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雨村小日常之——饺子 ...

  •   我并不喜欢吃饺子。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杭州人,我们家从小也并不经常吃饺子,偶尔吃一次也都是在超市买的速冻饺子,家里唯一会包饺子的只有老家在北方的奶奶,但是她一直嫌包饺子太费事了,所以我们家可能一年也吃不上一回。但是胖子就不一样了,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在他眼里,过什么节都应该吃饺子。之前胖子每次一包饺子我就不乐意,哼哼唧唧的不愿意吃,胖子就数落我,
      “你知道什么呀,老话说的好,好受不过倒着,好吃不过饺子。以前我们上山下乡的时候,一年也不见得能吃上一次饺子,别不知足了。”
      让我有点意外的,是闷油瓶竟然也会包饺子,而且也挺爱吃的。不过想想也是,他祖籍在东北,张家当年也是一方名门望族,逢年过节自然也是要吃饺子的。我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捏着鼻子陪着一起吃。不过后来胖子估计是看我实在是很痛苦,每次包饺子的时候,都不忘给我再蒸俩包子。说来也奇怪,同样都是带馅儿的,我不爱吃饺子,却很喜欢包子。
      冬至那天,胖子一大早上就跑到集市买了一大堆菜,还有一大块猪肉。每次吃饺子,胖子都坚持要自己剁馅儿,说这样能保证不缺斤少两,还卫生。胖子在做饭这方面一向很勤快,花样也多,每次包饺子都能准备两三种不同的馅。不过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肉食主义者,所以除了三鲜也从没准备过其他素馅,我也不怎么喜欢吃素馅的饺子,尤其讨厌黄瓜和丝瓜,总觉得那种所谓的清甜口感做成熟的就非常奇怪。闷油瓶就好养活多了,什么都吃。
      趁着胖子剁馅儿的功夫,我翻了翻他放在桌子上的菜,
      “怎么买这么多,今天包什么馅儿的啊?”
      “猪肉芹菜,羊肉胡萝卜和三鲜的,今儿个冬至,胖爷给你们好好露一手儿,诶你把冰箱上次剩下的羊肉拿出来。”
      胖子擦了擦汗,又把刀换到了另一个手上,
      “冬至吃饺子,出门才不会冻掉耳朵,这冬天啊,是最适合吃羊肉的时候了,这个羊肉它……”
      我听着胖子又要开始长篇大论的科普他的健康养生小知识,一边从冰箱拿出羊肉递给他,一边就赶忙岔开了话题,
      “要不,今天你教我啊包饺子吧。”
      胖子挺诧异的扭头看了我一眼,
      “呦呵,稀奇了啊,你不最烦吃饺子吗,怎么今儿个这么主动?快说!打的什么主意?”
      “我能有什么注意啊,就是好奇,再说了不喜欢又不是不能吃,我一个人看你们俩干活多过意不去啊。”
      胖子很嫌弃的看了我一眼,勉强答应,递给我一个不锈钢的大盆,让我去和面。实话讲,我的厨艺水平,只能能算勉强及格,能吃,但绝不好吃,而且平常也炒炒菜就算顶天了,从来没弄过跟面粉相关的东西。我按胖子的指示盛好了面,正等着他继续发话,没想到他就说了一句接着就放水和面就行了,然后就回厨房接着忙活去了。
      我叹了口气,心说胖子这也太信任我的能力了,不过看他这么忙,我也没接着问,就拿出手机准备询问万能的百度。没想到百度给出的教程加的水竟然精确到了克数,我们家又没有秤,我就只能以一瓶矿泉水为单位,估摸了一下用量。用水瓢接了水之后,正打算一口气全倒进去,没想到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身后,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把水瓢接了过去,
      “不能一下子全倒进去。”
      说完倒了一点水进面盆里,示意我搅拌。我也没想到和个面都能有这么多学问,一时间有点好奇,手上的动作就开始飘。闷油瓶似乎是有点看不下去我过于狂放的动作,忍不住又嘱咐道,
      “朝一个方向搅,别太大力。”
      我按照他的指使调整了一下动作,还没等把面絮揉成面团,我的手就开始酸,索性把筷子扔给闷油瓶,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看他。
      “没看出来啊,你什么时候学的包饺子啊?”
      闷油瓶听了我的话手上一顿,看了我一眼,这才回答道,
      “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吧,因为什么……记不得了。”
      昨天晚上折腾的太晚,导致我现在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听到他这句话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问了些啥,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吴邪呀吴邪,你没事儿问这些干吗?我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就含糊的应了一声,继续趴在椅子上看他。闷油瓶干活很利索,几下就揉好了面,把面盆放到院子里去醒,回来看我依旧没有挪窝的意思,就也搬了一把椅子做到了我的身边,我们俩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胖子。
      胖子干什么活都喜欢一个人,尤其是做饭,不喜欢别人帮忙,之前我想跟胖子学习一下,好将来替他分忧,结果被胖子毫不留情的从厨房赶了出来说我碍事。这两天雨村的天气特别好,久违的出现了太阳,气候也逐渐变暖,我坐的地方就在窗边,太阳照在身上,暖的让人发困。我就这么跨坐在椅子上晃悠着腿,没一会就趴在椅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闷油瓶和胖子已经开始擀皮包饺子了,我立马起身凑了过去,胖子就用他那大屁股拱了我一下,
      “去去去,洗手去,洗完再过来”
      我又折回洗手间洗了手,这才凑到了胖子身边。胖子擀皮的速度飞快,感觉在手里转了两下,就成了一张皮。我在旁边跟着空手模仿了半天,最终认为这项技术太过复杂,改去看闷油瓶包饺子。闷油瓶虽然不像胖子那样能变着花样捏饺子边,但是包的饺子也是规规矩矩,很是好看。我拿起一个放在手心上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又看了看闷油瓶的动作,看起来也不是很难,不就是把两边合上然后捏紧就好了嘛,一时间我对自己信心大增,拿了一张饺子皮就开始包。胖子不太放心我的动手能力,就停下了手里的活来看我。我回想着刚才他们两个的动作,挑了一筷子的馅儿放在了饺子皮上,
      “太多了太多了,你这一会儿一煮铁定开花”
      胖子抓着我的手又把馅儿挑了一点回去。
      “别用指尖拖着,用手心,这样包出来才好看。”
      我又听胖子的话把饺子皮换到了手心上,
      “然后呢然后呢,那个花边是怎么包的?”
      我比划了两下,发现真正操作起来还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胖子已经回去接着擀皮了,听到我问他,嘿嘿一笑,就跟我说让我先别搞那些花花样子,先捏紧保证不漏就是了。我心说这怎么还瞧不起人呢?直接捏谁还不会啊?但是也不知道我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手上稍微一用力,就把馅全都挤了出来,结果弄到最后整个饺子边上全都沾满了饺子馅,根本就捏不紧。我心虚的抬头看了看,胖子和闷油瓶都在认真地干自己的事,我松了一口气,悄悄地把这只畸形饺子放在盖帘上,又去拿了一沓饺子皮,撸了撸袖子,打算跟它们死磕到底。
      事实证明,眼睛跟手显然不归大脑同一个地方管,在我包了将近十个奇形怪状的饺子之后,终于被胖子发现了,一把就把我手里的作案工具抢了过去,
      “你在这败家呢?我跟你说到时候煮的时候漏了你今晚就一个人喝片儿汤吧”
      胖子的手动的飞快,把我包的畸形饺子抢救了一下,
      “别再搞花样了啊,老实儿捏紧了。”
      我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水平,也就只能从最基础的开始练起。胖子为了不让我祸害东西,把我拿走的一沓饺子皮又拿了回去,只挑了几个擀的比较难看的让我自己一边玩去。我也没法反驳的他,只好一个人默默地缩在一边磨练技术。
      “你看我和小哥包的这个饺子,多好看,这就叫技术。”
      这话的确不假,但是我还是不服气的反驳道,
      “搞那么多花花道子有什么用啊,最后进肚子里不都是一个味。”
      “你懂什么,老人们常说包的饺子好看,将来娶得媳妇儿就好看!”
      听到胖子说这话,我浑身一激灵,赶忙偷偷瞄了他一眼,确定胖子并没有什么异样的神色,这才放心下来,赶忙回道,
      “得,我就当你夸我了。”
      “滚!要脸不要?”
      我打了个哈哈,就想把话题岔过去。
      “诶,我妈寄过来的那些咸菜放哪了?”
      “放屋后面墙根儿底下了。”
      我放下了被我□□的不成样子的一团面,去厨房拿了碗,打算去盛点咸菜来当下饺子菜。我爸妈的新家阳台特别的大,老两口闲着没事就找了几个泡沫的大箱子开始种菜,我妈腌菜的手艺相当可以,据说还是跟奶奶学的。我回屋的时候,闷油瓶正在收拾面板和面盆,胖子已经回厨房接着炒菜去了。
      “这么快就完事了?”
      “可不,没你帮忙快多了。”
      我笑着骂了胖子一句,躺倒在了沙发上等着吃饭。翻了翻朋友圈,发现小花也发了一条冬至快乐的朋友圈,配图也是饺子的照片,但很明显是在北京某高级饭店里,从后面玻璃上的倒影来看,显然也不是自己一个人。
      “稀奇了啊,小花竟然愿意陪瞎子出来吃饭?”
      不过这种大好时候我也不忍心破坏,就点了个赞,也没去问他。又漫无目的的翻了一会手机,正打算再玩把小游戏的时候,胖子突然过来把我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一手拎着我、一手推着闷油瓶,把我们俩带到了院子里。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因为没有打算在院子里吃饭,所以就没有点院子里的灯,就只有挂在门口的两个大灯笼还泛着红光。我莫名其妙,刚想问这是干吗呀?胖子就从一旁的石桌上拿起了一盒东西,分给了我和闷油瓶一人两根,期初我拿到手里还没觉出这东西是什么,拿过胖子手里的包装盒一看,仙女棒?
      “不是,你拿这玩意儿干吗?”
      我小时候虽然很少玩仙女棒,但是手里这个跟我记忆中的真的是差距蛮大的,长度上大概也就是小时候玩过的那种的仙女棒的三分之一,做的也更精致些,不再是那种纸质和木杆的,而是换了一种类似于铁丝一样的材料。
      胖子就跟我们说今早本来是想顺道买一挂鞭回来放的,但是后来本着环保和不打扰邻居,实际上是嫌打扫太麻烦的目的,才换了这个。
      “我老娘老说,这年底鞭炮一响,一年积压的霉运就全都走光了,明年又是红红火火的一年!”
      胖子一边说,一边拿出打火机把我们几个的仙女棒点着。我晃了晃手臂,在空中留下了一圈烟痕,久违的烟花气息和温暖的火光突然就让我有了种非常安定的感觉。胖子手里就拿了一根,估计还是偷工减料的,燃的特别快,接着就又回厨房忙活去了。我怕火星溅到闷油瓶,便退后了几步,和他拉开了距离。或许真的是很许久没有碰过这种东西了,我在一边晃来晃去的玩的不亦乐乎。在最后两根快要燃尽的时候,我转头去看闷油瓶,他就静静地站在原地,虽然他的脸在黑暗中看的并不真切,但是我就是能确定,闷油瓶一直都在看着我。我忽然就笑了起来,举起胳膊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心。烟花灭掉的瞬间,闷油瓶走到了我的身边,
      “吴邪,”
      闷油瓶不知是想跟我说什么,最终还是没开口,只是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我盯着他看了许久,屋里传来了胖子喊我们吃饭的声音,我一把抓起了闷油瓶的手就往屋里跑,
      “来了来了!”
      管他想跟我说些什么呢?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事情太多所以拖了这么久。在南方上学的时候特别想吃饺子,但是回家之后我爸给我包了一次我就不再想吃了了,有没有同款哈哈哈。照例感谢各位的喜欢!感谢在2020-03-21 20:53:21~2020-04-04 15:36: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郑莹莹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