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006章 交到朋友了 ...

  •   自从那次在田埂上被拒绝一起玩后,小和尚发现,整个第五大队里,除了老李头家的几个哥哥外,没有人愿意跟她玩。
      
      很多时候,那些小朋友远远看见她就跑开了。
      
      李建军心疼小和尚,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搬离第五生产大队。
      
      退伍以后,他的档案被落到了县城,按照相关规定,他要调去也不是不可能。
      
      然而小和尚还是不想离开。
      
      她可不是遇到困难就打退堂鼓的人。
      
      于是每天早上吃完了饭,做完了早课,她便背着她的乾坤袋在第五大队前后兜兜转转,到处找那些拒绝跟她玩耍的小孩。
      
      起初,那些孩子们一看见她就像看见瘟神似的,总是在她一跑到近处就散了。
      
      后来次数多了,那些孩子懒得再避她,便换了个策略,坚决不理她,不对她说话,当她空气一样。
      
      小和尚一点也不生气,虽然不能一起玩,但每次站在一旁单单看那些孩子玩耍,她也一样津津有味。
      
      自从秋收后,李建军就日日起早贪黑,特别地忙。
      
      严格来说,整个队上的大人们,无论男女都忙得没日没夜的,个别大了一些的孩子,像老李头家的刚子柱子,也都一起下地了。
      
      老人们都说,秋收是从老天爷的嘴里抢饭吃,好比虎口拔牙。
      
      一定要在下大雨之前,把当年的收成全部收上来。
      
      这样,一年的辛劳才没有白费。
      
      否则,要是收的慢了,赶上了连日的大雨,那一整年的收成,可就要泡汤了。
      
      严重的时候,还会挨饿。
      
      于是,在全队热火朝天地抢收成的时候,大部分四五岁,五六岁的小孩子们就彻底没人管了。
      
      想着反正再胡闹也是在大队里,跑不远,不会丢,于是一心抢收粮食的大人们也都不担心,任由他们随心所欲地玩。
      
      捉知了,上树捅马蜂窝......
      
      胆子大的毛孩子,还敢下河摸鱼。
      
      有一天,小和尚经过大队后头的自留地时,看见了那个脸上有麻子的小姑娘在和人玩套圈。
      
      李风曾经告诉过她,那个麻脸小姑娘叫娟子,仗着家里有人在县里当了个小官,她爸妈在队里可嚣张了。
      
      “小慧慈,过来一起玩吧!”李风也在那些小孩子中,刚巧轮到他套了。
      
      不顾其他孩子挤眉弄眼的暗示,李风把手里的铁环递给了小和尚。
      
      旁边的孩子们一个个两两对视,由于正玩到兴致高的时候,因此谁都不想走,但是他们也不想和小和尚玩,无奈李风已经把圈子给小和尚了。
      
      李家的孩子虽然好相处,但也都不好欺负。
      
      没有人敢从小和尚的手中把铁圈子再拿回来。
      
      于是一时间,大家都尴尬地不知所措。
      
      就在所有人都犹豫的时候,冷不防小和尚手里的铁圈子飞了出来,刚刚好落在了最远的一个碎瓦片上。
      
      在场的人无不惊地目瞪口呆。
      
      这也,太准了吧!
      
      “你以前玩过?”李风也惊讶不已,他自认玩套圈算玩得不错了,可也没有像小和尚这样厉害。
      
      “没有。”小和尚摇头。
      
      其实今天是她第一次看见人玩套圈。
      
      刚刚站在一旁看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每个人都要站在一条线的外面扔铁圈。
      
      根据距离远近的不同,沙地上摆了一些大小不一的碎瓷瓦。
      
      扔得越远,越是厉害。
      
      每一个铁圈子,都要准确地把碎瓷瓦套在中间。
      
      “这有什么,一定是她蒙的。”娟子不服气,她不相信小和尚能那么厉害。
      
      李风冷冷撇了娟子一眼。
      
      他又给了小和尚一个铁圈,好声地问她:“你再扔一个能行吗?”。
      
      “能行!”小和尚点了下头。
      
      对着另一个也是最远的碎瓷瓦,她把铁圈子稳稳地拿在手里,开始瞄准。
      
      大不同于刚开始的不以为意,这一回所有孩子的目光都牢牢地盯着小和尚手里的铁圈。
      
      铁圈再一次飞出,还是稳稳地圈住了最远的一个碎瓷瓦。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也太厉害了。”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惊呼。
      
      “是有什么诀窍吗?你每次都能做到?”一个红脸的小男孩儿也忍不住惊叹。
      
      顿时,小和尚被孩子们团团围住,他们看小和尚眼中都亮着星星,满是对她高超套圈绝技的崇拜。
      
      小和尚抓了抓头,笑了笑。
      
      她没有办法说,其实这对于她来说,根本用不着什么技巧。
      
      从记事起,她就感到自己的身上有一些奇怪的地方。
      
      比如,要是她期望中午能吃香菇素面,那食堂的大铁桶里,准会有这一道菜。
      
      又或者,要是她期望扔出去的废纸能进垃圾桶,那任是她扔得再歪,最后废纸也一定会进入桶里。
      
      方丈说,这是因为她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所以才能事事如意。
      
      娟子不满意所有人都围着小和尚,重重地咳嗽了几声,在没有得到人的回应下,又对跟她玩的最好的几个孩子瞪眼。
      
      没有人理她。
      
      所有人都在向小和尚讨教套圈的诀窍。
      
      这游戏是近些日子流行起来的,整个红星公社的孩子们都在玩,谁要是能在套圈上玩得出类拔萃,就无疑会成为最受欢迎的孩子。
      
      一时间,也没人在乎小和尚住在李建军家了。
      
      “不就是运气好点,套中了两个吗,至于你们这么大惊小怪。”娟子不服气地说道。
      
      李风白了娟子一眼:“你要是不服气,也可以试试。”
      
      娟子气得嘴都歪了,她狠狠跺了一脚,转身离去。
      
      刚刚跑远的时候,娟子心里还有些期待,想着说不定会有人留她。
      
      然而一直都没有人叫她,她实在憋不住了回头,远远地看见大家继续在玩,根本没有人在意她不见了。
      
      小和尚被围在最中间,每个人都在争先恐后要跟她说话。
      
      “不好啦!娟子出事了,大家快去帮忙!”
      
      说不上过了多久,小和尚正和小朋友们玩得起劲,忽然看到很多人在往河边跑。
      
      他们也一起跑了过去。
      
      还没到河边,小和尚就听见一个妇人在嚎啕大哭。
      
      “娟子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可怎么办啊!”
      
      有人在旁劝道:“娟子妈你别光顾着哭啊,快抱娟子去卫生所。”
      
      娟子更加凄厉的哀嚎从人群里传出来:“别碰我,疼!疼!”
      
      小和尚一猛子扎进人堆里,她很快挤到了最前面,看见娟子正被娟子妈搂在怀里,两人都在河坡的下面。
      
      看来是娟子走在岸边的时候,不当心脚滑跌了下去,摔伤了腿骨。
      
      小和尚爬下了河坡,来到娟子和娟子妈身边,不顾娟子妈质疑的眼神,她用双手轻轻抬起了娟子摔伤的脚踝。
      
      “你在做什么?”娟子妈警惕地瞪了一眼小和尚,语气不善。
      
      小和尚一手托着娟子的脚,一手托着她的脚踝,她的手非常稳,语气不紧不慢地对娟子妈说:“她是脱臼了,不是骨折,接上就好了。”
      
      李建军正在地里干活,一望无垠的麦田在他的身后,被割出了一条笔直的道路。
      
      跟其他人干一会儿活休息一会儿不同,李建军从晌午吃完饭就没听过,因此他割出来的麦子比任何人都多。
      
      李建军想早些把今天的活干完,好早点领小和尚回家。
      
      天色黑了,小和尚还待在田埂上等他,他不放心。
      
      “哎呀,太可惜了,那么小的小姑娘脚摔成那个样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治好,不会成跛子吧。”
      
      “啧啧,才四五岁啊,真是可惜,怎么那么久才发现。”
      
      “她好像一个人在那边玩,一下子摔懵了呗,过了好久才喊出来。”
      
      两个妇人手拿镰刀从田埂上经过,李建军恰好听见了她们的对话。
      
      四五岁。
      
      小姑娘。
      
      一个人玩。
      
      李建军一下子联想到了小和尚。
      
      扔下手里的镰刀,他跑上田埂,向妇人问清了出事的方向,飞快地跑去。
      
      李建军赶到河边的时候,出事的河坡上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许多人。
      
      他推开一个个探头探脑看热闹的人,三步并作两步朝里面走,人们看见是他来了,且脸色发青,都不敢惹他,纷纷让出了道。
      
      一见小和尚正蹲在受伤的孩子身边,显然腿摔伤的孩子不是她,李建军大大松了口气。
      
      他一步迈下了坡,走到小和尚身后,好奇地看他在一本正经地做什么。
      
      娟子爸也从地里头被人叫来了。
      
      跟娟子妈急得不知所措不同,娟子爸首先一脸凶相地问围观的众人:“是谁?是谁把我闺女推下来的?”
      
      人群里没人理他,娟子爸又将目光投在了小和尚身上。
      
      “是你干的不是?”娟子爸凶神恶煞地问小和尚。
      
      小和尚一心把娟子的脚踝接回去,没有理会娟子爸的质问,娟子爸将她的沉默当成了默认,上前就要拎小和尚的领子,找她算账。
      
      一道冷冽的眼光从侧面狠狠射了过来,娟子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抬眼一看,个子高高的李建军就站在小和尚的身后。
      
      李建军虽然没有说话,但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你敢动她一下试试!
      
      娟子爸汹汹的气势顿时消了大半,他朝后退了一步,只敢在嘴里嘟囔:“要不是这个小师傅干的,她干嘛还帮我闺女接骨!”
      
      娟子爸的吵闹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小和尚。
      
      她依旧照着她的步骤,给娟子按摩,找正位置,再给娟子把骨头接上。
      
      在寺里的时候,方丈教过小和尚一些医术。
      
      小和尚还记得方丈教她时,对她说的话。
      
      “多会一些总没有坏处,也许将来能救人,又或许能救自己。”
      
      在众人惊叹的目光中,小和尚把娟子的脚骨接好了。
      
      娟子扭了下脚踝,感觉舒服了不少。
      
      “妈,我好多了,接上了,真接上了。”娟子兴奋道。
      
      站在岸上的人一听娟子的话,顿时对小和尚刮目相看。
      
      刚刚他们看到小和尚煞有其事地摆弄娟子的脚踝时,都不相信她能给娟子接上。
      
      到底才是四五岁的毛孩子,哪儿能那么本事。
      
      可是现在娟子这么一喊,大家都震惊不已。
      
      “这小师傅也太厉害了吧!”
      
      “这么小就会接骨了,可比第三大队的那个赤脚医生强多了。”
      
      “这孩子真不简单,刚刚我都看了,她给娟子接骨的时候,手稳得不行,简直跟卫生所里的大夫差不多。”
      
      娟子也感谢小和尚,她很不好意思之前对小和尚的敌对态度,对小和尚支支吾吾地说道:“慧,慧慈,谢谢你!”
      
      “不客气!”小和尚笑着站起身,弯腰拍了拍膝盖处沾上的泥灰。
      
      “以前的事,对不起。”娟子又说。
      
      小和尚什么都没说,她对娟子笑了笑,表示她并不在乎。
      
      方丈教她要以宽大心处事,既然娟子对她道歉了,那么她也可以不计前嫌。
      
      娟子妈一想到刚刚对小和尚的恶劣态度,顿时觉得没脸,立时对娟子爸又捶又打,让他对小和尚道歉。
      
      娟子爸面子薄,最后被逼得不行了,只得挠了挠头,对小和尚咧嘴一笑,露出满口参差不齐的牙:“小师傅,是我错怪你了,对不住啊!”
      
      夕阳下,李建军牵着小和尚的手回家,小和尚的心情大好,对李建军说:“我今天交到了好多朋友。”
      
      小和尚开心,李建军的心情也受她感染,异常得好。
      
      一路上,他把小和尚抱起来,让她坐在他的肩头。
      
      坐得高高的,小和尚仰头向灵泉寺的方向眺望。
      
      虽然灵泉寺离她所在的地方还有些远,但她极力地看,还是隐隐见到了山顶那一抹正殿飞檐的模糊影子。
      
      院子里,李红旗在焦急地等李建军和小和尚。
      
      李建军和小和尚刚进院门,他就上前对李建军说道:“快去我那里,公社领导和第六大队那边的人都来了。他们决定还是把小师傅交给老张头家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