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白莲花是你啊 十九 ...

  •   洛濛等着看席程发现了席蓉这一系列动作后气得跳脚,她不在意席家的财产,席松雪可能也不在意。
      
      她在意的是家人。
      
      可惜,家人里,除了席照,并没有谁是那么在意她的。
      
      席程是一个很冷酷的人,他看重利益,有那么点温情,却不是给自己的孩子,而是给了席蓉。
      
      回家至今,洛濛见他的次数很少,从来没有得过什么笑脸。倒是看见了席程对席蓉的关心和温柔,父慈子孝,让人感动。
      
      充满讽刺。
      
      喜欢自己弟妹这件事,洛濛不太清楚前因后果,但她看席程的反应,知道这件事对他来说算是深藏的秘密了。
      
      也对,说出去多不好听啊,显得席程很猥琐的样子。
      
      ·
      
      天还没凉,但也可以让席程破产了。
      
      洛濛拿到开学后第一个月考试的全校No.1时,席照带着她出门吃冰淇淋——据说是新开的一家店,超级好吃。
      
      席照:“好吃吗?”
      
      洛濛点头:“挺好吃的,你怎么知道这家店?”
      
      席照:“班上女生说的。”
      
      洛濛:“……”别人都带女朋友来吃,你带着自己姐姐来?
      虽然也没什么错,但是总觉得怪怪的……
      
      她还想问一下席照有没有喜欢的女生,结果01给她弹了个消息出来,可能是知道她看不懂,内容很是简洁明了:席氏集团遇到麻烦,席程跟闵家联系,闵家提到了席照打人。
      
      洛濛:……
      哇哦,小人长戚戚?
      
      她挖了一大口冰淇淋球,冻得自己一个哆嗦。
      
      席照见了,笑个不停。
      笑着笑着,自己手机就响了。他摸出来一看,是罗敏卿的电话。
      
      席照:“喂,妈?”
      罗敏卿:“照照你在哪里?”
      
      席照:“跟我姐在吃饭。”
      罗敏卿:“赶紧回来,家里有事。”
      
      席照茫然:“哦。”
      
      他挂了电话,跟洛濛说道:“妈让我赶紧回去,不知道什么事儿,听语气还挺急的。”
      
      洛濛慢悠悠地用小勺子挖着第二个冰淇淋球,听到这话,给他解释:“席氏出事儿了,闵家拿捏着这茬,提到了你打闵凯辰的事情。”
      
      席照:“……”
      没想到要问洛濛她怎么知道这事儿,他只是觉得,闵家人可真厉害啊!
      
      “都快两个月的事情了,现在提出来?”席照吐槽,“心眼儿可真是就比针鼻子大那么一丝丝了。”
      
      洛濛:“最疼的小儿子嘛,被你揍了,还得憋着给我道歉。这会儿有机会了可不就得报复回来。”
      说完,她啧啧感叹:“你看看人家这一家人,多么的相亲相爱,哪儿像我们家,乱得要死。”
      
      席照:“……”
      这么说倒也没错。
      
      洛濛:“别回去了,这不是放假呢吗?跟我出去玩两天吧!”
      席照想也不想地答应了:“行。”
      
      洛濛嘿嘿笑着,自己给罗敏卿发了个信息,算是替席照招呼了声。
      
      对方收到后立马打了电话过来,洛濛没有接,把手机关机了。
      
      ·
      
      约了个车,等待的空隙,席照看了眼洛濛。
      “怎么了?”洛濛问他。
      席照想了想,问她:“你是不是知道点儿什么?”
      洛濛点点头。
      席照也不问了,简单地“哦”了一声。
      
      洛濛转身面对着他,问道:“照照,你有没有什么非常想做的事情?或者,以后想做什么呢?”
      “想打游戏。”席照不假思索,“想建战队。”
      
      洛濛:“你玩的那个游戏吗?”
      席照点点头。
      
      洛濛:“你还不到年龄吧?”
      
      席照:“……话是这么说没错。”
      “等我十六了,就报名青训营,到时候就算爸妈不同意,我也要去试试。”他如是说道。
      
      洛濛冲他笑笑:“我弟弟肯定可以。”
      
      ·
      
      在外面玩得有多痛快,回家了之后遭遇到的狂风暴雨就有多猛烈。
      
      罗敏卿真是要气炸了。
      
      集团那边出了事,席程忙得要死,她又不懂那些。曾经或许有机会成为一个女强人,但是嫁进来了以后,她过上了富太太的生活,手下不过是几个小公司,有专门的经理人帮自己打理。
      
      然而席氏是一个何其庞大的集团,罗敏卿从未了解过,更谈不上帮席程做些什么了。
      
      洛濛带着席照回来。
      罗敏卿这两天一直在家里待着,看见这两人的身影,听着他们两个从进门就没有停止过的欢声笑语,她真是气得头都疼了。
      
      “你们两个去哪里了!”她厉声道,“不知道我找你们有事吗?”
      
      洛濛拉了把席照,自己上前一步,跟不远处的罗敏卿对话:“考完试放假,到别的城市玩去了。”
      
      席照晃了晃胳膊,示意自己可以。
      洛濛头都没回,紧了紧,没有放开。
      
      罗敏卿没有等他俩往里走,自己小步快速走了过去:“就知道玩,家里出事了,我给你们都打了电话,关机是吗?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任性?”
      
      洛濛无辜道:“手机摔地上坏了。”
      
      罗敏卿:“……你骗鬼呢!”
      
      洛濛:“我们回来也没用啊,再说了,席氏这么大,就算是出事儿了,不马上就会解决了吗?”
      
      罗敏卿被她一噎,顿了下,然后说道:“你爸已经忙了半个月,都没见好。行了,我不跟你们说这些,刚好,回来了就去把衣服换了,我联系你爸看什么时候带你们去闵家赔罪。”
      
      “为什么要赔罪?”洛濛出声拦着罗敏卿,“我很久没见过闵凯辰了,照照更没见过。”
      
      罗敏卿:“还不是上一次你让弟弟打人的事情!现在是我们有求于人,他们就是要把面子挣回来,不过是道个歉罢了,闵凯辰对你不礼貌,他后来不是也道歉了吗?”
      
      她又看向席照:“你上一次打人的时候我就想说,太浮躁了!怎么能直接就动手了呢?不知道好好说话吗?”
      
      洛濛嗤笑:“人都要把拳头放我脸上了,你还要怪照照出手太快了?上一次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相比席程,罗敏卿对他俩还是要好很多的。起码在偏心这方面,自然是偏着自己孩子的。
      她稳了稳心神,语气好了很多:“照照,我知道你没做错,你护着姐姐是对的。但是现在,我们需要闵家的帮助,你要为了这个家,为了你爸爸和我,为了席氏,去低个头。”
      
      说到这里,罗敏卿像是在安慰他一样:“只是道个歉,我跟你一起去,不会让他们为难你的。”
      
      洛濛:“上一次闵晨耀领着弟弟道歉,这一次他们占上风了,就要照照去道歉。怎么,下一回闵家出事儿了,就得再来一轮是吗?”
      
      “你闭嘴!”罗敏卿被她的话刺激得青筋直跳,“这一切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吗?如果不是你,又哪里来的这些麻烦?”
      
      话说得有些重了。
      
      罗敏卿说完,就有那么一点的后悔。她看着洛濛,本以为女儿会很受伤,便想个自己找找借口。
      
      却没想到,洛濛听完这话,居然毫无反应。
      甚至还笑了出来。
      
      “对,在你们心里,我是多余的那个。”洛濛注视着她,“席蓉才是能走到你们心里的那个人,是吧?”
      
      罗敏卿慌了:“小雪,妈不是这个意思……”
      
      洛濛:“你就是。从头到尾,你们都是。”
      
      正在两人这般争执的时候,后面的大门开了,席程带着席蓉走了进来。
      
      ·
      
      席程单手捏着自己的鼻梁骨,试图舒缓今日的疲惫。
      
      席蓉跟着他去闵家了,闵太太很喜欢她,见到她的时候很开心,言语间松动了一些,倒是出乎席程的意料。
      
      不过他很开心,看着席蓉的眼神更加的柔和了。
      
      闵家坚持要席照去道歉,也不过是溺爱三子,在闵凯辰的告状下想为他扳回一城罢了。
      
      但说到底也不过是利益关系罢了,给到位了,自然也就答应了。
      
      这件事情是跟闵晨耀谈的,他父亲正在把权利下放,此次或许也是故意避而不见,说是跑国外散心去了。
      
      面对着一个小辈,多番退让,还被里外嘲讽,席程这辈子都没丢过这样的脸!
      
      回到家,席蓉还在一路上关心他,这会儿瞧见他动作了,担心地问:“叔父,你没事吧?”
      
      席程摇摇头:“没事,有点累。”
      
      刚说完,就看见前面有两个不孝子的背影,席程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席照!席松雪!”
      
      听到这吼声,洛濛转身:“哟,回来了。”
      
      席程被这轻佻的语调气得一个大喘气,说不出话来。
      
      罗敏卿连忙过去,帮他顺气:“怎么样?没事吧?”
      
      席蓉也跟在旁边凑热闹,那紧蹙的眉头,关心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她亲爹呢。
      
      反观亲生的俩孩子,倒站在两米外一动不动,跟看热闹似的。
      
      席程指着洛濛:“你!你是要气死我不成?!”
      
      洛濛挑眉,看了眼席蓉,然后才又看向席程:“我什么都没做,就能气死你了。那要是有的人做了什么,岂不是要把你气到天上去了?”
      
      席程:“你看蓉蓉做什么,我可真恨不得她是我女儿!”
      
      洛濛意有所指:“是呢,你不是一直这么希望,且在做着呢吗?”
      
      席程瞬间就知道了她的意思,胸腔起伏加大,更生气了。
      
      罗敏卿在一边喊着:“行了别说了,没看你爸都这样了吗?你还有没有心啊?”
      
      突然间的鸡飞狗跳,洛濛带着席照站在一边,看他们几个着急忙慌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章程。
      
      “他身体健康着呢,没三高没基础病,还勤锻炼多跑步,”洛濛拆台,“这是把在闵家的气都撒我身上了吧?倒也不必,我也不会做什么出气包,省省吧。”
      
      罗敏卿:“小雪!你怎么说话呢!”
      
      洛濛也学她扬声喊道:“你问问他怎么说话呢,我就是怎么说话的!”
      
      罗敏卿痛心疾首:“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咄咄逼人,丝毫没有孝心!”
      
      洛濛定定地看了他们三秒,蓦地笑了。
      “被你们逼出来的 ,”洛濛道,“来,回想一下,我刚回家的时候,那态度那性格,多温柔啊!是不是?”
      
      席程的反应也没那么激烈了,刚才不过是一口气没喘上来,正如洛濛所说,他没什么问题。
      
      ——其实是01告诉洛濛的,监测了席程的身体状况,洛濛也不想一两句就把个四十五六岁的人给气晕过去了,那样的话场面会更乱。
      
      罗敏卿倒是顺着洛濛的说法回想了一下。就是这一次的回想,她突然发现,刚回到家的时候,这个女儿是真的好。
      
      于是便顺着往下继续回忆了,被忽视、被斥责、被絮叨……然后她开始反驳了,逐渐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罗敏卿的眼神开始变化,带着那么丝懊恼。
      
      席程没什么感触,相比罗敏卿,他接触的次数更少。而且刚被洛濛怼过,还拿自己很不愿意说的那件事来打自己的脸。
      在他这里,洛濛已经被归为不孝女了。
      
      洛濛不在意他们的态度,瞧着席程的状态,像是解决了这件事。
      
      “看,不用照照去低声下四的,不还是可以解决吗?”洛濛说道,“什么时候你们能为我俩考虑一下呢?”
      
      “这是蓉蓉的功劳。”席程直接把这件事归给了席蓉,“人找不到,电话联系不了。怎么,还没长出来翅膀呢,就想离家出走了?”
      
      席蓉小声:“不是不是,我就是去凑热闹的,是叔父跟闵大哥商定之后才解决的。”
      
      洛濛看着她,展颜一笑:“别啊,可不就是你的功劳嘛,不用这么推脱。”她重音咬在了“功劳”上,带着那么点不明意味。
      
      许是自己心里有鬼,看席松雪做什么都觉得意有所指。席蓉打了个哆嗦,差点以为她说得是自己帮外人这件事。
      但是不可能会有人知道的,没人会想到,是自己偷听的机密。
      她这么劝着自己,稳定了下来。
      
      席程倒是护得紧,冷哼一声:“是比你们两个做得到位。”
      
      洛濛:“你开心就好。”
      
      这大概是最讽刺的一句话了,席程突然觉得,这个女儿跟自己一点都不像是亲生的。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在他看来,席松雪分明就是讨债鬼!
      
      幸亏洛濛不知道席程现在在想什么,否则她一定会说一句“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当我没审美的吗?”。
      
      席照打了一晚上的酱油,就待在洛濛身后看着她姐大杀四方,把一个两个都气得差点吐血。
      
      从最开始的担忧到兴致勃勃看热闹,他发现,这个姐姐着实是厉害。
      
      早先能装成一个小白兔,也真的是难为她了。
      
      ·
      
      席氏集团这一次的危机,大头是闵家下的手,利用的是自己+席蓉给的信息;小部分是席程自己做的孽,他留了漏洞出来;再剩下的,是洛濛让姜伯凑的热闹。
      
      墙倒众人推嘛,看见席程要倒霉了,不过去踩一脚,都对不起路过的自己。
      
      姜伯倒是爽快,席氏没有了爷爷奶奶,就像是被他忽略了一般,下手的时候毫无纠结愧意,那叫一个稳准狠。
      
      洛濛正在给他打电话:“姜伯,谢谢你呀。”
      
      姜伯爽朗的笑声从听筒里传来:“咳,这算是什么事儿!小雪啊,在席家是不是受委屈了?他们要是对你不好,咱们搬出来住,咱不用求着席程。”
      
      “没事,我挺好的。”洛濛笑着说道,“你也注意身体啊。”
      
      姜伯:“知道知道,爷爷奶奶不在了,但是我们这些老骨头还在,别给自己委屈了啊!”
      
      洛濛:“好,不会的。”
      
      姜伯:“嗯嗯嗯!”
      
      挂了电话之后,洛濛盘腿在床上坐着,盯着眼前的空气发呆。
      
      看完激烈争吵的网友们此刻很是回味,在这安宁祥和的氛围里,觉得没什么刺激,甚是无趣。
      
      【萌萌你在想什么,是又要搞事了吗】
      【给席程来个绝杀吧!告诉他事情都是席蓉搞的!】
      【那不行,没证据啊!】
      
      洛濛瞧见了这弹幕,开口道:“我有啊!”
      
      【???】
      【!!!】
      【啥??】
      
      洛濛:“当初席蓉进去放窃听器,后来又自己拿出来了,我让01以偷·拍的角度存了档。哦,还有之前她拿了毒品,我去吓唬她的时候也在门口放了个手机开着摄像头录像了。”
      
      【草!(一种蓬勃生长的植物)】
      【厉害厉害厉害】
      【01真是个大杀器啊!这怎么斗得过你?】
      
      洛濛轻笑:“东西上还有她的指纹呢。”
      
      狡辩都没个地方,拿出去就是个炸。
      但她不想这个时候揭露,洛濛等着席程和罗敏卿自己发现这些。
      
      她划开日历,看着标注的那个时间,估算着事情进程。
      
      闵家答应帮忙,其实也是局。只是不知道席程到底什么时候会反应过来,他不像是这么容易就相信这一切的人,但席蓉的存在让闵家的计划顺利万分,席程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侄女居然会这样背叛席家。
      
      洛濛轻声道:“你看重的,你信任的,你期待的,终会毁了你。”
      
      于是,那不被你喜爱的人,将从你的痛苦里,得到安慰。
      
      我很生气。
      洛濛轻轻地点开了投影的镜子,里面是席松雪的脸。
      
      “我很生气。”她说。
      “你们这些人,将因席松雪而改变命运。你们应当忏悔。”
      “必须忏悔。”

  • 作者有话要说:  等我存稿,就可以固定更新时间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