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白莲花是你啊 十二 ...

  •   时茜茜还想再说什么,但是席蓉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发寒。
      
      好说歹说拦住了时茜茜,却在洛濛“切”的一声嗤笑中,时茜茜瞬间爆炸。
      
      从来都是她时大小姐嘲讽别人,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这么对待她了?
      
      时茜茜:“席松雪你给我出来!”
      
      洛濛懒洋洋地瘫着:“打架吗?”
      
      时茜茜:“打就打谁怕谁!”
      
      洛濛果断:“不打。”
      
      时茜茜:“……”她不知道要怎么说了,看着洛濛那个样子就觉得是在嘲笑自己,想撒气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做。
      
      吵又吵不过,打又不能打。
      
      席蓉:“好了好了好了,茜茜别气了,我们走吧走吧走吧。”
      
      时茜茜:“她那么说你?你都能忍?”
      
      “可别了,”洛濛插嘴,“她哪里有委屈啊,不都是你在出头吗?妹妹,长点脑子用一下好不好,别浪费资源啊!”
      
      想了好一会儿,时茜茜才明白过来,这是在说她光吃不长浪费时间。
      
      “席松雪!!!”
      
      “我在。”
      
      席蓉抱着她,礼服裙本来就要小心对待,这般大动作之下,缎面的材质已经皱起来了。
      
      洛濛用下巴点点,示意道:“裙子快坏了。”
      
      席蓉愣了一下,低头去看,发现两人的裙子都要勾在一起了,时茜茜蓬纱上面装饰用的刺绣和米珠绣快把她自己的丝绸蹭坏了。
      
      为了穿这个裙子,她一天都没怎么吃饭,现在都拦不住时茜茜了。
      
      “茜茜啊,”席蓉只能赶紧劝她,有点心累,“都是人,咱们先走好吗?”
      
      时茜茜:“可是她……”
      
      席蓉:“我知道我知道,没事,以后再说好不好?你看看你裙子,都皱了。”
      
      时茜茜低头:“是吗?”
      
      席蓉:“嗯嗯嗯,走吧走吧,整理一下。”
      
      席蓉拉着她离开,暂避锋芒,选择了战术性撤退。
      
      闵凯辰看着那两个一步三回头地离开,笑出了声。
      
      洛濛躺在沙发上,有点硬,但还行,弧度比较舒服。
      
      闵凯辰转回视线看着她:“我从没见过哪家的千金小姐,会在生理期挂在嘴边。”除了约人开房,他确实没听过这词,对这个完全不了解。
      
      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女性会暴躁会生气。
      
      洛濛:“那你现在见到了。”
      
      席松雪的体质可能是特别疼的那种,在感受到疼痛的时候洛濛已经吃了片布洛芬,两个小时后却还是觉得挺疼的。
      
      而且心情格外暴躁。
      
      闵凯辰:“那手机号……”
      
      洛濛:“不想给你,也不想跟你聊天,请你离开。”
      
      闵凯辰:“……”刚才还敷衍呢,现在就原形毕露了。
      
      他欲言又止,末了,笑了出来:“好吧,是我来的不是时候。你不让席蓉给我你的手机号,那我等你心情好了再去你家找你,怎么样?”
      
      洛濛盯着他看了三秒。
      
      闵凯辰被看得有点迷茫,他低头打量自己:“我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洛濛收回了视线,“随便。”
      
      随便就当是答应了,闵凯辰离开的时候心情还不错。
      
      洛濛歪了下脑袋,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萌萌这是什么表情】
      【这人有什么不对的吗】
      【还是你看他不顺眼?】
      
      “没什么,”洛濛垂眸思索,“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想半天没想出来,洛濛决定放弃:“算了,不想了,无所谓。来来来继续看电影。”
      
      ·
      
      席蓉回家了之后,趁着洛濛不在,给罗敏卿告状,说她今天受委屈了。
      
      但是考虑到洛濛今天的状态,她阻止了想去找洛濛聊天训斥的罗敏卿,并表示:“姐姐也是今天心情不好,我知道的。叔母,你不要去跟她说我的事情了。其实我没有生气,只是她那般说我的朋友,我觉得有点难过。”
      
      罗敏卿哄她:“哎呦呦我们蓉蓉心地真好,她心情不好也不能拿别人撒气啊,行了行了我今天不找她,明天再说。”
      
      连楼梯都懒得走了,洛濛直接电梯上了二楼。
      
      01给她转播楼下两人的动态,洛濛懒懒地嗯了声,表示知道了。
      
      然后就洗洗睡了。
      
      这个时候,她就很怀念家里的机器人,起码不用她自己卸妆,洗澡还这么慢。
      
      科技改变生活,没有科技的生活,真的好糟糕啊……
      
      ·
      
      洛濛一直在关注席蓉,想知道她那窃听器是怎么回事。
      
      本来以为是数据直接传输到指使她的幕后之人那里,结果居然是席蓉自己接听记录的。她录了语音,有时候就算是人不在家,录音设备也会充好电放在那里。
      
      洛濛不太清楚她要这个东西做什么,让01接了席程在家时的画面过来,发现他在书房的时候基本上都会处理一会儿公事,他会自言自语,也会跟下属打电话,还会开视频会议。
      
      席家是做什么的,洛濛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但是看这情况,席蓉很明显是在偷听商业机密。能到席程手里的,想必是集团里很重要的东西。
      
      “看来,幕后黑手要找到了。”洛濛看着眼前的画面,席蓉正在收拾东西打算出门,还带上了她的u盘。
      
      快速地换上了简便的衣服,洛濛背了个小包就要出门。
      
      却在刚下楼梯的时候,被罗敏卿拦下了。
      
      “小雪啊,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罗敏卿端着茶杯在客厅里看报纸,临近落地窗的位置,外面是盛放的花丛。
      
      「给我盯紧了她」
      
      【已监控】
      
      洛濛缩回了脚,拐了弯走到罗敏卿对面坐下。
      
      “妈有什么事情吗?”她笑盈盈道。
      
      罗敏卿:“我听说,昨晚上你欺负蓉蓉了?”
      
      洛濛:“没有啊,我怎么会欺负妹妹呢,你们都这么疼她,我喜欢她还来不及呢!”
      
      罗敏卿看了她一眼,洛濛那真诚的眼神和坚定的话语,让她不禁怀疑,是不是真的没这回事?
      
      但转念一想,蓉蓉昨天那委屈的神态和百般回护小雪时露出来的难过,罗敏卿再看一眼洛濛,她的眼神清澈,也不是作假的。
      
      怎么两个女儿说的完全不一样?
      
      她迷惑了。
      
      洛濛:“是妹妹说什么了吗?”
      
      “啊,是,”罗敏卿回过神来,她又警惕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妹妹在我这里,一向是夸你的,可没说什么坏话。”
      
      洛濛展颜一笑,带着爽朗大气:“我当然知道,妹妹怎么会在你的面前说我的不是呢?”
      
      罗敏卿:“你知道就好。”
      
      这话反而给了她信心,蓉蓉那么乖,连她都藏不住委屈了,可不就是说明了,小雪确实是欺负人了?
      
      洛濛就发现,面前这人本来还是犹豫着什么,没一会儿就变了思维,转而坚定起来。
      
      然后就是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
      
      不妙,反向操作啊这是!洛濛提起了心神,准备应对。
      
      但是我说错什么了吗?怎么还是这种效果的?
      
      哦对,我不应该这时候夸席蓉来着。啧,有点小习惯,没控制住。
      
      洛濛在心里反思,大意了,以后要注意。
      
      罗敏卿正了正神色,跟她说:“我知道,你看蓉蓉觉得……”
      
      “妈,”洛濛打断了对方,她不太想在这里纠结这些,打算去跟踪一下席蓉,看她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你总是听席蓉的话,但从来不愿意相信我呢?”
      
      洛濛的单刀直入让她傻掉了,罗敏卿:“什么?”
      
      洛濛:“总是席蓉说什么,你就信,然后来问我,训斥我的不对。上一次打碎她的东西,你说我是故意的,然而是她邀请我去她的房间观赏的。你应该知道,我对她的东西并不了解,我为什么就要在回来的第一天那么的不小心,去打碎她的东西呢?”
      
      罗敏卿:“我不是……”
      
      “还有,买东西也是。我准备了很多,不计较一切,别的不说,单给席蓉的胸针便是一千万起了。结果呢,她给我买了条手链,我高兴极了,回家之后你却说我占她便宜。”
      
      罗敏卿:“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准备礼物了啊!
      
      “就算我没准备的话,我就不能要一个三百多万的东西了吗?”洛濛问她,“我不配,还是她不配?我稀罕这三百多万吗?席家缺这三百多万吗?”
      
      罗敏卿:“我是怕你没有考虑到礼物要对等的,所以我才说的。”
      
      洛濛:“也就是说,你觉得你亲生女儿,是个爱占小便宜的人?”
      
      罗敏卿慌了:“我没有这个意思!”
      
      洛濛开始说昨晚上的事情:“我安生地在角落里待着,她带了自己的朋友过来,二话不说就奚落我,我不过是没回应罢了,对方就骂我没把席蓉放在心生,是她的债主。”
      
      罗敏卿惊诧了:“怎么会……”
      
      洛濛:“后来跟我吵了一架,不过是没吵赢我罢了,席蓉晚上便回来跟你告状。怎么,她是不是说,带着朋友来给我打招呼,结果我爱答不理的,对她们的态度很不好?”
      
      确实是这样讲的,罗敏卿很久没接触这般简洁又直接的对话了,让她一时间不知所措。
      
      “所以你现在,拦着我问责,定性这件事情是‘我欺负了席蓉’,”洛濛带着点哽咽,问她,“我是你的女儿,不是你的侄女,麻烦你认清楚,好吗?”
      
      从主动攻击到瞬间示弱,洛濛的情绪转变很迅速。
      
      罗敏卿见她红了眼眶,泪水开始打转,洛濛仰着头侧过脸去,用胳膊挡着眼睛,略带哭腔的声音里是诉不尽的委屈:“你总是信她,我的话你从来不听。好,你喜欢她,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对她好,结果呢?她在你面前百般维护我,实际上却是在奚落讽刺我,是在说我的坏话。”
      
      “你能不能想一想,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儿?单纯善良懂事大方,还是富有心机欺负妹妹?我的好,是我展现给你的。但是我的坏呢,是谁告诉你的?”
      
      洛濛的话语掷地有声:“是我吗?是我在你面前说,我要欺负人了,我要摔东西了,我要占便宜了吗?”
      
      “不是,是席蓉告诉你的。”
      
      她吐字清晰,说话语速快但不平淡,那委屈和不甘还有隐忍,被她压抑着说了出来。
      
      罗敏卿听到这话,看着她不愿转过来的姿势,感受到了女儿对自己的失望。
      
      我真的是误会她了吗?罗敏卿这般想着,她张口欲言,却见洛濛站了起来。
      
      洛濛:“我去散散心,对不起,说多了。”
      
      她鞠了一躬,转身就跑了,那背影,说不出的凄凉和惨淡。
      
      “小雪!”罗敏卿伸长了手,下意识地想阻拦她,洛濛飞速离开,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屏风后面。
      
      手悬在空中,缓缓放下,罗敏卿无意识地看着洛濛消失的地方,呢喃道:“是我……做错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洛濛:演完就跑,真刺激。
    感谢在2020-02-11 08:10:33~2020-02-12 02:21: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卫田纳特甜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