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第四十章 ...

  •   
      陆良自从沈九春从家里离开之后,就一直跟在沈九春身后。
      
      想着自己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但是看着沈九春一直低着头,好像完全不想和外界交流的样子,突然觉得不知道要不要上前。
      
      所以一直跟到店门口才停下,看着两个人说话,虽然不至于完全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但是沟通上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玻璃门隔音,声音不太听得真切,只是看着她们的嘴型,加上模模糊糊的声音,也可以知道到底两个人是在说什么。
      至于里面的东西,他看到包装的时候就很熟悉了。
      
      ——白衬衫。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白衬衫应该是送给自己的。
      只是沈九春刚刚的话
      ——“小时候很要好的朋友。”
      
      原来到现在,他还只是一个小时候很要好的朋友吗?
      
      他墨色的眸子很深,好像一潭墨色的池子,让人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才叫好。
      但是这样的情况,显然不是陆良最开始预期的。
      
      原本只是想给沈九春一个思考的时间,也让她稍微的冷静一下。
      没想到她会直接将自己从生活刨除了出去。
      
      这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怎么讲呢?
      
      他看着沈九春心不在焉的笑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里之前带回来的礼物。
      是一个很可爱的美人鱼胸针。
      
      到现在为止,沈九春还是很喜欢美人鱼。
      虽然已经不像是小时候表现的那么明显了,但是也没有完全的忘记。
      
      至于自己的行为到底算是什么。
      陆良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他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和沈九春联系了。
      之前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后来是觉得自己想说的事情,只有最开始是重要的,在之后的时间里,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就像是现在,看着沈九春提着三个礼品袋出来。
      他将手里的胸针装进兜里,继续跟在沈九春身后。
      
      一直到她的家门口都没有和沈九春说一句话。
      
      沈九春也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吧——
      
      沈九春告诉他,“只要你离我没有很远,我是肯定可以发现你的存在的啦。”
      
      是吗?
      陆良手指紧了紧,胸针的针被打开,凭然刺进肉里,一种痛快的刺痛让他忍不住缩手,又让他忍不住笑了笑。
      
      看着手指流出的血,居然有一种其实不是那么坏的感觉。
      他甩了甩手,从旁边的柜子上拿出创口贴来,粘在伤口上。
      
      外面响起敲门声——
      “叩叩叩——”
      
      陆良:“进来。”
      
      是袭雨,她留着爽利的黑色短发,一袭长裙让她整个人多了些温柔的色泽。
      “小良,马上就到时间了,你要不要先下去,等等九九就来了。”
      
      陆良转身,背对着窗口站立,目光平和,没有任何波澜。
      也没有袭雨想象中的兴奋或者其他情绪,一时间让袭雨想不通是不是之前发生了什么。
      
      她张了张口,“你......”
      陆良已经打断了她的话,“妈,我等等下去,我这边还有点事情。”
      
      袭雨看向他,很闲适的样子,一只手揣在兜里,完全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好像有什么事的样子。
      只是作为父母,到底不好强迫孩子,“好,那你忙完了再下去。”
      
      陆良轻轻“嗯”了一声,“妈妈先招呼施阿姨他们吧。”
      袭雨点点头,退出去将门关上。
      
      沈九春就站在门外面,却没有走进门口,只是听着里面的陆良清冽的声音。
      他好像变了好多。
      
      虽然自己并不知道这样的改变是好是坏,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乐于见到这种改变。
      但是想到刚刚陆良所说的话,似乎,好像,他一点都不想见到自己啊。
      
      可能是即使是之前已经在心里告诉自己了。
      所以现在虽然知道了这个结果,也并没有很失望,只是微微有点失落而已。
      
      袭雨冲她笑笑,“走吧,下去帮阿姨摆菜?”
      沈九春温温的笑着,声音低柔,“好啊。”
      
      ...
      .
      
      室内的陆良对此一无所知。
      他只是将自己兜里的那枚胸针,和之前装胸针的盒子,一起放进了自己的柜子里。
      ——最里面的地方。
      
      “因因,要不是你不能进去,不然你也要进到里面去了。”
      陆良说着,敲了敲鱼缸。
      
      因因惫懒的从壳里探出身体,看到熟悉的白衬衫衣角,甚至没有多想什么,就再次缩进了壳里。
      
      陆良看着他动作,只是浅淡的笑了笑。
      走到隔壁卧室去看之前的陈设。
      
      那间沈九春的卧室,海洋风,深蓝色,月光照进来,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这里的情况,很漂亮。
      室内好像多了些东西,比之前自己在的时候,要多了不少东西。
      
      比如摆在床上的抱枕,再比如......沈九春的游戏机?
      
      陆良将游戏机开机,还是之前的关卡。
      他轻笑一声,这个笨蛋,玩了这么久还没有玩过这关。
      
      手指在上面飞快的点击,没多长时间,就将这关过去。
      随手将游戏机收起来放在床头,上面摆着之前他们的照片。
      
      是很小的时候,去日本玩的时候拍的。
      沈九春显然很兴奋,而自己并没有笑得很开心,反而是有点被硬拉着照片的不自在。
      
      他的手指在沈九春的脸上轻轻的摸了摸,一直到自己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的时候,才放下手里的照片。
      应声,“马上就来了。”
      
      外面的敲门声停了下来。
      似乎是知道了,也已经离开了。
      
      陆良停了两秒,将身上的白衬衫脱下来,重新换了一件。
      这才拉开门,外面站着沈九春。
      
      陆良表情很细微的僵硬了一下,几乎是微不可查。
      可是沈九春一直都盯着他看,还是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点。
      
      但是捕捉到了之后,却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其实挺没有意思的。
      他原本就是不在意自己,大约只是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相处吧?
      
      又也许,是想到了很早之前的事情。
      嗯,就是年少轻狂喜欢过自己这件事情,所以就显得好像是很有点尴尬吧。
      如果不是自己的理解有问题,大概其实就是和这个样子的吧。
      
      沈九春垂下自己的眼睑,唇角微微翘起,看起来面容很软和,“阿姨让我叫你下去吃饭。”
      陆良喉结滚了滚,从喉骨中溢出一个字,“好。”
      
      两个人很沉默的走到下面,没有其他的沟通。
      沈九春有想过去说些什么,让这样尴尬的沉默稍微的不是那么长久。
      
      但是微微抬头看了看旁边的陆良,他似乎是长高了很多,也瘦了不少,肤色依旧白皙,短发微微垂落在额前,看起来好像有点阴郁。
      注意到她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怎么了吗?”
      
      沈九春收回自己的目光,微微一笑,“没什么,只是有些时间没变了,感觉你高了不少。”
      陆良挑眉,不怎么在意的问:“只是高了不少吗?”
      “嗯,也帅了不少。”沈九春笑眯眯的说。
      
      好像气氛是有那么一些缓和。
      但是她说完这句话之后,陆良也不过是继续懒散的走在自己旁边,没有再说什么。
      
      这样对话,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继续进行下去的。
      除了让他们之间的气氛更加客套和尴尬,甚至是没有任何的让人觉得值得进行下去的必要。
      
      但是这样的话,好像,其实完全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沈九春抿唇,她宁愿他们之间一直说着那样不远不近的对话,也不想要在这样的氛围待得更久。
      
      嗯,好在从卧室到餐厅也没有多长的距离。
      总有走到的时候,沈九春走过去,“阿姨,阿良下来了。”
      
      袭雨看向陆良,只见陆良嘴角是清淡的笑容,看到施今许和沈继宇的视线,微微点了点头,“阿姨好,叔叔好。”
      施今许笑着点头,“阿良好啊,我们都一年多没见了吧,阿良瘦了不少。”
      
      陆良清浅的笑,“也没有,只是不太吃得惯京城的饭,又没有时间自己做饭。”
      施今许有些意外,“是吗?阿良居然还会自己做饭啊?”
      
      陆良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一个人在外面,总是要自己照顾着些自己的。”
      沈继宇拍了拍施今许的手,温沉的嗓音含笑开口:“我们坐下说,坐下说。”
      
      陆良走到位置上坐下来,沈九春就在他的对面,近的几乎可以看到她微微颤动的睫毛。
      不知道是因为现在是在和自己吃饭,还是因为什么。
      
      陆良不知道,但是想到前一个可能,还是不由自主的将双手握得紧了一些。
      目光瞥向沈九春的捏着筷子的手指,嘴角微微勾起,因为自己双手的疼痛而刺激让自己感觉到了一种好像很痛快的错觉。
      
      沈九春感觉到了自己面前的目光,像是紧紧地锁住了自己一样,让自己几乎都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手指紧紧的攥着筷子,关节发白,却不敢轻易动作。
      
      却不知道这样的自己更加不自然。
      耳边父母和叔叔阿姨的对话听起来很舒服,让自己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自己其实是被排除在外的。
      
      但是很小心的瞥了一眼陆良,他似乎也没有怎么样。
      似乎周围的一切,也都没有影响到他。
      
      这样的感觉,其实也还是挺棒的吧?
      沈九春再次低下头。
      
      陆良抬着头,目光紧紧地盯着面前的沈九春。
      搞不清她现在到底在干嘛。
      
      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陆良低下头,俊秀的面容微微勾起一个漫不经心的笑。
      
      饭桌上的大人言笑晏晏你来我往,饭桌上的孩子沉默不语各怀心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