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第四十三章 ...

  •   
      陆良走到沈家,施今许正在做小饼干。
      
      看到他过来,笑容亲切的问道:“小良要吃点小饼干吗?”
      陆良犹豫了一下,拿了一块放进嘴里。
      
      施今许温柔的问道:“好吃吗?”
      陆良点点头,“很好吃。”
      
      施今许笑容更甚了几分,“你是过来找九九的吗?”
      陆良摇头,“不是,她忘记了一个东西,我去找找。”
      
      施今许了然点头,“好,去吧。”
      
      ..
      陆良走到卧室,里面很整齐,那个相机在桌子上,底下压着一个本子。
      陆良不知道这个本子要不要一起拿过去。
      
      犹豫了一下,先将相机拿了起来。
      本子因为自己的动作突然掉在了地上。
      
      陆良俯身将本子拿起来,突然从里面掉出来一张照片。
      ——是他。
      
      但是他不记得自己还拍过这样的照片。
      从照片上看,这个是别人拍过来的。
      
      陆良沉默了一下,将本子翻开。
      居然是日记。
      
      陆良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纠结要不要看。
      手指轻轻的抚摸本子的表面,将那张照片放了进去。
      
      轻轻的叹了口气,“沈九九。”
      咀嚼着这三个字,将东西找了个袋子装了起来,本子留在原地没有再动。
      
      ...
      .
      
      “夏夏,你说阿良会看吗?”
      沈九春有点犹豫的问。
      
      齐孟夏面容带着笑意,只是看不出到底是不是在笑,目光落在自己桌子上的书上。
      “谁知道呢?”
      
      沈九春叹了口气,“我马上就到公寓了,你今天要不要来找我啊?”
      齐孟夏想了想,“都可以。”
      
      还是中午,齐孟夏没有赶着人多的时候去吃饭,而是留在了教室里等着大队人马散去之后,才打算慢悠悠的走出教室。
      
      “那你来找我吧,我在公寓等你啊。”
      齐孟夏应声,“好。”
      
      ...
      .
      
      沈九春在公寓里待了一会儿,去外面买了饭带回去,吃过之后感觉自己有点困,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公寓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给齐孟夏发消息。
      
      第九年春天:夏夏,你昨天没有过来找我吗?
      
      齐孟夏的消息回的很快。
      槐序:没去,家里临时有点事。
      第九年春天:这样啊,那今天要来吗?
      槐序:可以,等我下课。
      
      没有发现发生了什么异常。
      沈九春在挂断电话之后,突然接到了来自施今许的电话。
      
      施今许那边好像有点吵闹,隐隐还能听得到广播里面的声音。
      “喂,妈妈,有事么?”
      
      施今许温柔嗓音缓缓道:“九九,你现在去医院,刚刚传来谢安的死讯。”
      “什么?”
      沈九春从饭桌上站起来,“怎么会这样?”
      
      施今许轻轻柔柔的叹了口气,“听说是因为去年从楼梯上摔下来之后就已经不好了,抢救成功后,她自己又不想要接受化疗,所以才一直都在家里。”
      “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就......”
      
      后面的话施今许没有说出来,但是沈九春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妈妈,在哪个医院?”
      
      施今许:“仁爱医院,你到了那边之后给小肃打电话,他会出来接你。”
      沈九春飞快的换鞋,拿上钥匙和钱包之后就从家里冲出去。
      “好,我知道了妈妈。”
      
      她挂断电话,拦了一辆出租车,在出租车里给齐孟夏发消息。
      第九年春天:夏夏,你今天不要来找我了,我姑姑去世了,这边应该会很忙。
      槐序:好。
      
      她又点开傅肃的聊天界面。
      第九年春天:哥哥,我马上过去。
      fs:在门口等我,我去接你。
      第九年春天:好。
      
      沈九春手指在界面上犹豫了一下,突然看到陆良的消息。
      上一条消息还停留在去年过年,只是简单的对对方说了一句新年快乐。
      
      鹿鹿良:你在霍城?
      第九年春天:对。
      鹿鹿良:我过去找你。
      第九年春天:?
      第九年春天:怎么突然这么说?
      鹿鹿良:你等我。
      
      沈九春看着消息,不知道陆良这个消息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想到谢安去世,突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再想到傅肃和傅初郡。
      
      轻轻叹了口气。
      到了医院,果然看到傅肃站在门口抽烟。
      
      身高腿长,带着鸭舌帽,上身穿着卫衣。
      头低着看地下,路边倒是有人看他,因为长相太醒目。
      不过他本人显然没有这样的感觉。
      
      线条冷硬,面容坚毅。
      沈九春走近,“哥哥,现在......”
      傅肃掀了掀眼皮,“已经走了。”
      
      沈九春想拍拍他的肩安慰一下,见傅肃通红的眼眶,突然觉得也说不出什么。
      “我就是......我就是觉得,我应该在她走之前答应她给她去买一份炒河粉的。”
      
      炒河粉。
      沈九春听到这三个字,更沉默了。
      面前的傅肃也不在意沈九春的沉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但是沈九春知道,这样的空白,在现在才是最大的沉痛。
      
      一个人在绝望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
      或者说要怎么做。
      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又好像做什么都没有意义。
      
      所以才会一直不知道要做什么比较好。
      “走吧,我带你进去。”
      
      将手里的整支烟抽完之后,傅肃才开口。
      嗓音很沙哑,沈九春问他:“吃过饭了吗?”
      
      傅肃脚步微顿,目光略过沈九春的脸,稍微思考了一下。
      喉结滚了滚,“没有。”
      
      “那你要不要吃点什么?”
      “不用了,我们进去吧。”
      
      沈九春抿唇,“要不要去给姑父买点吃的?”
      傅肃皱眉想了一瞬,之后点头,“好。”
      
      ...
      两个人在早餐店买了点吃的,上去的时候,才发现病房周围围满了人。
      尸体还没有移到殡仪馆,傅初郡正跪在地上,身上穿着黑色西装。
      
      身后还站着一个大人物和他的妻子。
      只是沉默的拍了拍傅初郡的肩,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沈九春的时候,稍微愣了一下,又看向傅肃,“好好安慰你父亲。”
      傅肃沉默点头。
      
      医院总是弥漫着各种各样奇怪的气氛。
      或许是各种各样的故事。
      
      别人的故事,自己的故事,从某一种角度来看,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生。
      虽然好像并不怎么准确,但是从一种程度上来说,这样讲也没有什么错。
      
      只是很多人都是忙着自己的事情,庸庸碌碌,为了生存而奔波,能够让自己完全顺从自己的人还是少数,是少数中的少数。
      
      沈九春看着傅初郡俊美的面容上面的表情,准确的说,其实也没有什么表情。
      那张成熟内敛的面容里面,更多的是空白,是一种旁人都没有办法看到的空白。
      
      是难过,只是难过。
      是沉痛,是不可弥补的沉痛。
      
      距离自己上一次见到谢安,也不过是三个月的时间。
      三个月的时间,上次见到虽然好像状态不怎么好的样子,但是当时远远没有想到,会在三个月之后看到一条生命离开。
      
      在此之前,沈九春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情况。
      又或者,这也只是很单纯的,非常单纯的,让自己空白起来。
      
      像是有什么在缓慢的填补自己内心,又像是有什么在塌陷着。
      这些,其实说起来都不算是多么重要,甚至比不上很多人想象中的那样。
      
      但是也并没有让人意外。
      死亡总是在没有来之前,让人产生一种活着没有什么的感觉。
      可是在来临之后,双向刺伤,最沉痛的永远是活着的人。
      
      ....
      .
      
      施今许和沈继宇是在下午两点赶来的。
      他们赶来的时候,谢安的尸体已经送进殡仪馆,等待两天之后的火化了。
      
      谢林昌坐在外面的楼道上,一双眼睛看起来很锐利,再细看却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
      所有人好像都是空白的。
      
      和医院的气氛融为一体。
      沈九春的心感觉完全被压抑着,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又好像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一直跟在傅肃身边,所有人都将他们认为是亲兄妹。
      傅初郡毕竟因为职业原因,虽然经常在电视上见到,但是说实话,真正见到真人的时候,是很少的,何况是现在,现在这样的情况简直让人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
      
      沈九春有点迷茫。
      只是木然的跟在傅肃身边。
      
      傅肃除了之前她见到的时候,眼眶微红,露出了一些脆弱,之后一直都是冷着一张脸。
      傅初郡几乎是没有什么表情的,也基本没有和傅肃交流过。
      
      在之后的两天里,两个人都很少说话。
      直到有一天晚上,沈九春突然夜半惊醒,听到来自隔壁书房的争吵。
      
      “不管你怎么说,我是肯定不会去国外的。”
      “这件事情容不得你,你母亲已经离开了,所以之后你的事情都需要我全部包管。”
      “你?”傅肃轻嗤,“你怎么包管?你从小到大管过我几次?”
      
      然后就是很长久的沉默。
      最终,听到了里面好像还有什么声音。
      
      沈九春没有继续听下去,一来这原本也不该是她插手的事情。
      二来,自己也没有能力,没有资格在里面说什么。
      
      ...
      .
      
      之后在第二天。
      陆良从历城赶来了。
      
      虽然那天的消息是说他会赶过来,一开始沈九春还以为是他会和自己的父母一道过来,没想到会迟两天。
      赶在谢安的葬礼上才赶过来。
      
      见到陆良的时候,他正穿着白色衬衫,下面是西裤。
      看清来很清爽的模样。
      
      天色很亮,光线让沈九春忍不住稍微眯了眯眼。
      面前的陆良走近她,一只手摸了摸她冰冷的脸,轻声道:“进去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