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009章 逛县城 ...

  •   
      大雨连下了五天,终于停了。
      
      李建军去向李红旗借了辆自行车,一大清早就载上了慧慈,去县城。
      
      对县城里的一切,慧慈都充满了好奇。
      
      坐在李建军身后的自行车后座上,她左看右看,无论是挂着红字白底招牌的理发店,还是门口摆着热气腾腾蒸笼的国营包子店,都是她以前在灵泉寺里听也没听过的。
      
      一时间,她有些不明白师兄们为什么总是对他说,能不下山就不要下山,山下的世界很恐怖。
      
      这是很恐怖吗?
      
      分明很美好嘛!
      
      早上没吃饭,李建军先把车子停在了一家国营副食品商店的门口。
      
      他给慧慈买了个素菜包,自己买了两个带荤油的萝卜丝包。
      
      两人坐在食品商店的门口,各自就着一碗豆浆,吃完了手里的包子。
      
      “味道怎么样?”吃完了后,李建军问慧慈。
      
      慧慈回味了一下刚刚吃的包子,实话说道:“还行吧!不过我师兄蒸的包子要好吃多了。”
      
      慧慈一点也没有夸张。
      
      在灵泉寺,她有一个专门负责伙房的师兄,法号慧圆,论做面食,他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一把好手。尤其是青菜香菇馅的素包,经他一番操弄,能将包子皮蒸得暄软醇香,内里的青菜馅碧绿碧绿,鲜到了极致。吃的时候一口咬下去,香菇的鲜汁爆了出来,满嘴留香。
      
      听过慧慈的一番描述,以及列举了她师兄擅长的拿手菜,李建军大吃了一惊。
      
      桃仁冬菇,素开水白菜,用各类山珍做的佛跳墙......
      
      这些都是国宴级别的素斋吧?
      
      一个小小的灵泉寺,居然会有这么厉害的厨子。
      
      慧慈看李建军不说话,好像在想什么,她以为李建军是难过尝不到她师兄的手艺,于是便安慰他道:“以后看到慧圆师兄,我让他给你烧一桌好菜。”
      
      慧慈生怕李建军不相信她,又对他补充了一句:“你放心吧,慧圆师兄一定愿意烧给你吃的。在寺里,除了方丈,就属他最疼我了。”
      
      李建军能感觉得到慧慈对他的心意,勾起嘴角,眼含宠溺地揉了揉慧慈光溜溜的脑袋。
      
      慧慈的头凉凉的。
      
      李建军情不自禁地想:光着脑袋,到冬天了一定会很冷吧,看来还要再买顶帽子。
      
      李建军对养孩子没什么经验。
      
      对于慧慈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很多时候他都不得不一点点地摸索,才能察觉得到。
      
      吃完了早饭,李建军抬手看了下表,时间已经过了上午9点。
      
      他估摸着百货大楼应该开门了,于是又把慧慈抱上了自行车后座,脚踩车蹬,朝着百货大楼的方向骑去。
      
      说是百货大楼,其实只不过是栋只有三层的小商店。
      
      面积不大,楼上楼下大部分的柜台是空的。少有的几个卖布卖烟的台子后,成日里坐着几个脸色不大好看的营业员。
      
      “有小姑娘的衣服吗?”李建军把慧慈抱了起来,让她能看得见营业员身后墙上挂的五颜六色的衣服。
      
      女营业员正在看报纸,她看得聚精会神,李建军又重复问了一遍,她才抬眼看他。
      
      “没有。”女营业员冷冷回了一句,继续低头看报纸。
      
      李建军恍然想起,县城里百货商店进货少,大人的衣服一年半载都不一定卖出几件,又怎么会有小孩子的衣服呢。
      
      感觉到李建军还没有走,女营业员又抬起了头,指着不远处卖布的柜台说道:“现在哪家小孩穿的衣服不是大人买布回去做的?怎么就你家孩子特殊?”
      
      经女营业员提醒,李建军一下子想起似乎确实是那么回事。
      
      老李家几个小子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周红霞托人用粮食换布票,然后从县百货商店里买布回去做出来的。
      
      于是转战到布柜,李建军指着一块大红的布问慧慈:“喜欢这个颜色吗?”
      
      李建军想得很简单,女孩子嘛,要么喜欢红的,要么喜欢黄的,颜色越是鲜艳就越好。
      
      慧慈被满眼血一样的红色吓了一跳,她用力地摇了下头,指着一块青色的布说:“那个挺好。”
      
      李建军有点失望。
      
      小姑娘穿这种颜色,会不会素了些?
      
      于是在买下青色布料的同时,他又买了一块鹅黄色的布,以及一块灰色的布。
      
      灰色的布,他打算用来给慧慈再做件新的僧衣。
      
      出百货大楼时,慧慈有些好奇地问李建军:“你会做衣服吗?”
      
      李建军回想小的时候母亲曾经做衣服的样子,以及偶尔看到周红霞给几个孙子做衣服的步骤,说道:“虽然没做过,但是看过人做,好像不难。”
      
      慧慈有了种不祥的预感。
      
      李建军使锤子修东西挺在行,可是让他拿针线做衣服,能行吗?
      
      许是下了好几天大雨的缘故,今天雨突然停了,很多人跑出来晒太阳、逛街,人人都想松快松快在家里待得快僵了的筋骨。
      
      县城里几条主要街道上,人特别多,也异常热闹。
      
      李建军牵着慧慈的手,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慢慢地踱着步子。
      
      他不急着回队里,可以带着慧慈好好逛一逛。
      
      慧慈对每一家店都感到新奇,每经过一个店,她都会停下脚步,兴致勃勃地盯着橱窗看一会儿。
      
      她对每一家店都一视同仁。
      
      无论是对理发店,还是小饭店,又或者是卖五金器具的点,她的兴趣都是一样浓厚。
      
      李建军倒也不催慧慈,虽然他不明白慧慈为什么会对橱窗里的螺丝刀也会产生极大的兴趣,盯着看了许久,但想着既然慧慈要看,那就让她看吧。
      
      经过供销社时候,李建军用退伍后发的糖票买了两包红糖。
      
      他听人说红糖很有营养,想着回去后可以用它冲鸡蛋给慧慈喝。
      
      “李建军!”
      
      嘈杂喧闹的人声中,李建军恍然听到有人叫自己。
      
      那声音非常耳熟,他转头一看,只见萧海一手一个双胞胎男孩儿走到了他的面前。
      
      “我听人说你退伍回来了,没想到是真的。”萧海看到李建军很开心,声音里抑制不住的激动。
      
      李建军淡淡地笑了一下,点了下头,算是承认了萧海问的事。
      
      由于父辈是好友的关系,李建军和萧海从小认识,曾经感情比亲兄弟还要好。
      
      只不过两人大了以后,一个入伍,一个进了政府部门做事,联系才渐渐少了。
      
      算起来,萧海已经有四五年没见过李建军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在逛街的时候,突然就遇见他的这个童年少年时期的玩伴了。
      
      “这是你家的娃?”萧海一眼看到了李建军手里牵着的慧慈。
      
      慧慈穿着僧衣,萧海看着觉得奇怪。
      
      难道李建军生了个娃,送进寺里当和尚了?
      
      李建军摇了下头,回道:“不是,不过这个孩子现在跟我过。”
      
      再多的话,李建军就不讲了。
      
      萧海是个聪明人,他马上听出李建军是不想多讲,于是也就不再多问。
      
      他把两个儿子拉到身前,对李建军介绍道:“这是我家的两个小子,五岁啦。咱们有好多年没见了吧?你连我喜酒都没赶上。”
      
      萧海的双胞胎儿子,大的叫萧阳,小的叫萧东,长的一模一样。
      
      萧海和李建军许久不见,站在街上就聊开了。
      
      萧阳和萧东挣开了萧海的手,一左一右将慧慈夹在了中间。
      
      萧阳先开口问慧慈:“你是和尚?”
      
      慧慈点了下头,认真地回道:“小僧是和尚。”
      
      萧东又问:“和尚是做什么的?”
      
      慧慈回道:“修自身,修心性,普度众生,最后修得正果。”
      
      解释完后,慧慈对萧东打了个揖。
      
      这是慧慈从方丈那里学来的,她不止一次看到方丈送穿绿衣服的人出寺门,穿绿衣服的人有的时候会问方丈问题,方丈回答的时候,就会像她对萧东做的一样,单掌持到胸前,打一个揖。
      
      “那什么叫正果?”萧阳越听越糊涂了。
      
      萧东也问:“能吃吗?是不是像我们吃的水果一样。”
      
      “得正果就是跳出轮回,类似于道家的飞升成仙。”慧慈不厌其烦地解释,一点也没有因为萧东萧阳的胡乱提问生气。
      
      “成仙?”萧东和萧阳异口同声,“那不是很厉害?”
      
      慧慈点了下头,其实她对于成正果也只是个模糊的概念,但是当见到萧东萧阳看向她的眼神里有满满的崇拜时,她不觉得也有些自豪,嘴角扬起了骄傲的笑意。
      
      “那你能教我吗?”萧东迫不及待想学会成正果的本领,因为他捕捉到了慧慈刚刚说的话里的一个重点。
      
      飞升。
      
      飞啊!
      
      谁不想飞上天。
      
      “我也要学。”萧东急吼吼地说道,生怕慧慈教萧阳不教他。
      
      “那行,你们就先出家吧!可以在我门下。”慧慈笑道,她没想到逛一趟县城,居然还有机会宣扬佛法。
      
      萧海和李建军聊得起劲,丝毫没有察觉他的两个儿子正在问小和尚该怎么出家,怎么剃头。
      
      “前阵子春风公社也收留了个小和尚,你听说这事了吗?”萧海看到李建军领着的小和尚,不由得想起了那个现在鼎鼎有名的春风公社的小和尚。
      
      “没有,有什么特别吗?”李建军问。
      
      萧海道:“据说是一个玉泉寺里的和尚们都走了,公社的干部们过去,看见寺里就剩下了那么个小和尚,他们把她安置在队里的一户人家里。”
      
      “就这些?”李建军不解,听起来还是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萧海轻笑了下,继续说道:“这个小和尚啊,居然是个小福星,那户人家收留了她后,连走好运,喂的猪比普通的猪重一倍,自留地里的粮食各个大得出奇。据传有好几次,他们家老太太上山,还会碰见野兔跑过来,当着她的面自己往树上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