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老流氓和他的漂亮媳妇1 ...

  •   龚佥荇的耳垂十分敏感,只是在耳边呼气便已有些禁不住了,如今却被人含在口中轻轻的啃咬,痒意直达心底。
      
      “别……别咬我。”此时他已经有些崩不住了,伸出手想要把那做乱的唇推开,却被路鸠变本加厉的啃咬着。
      “我……我去看看酱油鸭到了吗。”他起身躲闪,还没走出去就被拉了回来。
      “我想吃你。”又是一阵耳边低吟,随即他被路鸠压在下面。
      嘴唇、喉结,锁骨……
      舌尖在身体游走。
      
      ……
      
      不知道何时到了床上的龚佥荇蜷缩成一团,背对着路鸠,羞死了!
      “媳妇,真好吃。”路鸠俯身想要亲吻他的额头,他伸出手推开了路鸠的狗头。
      路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一把把小孩搂进了怀里,下巴轻轻摩挲着小孩的头顶。
      “真可爱。”又是吧唧一口,羞得小孩猛地一拉被子,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
      他起了逗小孩玩的心思,掀起被子啄木鸟似的亲了一口,亲得小孩又是一阵害羞。
      
      第二天早上。
      龚佥荇打开了许久没有开过的橱柜,从里面拿出一套碗碟。
      小桌上一只黄色外卖袋包裹着的酱油鸭赫然显示着昨晚有人来了,说不定还目睹了全程。
      (何欢大喊:我没有!怪我来的太早了!唉……)
      
      焦糖色的鸭肉在微波炉的旋转中冒出丝丝油光,馋人的香味顺着空气渐渐流动到了室内。
      此时仍在梦乡中的路鸠闻见了这股子香味,馋虫叫勾了出来,鼻子一动一动的,似乎是在辨别香味的源头。
      “起床了,吃饭。”龚佥荇一屁股坐在床边,伸手插进路鸠浓密的发间,揉着路鸠的狗头。
      “嗯……好香啊,你做了什么好吃的?”路鸠蹭了蹭头上的手,露出一个棉花糖般的笑容。
      “你昨天要吃的酱油鸭,快点起床。”
      “要亲亲,亲亲才能起床!”微微沙哑的嗓音配上撒娇的语调,像小勾子一样勾挠着龚佥荇的心,他忍不住亲上了哪柔软的唇瓣,如同蜻蜓点水,浅尝截止。
      得了便宜的路啾啾老老实实地跟在媳妇后边,顶着一头鸡窝出现在了餐桌前。
      浅蓝色的日式碟子中整整齐齐地码着片好的鸭肉,小巧精致的茶碗里是一碗纯白浓厚的粥,上面散落着几粒紫菜碎。
      他用汤匙轻轻搅拌着粥。
      呼噜-——
      浓厚的白粥在唇齿间流连,筷子轻轻落下,夹起一片鸭肉,入口,满满的咸香。
      嗯——
      他的吃相一如既往地狂野,一旁的龚佥荇看着眼前这个“嗜吃如命”的崽子笑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拿出手机记录着路鸠的吃相。
      龚佥荇喝了一碗粥便有些饱了,又在路鸠的“压迫”下多吃了好几块鸭肉,整个人撑得不行。
      他把自己的碗筷放进水槽,转身去拿梳子。
      “嗯?”头上传来微微的痛感,路鸠抬头看向正在给自己顺毛的龚佥荇,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问号。
      “你吃你的,我忙我的。”龚佥荇又重新捡起了“老妈子”的身份,给自己儿砸梳头,梳完头后还恶趣味地给他绑了个小揪揪。
      “真可爱。”路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昨天说的话今天就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不过大丈夫能屈能伸,跟媳妇卖个萌还是可以做到的,毕竟他媳妇吃软不吃硬。
      “喵呜~”他开始卖萌,希望能得到媳妇更多关爱。
      “滚蛋,你个哈士奇装什么小奶猫。”没成想外形与幻想差距太大,卖萌之后反被一巴掌呼在脖子上,唉!他太难了!
      
      车上,昨晚一直老老实实的透明人何欢和不怎么敬业的透明人汪洋终于摆脱了透明人的身份。
      
      “佥佥,今天有三场戏,你先找找情绪。另外……今天段姐也会过来,你和路哥……要和段姐说一声吗?”何欢看着龚佥荇,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天哪,她有点不敢想象,段姐看到佥佥和路鸠在一起了会是怎样的反应。
      应该……会当场变身暴躁老姐吧。
      想想就刺激!满头狗血啊!
      “哦……”龚佥荇应了一声,随即转头看向路鸠,“要告诉段姐吗?还有你经纪人。”
      “嗯,木已成舟,早知道晚知道都一样,给他们个痛快吧。”
      路鸠这句话听得何欢又是一阵子心潮澎湃,WOC我没有听错吧?!木已成舟???你们俩到底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你当是杀猪呢,还给个痛快。”龚佥荇的手又揉起了路鸠的脸,这狗崽子,形容的真……让人想揍他!
      “嘿,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他们俩是猪。”路鸠笑着注视着龚佥荇,唇瓣触碰到在他脸上作乱的手。
      “老流氓。”龚佥荇还是羞羞的,毕竟昨天晚上被某人摸了个遍。
      
      他今天有场非同寻常的戏,说句实在话他真的不想让路鸠看到,这货看到肯定又得一边咂咂嘴一边调戏他,想想就想揍路鸠。
      一袭红衣加身,纤瘦的腰间是一条枣红色带子,将优美的线条勾勒的纤毫毕现。
      长发披散至肩头,如墨的眉毛、上挑的眼线、鲜红的唇瓣,诱惑迷人。
      凡渡则是一身粉衣,妆容精致可爱。
      “《与你共度凡尘》98场一次,ACTION!”
      
      【铜镜前,凡渡手执一把木梳,温柔的梳理着那如墨般的长发。】
      “平平,你头发真好看,又黑又亮,还有一股木莲香味。”凡渡梳着忍不住深吸一口,这香味儿真好闻。
      “仙子,今日你还是不要去了吧,青楼乃烟花之地,怕是有伤仙子清誉。”段云平看着镜中正在“吸自己”的凡渡有些无奈。
      “不要,我本就是下来历练的,什么事都不做算什么历练。”
      “可仙子着实不用做到这般地步,此次凶险。还望仙子多思量。”
      “啊呀,你这个小后生怎么这么啰嗦?明明我比你大好几千岁呢,你却把我当成后生。”凡渡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幽怨的看着段云平。
      “可……”段云平想要继续劝说,却被凡渡打了岔子。
      “嘿嘿,别说,你这女装扮相倒是不错,腰细腿长的,就是这肩膀宽了些。”凡渡欣赏着自己的作品。
      她给段云平梳了一个灵蛇髻,发间插上几根镶嵌着红色宝石的金簪。
      美!
      段云平见凡渡执意要去,也放弃劝说,只是细细嘱咐着:“烦请仙子到时待在我身边,莫要乱跑。”
      “知道了,知道了。”凡渡一口应下,段云平也不知道她到底听没听进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