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第四十一章 ...

  •   
      中途退场向来是小孩子的正常操作。
      
      总是不至于坐到最后时间才散,他们要没耐心的多,也要不顾及很多的多。
      陆良站起身的时候,沈九春也立刻站起了身。
      
      她冲施今许笑笑,“妈妈,我上去和阿良说话。”
      施今许看着她露出一个柔柔的笑,“好。”
      
      ...
      .
      
      上了二楼,并没有一开始就去敲陆良的门。
      她站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才将自己卧室的门打开。
      
      走进去,发现自己之前随意放在床上的东西都已经摆在了原本该摆的位置上。
      也没有疑心,只是以为这是阿姨整理的。
      
      从自己这边穿过去,到陆良的卧室。
      陆良正在面对着窗口看外面,夜色很暗,但依旧有月光照亮,足以让人视物。
      
      时间已经不算早,春天也快要过去。
      沈九春走进去,没有出声,只是看着陆良的背影发了一会儿呆。
      
      他的背影看起来很单薄瘦削,让人想象不出正面到底是怎么一张孤寂面孔,居然有一个人对着窗口看月亮的情怀和勇气。
      
      看了一会儿,沈九春忍不住出声。
      “阿良。”
      
      陆良回头,少年背光而立,目光似乎有些恍惚,并没有看向面前的沈九春。
      明明对方就在自己面前却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触碰到。
      
      沈九春忍不住后退了两步,“我.......”
      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陆良瞳眸在沈九春退后的时候,猛地缩了缩,随后垂了垂自己的目光,遮住了自己之前异常的反应。
      倒是先开口了,“九九有事情找我吗?”
      眸光淡淡,似乎并不觉得沈九春这样的异常。
      
      沈九春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因为是过来见陆良,她特意将自己的头发披散了下来,柔顺的长发落在自己的身后。
      “我想问问你,嗯,就是.......”
      
      犹豫了好久,都不知道要怎么说。
      
      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好生硬啊。
      
      你在京城还好吗?
      都已经回来了,这样不会更尴尬吗?
      
      你瘦了点。
      天哪,自己到底是什么口才啊,居然能想到这样奇怪的开头,简直让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开口啊!!!
      
      最后还是陆良看她犹犹豫豫半天说不出什么所以然,走到她面前。
      少年身上干净的味道萦绕在沈九春的鼻尖,让自己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陆良看着自己面前这张几乎让自己日思夜想的面孔,嘴角微勾,无声的笑了笑。
      笑容干净清澈,藏着隐隐的期盼和欣喜。
      
      很隐秘,隐秘到让沈九春根本没有察觉到。
      
      她只是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陆良,一时间没有很快的反应过来。
      他真的瘦了好多哦。
      
      她想着,一只手摸了摸陆良前两个扣子没有扣上而露出来的锁骨。
      
      陆良:“......”
      他声音藏着不易察觉的紧张和羞涩,“沈九九,你想干什么?”
      
      耳朵微微红了一些。
      只是在只开了床头灯的卧室,几乎看不到什么。
      
      沈九春很迅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指。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
      
      她有点小小的委屈和一点点的心动。
      抿着唇放下了自己的手,又偷偷的觑了陆良一眼。
      
      陆良:“......”
      他突然笑了,笑容很盛,比在黯淡的卧室里唯一亮着的灯还要耀眼。
      声音带着点玩味的勾/引,“沈九九,你该不会是......”
      
      沈九春猛地看向他,咽了咽口水。
      “我......”
      
      陆良凑近沈九春的耳边,灼热的鼻息通通喷洒在沈九春的脖颈处,让她白皙的肌肤都染上些绯红。
      嗓音低哑诱惑,“......想勾/引我吧?”
      
      沈九春:“......”
      “我我我,我才没有!”
      
      陆良稍微退后了一点,状似了然的点头,“嗯,你没有。”
      “从下楼的时候夸我帅,到现在摸我的身体,你没有在勾/引我,都是我在勾/引你。”
      
      沈九春的脸红得像是小番茄,上齿咬着下唇,一副想要辩解,又不知道怎么辩解的样子。
      “你,你是喝醉了吗?”
      
      陆良挑了挑眉,后退了两步,正色了不少,“我开个玩笑。”
      沈九春轻呼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感到一丝丝的失落。
      
      具体失落是什么,还没有想清楚,就听到陆良清清淡淡的嗓音。
      “你今天要留在这里过夜吗?”
      
      知道他说的其实是隔壁,沈九春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我可以啊。”
      
      本身也没有什么事情才是,只是这样的情况总是让人感到一种类似于惶恐或者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的情绪。
      所以让人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好不好或者对不对。
      
      但其实这件事情本身都让两个人能够警醒一下。
      
      这样,就也还好。
      沈九春想着。
      
      陆良已经坐到床边,没有说什么,手指轻轻敲了敲鱼缸,看到因因在警惕的探出头,又百无聊赖的缩回头之后,微微的无声笑了笑。
      
      “阿良,你.......”
      沈九春抿着唇,目光淡淡的掠过鱼缸,最后定在陆良的面颊上。
      
      俊美的面容让人心动,沈九春忍不住想到这一年的时间里,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又想到了什么。
      
      虽然心里最最最最想要问的问题是——你还喜欢我吗?
      可是话到了嘴边却觉得自己怎么都问不出口,是无论如何都不知道要怎么说的那种问不出口。
      简直让沈九春手指都紧紧的嵌入肉里。
      
      上齿咬着下唇,目光最后落在了自己之前碰过的锁骨上。
      他其实真的瘦了很多,看起来嶙峋似皮包骨。
      只是这样的情况,到底是让人感到一种不知道要怎么做的恍然。
      
      沈九春将这种情绪理解为,因为分离时间太长而产生的陌生和一种分明萦绕在嘴边,却不知道要如何说出口到底纠结。
      
      陆良轻轻的点头应声,“嗯。”
      “沈九九,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沈九春低头,咬着唇。
      陆良站起身,轻轻叹了口气,一只手摸了摸沈九春披散下来的头发,温温的笑着。
      笑容清朗似明月。
      
      沈九春看着陆良,他的目光也落在自己的身上。
      就好像自己其实是一直被他放在心上的。
      
      她上前两步,抱住了陆良的腰。
      陆良有一瞬间的怔楞,但是很快反应过来,回抱了回去。
      
      经久之后,沈九春都没有忘记过这一晚上。
      陆良的目光是如何真切的落在自己的眸里,外面的月光,又是如何一点点的,从轻薄到厚重,而陆良的体温,又是怎么样和自己紧贴在一起。
      让自己这一生都无法放开他。
      
      卧室里有今早上袭雨放进来的陆良很喜欢春海棠,还要妖娆妩媚的散发着香气,让人几乎不知道要怎么样去成就这样的感情。
      将两个人的身躯包裹着,好像在这样月光下的相拥都显得那么自然真切。
      
      ...
      .
      
      在陆家休息了一晚之后,沈九春就给陆良告别了。
      或许是昨晚的拥抱太让人感到心尖颤抖。
      
      沈九春和陆良两个人晚上都没有睡好,是那种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去理解或者说要不要忘记的感觉。
      但是这样的感觉。
      
      沈九春知道,她有点高兴,又有点失落。
      也许是因为两个人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所以就显得很让人无法承受。
      
      但是这件事情呢,本身也没有什么值得人们疑惑的地方。
      沈九春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拥抱到底是意味着什么,但是当我的身体和阿良的身体紧贴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已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又或者,其实也不需要什么语言来表达自己想要说什么,如果说肢体语言其实也算是语言的话,如果阿良真的真的可以理解我的话。
      他会懂的。
      不是吗?
      
      ..
      但是怎么说呢?
      就像是一个人的父母都不一定能了解子女到底在想什么。
      
      何况是两个人分开那么长时间了。
      陆良虽然对于这件事情有点意外,但还是觉得......很意外。
      
      好吧,他其实是一整夜都在想,是不是沈九春回应自己。
      又或者只是两个人分开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想念让她一时间失去自控,才会有上前拥抱这个行为。
      
      只是这样的感情,啧,谁知道呢?
      一夜的难眠,也没有人知道不是吗?
      
      这样的,那样的感情,总是让人感到一种好像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控制的懊恼。
      那种夹杂着很多情感的懊恼,也让人反思。
      
      只是反思总是没有犯错的速度快,所以才会圣人比较少。
      人们的反思,也显得好像那么难得。
      
      ....
      .
      
      之后的两天,两个人都没有见面。
      陈旭琪知道陆良回来之后,就很兴奋的找陆良一起去开黑了。
      
      沈九春犹豫再三,又给齐孟夏打了电话。
      缓缓地将整件事情讲清楚之后,才有些疑惑的表达自己的疑问。
      “夏夏,你说,他是不是在变相的拒绝我啊?”
      
      齐孟夏沉默了两秒,突然有些好笑,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一些。
      两个人的关系到现在为止,自己都不好插手什么。
      
      又或者说,她是很明确的选择了明哲保身。
      原本即使是再亲近的闺蜜,也不会有想要完全和对方共享自己恋爱的过程的。
      
      何况两个人的联系只是手机,见面可以说是很少。
      齐孟夏犹豫了一会儿,“你有没有想过,是不是你表达的太含蓄,所以他才不知道你的意思。”
      
      沈九春有点困惑,躺在床上,一只腿抬起来。
      “是吗?可是我都已经鼓足勇气去抱了他啊。”
      
      齐孟夏:“......”
      “如果阿良抱了你一下,你会怎么想?”
      
      沈九春理所当然的道:“抱了就抱了,还能怎么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