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雨村小日常之——断舍离 ...

  •   对于在雨村的生活,一切其实都算满意,除了一点,那就是下雨。
      雨村属于山村,而且还是低洼地带,只要雨势稍大一点就很容易积水,气候更是潮的要命。我和闷油瓶尚且还能忍耐,胖子的老寒腿就有些吃不消了,为此我还特意给他买了一个空气除湿机。昨天夜里不知道这天是怎么想的,半夜突然下起了暴雨,第二天一早起来我们就发现衣帽间被淹了。
      说是衣帽间,其实就是楼梯下面一个非常小的隔间,当时装修的时候,我们三个想破了头也不知道这点儿地方是用来干嘛的,最后还是胖子灵机一动,说什么可以模仿小资情调,硬是给人家改名为了衣帽间。但是因为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小了,只能放下一个很窄的衣架,能挂几件大衣,我又在里面放了一个布艺的收纳箱,这个地方就被当成了我们放应季的衣服和常穿的衣服的地方,剩下的都被塞进了楼上储物间的衣柜里。
      “血的教训啊。”
      我叹了口气,把差不多湿透了的收纳箱搬到了客厅,
      “就应该听胖子的,直接放个凳子就行了,买什么收纳箱啊,还是布的……”
      我一边把衣服一件一件挂了出来,一边很认真的自我反省着。这时候,胖子端着盘子从厨房走了出来,看见我摊在沙发上还滴着水的衣服就诶呀了一声,
      “不是这都湿成这样了咱们还穿什么呀?就这破天,晾它一个月也不见得管用。”
      听胖子这么一说,我也犯了难。我们几个常穿的衣服本来就不多,一般也没什么需要出门的时候,都是这件换下来就顺手洗一水,等到干了之后再把身上穿的换下来重复上述过程,所以常穿的衣服除了外套就是这些了。正当我纠结的时候,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身旁,接过了我手里的衣架说道,
      “楼上应该还有,你买的和妈买的。”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了楼上已经被我忘到脑后的储物间。我是最近这十年才突然爱上购物的,尤其喜欢逛商场和超市。其实对于当年的我而言,逛商场买东西,更多的,算是一种心灵上的救赎,每次在超市里看见喧闹的人群,听着身旁人闲话家常,在商场跟售货员砍砍价,聊两句有的没的,这都让我能真实的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温度,能让我相信,自己还是真实存在着的,虽然一个大老爷们一个人逛街,多少有些尴尬就是了。当然了,也有一部分原因,可能是遗传的缘故,毕竟我老妈是个购物狂魔,尤其喜欢买衣服。这个习惯也一直被我保持了下来,现在每周我都会跟胖子去一趟附近的集市买买菜,每个月都会拉上他们俩去附近市里的商场逛一圈。我跟小花那种热衷于奢侈品的公子哥不一样,我虽然对这些都有了解,也有几件压箱底的行头,但那都是生意场上用来装逼撑面子用的。比起东西本身,我更享受的是讨价还价的过程。但说实话,我对这方面着实没什么天赋,能讲下来十几二十几块已经算是超常发挥了,所以之前一个人买东西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自己这么能买花钱。但自从跟胖子一起逛街,这人的降价技能点简直就是先天点满,每次都能把老板杀个片甲不留,偏偏胖子还就是那种约尝到甜头越起劲的性格,所以每次到了回家的时候,闷油瓶全身上下就挂满了购物袋。这其中,衣服自然是占了大部分的,我妈有的时候购物欲上来,血拼一通之后也会给我们寄过来很多衣服,穿不过来,自然都堆到了楼上。
      闷油瓶的一句话勾起了我的心思,天越来越暖和,眼看也要到了换季的时候了,正好可以把这些衣服整理一下,估计还会淘汰一大部分。吃早饭的时候,我就把我的想法说了一下,胖子一边喝豆浆就一边咂嘴,
      “这个我知道,你这就叫……那个……对!断舍离。”
      我一边吃包子一边就乐,胖子自从开了个微博账号之后,国家大事不见了解多少,新潮词汇倒是越来越懂了。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正好储物间的衣柜一直都没收拾过,说不定还能收获点惊喜呢。”
      吃完饭,我们三个就上了楼,打算把储物间的衣服都搬到客厅来整理。储物间比起楼下的那个衣帽间,地方就宽敞多了。一面的地下堆了我们家各种杂物,牛奶、啤酒、大米、塑料凳子、工具箱之类的,另一面,正正好好的放了两个一直顶到了天花板的大柜子。这两个衣柜是之前住在这里的老两口留下来的,保存的比较完好,所以我们就直接征为己用了。一打开衣柜门我就惊了,只见两个衣柜被衣服堆得满满的,我猛地拉开柜门有两件卫衣还掉到了我脸上,我粗略的翻了一翻,发现有很多甚至连标签都没有拆。
      “这怎么有这多衣服!”
      我一脸不可思议的转身看向闷油瓶,闷油瓶没说话,只是用一种十分无辜的眼神回望着我。走在最后的胖子这时候也挤了进来,一看到这情形就乐了,
      “怎么样啊天真同志,惊不惊喜,知道你有多败家了吧。”
      我冲他翻了个白眼,就开始带头把这些衣服都抱了下去。胖子在客厅的地板上铺了几张塑料桌布,把衣服都堆到了上面,我则盘腿坐在了衣服堆的旁边。
      “都拿出来了然后呢?叠好了再放回去啊?”
      胖子一边说着,一边翻出了一件夹克就往身上套,但是显然这件外套买的有些年头了,可怜的布料现在已经承受不了胖子的壮硕的身躯了。
      “当然不行,这么多衣服放在那里太浪费了,你们俩先来,一件一件试,合适的留下,不合适的淘汰。”
      这是我家以前的一个习惯,小时候我妈每到换季的时候都会来这么一次,我和我爸都属于心不甘情不愿的被迫配合,每次都能搞得鸡飞狗跳的,没想到这招现在正好能用上。胖子听了我的话,顿时就不乐意了,
      “这怎么行啊,都淘汰了多浪费啊。”
      “淘汰又不是扔了,到时候可以捐出去啊,全当积德了。来小哥,试试这个。”
      我拿起了一件闷油瓶的卫衣递给他。闷油瓶一向不会反驳我的要求,非常听话的就换上了。他骨架很正,穿什么衣服都能挺像样的,再加上人长得好,我看他是穿什么都好看,平日里我也是买给他的衣服最多,换了十几件都觉得不错,都留着也穿不过来,最后只能淘汰了一些做工不太好、或者是款式配色实在奇怪的。可到了胖子那边,却出了问题。
      在家务这方面,尤其是涉及到扔东西的问题,我和胖子的分歧一直都挺大的。我是一个除了吃的之外不太喜欢屯东西的人,喜欢家里干干净净的,总觉得东西太多就会显得很压抑。而胖子在这方面则带有很浓重的老一辈思想,什么东西都喜欢留着,总是说这些东西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有用。从快递盒子、买菜的塑料袋,到装修剩下的木料、螺丝钉之类,他都留的好好的。有的时候我就劝他,现在交通、快递这么发达,什么东西买不到?胖子就说我不懂,他这留的都是财富!
      而现在,我们显然又一次出现了分歧。
      自从来了雨村之后,胖子的衣服很多也是我帮着挑的,我的审美虽然算不上太好,但是及格是绰绰有余的,所以胖子大部分的衣服还是比较正常的,但是他自己给自己买的衣服简直就是……五花八门!比如说现在,胖子就一脸不服气的在和我犟,
      “我这件衣服怎么了,胖爷我一次没穿过呢,全新的!”
      胖子手里拿的那件T恤,是我们在年初去临市玩的时候在旅游景点买的文化衫,他自己相中的,死活非要买,跟老板势均力敌的讲了快有半个小时的价,最后以四十五块钱的八折优惠拿下的。且不说这件衣服上十分诡异的、看上去好像是“你好、福建”的图案,就说这个颜色,想像一下,胖子,高大威猛、一脸横肉的壮汉,穿着一件藕荷色的圆领T恤,肩膀上还有破洞,任何正常人都不会觉得没问题吧。
      “大哥,你自己照照镜子,合适吗?你问小哥,合适吗?”
      我回头看了一眼闷油瓶,他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
      “屁,你说什么小哥不点头,你们俩就是一伙的。”
      我看着胖子不服气的表情,突然就笑了,
      “诶胖子,你知道你这身像什么吗?整个就一被炸漏了的茄盒,还是肥肉放太多的那种。”
      胖子一听,也被我的话逗笑了,骂了一句,转过去又仔细的照了照镜子,估计受了我的影响,真在自己身上瞧出了几分茄盒的影子,这才不情愿的脱了下来。
      “那这件呢?当时花了四五百买的呢!”
      “领子都快磨漏了还怎么穿啊?”
      “这个羽绒服我可喜欢了,不久破了个口吗?缝上不就行了。”
      “绒都要漏没了,再说了,你打算在这儿穿你这个羽绒服?”
      “这西装怎么不能留啊,总得准备点儿正式的行头以备不时之需啊。”
      “压得褶都熨不开了,再说了,这衣服小的,穿你身上都快成比基尼了!”
      ……
      我们从早上十点左右开始整理,一直忙活到了下午四点左右,才终于结束。我跟胖子犟的是口干舌燥、筋疲力尽,接过闷油瓶递给我的水,猛地喝了一大口。闷油瓶就坐在沙发上,我蹭了过去,靠到了他的腿上,看着胖子给要淘汰的衣服打包,一边嘴里还振振有词的数落我,我没心思理他,突然就觉得我妈每年都要这么折腾好几次真实太厉害了!我虽然觉得做家庭主妇也是十分有成就感的,但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吴邪。”
      身后的闷油瓶突然用膝盖轻轻地顶了我一下,我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没出声,就只是朝他那边侧了一下身子,
      “天凉了,上去睡。”
      我迷迷糊糊的,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了,哼哼了两声,恍惚之间,感觉有人把我抱了起来,耳边似乎能听见胖子扯着嗓子给村委会打电话的声音,我抵不住疲倦,头一歪,便睡了过去。
      家庭琐事很多时候的确很折磨人,消磨志气,增长脾气。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日子,过的不就是个味儿嘛。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