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次日,瑞塔正在厨房干活,一个穿着黑色长衣的美丽女子走了进来。旁人或对她点点头,或与她打个招呼,她也笑吟吟地打量四周。看见柴火堆旁的瑞塔,缓缓走了过来。
      “所以你是瑞塔?”
      声音亦很好听,透着一股曼妙。瑞塔闻声抬头,认出她竟是昨日拉姆斯拥着的那个少女,呆了一呆,道:“你是谁?”
      少女微笑道:“我是米兰达,恐怖堡狗舍总管的女儿。”
      她身子很瘦,眼睛大大的,同为女人瑞塔都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美,美得不像一个狗舍总管家的女儿,一个平常狗舍总管的女儿也不可能穿得这么干净漂亮的。但她笑得单纯甜美,让人难以防备。瑞塔很清楚这种笑容,就和拉姆斯一模一样。
      瑞塔不动声色地看着她,道:“好罢,你想要什么?”
      “哦你放心,不是拉姆斯叫我来的。”米兰达道,“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你现在要干活儿吗?”
      “好。”
      
      瑞塔与米兰达走出厨房,天空还是阴沉沉的,她已记不清上一次见到阳光是什么时候了。
      “你才刚来没几天吧?我带你在这里逛逛如何?”米兰达说道,仿佛她是从小在这里长大,而不是才来几个月而已。
      “谢谢。”
      她们沉默地走了一阵,四下无人,米兰达忽然道:“所以我听说你是拉姆斯的姐姐,是吗?”
      瑞塔顿了顿,停下脚步道:“这和你没关系。”
      米兰达眯起眼睛道:“你对拉姆斯说你们那低贱的妈妈死了?”
      瑞塔忽然伸出手,迅雷不及掩耳地揪住她的头发打了她一耳光,将她压倒在地。
      米兰达尖叫道:“你怎么敢!我要一箭射死你!”
      “可你现在没箭。”瑞塔冷冷道。
      米兰达想要挣扎,但挣不过瑞塔,咬牙切齿道:“不管你想要什么,离拉姆斯远一点。否则不用我说什么,他就会放狗吃了你。”
      “哈。”瑞塔笑了笑,“你这醋吃的可真没必要。是他教你射箭的?你爱他?”
      “我当然爱他,在他还是个私生子的时候我就爱他。”米兰达道,“他也爱我,他说过他会跟我结婚。”
      “此一时彼一时姑娘,他现在可不是个野种了。”瑞塔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他是波顿。”
      米兰达一呆,还未反应过来她什么意思。瑞塔放开了她,起身道:“我认识他可比你久。”
      米兰达起身,怒道:“可他恨你,他恨你们。昨天晚上他不知道多开心,他让我伺候他,一次又一次……你要是还不走,我早晚会弄死你。”
      后面的话瑞塔什么也没听见,心中微微一痛——每当他痛苦之时他总是这样,米兰达恐怕不知道。
      瑞塔转身,走回厨房。
      
      当晚,Reek来到厨房,对瑞塔道:“他要你送晚餐去。”
      瑞塔心中突突,做好了晚餐,并一壶酒,向塔楼走去。敲开拉姆斯房间的门,只见拉姆斯抬起头,微笑道:“瑞塔。”
      又看见了拉姆斯,瑞塔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她微微低着头,无言地走了进去。
      “这房间不错吧,听说以前它属于罗柏史塔克,少狼主。”
      “你的晚餐。”今晚他是一个人在,没有别人。他的面前放着几个纸卷,瑞塔只认得几个字,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我想你现在应该叫我‘大人’了,我的姐姐。”
      “您的晚餐,大人。”
      “很好。”拉姆斯满意地说道。瑞塔正要出门,拉姆斯道:“等等姐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帮我整理整理房间吗?”
      瑞塔转身,略有怒意,却见拉姆斯自顾自地切了一块盘里的熏鱼放到嘴里,闭上眼睛咀嚼着。
      “嗯……这才像样,今天你做得很好吃。”拉姆斯睁开眼,见她站着没动,眨眨眼睛道:“去啊,要我说第二遍吗?我可不喜欢说第二遍。哦,”他随意丢来一件衣服道,“就从这个开始吧。”
      瑞塔只得走过去打开衣柜,一股恶心的气味立刻袭来,令人作呕——衣柜中挂的根本没有衣服,而是一张张人皮。下面的已经干枯发灰,顶上的似乎才剥下来没几天,血淋淋的。那些无皮尸体在城墙悬挂后便会拿去喂狗,而没有人知道皮都去哪了,现在她知道了。瑞塔看了一眼就砰地一声关上柜子,今生都再也不想回忆和描述这个画面。
      拉姆斯却已来到跟前,逼她转过身子,打开了柜门,按着她道:“你可能听说过,这是我们波顿家的传统呢。”语气就像一个好客而体贴的主人正在为客人展示家中的珍列品。他拿着她的手,令她颤抖的指尖触上一张人皮,缓缓向下滑动着,以一种醉人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道:“你看,每一张都不同。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年轻的紧致,年老的松弛。男人粗糙,女人细嫩些……每个人腔子里都有血,有五脏六腑,不管里面多么混乱,全是一张皮包裹着,即使里面乱成一团也让你看起来好好的。‘吾刃尚锋’,我们的族语。但我更喜欢另一句话:裸体的人少有秘密,剥皮的人没有秘密。”
      瑞塔强自镇定道:“把人皮摆在柜子里,也是波顿家的传统吗?”即便是在波顿家族,剥皮的传统也已经被废止数个世纪了。
      “你害怕?”拉姆斯笑了笑,“还记得小时候你教我剥兔子皮吗?你那手法可真利落,姐姐,其实你才是第一个教我剥皮的人呢。”
      瑞塔想起小时候那个脆弱而令人心疼的小弟弟,再看这个苍白的青年,无论如何也难以将二人联系起来。她不知道拉姆斯为什么要折磨她,难道是因为米兰达?
      “你是为了米兰达吗?”瑞塔艰难地令声音不发抖,问道。
      “米兰达?”拉姆斯露出一丝困惑,“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瑞塔见他显然不知道她今天得罪了她,他不是为了米兰达,这让她略感安慰,继而是更大的寒冷,他真的已经变成一个以折磨别人为乐的人了吗?
      “好吧,大人。”瑞塔定定心神,抬起头,已经可以正视那些血淋淋的人皮了:“你需要我做什么呢?用这些人皮帮你铺床么?”
      这下拉姆斯反而愣了一愣,继而露出笑容,笑意里有几分欣赏。瑞塔转过身,道:“你吓不到我,弟弟。你想让我走,一句话就是了。”
      拉姆斯扬了扬眉毛:“走?不不不姐姐,我很喜欢你的手艺呢。你哪都别去,既然你来到这儿了,我要你好好看着我成为北境守护的那一天。到时候我也许将你嫁给某个领主,让你管粮仓,哈哈。”
      瑞塔面色苍白,走出门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