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005章 坏名声 ...

  •   
      李建军可以肯定,他从来没有去过灵泉寺,因此也没有见过小和尚的可能。
      
      他不明白小和尚为什么选他。
      
      送走李红旗后,他回家问小和尚:“你以前认识我?”
      
      小和尚正坐在床上盘她的佛珠,听到李建军问她,她抬眼睁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对李建军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会选择我?”李建军感到不解。
      
      小和尚笑道:“因为方丈说你是个好人啊!”
      
      灵泉寺的方丈?
      
      李建军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可是我在队里的名声并不好。”李建军还是想对小和尚说清楚,以他现在的情况,或许不是适合收留她的人选。
      
      小和尚满不在乎地摇了下头,语气坚定地说道:“方丈说你是好人,你就一定是好人!方丈不会骗我的。”
      
      李建军一下子被哽住了,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还被人这样信任,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虽然直到现在,他还是想不明白,到底曾在什么样的情境下,给灵泉寺的老方丈留下了一个他人不错的印象。
      
      但从小和尚真诚的眼神中,他可以肯定,她讲的话都是真的,她是真心实意地相信他。
      
      一股久违的暖意蓦然从他心底里升腾起来。
      
      “好吧,虽然我以前没有带过孩子,但是我向你保证,一定会尽我自己所能照顾好你。”李建军对小和尚郑重其事地承诺。
      
      他彻底收回了要送走小和尚的念头。
      
      联想到李红旗最后对他说的几句话:“......再说了,小和尚要是女娃娃,那可就更加没人愿意养了。你想啊,谁会愿意花钱养个早晚会嫁给别人,跟别人姓的女娃。小和尚要是到最后谁家都不要,那就只能被送进福利院了......”
      
      李建军自然不忍心小和尚流落到福利院。
      
      他决定还是由自己来抚养小和尚。
      
      一个人的日子虽然惯了,但两个人的时间渐渐长了,也还是会习惯吧!
      
      苞米地里的活都干完了后,就是一年里最重要的秋收了。
      
      李红旗让人在大队外的空地上搭了个台子,当着整个第五大队人的面,他大喊口号:“秋收就在眼前,让我们打起精神来,为了党和人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咬紧牙关,努力努力再努力!”
      
      李建军牵着小和尚的手,站在人群中。
      
      小和尚踮起脚也看不见台上,李建军就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肩膀上。
      
      乌压压的人群里,要属李建军最高,坐上他的肩头,小和尚的视野一下子开阔了。
      
      无论是台上振臂高呼的李红旗,还是台下各种交头接耳的人,都一目了然。
      
      小和尚的视线被人群边上的几个玩闹的孩子吸引了。
      
      那些孩子的年龄有的跟她差不多,有的比她大上好几岁,一群小家伙儿打打闹闹地朝不远处的田地跑去。
      
      在寺里的时候,小和尚的师兄们少说都比她大上二十几岁,因此从出生起,她还没有跟年龄相仿的孩子玩过。
      
      指着孩子们跑去的方向,小和尚拍了下李建军的肩膀:“我想跟他们去玩。”
      
      李建军把小和尚放下来,对她叮嘱了一句:“那别跑远了。”
      
      小和尚点头答应了李建军,转头挤出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跑向那些孩子们正在玩耍的麦田边。
      
      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大片大片的麦田一眼望不到头,金灿灿得晃人眼睛。
      
      十几个孩子正在田埂上玩跳房子。
      
      刚刚用扁平的石头画好房子,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打头阵,其他人分成两队,围在一边看,小和尚凑到一旁,也跟他们一起看着。
      
      她想加入他们,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老李头家的李玮和李风也在孩子堆里,他们一看到小和尚,就把她拉了进来,叫她一起玩。
      
      “你和我们一边。”李风拍着胸脯对小和尚说道。
      
      小和尚认真地看正在跳房子的小姑娘的步骤,记下了她每一个动作。
      
      扔石子、单腿跳格子,转身,跳回来......
      
      李玮看出了小和尚在研究他们的玩法,对她笑说道:“很简单,等下我跳一遍给你看。”
      
      “好!”小和尚对李玮轻轻一笑,感谢他愿意教自己。
      
      灿烂的阳光下,小和尚的笑容被蒙上了一层神圣的薄纱,美好得不像话,李玮被她的笑容狠狠震了一下,他下意识地抓了抓蓬乱的头发,咧嘴露出整齐的牙齿,憨憨地笑了笑。
      
      “那个小和尚住在李建军家里,我才不要和她玩。”一个麻脸的小姑娘尖声说道。
      
      孩子们一听到“李建军”的名字,纷纷朝小和尚看去,在跳房子的女孩也双脚落地,一脸惊恐地看向小和尚。
      
      小和尚不明就里,懵懵懂懂地问:“李建军怎么了?”
      
      “李建军杀了人,他是大坏蛋!”麻脸小姑娘大喊的同时,对小和尚挤了下左眼,做了个厌恶她的鬼脸。
      
      除了李玮和李风以外,所有孩子都站到麻脸小姑娘一边,和麻脸小姑娘一样,他们都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看向小和尚。
      
      李玮和李风都挡在小和尚身前。
      
      李风为小和尚抱不平,冲着对面的孩子大喊:“她是她,李建军是李建军,你们这样搞连坐,明摆着是欺负人。”
      
      李玮也为小和尚说话,对麻脸小姑娘说道:“李叔才不是杀人犯呢,他要是真杀了人,肯定进牢里了,还会留在队里?”
      
      麻脸小姑娘冷哼:“那他怎么会退伍回来?我爸妈说了,这事部队上的人都知道,要不是他老领导保他,他早就在牢里了。”
      
      小和尚气得脸通红,不跟她玩不要紧,但她不能容忍他们说李建军坏话。
      
      她从李玮和李风站的缝隙中钻出来,毫无畏惧地面对一众对她充满敌视的小孩,奶凶奶凶地说道:“李建军不是大坏蛋,他是大好人,你说的这些都不是真的。”
      
      “你跟李建军过,当然为他说话啦!反正我才不跟杀人犯家的小孩玩呢!”麻脸小姑娘撇了撇嘴,转身拉着身边的小伙伴离去。
      
      其他的小孩子也都不想跟小和尚玩,一窝蜂地散了。
      
      只有李玮和李风两兄弟没走,他们各站在小和尚的一边,搜刮了脑筋,找话安慰小和尚。
      
      “别理他们,他们不跟你玩,我们跟你玩。”李风对小和尚说道。
      
      李玮生怕小和尚哭,小心翼翼地哄她:“别哭,你还有我们呐!我们都相信李叔是好人。”
      
      小和尚才不哭呢,她两手叉腰,气鼓鼓得像极了只涨饱了肚子的河豚。
      
      冲着那些孩子们跑远的方向,小和尚握紧了粉拳,不服输地发誓:“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他们跟我玩的。”
      
      对于有难度的事情,小和尚总是有着超乎常人的执着。
      
      小和尚还记得在寺里的时候,方丈让她背一篇经文。
      
      经文生字多,小和尚背得很吃力,方丈想想还是算了,让她大些了再背。
      
      小和尚偏不,既然读一遍背不下来,那她就读两遍、三遍,再不行,就四遍、五遍。
      
      终于,在也不知道读了几十遍之后,小和尚总算背熟了。
      
      李红旗讲完话后,台下的人便散了。
      
      人们各回各家,没过多会儿,一间又一间的房顶上升起了炊烟,家家户户都在烧晚饭。
      
      小和尚回到家时,李建军正弯腰站在门边的煤油炉前煮山芋稀饭。
      
      山芋容易糊底,李建军需要时不时用勺子搅动两下,才能让稀饭不至于焦了。
      
      眼见小和尚气呼呼地进门,李建军放下了勺子,蹲下身关心地问她:“怎么不开心?”
      
      小和尚低垂眼帘,拉了下李建军的衣角:“他们都说你是杀人犯,不跟我玩。”
      
      李建军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他一直犹豫想让李红旗另外找个好人家收留小和尚,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担心他的坏名声会影响到小和尚。
      
      “要不然我们换个地方住吧!”虽然有些难度,但以李建军过往积累下来的交情来说,要换个地方住,也不是办不到。
      
      以前李建军一直是一个人,无所谓别人怎么看他,所以便留在了家乡。
      
      可是现在不同了,他要考虑小和尚将来的成长环境,不想她因为自己连小朋友都交不到。
      
      小和尚摇头:“不,我会让他们喜欢我,主动跟我玩的。”
      
      小和尚的声音里满是孩童才特有的稚嫩,但是她的语气却是出奇得坚定。
      
      李建军被小和尚迎难而上的勇气震到了。
      
      他感到有些自惭形秽,怎么当面对问题的时候,他还不如一个孩子有勇气。
      
      “你要知道,人的偏见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容易改变。”李建军再一次问小和尚,倒不是他不相信小和尚愿意直面困难的决心,而是他舍不得她受委屈 。
      
      小和尚用力地摇了下头,嘴角扬起不以为意的笑:“方丈教过我,树欲静而风不止,只要坚持自己的本心,总有一天会让他人作出改变的。”
      
      “你是杀人犯吗?”小和尚一本正经地问李建军,虽然一点也不信他是传闻里那样的人,但她还是想听李建军亲口对她否认。
      
      “不是。”大不同与被其他人询问时的懒得回应,面对小和尚认真的提问,李建军毫不犹豫地回道。
      
      想到李建军一直被人污蔑,小和尚很心疼他,想来一定很难受吧!一直被人误解。
      
      她学着大人的样,拍了拍蹲在她面前的李建军的肩膀,真心地安慰他:“你放心,将来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的。”
      
      小和尚的话,在李建军的心里一下子炸了开。
      
      他冷了许久的心突然有了温度,暖洋洋的。
      
      会有那么一天吗?
      
      曾几何时,李建军一点也不在乎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他也不后悔自己曾作出的决定。
      
      但是从今天起,他开始期望那一天能早点到来。
      
      因为他不想小和尚无辜受他的连累。
      
      为了他自己,他无所谓。
      
      为了小和尚,他很有所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