那个姑娘,说对方还是顾忌着他这个经纪人的人脉,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先耐心忍一段时间,别去看网上的言论,剩下的事他会解决。但是姑娘年龄还是太小,心思又非常敏感,受不了舆论的压力就寻了短见,幸亏被发现得早,今天下午已经被抢救过来了。
      顾哥说完,就继续一个人喝闷酒,我则趁着这个功夫拿出手机上网查了一下,果然,这件事的讨论度非常高,连央视那边都报道了这件事。我随便点开了几篇相关微博看了一下,就被那些所谓“正义使者”们的言论恶心的够呛,甚至还有很多人开始借着这个话题随意造谣。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把手机扔到了一边,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我一个大男人都受不了那些人说的话,何况一个小姑娘。
      我对他们圈内的事了解的是在是少,所以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话来安慰顾哥。犹豫了一下,我才慢慢地开口道,
      “这不是你的错顾哥,圈内这种事,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人不是救回来了吗……”
      正在我绞尽脑汁地想还能说点啥的时候,顾哥啪的一声把酒瓶子按到了桌子上,声音沙哑的要命,
      “我他妈当然知道……我过意不去的不是圈内那些垃圾,我……我是想不明白网上那些人,凭什么?就凭隔着一个屏幕抓不到他们?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往一个小姑娘身上泼脏水?骂的人是他们,到最后假装正义的也是他们……”
      顾哥喝了得有四瓶多了,早就醉的有点意识不清醒了。说到这,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举到了我面前,
      “都是因为这个,全他妈是因为这个——”
      顾哥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就要把手机往地上摔,我赶紧冲去抱住他,把他手里的手机夺了下来。看着顾哥醉倒在桌子上,我心里也不好受,他入行这么多年,对于这种事肯定是司空见惯,或许是因为这次竟然严重到危及到了一条鲜活的生命,他的神经才终于绷不住了吧。
      回忆到这儿,我又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旁边的胖子一边盛菜一边也是唏嘘不已,
      “你就说这都什么人吧,老话说的好,祸从口出,这么造孽也不怕减寿。”
      “那有什么办法,都说流言止于智者,就现在的网络而言,智者都能被抹黑成流氓,何况普通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能攻击一个人,不正是网络的特点吗。”
      我摇了摇头,帮胖子把菜端了出去。中午的饭桌上,我和胖子这两个闲话二人组都是心事重重,所以这一顿饭也吃的很是让人闹心。午饭后,我和闷油瓶回房间准备睡午觉。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忍不住就伸脚踢了踢闷油瓶,
      “小哥,睡了没?问你个事。”
      “嗯?”
      我整个人都转了过去跟闷油瓶面对面,又往他那边蹭了蹭,这才开口问道,
      “你以前有没有人说过你的闲话啊?”
      我等了一会,见闷油瓶一直都没有说话,就又解释道
      “就你看啊,你小时候长在大家族里,家里人那么多,就没……”
      “有的,有很多。”
      闷油瓶把我踢到一边的毛毯又拽了回来盖在了我身上,
      “小时候在族里面,不只是大人,小辈们也会议论我,特别是每月的族比之后。”
      我仔细地观察着闷油瓶的脸,但是他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一双眼睛专注地盯着我。
      “那你不会在意吗?那些闲言碎语,应该都不是什么好话吧。”
      “长大一点后就不在意了,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除了夜间运动时间之外,再想在闷油瓶脸上找出些其他的表情实在是太过困难,我就又恢复了平躺的姿势,喃喃自语道,
      “但现实是根本没有人能做到像你一样完全不在意的……”
      正在我独自郁闷的时候,闷油瓶突然握住了我的手,还没等我回头去看他,就听见闷油瓶在我耳边说道,
      “很多时候,流言比谎言要可怕的多,毕竟谎言只会在揭开真相的时刻带给你伤害,甚至如果你愿意,一辈子在谎言中也可以活的很好。但是流言却只会一辈子都让人活在黑暗的阴影下。”
      作为一个曾经二十几年都活在谎言之下的人,我对闷油瓶的这句话可谓是感触极深。但我至少还有寻找真相的机会,那些被无端网暴的孩子,又能怎么办呢?我本身就是一个感情很丰富的人,越想,我就越觉得喘不过气来。
      这时,闷油瓶突然转过身来把我搂在了怀里,伸出手揉开了我紧皱的眉心。
      “但这些都与你无关,你只要做好自己就好,睡吧。”
      我动了动身子,往闷油瓶怀里缩了缩,握住了他横在我腰上的手,轻轻点了点头,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的确,我们没办法改变任何人,只能时时刻刻告诫自己——未知全貌,不予置评,这应该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

  • 作者有话要说:  想了很久,还是把这个一直想写的敏感话题写了出来。自从我开始频繁的使用wb之后,真的旁观了很多的事情。就像何老师说过的,夸奖的话可以脱口而出,诋毁的话还请三思而后行,无心、跟风的一句指责也可能会毁了一个人的一生,生而为人,还请多一点点善良。当然,如有冒犯,在这里先给各位道个歉。
    照例感谢各位喜欢!也希望大家能多多评论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