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白莲花是你啊 十七 ...

  •   自那日之后,闵凯辰频频来约洛濛,兴致很高昂,哪怕是被拒绝了,也毫不退缩。
      
      反而有一种“我这么厉害你早晚会喜欢上我”的蜜汁自信。
      
      让洛濛不禁冷笑。
      
      这种傻逼也真的是,默认女性的拒绝都是欲拒还迎,坚定认为没有追不到的女生只要你够坚持,一次两次是表白,多了就是骚扰。
      
      还特么美其名曰“追求真爱”——追你大爷。
      
      洛濛拉黑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却耐不住家里还有一个罗敏卿。
      
      罗敏卿是很乐于看到闵凯辰跟自己的女儿走近的,她知道两家的关系,也知晓未来两家的合作将会有多么深入。
      
      如果洛濛能嫁过去,再生个孩子,虽然在两家都不是继承财产的大头,但是看着这个联姻关系上,后续席家和闵家的合作将会很和谐,也会越来越密不可分。
      
      而且,洛濛对于席照没有威胁,闵凯辰对他大哥二哥也没有威胁,两人就算是结婚了,也不可能出现哪家吞并对方的情况。
      
      简直百利无一害。
      
      所以她把洛濛给卖了。
      
      啃着冰棍的洛濛懵逼地看着闵凯辰再一次出现在席家,不似对方那脸上的得意笑容,她一脸烦躁,好心情被毁了个干净。
      
      对罗敏卿的耐心也没了。
      
      “你不接我电话,还把我拉黑名单了吧?”闵凯辰走近,“所以我来找你了。”
      
      罗敏卿说是不想打扰两个小孩的交谈,自己也有事,出门去了。
      
      洛濛嘎吱嘎吱地咬着冰棍,冰凉清甜,让她还有那么一点的好情绪。
      
      洛濛:“我说过,我对你没兴趣,也不想跟你有什么接触。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闵凯辰:“多见面多玩耍,你才会发现我的好啊!你们这样的小女生不都是喜欢坏男孩的吗?”
      
      看着他自信的样子,洛濛冷冷道:“你不仅听不懂人话,还过分自信了。”
      
      “我有钱,也不缺权,”他说,“我当然自信。”
      闵凯辰见她表情很是不耐,看自己的眼神也充满了嫌弃,火气瞬间上来了。
      
      闵凯辰:“我低声下气地约你,你拉黑我,现在我上门来,怎么,还是不满足吗?席松雪,你也注意分寸!”
      
      洛濛闻言,看着他,微微一笑:“我去你大爷的分寸。”
      
      闵凯辰:“艹!”
      
      洛濛后退一步:“要是听不懂,我就再说一遍。我不喜欢你,不想跟你发展任何关系,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于我而言都是骚扰,我不是在欲拒还迎,我就是在拒绝你。”
      
      她语气轻柔,却掷地有声,一句句都扇在了闵凯辰的脸上。
      
      洛濛:“一天十几个电话,说了对你没兴趣还死乞白赖地过来。今天见面明天就约我开房去了,你色鬼投胎还是自觉魅力无边?前女友都能塞下一间房了吧?”
      
      “就你这样的,我看上了才眼瞎吧?”
      
      闵凯辰自觉已经为了这个女人做了很多自己从来不曾做过的事情,谁见过他三少这么主动地联系一个异性?从来都是他勾勾手指,便会有数不清的各色美女过来。
      
      他年纪小,但是资本多,经验丰富。
      
      见过拒绝他的,但没两天对方便黏上来了。说实话,在勾搭女人方面,他还没有失败过。
      
      被洛濛这般奚落,他脸面挂不住,尽管此时席家没人,但也让他很是羞臊。恼羞成怒,闵凯辰恶狠狠就朝洛濛走去。
      
      01可以根据闵凯辰的行动来为洛濛规划揍人方式,保证打得疼还看不出来。
      
      洛濛一步步往后退,闵凯辰一步步往前来。
      
      正当她想动手的时候,席照已经快成了自己玩游戏时候的手速——他飞一般地跑来,距闵凯辰三米远的时候就跳了起来,直接从侧面扑到了这人身上。
      
      “咚”的一声大响,闵凯辰倒地。
      
      席照的拳头紧随其后,砸在了他身上:“你踏马胆子大了是吧?还想对我姐动手?”
      
      拳拳到肉,每日的锻炼让席照拥有了不少肌肉,洛濛在一旁都能瞧见那绷起的肩膀和大胳膊了。
      
      闵凯辰被揍得有点蒙,他没想到会有人突袭,便毫无准备。紧接着就被席照乱拳打来,只顾着护自己的脑袋了,完全无法反抗。
      
      洛濛啃着冰棍,拉了个椅子在旁边看戏。
      
      真刺激。
      
      弟弟真好。
      
      ·
      
      后果还行。
      
      罗敏卿不舍得训席照,只是皱着眉头说了几句,然后跟闵凯辰赔礼道歉,说是自己没教育好孩子。
      
      席照松垮地站在那里,脸上丝毫没有反思之意。
      洛濛也这样站着,带着点潇洒不羁。
      却很气人。
      
      闵凯辰气笑了:“你看看,你看看他们像是觉得自己错了吗?伯母,不是我要找事儿,是席照他上来就揍人,我连自己做错了什么都不知道!”
      
      罗敏卿看着他额头的红肿,心疼得直叹气:“哎哟,我今天就不该出去!凯辰啊,你这还疼着吗?找医生看了吗?”
      
      闵凯辰闷声道:“医生来看过了,说没事儿。”
      
      陈姨找了人把这两人给架开的,随即就找了家庭医生来给闵凯辰看伤,然后给罗敏卿打电话让她赶紧回来。
      
      处理得很迅速,还很熟练。
      
      可能这就是有能力的人吧,不论是什么场合,都会得心应手、有条不紊。
      
      席照揍人其实注意分寸了,大多是打在他肉疼的地方,额头那下是闵凯辰自己挣脱的时候磕桌角了,医生看过之后,说没多大事儿。
      
      就是会有点淤青。
      
      “怎么会打起来呢?”罗敏卿问,“有什么问题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
      
      闵凯辰哼哼:“席照他一出现就把我砸地上了,我哪儿知道?”
      
      “不是吧,”洛濛凉凉道,“照照是看见你准备打我,就直接出手了,也就是比你快点,不然现在躺地上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罗敏卿:“???”
      她懵逼了:“你打小雪?”
      
      闵凯辰艮着脖子:“我没有!”语气有那么一丝的不自然。
      
      谁知道他是不是真要打,反正当时看着像。
      洛濛没什么表情地看向闵凯辰:“别装啊,不就是求欢被我拒绝了吗?谁知道还会有人恼羞成怒,在我家要直接挥拳打我啊?”
      
      她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来讽刺闵凯辰:“哎呦喂我好怕怕啊!”
      
      做完这个动作,她盯着闵凯辰愤怒的目光,恢复了冷漠:“不然我弟弟没事儿干,一阵风似的跑下来就为了揍你?是游戏不好玩还是冰淇淋不好吃?”
      
      罗敏卿炸着嗓子:“打小雪?求欢?这怎么回事?”
      
      她倒是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洛濛在心里默默点赞。
      
      求欢和表白不同,前者是要求进行性·行为,后者是先发展感情。
      
      席松雪今年十六,未成年。
      
      罗敏卿突然有了作为母亲的责任感,她不再歉意地看着闵凯辰,反而是严肃起来:“等等,你先给我解释一下,你对我女儿是想做什么?”
      
      闵凯辰:“我没有!”
      
      罗敏卿:“小雪还能骗我不成?”
      
      闵凯辰死活不认:“她就是为了给席照脱罪!”
      
      洛濛表示:“还有你发的短信呢,要不要看一看?”拉黑了手机号不能打电话,但是短信却畅通无阻,不太懂这个拉黑机制到底有什么用。
      
      闵凯辰慌张起来,他发信息的时候确实是比较肆无忌惮,什么话都说了,但是他本意是要先跟席松雪处三五天对象再说的,没有一上来就是什么狗屁求欢。
      
      但这会儿看罗敏卿的样子,三五天可能也是不妥的。
      
      罗敏卿气得胸腔发抖:“呵!哈!我还说呢,我儿子沉默寡言但心地好,从来不会给我惹麻烦,怎么就突然会在家里打架揍人了?敢情是为了维护姐姐啊?”
      
      她生起气来,怒道:“闵凯辰,我是觉得,你喜欢我女儿,那可以相处试试。但你这要是想直接对她下手……她才十六岁,还没成年呢!”
      
      闵凯辰不忿:“喜欢了不就是要在一起吗?早晚的事情为什么现在不行?”
      
      罗敏卿:“你!你!”
      
      洛濛出声:“因为强·奸未成年是犯法的,成人年龄是18,我16。”
      
      她轻笑:“其实最主要的是,不管我多大,我不愿意,你就是错的。”
      
      罗敏卿狠狠点头:“对!”
      
      ·
      
      闵家老大闵晨耀亲自来接的闵凯辰,他一派正经,气势骇人。
      上门之后没提弟弟的事情,直接道歉:“对不起,我三弟给你们添麻烦了。”
      
      罗敏卿面对他的时候不是很自然,可能是受到了对方的影响:“没事,以后注意些就可以了。”
      
      闵凯辰本来是想说什么的,被大哥轻飘飘一看,瘪了瘪嘴,慢腾腾走了过去。
      
      闵晨耀微微点头:“事情我听说了,是我三弟做得不对,给席小姐添麻烦了。”
      
      洛濛在一边看着,她倒是不怕闵晨耀,闻言,嗤笑一声道:“说句话就完事儿了?”
      
      态度比罗敏卿自然多了,还敢跟他直接对视。
      
      闵晨耀短暂地顿了一下,他开口:“那不然,席小姐看,要怎么补偿?”
      
      罗敏卿转身轻轻地拽了下洛濛的胳膊,示意她别得寸进尺,毕竟席照是打了对方的。
      
      洛濛没看她,在闵晨耀的目光下寸步不让:“闵凯辰跟我、我弟弟、我妈,亲自道歉,说他错了,以后不许再来找我。”
      
      闵凯辰听到这话,急了:“你!”
      
      闵晨耀伸手拦住了他:“应该的。”
      
      “大哥!我……”话语消失在闵晨耀看过来的视线里,闵凯辰憋了憋,最终不情不愿地别着脸道歉,“对不起,我的错,行了吧?”
      
      “没诚意啊。”洛濛道。
      
      闵凯辰:“席松雪你别过分!”
      
      闵晨耀按着他脑袋,低沉的声音响起:“好好道歉。”
      
      闵凯辰:“……”
      “对不去!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对你!我不该脾气上来了想对你动手!以后我再也不见你了!”
      
      他气呼呼地说完这些,瞪视着洛濛,只等她再次找茬。
      
      洛濛无所谓点点头:“凑合吧。”
      
      闵凯辰:“……”艹,气死了!
      
      罗敏卿这时候说道:“那个,照照也打了凯辰……”
      
      闵晨耀:“他的错,应该的。那我就把他带回去了。”
      
      “哦哦哦,好,”罗敏卿愣神了一下,“那个,我会教训照照的。”
      
      闵晨耀微微点头,转身离开了。
      闵凯辰紧随其后,还不忘扭过头来冲洛濛狠狠地比手势。
      
      洛濛无所谓摊手。
      
      ·
      
      洛濛没觉得这件事情就这么结束了,闵晨耀装得好,但是她没错过对方眼里那丝狠意。
      
      闵凯辰嚣张跋扈唯我独尊的性格离不开他家里人的宠溺,但凡上点心,他就不可能会是这么肆无忌惮的样子。
      
      不过是暂时的让步罢了,后续肯定有什么骚操作。
      
      罗敏卿没考虑到这一层,她找席照谈心去了——其实是她单方面谈,席照沉默不理人。
      
      席蓉又出去玩了一天,晚上才回来,没人告诉她发生了什么,所以她很迷茫。
      
      席程在之后没一会儿也回来了,他明显是知道的,看了眼在客厅的几人,他没打招呼,直接喊:“席照,你跟我进来。”
      不等席照说话,他转身就进了书房。
      
      洛濛伸手按住弟弟的肩膀,阻止他站起来:“你跟妈聊吧,我去。”
      
      席照抬头:“不用,我去。”
      
      洛濛笑笑:“你去是挨批,我去是吵架,不一样的。”
      
      席照:“???”
      
      席蓉也是一脸懵逼,总觉得自己不在家的这一天,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大事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说是快……好像也没有很快……
    揍人是不对的
    应该套个麻袋先(不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