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7、第六十七章 ...

  •   “众妖听令,尔等定取昆仑山,直入九重天!”斩荒的命令再不敢有妖不从,所有妖都应和道:
      
      “定取昆仑山,直入九重天!”
      
      “定取昆仑山,直入九重天!”
      
      “定取昆仑山,直入九重天!”
      
      “且慢!”一道声音响起,白夭夭从中间穿过,直视斩荒。
      
      “白夭夭,我还以为你没胆量前来呢。”
      
      “我亦是妖族,妖帝号令岂敢不来。”白夭夭说得理直气壮,偷偷打量一番竟然没有发现自家师伯。
      
      ——师伯,快来救命!!!
      
      “既然你听命于我,为何不跪?”斩荒威严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回响。
      
      “我修炼千年从未听命于任何人,我来就是想问,千年来三界和平共处,你为何要挑起战事?”
      斩荒内心杀意已现,万象令一出就将白夭夭重伤。
      
      “我向晚师伯呢?”
      
      “.…..”斩荒知道白夭夭是故意这么说的,因为自己是正的不愿因为杀了白夭夭而让向晚生气。
      
      “来人,将白夭夭关押起来。”
      
      白夭夭来到妖界还被斩荒打伤的事情向晚已经知道了。
      
      当即就冲进斩荒的宫殿:“斩荒,我要去看小白。”
      
      “晚晚。”斩荒放下书卷,仔细看了看向晚的表情,才忐忑开口道:“你,不生气?”
      
      “唔,说实话刚开始是有些,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小白选择了紫萱,选择了天界,你这样处理反而很是公允。”
      
      向晚点点头,夸了夸斩荒后就强调道:“我还要让小白参加我们的成亲宴呢,你可别欺负她。”
      
      “好,一切都听娘子。”斩荒这才安下了心,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笑。
      
      向晚在地牢里见到了白夭夭,显然因为自己的缘故并没有受到什么苛责。
      
      “师伯!”白夭夭一眼就看见了向晚。
      
      “小白!”向晚将门打开,带着白夭夭来到自己的房间。
      
      “师伯……我可想你了。”
      
      “我看是一天盯着许宣呢吧。”向晚指尖往白夭夭额头一戳,这丫头什么心思自己还不知道嘛。
      
      “嘿嘿……”
      
      “小白,你应该也知道了,这次我选择站在斩荒这边。”向晚严肃了起来,看着白夭夭认真地说道。
      
      “.…..嗯,我听说了。”白夭夭想到师傅和天界一众神仙气炸了的表情就有些怕。
      
      “我知道你一定是站在许宣那边的,所以我们注定要在战场上遇见。”
      
      “啊,我不愿意。”
      
      “小白你听我说。”向晚揉了揉白夭夭的头发。
      
      “就像你因为许宣而不顾自己妖的身份一样,我也只是选择了我觉得值得的路罢了。”
      
      “.…..”
      
      “我知道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脱离妖族,但是非常痛苦。”
      
      “我要做,不管多么痛苦。”
      
      看着小白坚定的眼神,向晚放下了心,“既然决定了自己的路,就一直走下去吧。”
      
      “哦,对了,我和斩荒不日就要成亲,你虽然决定不再为妖但是师伯的婚宴还是要来的。”
      
      “真的!?那恭喜师伯了,婚宴我会参加的。”小白了却的一桩心事,又听闻最喜欢的师伯要成亲了,虽然夫君会是妖帝斩荒,但是自己还是为师伯高兴。
      
      向晚将白夭夭安排在了客房,随后的几天整个北荒都被红色包围了。
      
      向晚坐在镜子前摸着身上这件珍贵的婚服,听着房间外侍女的呼唤。
      
      拿起笔描了描眉,点了点红唇,盖好了红盖头。
      
      “吱呀——”房门打开,门口两侧排列着的众多妖族纷纷跪下,恭敬极了。
      
      “恭迎妖后!”
      
      斩荒走上前,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晚晚,我来了。”
      
      “嗯。”向晚将手轻轻搭上,随着斩荒的脚步走到一处。
      
      “晚晚,我们到了。”斩荒轻轻掀开盖头,将眼前这美景指给向晚。
      
      “这是……”
      
      向晚的眼前是竟是一片池塘,虽然只有一小片却弥足珍贵。
      
      “这水,是我花了许多妖力才引来的,整个北荒就只有这么一处。”
      
      “你看,那是什么?”
      
      向晚目光随着斩荒看过去,“这些花……”
      
      “我花了二十年时间来找你,没有一日不在想你。”
      
      随着斩荒的话音,池中的花竞相开放。
      
      “可我们却错过了这二十年,不过没关系,我想送给你的东西,这一辈子都不用你归还。”
      
      向晚眼里含着泪,听着斩荒将平日里隐藏在心的东西一一剖析。
      
      “这北荒的一切都是我为你备下的。无论将来三界之中我们会有多少敌人,我要你记着,站在我
      身旁,我会护下你。”
      
      “斩荒……唔,你就知道让我哭。”向晚没忍住落了泪,带着哭腔虽是埋怨内心却因为这一席话
      而感动。
      
      “晚晚,别哭。”
      
      “都怪你,我都万年没有哭过了……”
      
      “好好好,怪我怪我。”斩荒温柔地拭去向晚的泪珠,笑着问道:“晚晚,你愿意成为妖后,站在我的身边吗?”
      
      向晚捧住斩荒的脸:“我愿意,不过,我也可以护着你。”
      
      “…….”这种时候都要挣一挣,不仅把斩荒逗笑了,向晚自己也不禁笑了。
      
      “那我们走吧。”
      
      “去哪……唉!!!”
      
      斩荒一把抱起向晚就往屋子走。
      
      “当然是最后一步了。”
      
      “最后一步……入,入洞房!?”
      
      “夫人聪明。”
      
      “唉!!!”
      
      红烛亮了一夜,妖族众人也是摆了一夜的酒席。
      
      罕见的,酒席间竟然坐着几个人类。
      
      “错了,都错啦!”老婆婆唉声叹气的惹得周围的妖都注意到了。
      
      “老婆子,怎么了,什么错了?”
      
      “结婚的流程错了,我们人可不是这样成亲的。”
      
      “那你们怎,怎样成亲?嗝——”
      
      “先要拜天拜地拜父母,哪有直接入洞房的。”
      
      “我们妖帝不信天,更不信地,也没有父母。妖后呢原本是天上的神仙,自然是不能真的按照你们人界那一套了。”
      
      “这……说的也是啊,那把我这个老婆子抓来是为什么?”
      
      “因为妖后喜欢啊。”
      
      “……”
      
      “来来来,喝酒喝酒。”
      
      “兄弟们,干了!”
      
      “干了!!”
      
      新婚夫妇的头两天总是伴随着各种意外和尴尬的,在好几次欣赏到妖帝慌乱脸红后,向晚便恢复了正常,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 作者有话要说:  说成亲就成亲,妖帝终于得偿所愿了!本章是点明了向晚的立场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