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十六章 ...

  •   
      黎勋
      
      [一]
      我无法控制自己。
      看到她,就被她吸引。
      
      即便是我知道她在学校的风评并不是很好。
      即便是我知道,她一开始对我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兴趣而已。
      
      她看起来总是很疲惫。
      她看起来是要被压垮。
      
      可到底是什么呢?
      我并不知晓。
      我如何知晓?
      
      我与她第一次谈话是在上周。
      我带着我的侄女在广场上玩。
      然后我上前搭话。
      
      但其实我是看到她的。
      我看到她从酒店走出来。
      身上似乎还带着水汽。
      
      她是刚洗了澡出来。
      并且那个男人应该和学校里的任何一个不同。
      只因听说她每次同人一道在学校附近开房,都是不会洗完澡再走的。
      别说休息,她只是像解决生理需求一样,只要完了就离开。
      
      她看起来似乎有很多故事。
      她穿着苔绿色裙子,哦,一般女人那里驾驭得了这样的裙子?
      只有她,她太寂寞了。
      她是几乎完美的。
      
      她似乎想找什么东西。
      但是过了一下就放弃了。
      
      我趁机上前搭话。
      ——予歆,你怎么在这儿?
      
      她回头,很意外的样子。
      ——是你啊,你怎么在这儿?
      
      我指了指在一旁正在玩黏土的侄女。
      ——这是我侄女。
      
      她似乎非常惊讶。
      ——你居然有这么小的侄女?
      
      我看着侄女只是笑了笑
      ——是我姐姐的,我姐姐比较忙,所以经常都是我带出来玩。
      
      她恍然点头。
      ——那你真是一个好舅舅。
      
      我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有时间带侄女出来的时候也不多。
      ——你今天很漂亮。
      
      她挑眉
      ——怎么讲?
      
      我抿唇,我为她这样的韵味而诱惑。
      ——风情万种,颠倒众生。
      
      [二]
      我然后获得了去她家的机会。
      就像是只是因为一句很简单的夸奖。
      
      就是,对我来说是一句真情实感的话。
      但是她只是暧昧的看着我笑。
      ——你可是除了我第一个来这里的人。
      
      我恍然,很惊讶
      ——是吗?真是太荣幸了。
      
      她然后看着我笑。
      我们在这样的气氛里接吻。
      
      吻,很浅的。
      轻轻的咬,轻轻的吸。
      
      这是一种很温柔的感觉。
      让我感觉我几乎要将她拥有。
      即使是很短暂的感觉。
      
      可是这种感觉很棒不是吗?
      我抚摸她的身体,一寸一寸下移。
      我们相互拥有,这样让我感到是非常奇妙的。
      
      她偶尔会很羞涩。
      这让我感到非常的惊喜。
      她羞涩的样子很可爱。
      
      也许你要说,我这不过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可是真的,她实在是太可爱了。
      她在我眼里胜过其他的一切人。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
      但是我已经带她去见了我的父母。
      并且,我们开始准备结婚了。
      
      很棒的一件事情这是。
      所以在我和她在一起之后。
      我们很少出门,偶尔我会陪她去拍平面广告。
      
      在清晨会给她做早餐。
      然后看到她穿着我的衬衫走出来。
      
      她会斜倚在门上,眉梢带着妩媚的笑意。
      然后我就凑上前去吻她。
      我们两个在晨光下接吻。
      
      听起来就很浪漫。
      做起来也是相当浪漫的一件事情。
      
      我们度过了很平静的一段时间。
      
      [三]
      意外来的太快且让人措不及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网络上就铺天盖地出现了她和她的母亲还有那个男人的消息。
      并且在我遇到她的时候,她刚好是从那家酒店走出来。
      
      难怪她当时看起来像是一个游魂。
      我想着。
      但是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这些事情需要早点压下去。
      并且家里因为我的事情现在对于我居然那么快就和她结婚很不满。
      我们之后有很少的见面机会。
      
      我们偶尔会通话。
      但是因为长时间的连轴转,我非常疲惫。
      为了防止因为我的疲惫而影响她的休息,让她担心。
      所以每次我都是很少打电话并且并不会打很长的时间。
      
      我们变得越来越少交流。
      我们很少很少的去见到对方。
      我在主家的时间要多得多。
      以至于有时候看到她的照片我都会感动自己的心软软的塌陷下去。
      
      她自从和我在一起之后就与那些事情无关。
      所以我并没有多在乎这些事情。
      只是她还需要上学。
      所以这件事情必须解决。
      
      我不得不借着姐夫的公司去做这件事情。
      作为这件事情的报酬,我需要亲自去法国谈一笔生意。
      
      我不得不去,也不能回家将我的疲惫让她看到。
      她是那么敏感又脆弱的人。
      她如何承受这些?
      
      我一定要将这些全部解决再去见她。
      我会将这些全部解决再去见她的。
      
      我到了法国。
      
      [四]
      很意外的一件事情。
      
      那个和我谈交易的,居然就是那个男人。
      通过交谈我才知道,他已经到了这边,并且很久没有回国了。
      
      多久呢?
      多久没有回国才让他可以这么心安理得的不再关心自己国家发生的故事?
      
      他看起来很寥落,很颓唐。
      可是我只想将他暴打一顿。
      
      因为他啊。
      因为他才让予歆那么难堪。
      这件事情,难道不是因为他的一念起吗?
      
      难道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呢?
      
      我看着他,居然会想要同情他。
      他看起来真是颓唐到了极点。
      
      他可能是真的爱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陆曼青。
      
      我该如何形容我自己的感情?
      就像是一种洪流的急退,我就开始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诱惑。
      居然让这个男人会为那个女人那么着迷。
      
      这个世界可真是神奇不是吗?
      我看着他
      ——你知道吗?其实,你根本不是爱她。
      
      我径自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
      ——你只是受诱于那种诱惑而已。你其实根本不是爱她,你甚至不必催眠自己是如何爱她的。
      ——你根本不是爱她。
      
      他看起来像是丢了魂,他跌跌倒到的往外走。
      他低着头,他在合约书上签了字。
      
      他抬头,看着我
      ——你是想要为她鸣不平吗?
      ——可是你知道吗?其实她早就已经厌倦了一次又一次的过去。因为没有一个人给她宁静,所以她才会周旋在各个男人中间。
      ——可是根本,她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东西。
      
      ——你在这样重要的时候,居然放下她来法国,而不是陪在她身边。她并不在乎这些,可是你的行为告诉她,你是在乎这些的。你自以为足够了解她,可是你根本什么都不了解才对。
      
      我听到了他的话。
      我怔了怔,我想起了之前每次打电话时候她的小心翼翼。
      可我一直以为那是因为我的疲惫让她感到难过。
      
      原来,原来居然是我的问题吗?
      
      [五]
      我回到家。
      我打开门。
      
      我关上门。
      家里很安静。
      没有任何声音。
      
      听起来像是从来都没有人住过一样。
      我居然有点害怕这样的安静。
      我轻轻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可是没有任何应答。
      我没有得到任何的应答。
      
      我开始惶恐。
      我打开门。
      我关上门。
      
      她正在睡觉。
      可是床单上面的血迹丝毫不是这么一回事。
      天哪,你能想象吗?
      那一滩血迹。
      
      我几乎就要昏眩过去。
      我甚至有些思维发散,还好我选的是这样的浅色床单。
      若是之前的黑色床单,只怕很容易忽略过去。
      
      我将她抱起来。
      我很快冲向楼底。
      我感到颤抖。
      
      非常,非常的害怕啊。
      
      你可能没有经历过所以并不是非常理解。
      但是真的,说实话。
      我是真的害怕了。
      
      我冲到医院。
      将宋予歆交给医生。
      
      医生看起来非常惊讶。
      但是很尽责的将她送到了手术室。
      我坐在楼道上等。
      
      时间突然就开始变得漫长起来。
      感觉比我见不到她还要漫长的时间。
      
      这个时间啊。
      我也不知道我等了多久。
      只听到了护士在出来之后告诉我
      ——抱歉,孩子没有保住。
      
      [六]
      哦,原来是这样。
      她怀孕了。
      
      [七]
      她怀孕了。
      所以很多次打电话都欲言又止。
      所以很多次想要告诉我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我,又或者,该不该留下这个孩子。
      是我的问题吗?
      我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所以现在,我就失去了我和她的孩子。
      
      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她似乎来得很是时候。
      可是她害怕了不负责任的父亲。
      所以她很快就离开了。
      
      她可能会找到更要好的朋友。
      可是为什么呢?
      到底是为什么?
      
      我看着她很苍白的神色。
      她苍白干裂的嘴唇。
      她黯淡的眉目。
      她眼里的青黑。
      
      她看起来多寂寞。
      她是因为我。
      
      真是让人愧疚的事情不是吗?
      到底,是什么样的故事被?
      
      这个故事到底是如何引人入胜?
      到底是怎么就让那么多人想要将它嚼的烂烂的,连骨头都不要吐出来。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想要再这样的情况下,得到所谓的八卦。
      
      我想要毁掉所有人。
      我已经快要压不住自己的怒气。
      我如何可以让她承受这样的痛苦?
      
      ——予歆,对不起。
      我在道歉。
      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原谅我。
      可是她实在是太黯淡了。
      
      就好像只要稍微一动作,她就会魂飞魄散一样的。
      我的天呐,居然我居然让她这么黯淡。
      
      我可真是个十足的混蛋。
      
      ——予歆,真的对不起。我并不是在意那件事情,我只是想要早点解决它。
      我坐在她旁边,我开始讲述我的最近。
      
      ——是这样的事情。我要接我姐夫的公司解决这件事情。所以我答应了他,亲自去法国谈一笔生意。
      ——我刚从法国回来。
      
      她眯着眼,她看起来很疲惫,脸色灰白。
      ——嗯,我知道的,是我自己的问题。
      ——但是,说真的,黎勋,我们离婚吧。
      
      [八]
      可是,予歆,到底是什么让你居然在这里告诉我要离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