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十八章 ...

  •   
      陆曼青
      
      [一]
      这是很惊讶的一件事情。
      我居然会接到他的电话。
      
      再一次,接到他的电话。
      说不清是欣喜还是惊讶,又或者还有其他情绪。
      
      但是我甚至仔细思考了一下,我并没有抗拒他。
      这是真实的。
      
      非常真实的一件事情。
      我和他并没有很长时间去缅怀过去。
      
      至少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认为的。
      实在啊,这是一件很难以言说的事情。
      就让我们将彼此沉睡。
      
      让我们开始忘记那段时间。
      这样如何。
      这样如何?
      
      其实这样的时间并没有很多。
      我是说我有时候会想起和他在一起的时间。
      就是那种,那种感觉你知道吗?
      
      很奇妙的一种感觉。
      像是月光从窗户透进来,然后轻柔的拂过所有的事物。
      然后你就会看到所有的一切,降落,降落。
      持续的降落。
      
      因为所有的事物都在下沉。
      以至于人生活在其中就像是一种让人甚至看不到边缘的冷意。
      所有一切都是冰冷的,一切都是静止的。
      
      你也许是知道的,人在静止中总是冰冷的。
      人在冰冷的时候,就很难思考。
      就需要用些什么来刺激自己不是吗?
      
      就是这样的。
      没有问题。
      
      一切之一切都是如此。
      所以我那么轻易的就将这样的感情放弃。
      我就开始将我自己放弃。
      
      我在这里已经有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想起宋玉湛的时间越来越多。
      我有时候就看到他站在我的身边。
      
      他在对我微笑。
      这一定是假的,他很温和,但是很少笑。
      甚至是很少对我笑。
      
      这是一件让人感到惶恐和眷恋的事情。
      
      [二]
      我并非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可是我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不错。
      
      有个人陪在我身边其实还是不错的。
      一切之一切,都不过是因为我实在是太寂寞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感情都是虚妄的。
      亲情,友情,爱情,都是虚妄的。
      
      只有性/爱的快乐是真实的。
      只有这样我才能感觉到我是在活着。
      
      可是既然不是我在活着,那么活着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是谁呢?
      
      你也很疑惑不是吗?
      当然,我和你一样疑惑。
      
      我有时候会感觉到。
      很熟悉的一种感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我知道佣人对我的不怀好意。
      
      我从回来见到她的第一面我就知道。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
      即便是我真的出了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完全是没有关系的事情不是吗?
      
      所以,所以。
      徐泽,完全是你多此一举。
      完全是你没有搞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
      
      你只是不知道爱情多么虚妄而已。
      你以为它是真实的。
      怎么可能?
      
      你如何觉得它是真实的?
      你如何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
      所以徐泽,你是错的。
      
      [三]
      我从医院回来。
      我最近经常有不间断的恶心。
      
      我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我原本不想要去看医生,但是我没有办法不去看医生。
      徐泽从这里将我带到医院。
      
      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伤害之下,我几乎就要被所有人的眼光刺破。
      他们似乎在嘲笑,可是他们凭什么?
      
      我当然不是因为这简简单单的嘲笑。
      我只是觉得他们同样可笑而已。
      我的病房门口围满了人。
      
      他们并不是想要关心我的身体。
      他们甚至不是想要关心我。
      
      他们想要的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和一些可有可无的八卦。
      他们长着獠牙,他们长大了嘴巴,他们看起来像是一只又一只猛兽。
      他们在我的耳朵里面也养了一群怪兽。
      
      在我的耳朵里面叫嚣着,刺痛着,像是不让我失常就不罢休一样。
      
      我回到家。
      我还是有这样的感觉。
      徐泽陪在我身边。
      
      他看着我的目光充满了痛惜。
      他是那么的那么的怜惜我。
      
      我的天哪,你知道吗?
      向来这件事情是这么的让人感到奇怪。
      可是这件事情发生了。
      
      他似乎在说些什么。
      可是我已经听不清了,我想要休息。
      我非常非常需要休息。
      
      我然后沉睡。
      我开始思念我的女儿。
      
      [四]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居然开始想起她,只是我确实想起她。
      
      我想起她锐利锋利的眉目,我想起她嶙峋的蝴蝶谷。
      我想起她那些花红柳绿的衣裳。
      她还是个小孩子,她其实没有什么思想想要与我对抗。
      
      但是她是很棒的一个孩子。
      我一直都觉得。
      她很锋利,自伤伤人,从不懂得收敛自己。
      她将这件事情称之为个性。
      
      但是她可能并不知道,圆融并不是乡愿,圆融更是一种平和和包容。
      是所有人都需要的慈悲和宽和。
      
      她根本不懂,但是我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母亲。
      我从来没有提醒过她。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也没有告诉过她任何关于我的事情。
      这件事情。
      也许不该称之为这件事情。
      
      因为她并不是一件事情就可以完全说完整的。
      她,出生的时候其实很小,瘦弱。
      当然,在她长大之后也并没有改变多少。
      她依旧单薄瘦削。
      
      她看起来多么多么的孤独。
      我从来没有陪伴过她。
      
      我给她所有的自由和所有的尊重。
      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其实我根本不是想要管教她。
      
      嗯,当然,也许她本身就是知道的。
      
      [五]
      徐泽留在我身边的时间越来越长。
      之前的佣人被送到了警察局。
      
      我在很长的时间里,仍旧会梦到宋玉湛。
      有时候他就看着我,只是单纯的看着我。
      
      然后我就会微笑,我也会微笑。
      这是很棒的事情。
      
      有时候他会和我说话。
      可是我完全听不清在说什么。
      在说什么呢?
      
      听不清楚。
      
      [六]
      我看到了一首诗。
      
      是这样写的——
      
      “我是刀锋也是创口
      我是巴掌也是脸颊
      我是兔子也是猎狗
      我是牺牲也是凶手
      
      我是我心上的蛇精
      不可挽救的坏蛋
      大笑是我命中注定
      但微笑我却不行”
      
      ——但微笑我却不行。
      
      [七]
      我必须停止这种想象和消耗。
      因为这让我感到疲惫。
      
      我开始时不时就要休息。
      我开始感到迷惑和思考。
      我开始做很多的事情。
      
      但是没有一件事情是我所需要并且去追寻的。
      没有一件事情是我想要的。
      
      我只是在寻找一种足够让我寻找的东西。
      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找到。
      
      可是我在很积极的寻找着。
      因为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是有迹可循的。
      因为我是爱他的。
      
      因为——我开始相信一件事情。
      
      [八]
      就像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其实我很久之前就开始产生幻觉。
      我的脑海里都是被人放进去的野兽。
      
      嘶吼着,叫嚣着。
      然后我感到疼痛。
      我开始昏厥。
      
      我不知道怎么抑制我这样的感觉。
      我只是在思考一件事情。
      我只是在自我惩罚而已。
      
      人们有时候都喜欢的不是吗?
      自虐。
      
      各种形式都可以,但是一定是一件足以让人感到痛快的事情。
      就像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其实我很少去想起什么事情。
      因为我是那么的愤世嫉俗。
      
      因为我比所有人都要凉薄都要自私。
      我所想到的其实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所有人都自以为懂得了我的寂寞。
      
      但是呵,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
      他们什么都不懂。
      他们懂什么呢?
      
      清俊的少年也好。
      儒雅的中年也好。
      他们懂什么呢?
      
      他们什么都不懂。
      
      [九]
      我睡眠的时间变长之后。
      徐泽就住在了这里。
      
      我没有说什么。
      也许是知道即便是我说了也是没有用的。
      即便是我知道这样是没有关系的。
      
      可是我还是很感谢他。
      因为他给我带来了予歆的消息。
      
      她也许过得还算是幸福。
      只是这种幸福不需要我去祝福。
      也许只是因为在很久以前我就已经失去了这样的资格。
      
      当然,我知道她的生活还不错就好了。
      因为我的生活实在是一团糟,我就想要看到别人生活的惊喜。
      
      当然这件事情可能太过于艰难。
      以至于让现在的我感到很多很多的百无聊赖。
      
      原因是这样的。
      在上个月,嗯,到底是不是上个月呢。
      我忘记了。
      
      好吧,其实就是这样的一件事情。
      我在路边走着,然后见到了一个乞丐。
      
      他看起来是极度贫穷的一个人。
      他看起来是非常非常没有精神的一个人。
      
      我就开始问他
      ——为什么选择在这条街乞讨?
      
      他似乎有点奇怪我的问题,但还是用他那极度沙哑的嗓音说道
      ——因为这里的人流量是最多的。
      
      我当时戴着口罩,也没有多少人好奇我是谁。
      但是我很好奇他,好奇他是从哪里来。
      他的口音一听就知道不是松城人。
      
      我们两个交谈了几句。
      直到徐泽过来将我拉走。
      
      然后我们才停止说话。
      
      [十]
      我们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因为沉默是在花园里的玫瑰的沉默的花园的玫瑰。
      
      因为是月色下我们轻柔的爱抚
      因为。
      是因为你。
      
      我很感谢你。
      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又也许不是我喜欢。
      
      只是我已经太过疲乏以于我丝毫不想要做些什么事情来反抗。
      然后我会觉得,这是我喜欢的。
      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感觉。
      
      就像是你知道的那样。
      因为一切都是冰冷的,如同恒河沙。
      一寸一寸的下沉,到下沉。
      
      因为其实没有一件事情是让人感到失望或者疑惑的事情。
      所以我么开始静默。
      在静默中等待着答案,等待着下一件事情的发生。
      
      我们会很少很少的去记起从前。
      然后呢?
      然后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
      他进来。他离开。
      我看着自己。
      我看着自己的手指。
      
      一,二,三,四,五。
      哇,原来是这样的。
      原来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可是,那天。
      我看到的绿。
      我看到的梦幻般的少女。
      我看到的青核桃般的少年。
      
      都让我感到惊喜。
      都让我感到欢喜。
      
      我们什么时候再次见面。
      我只是在思考这一个问题而已。
      
      但是并没有人告诉我答案。
      所以我就沉默了。
      
      所以——是不是呢,其实你也并不是不爱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