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抢劫!把吻留下! ...

  •   老当益壮的路鸠同志,在从线人何欢同志的密报中得知了龚佥荇的位置后,立即决定深入敌人身边,杀他个措手不及。
      于是乎,他背起小背包,提溜起给某人送的奶茶就悄悄潜入了敌人的根据地,并进行暗中观察。
      在龚佥荇看不到的地方,有一双丹凤眼在看着他,时而在他身后嫉妒地牙痒痒,时而又心疼的想要把人儿一把抱进怀里温暖,时而一脸慈父般的微笑看着他摔个狗吃屎。
      路某人表示:我儿砸真可爱!
      下班的小龚同志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巢已经被敌人包抄了,乐呵呵的回到化妆间卸妆。
      他拉开了保姆车的门,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进了车里,双手被禁锢着,吓得他差点儿大喊:“绑架了!”
      “不许动!自己把衣服脱了!”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要不是被死死抱着,龚佥荇都想一巴掌朝着路鸠的脑袋呼上去了,死孩子!这么长时间不见,一见面就要吓死我!
      “麻溜的给我松开。”龚佥荇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我不,小没良心的。这么久没见了一点儿都不想我,还不让我抱你!”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面前,路鸠当然舍不得放手。
      他把下巴抵在龚佥荇的肩上,在他耳边低吟:“你真的……一点都不想我吗?”
      “不想!”酱油鸭小龚同志发挥着一贯的风格,打死不承认。
      “可我想你了,特别特别想,每天晚上都想你的体温。每天早上都想念你的唇瓣。”大提琴般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缓缓地流出,龚佥荇在低音炮和吐气的攻击下身体一僵。
      “小孩,我想亲你。”尖利的虎牙轻轻摩擦着龚佥荇小巧的耳垂,鼻尖喷泻出的暖湿气流也一下一下的冲撞着耳廓。
      原本僵硬的身体渐渐变得酥软了起来。
      一个转身,原本被路鸠禁锢在怀里的龚佥荇身体抵在了座椅椅背上。
      路鸠附身放倒着座椅,身体笼罩在龚佥荇上方。
      “你不想吗?”
      路鸠高挺的鼻子蹭了蹭龚佥荇的鼻子,嘴唇开始在鼻头、脸颊处流连。
      “不……不想。”龚佥荇说话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底气,脸上好痒……这种痒渐渐侵入心里,一点一滴的腐蚀着他的理性。
      “哦 ?真的不想?”柔软的舌尖舔舐着他的脸庞,酥酥麻麻的感受把他最后一丝理智彻底击垮。
      “快点……亲我……”
      路鸠柔软的双唇终于覆上了他的唇,先是蜻蜓点水的一吻,随即双唇舔咬着他饱满的唇珠。
      “唔嗯……”口腔中倾泻出暧昧的声音,听得路鸠下肢一硬。
      “小孩,说实话,告诉我,你想我了吗?”路鸠的鼻头蹭上了他的鼻头,两个人的呼吸交融着。
      他的身体此时已经瘫软成了一滩烂泥,脑袋混混沉沉的,哪里还想着怎么掩饰。
      “想……特别想……”
      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儿。
      “内个……你们俩叙完旧情了吗?咱们回酒店休息吧。”目睹了全过程的透明人汪洋小心翼翼的说着,边说边试探着两位大佬的脸色。
      “汪洋哥,你也太会破坏气氛了吧!这还用问吗,咱们俩就隐形就好了啊!”何欢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汪洋,恨的牙痒痒:我还没磕够糖呢!泥奏凯!
      “你们继续,继续。”随即拉着某“恶人”老老实实地坚守着隐形人的工作。
      气氛被这两个活宝一弄尴尬了不少,路鸠看着眼前小脸儿通红的小孩有点儿后怕,万一小孩清醒过来狂殴自己怎么办!万一今晚不能露着宝贝睡觉了怎么办!
      他快裂开了!
      他偷偷地瞅着怀里一言不发的小孩,心里万般忐忑。
      
      “我饿了……”路鸠当机立断选择了最明智的一招——乖乖当儿子,毛茸茸的头蹭着小孩的头。
      “嗯……你要吃什么?酱油鸭行么?”龚佥荇脑子还是有点儿乱,竟然嘴瓢蹦出来一个自己根本不会做的菜。
      “额……呵呵……”突然被CUE的何欢同志一脸懵逼,但还是默默承担起了购物的任务,下单了一只酱油鸭。
      没办法,自己挖的坑自己填!
      “好。”路啾啾又开始散发魅力了,笑的一脸开心,形象的展示了什么叫做虎牙别嘴。
      “笑得真丑。”龚佥荇揪住路鸠的脸皮,另一只手开始揉起了他的脸。
      “使劲揉,想怎么揉怎么揉!”刚刚尝到甜头的路鸠不仅没躲,反而还一脸幸福地把自己的脸送了过去。
      “厚脸皮。”龚佥荇用手拍了一下路鸠的脸,吧唧亲了一口被自己掐红了的地方。
      “嘿嘿嘿……媳妇,你使劲掐,快多掐几把。”一看有掐一把还能亲一口这种好事儿,路鸠立马就激动了,要是以后都这样,他能心甘情愿的让媳妇掐的一脸老茧!
      
      酒店房间里,两人低下头换着拖鞋。
      “现在没什么吃的,你先就着点儿面包凑合下,酱油鸭一会才到。”龚佥荇走向冰箱,拿出自己之前买的面包。
      “行,我不挑。”路鸠洗洗手准备吃面包,嘿,别说,他媳妇就是会买东西!这面包真香!
      被揉捏成牛角形状的面包松软可口,表面一层烤至金黄色的椰蓉加上香甜的奶油,每一口都甜到心里。
      用手轻轻地掰开,网状的经络交错着,几根脱离了组织的丝线悄悄垂下,展示着内里的嫩软与筋道。
      他大口大口地吃着,一旁的龚佥荇递过来一杯牛奶,“压一压。”
      他接过自己平日里最不喜欢的牛奶,小小地抿了一口。
      这搭配真的神奇!牛奶的醇香与面包的甜软结合在一起,中和了吃多了的甜腻,使人舒畅了不少。
      “好喝。”他的唇上出现了一层淡淡的奶胡子,原本自带妖孽buff的路鸠此时多了一道可爱加成,萌得龚佥荇血条都要空了。
      “慢点儿喝,跟个小屁孩一样。”龚佥荇用手指轻柔的拭去了他唇上的奶渍,一脸慈母的表情。
      额……怎么媳妇又变成妈了???
      
      两人歪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门被悄悄的打开了,做好事不留名的何欢同学把外卖放在桌上,自己默默地退了出去。
      “看孩子真的好累啊。”路鸠把头放在龚佥荇的肩上,嘴巴又开启了吐槽模式。
      “嗯,正好磨磨你,让你看看和你同年龄段的小朋友。多好啊是吧。”龚佥荇低头修剪着自己的手指甲,有点儿长了。
      “你见哪家小朋友能把你亲得软成一滩水,嗯?”路鸠微微侧头咬住了那小巧的耳垂,威胁般的又啃咬了几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