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7、77章--第四案 ...

  •   杜谦林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康文闻走到宿舍楼。
      
      “你可以回去了。”康文闻面无表情道。
      
      杜谦林装聋。
      
      康文闻翻了个白眼“你有本事一直装听不懂。”
      
      杜谦林装傻子。
      
      “你...”
      “嘭!”
      
      一声巨响将康文闻的声音全部压下。
      两人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后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就向着声音响起的地方跑去。
      
      但是才跑到二楼,杜谦林就发现不对劲了。
      “文闻,好像是你们宿舍!”
      
      康文闻皱眉道“难道是齐景兵在搞什么?”
      
      还没到宿舍门口康文闻和杜谦林就被浓烟给冲了回去。
      
      杜谦林用手弯捂住口鼻“好像有煤气的味道。”
      “但是又不太像....”
      
      康文闻也闻到了。
      
      两人强忍着穿过了这片辣眼睛的烟雾找到了康文闻他们的宿舍门。
      
      “我靠!”杜谦林看着宿舍被炸歪的铁门惊呼道。
      
      “齐景兵?!”康文闻没管这些,先冲进浓雾中喊着齐景兵的名字。
      
      因为有阳台,烟雾散得很快。但是视线范围内并没有看见齐景兵的身影,正在杜谦林落下心时,康文闻突然‘哎呦’了一声。
      
      抬眼看去,康文闻好像是踢到什么被绊到了。
      但还没等杜谦林松口气就听见康文闻说了声“快来!齐景兵在这!”
      
      杜谦林心中一惊,赶忙走过去。
      
      齐景兵正躺在地上人事不省,右手手臂和右边的脸颊被炸得血肉模糊。
      
      -
      
      《DK》的地图是有范围的,这一次的地图只是这个学校,也就是说齐景兵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能送去医院,最后杜谦林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背着齐景兵去了医务室。
      
      而医务室也是少见的没有推诿。
      还是那位吴医生,瞟了一眼杜谦林背上的齐景兵,不像其他医务室医生那样说什么“我们这里看不了,赶紧去医院吧。”
      吴医生只是冷眼一瞟,便冷声道“这个不送这啊,太平间出门左转一百米再左转。”
      
      康文闻很想说一句,那里不是太平间那里是李明杰死的男厕所。
      “吴医生,他还没死你给看看呗。”
      
      吴医生拿起面前的紫砂杯,‘呲溜’的吸了一口,末了还呸了两口茶沫子。
      “唉,我虽然是医生,但也不救必死之人。”
      
      杜谦林黑着脸,想把齐景兵放到病床上左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右边肩膀和手臂。
      走到吴医生身边伸手在他脸上来了一个摸摸哒,蹭了一个黑红黑红的手印子。
      
      “这是什么!”吴医生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惊叫道。
      
      康文闻淡淡回答“尸油。”
      
      “.....”吴医生看看康文闻又看看自己的手。
      “呕!”
      
      杜谦林张开五指又要向他伸出魔爪,吴医生顿时花容失色....
      
      “我救!”就是这么没有骨气。
      
      齐景兵的伤不算重,在医院的话。
      在这小小的医务室,就是缝个5厘米的伤口可能都算是地狱模式了。本来还能抢救的齐景兵到了这可能就一命呜呼了。
      但是出于人道主义,杜谦林不可能看着齐景兵被炸了昏迷而自己在一边抽根烟眼睁睁的看着他断气。
      
      虽然送来医务室也只是平添他的痛苦,但是送来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
      我没有见死不救。
      
      然而,齐景兵的伤势看着可怕,但是却没有一点性命之忧。
      
      吴医生忧伤的感慨道“这样的我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医务室里,真是屈才了。”
      
      康文闻看着床上的木乃伊,横了他一眼“齐景兵要是醒不过来,我就圆了你的梦。”
      
      “啊?”
      
      杜谦林好心解释道“把你送到医院。”
      
      吴医生大呼自己可怜,就差唱一首孟姜女了。
      墙没哭倒,倒是把齐景兵给哭醒了。
      
      “你们?”齐景兵睡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三人。
      
      康文闻等人看见齐景兵醒了顿时也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就在这般诡异的气氛下,康文闻正想着要说一句什么样的开场白才能化解此刻的尴尬时。
      齐景兵闭上了双眼,还贴心的把自己的被子拉到了下巴下面,不让一点寒风吹入。
      
      “齐景兵!”康文闻冷笑道。
      “我们这么担心受怕的把你背到这来,你就这样对我们?”
      
      齐景兵依旧闭着眼睛,嘴里碎碎念道“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
      
      “齐景兵!”
      
      -
      
      把戏精吴医生打发走了....并没有。
      
      吴医生在齐景兵再次睁眼时恢复了高冷,丢下一句“多喝热水,注意休息。”便万分嫌弃的离开了病房,想来应该是回到他的办公桌了。
      
      康文闻十分自然的坐到了杜谦林拉来的椅子上“你怎么回事?”
      当然这句话问的是躺在床上的齐景兵。
      
      齐景兵先是一脸恍惚,然后看了看自己被包成粽子的手脚,泪眼婆娑地说道“文文,有人要杀我。”
      
      “不要叫我文文!”康文闻跳起来就要呲他一脸,但是被一旁坐着的杜谦林捞了回来。
      
      “对啊,谁让你叫他文闻了。”杜谦林神情不悦的说道。
      
      齐景兵歪头“那你不就是叫他文文吗?”
      
      “只有我能叫。”杜谦林原本皱着的眉头,瞬间舒展,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一人赏了一个爆栗,康文闻淡然微笑道“说吧,你怎么回事?”
      
      齐景兵抱着脑袋悄悄瞄了一眼一样抱着脑袋的杜谦林,可怜巴巴道“我当时回宿舍尼,才推开门就听到“嘭”的一声,然后醒来我就在这了。”
      
      .....这点信息没有半点卵用。
      
      “走吧。”杜谦林起身叫上杜谦林就要走。
      
      “欸!等等。”齐景兵喊住了他。
      
      没等康文闻不耐烦,齐景兵艰难的从自己的怀里抽出一张纸片“这个是你写的吗?”
      
      康文闻凑近一看,眉头紧蹙。
      杜谦林同款皱眉。
      “这应该是别人栽赃的。”
      
      齐景兵点头“我也是这样觉得的,这上面写着一个‘快回宿舍,急!!!’落款是孔维武。这个未免也太明显了,还真把孔维武当傻子吗?”
      
      康文闻(孔维武):“......”
      
      看康文闻面色不善,齐景兵脑袋还在隐隐作痛“我不是在说你傻,我是说这个给我纸条的人傻。”
      
      “这个纸条是谁给你的呢?”康文闻问道。
      
      齐景兵道“苏桂霞给我的 ,就是我们从苏冉冉的现场离开之后,我去食堂了,她跑来把纸条给我的。”
      
      又是苏桂霞。
      
      杜谦林看着纸条上黑色的字迹,想到自己还没见过康文闻写字呢,自然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字迹。
      
      “文闻,你能写几个字看看吗?”杜谦林问道。
      
      康文闻瞪着眼睛道“你怀疑我?!”
      
      杜谦林摇摇头,笑道“就是想看看你能不能写出这么好看的字。”
      
      “....”抱歉,恕我拒绝。
      
      齐景兵倒是在一旁替康文闻说话“这算什么好字?文闻写的一定比这个还好看!”
      
      康文闻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没得对方深思这个眼神的意思,康文闻就拿起了杜谦林递来的纸笔。
      照着纸条上的字写了一遍。
      
      杜谦林:“.....”
      
      齐景兵:“.....”
      
      纸条上的字迹不算好看,但是干净清秀。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学生或者初中生写的字。
      
      而康文闻写的.....
      不是字,是艺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