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003章 原来是个女娃娃 ...

  •   第六生产大队里,所有人都知道老张头家三房想孩子想疯了,自从夫妻两人结婚了一年没动静后,便成天鼓捣各种偏方,就是想怀孕。
      
      近日,有人出了个主意给他们,想要孩子,可以先收养个娃当引子。
      
      恰好一个从第五生产大队串门回来的人说,李建军居然收留了个小和尚。
      
      李建军不是四房媳妇李明凤的弟弟吗?
      
      这简直是老天爷给的好机会。
      
      于是老张头发话,让李明凤把小和尚要过来。
      
      “有我在你还不放心?一定亏待不了那孩子,你这边只要点头,李红旗那边我去打招呼。”李明凤劝说道。
      
      “用不着了,这孩子跟着我挺好。”李建军斩钉截铁地拒绝,语气坚定。
      
      李明凤万万没想到会被李建军拒绝,一下子慌了神:“你傻不傻啊,带着一个孩子,哪家的姑娘都不会嫁你。”
      
      李建军沉着脸,推门回房,留给李明凤一个没商量的背影。
      
      其实要是有人真心收养小和尚,李建军乐得甩开手。
      
      以他现在的处境,谁跟着他都是吃苦。
      
      只是交给李明凤,李建军肉眼可见小和尚的将来。
      
      老张家三房要还是生不出孩子,那么就会迁怒小和尚,小和尚的日子不会好过;而就算生出了孩子,那么他们就会抛弃小和尚,小和尚会被送回给大队里,如果还是没有人愿意收留,那么就会被送进福利院。
      
      如同一个皮球,从一户人家被踢到另一户人家,辗转往复。
      
      对于一个稚嫩的孩子来说,实在太煎熬了。
      
      李建军于心不忍。
      
      一觉睡到天亮,李建军醒来时,小和尚睡的一边床铺空了。
      
      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窗外尽是一片青灰,有大人小孩洗漱的声音传来,断断续续,掺杂在嗲声嗲气的诵经声里。
      
      “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小和尚盘腿坐在门外,闭着眼,双手捻着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老李家的四个男孩儿站在小和尚对面,他们对念经的小和尚感到好奇,一脸新奇地盯着他看。
      
      周红霞从堂屋里走出来,看到几个孙子一脸呆愣模样,觉得丢死人了,冲着他们大喊:“你们都没别的事做了?”
      
      男孩儿们对小和尚做了个鬼脸,一哄而散。
      
      “小师傅对不起啊,没打扰到你吧?”一改对孙子们的厉声厉色,周红霞对小和尚的语气温柔得多,带着亲切的笑意。
      
      其实前天傍晚,李建军推门进院时,周红霞也在堂屋里看见了他怀里的小和尚。
      
      当时她就觉得,这小和尚也太漂亮了!
      
      大大的眼睛,雪嫩的皮肤,樱桃的小嘴。
      
      再看看家里的几个男娃子,五官虽然也不算差,可都是一脸挥之不去的熊样儿,跟四个傻狍子似的。
      
      啧啧,孩儿和孩儿的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小和尚摇了摇头,对周红霞颔首笑了笑后,继续专心念经。
      
      李建军推门出来,走到小和尚跟前,低头看着他。
      
      小和尚念完最后一句,抬头对李建军说道:“小僧在寺里的时候,每天五点钟都要起来上早课,方丈说了,出家人不能好逸恶劳,要勤加修炼才能得正果。”
      
      小和尚说得一本正经,李建军忍不住挑了下眉。
      
      修成正果?
      
      看来是个有理想的小和尚。
      
      拉着小和尚软嫩嫩的小手到水缸边,李建军端了个脸盆,帮他刷牙洗漱。
      
      小和尚很听李建军的话,虽然李建军的手重,擦得小和尚小脸通红,小和尚也没有喊一句疼,乖乖地让抬胳膊就抬胳膊,让抬头就抬头。
      
      最后洗完了脸,小和尚的手还是湿的,不等李建军用毛巾给他擦干,他就先自己将两手抹在他穿的百衲衣上,对着李建军咧开嘴笑。
      
      清明的阳光里,小和尚的笑容特别干净,李建军受到感染,嘴角轻轻地扬起。
      
      这是小和尚第一次看见李建军对他笑,于是回给了他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
      
      察觉到自己的变化,李建军马上又恢复了平常的冷脸,他迈开大步进屋,任由小和尚三步并作两步地跟在后头:“吃早饭吧,完了我还要上工。”
      
      早饭还是吃前晚剩下的黍米馍和炒萝卜丝,馍冷硬了不少,炒萝卜丝倒是还好,凉了一夜,反倒更加入味。
      
      李建军扛着锄头出门时,小和尚趴在窗口,下巴枕在打横的胳膊上,歪着头看着他。
      
      李建军迈出门几步,感觉到背后一直追随的目光,他转回头,发现小和尚仍在看他。
      
      他在等我对他说再见?
      
      李建军猜不透孩子的想法,也懒得去猜,他转回身,想着等他走远了,小和尚自然就放弃了。
      
      小和尚似乎察觉到了李建军的想法,他突然站起了来,两手撑着窗户框,身子向外倾,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向李建军,显然是可怜巴巴地渴望着什么。
      
      李建军冷硬的心被狠狠地撞了一下,顿时软了些许。
      
      “中午你要是饿了,就吃盆里剩下的黍米馍。”
      
      李建军交代了一句就走了,这一次他再没有回头,他步子迈得很快,没多久就出了院门,走出去很远。
      
      小和尚追到了院门口,眼睁睁地看着李建军越走越远,最后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风一吹,就散了干净。
      
      小和尚想起方丈和师兄们下山那天,也是像李建军一样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山路的尽头。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小和尚很担心,会不会李建军也像方丈师兄们一样,再也不回来了。
      
      “你就是慧慈吧?” 李明凤从房后走出来,对小和尚笑得异常和善。
      
      小和尚歪头打量面前的女人,看起来比李建军大两三岁,眉眼间和李建军有些相像。
      
      “你是谁?”小和尚问。
      
      “我是你李建军叔的姐姐,他让我接你去我那边玩。”
      
      李明凤被李建军拒绝后,没法和公婆交代,在老张头家,没有比让三房生出孩子更重要的事了,于是她只好一大早去求李红旗。
      
      一听是老张头家要收养小和尚,李红旗一口拒绝:“不行!”
      
      老张头家在第六生产大队是出了名的刻薄,连隔了一条河的第五生产大队里的人也都知道。
      
      把小和尚送给老张头家养,那不是把孩子往火坑里扔吗?
      
      李明凤在李红旗那里碰了钉子,只好自己想办法。
      
      趁着李建军出门上工,她想把小和尚接走,等到李建军来问他要,她就任由三房和他掰扯去。
      
      到时候两个大队的队长肯定来调解,老三家只要撒泼打滚大闹一通,小和尚应该就留下来了。
      
      毕竟,李建军名声也不好,又是个单身的汉子,孩子交给他养,肯定不如给老三夫妇养得好。
      
      “等下他会去我那里接你。”不等小和尚回话,李明凤就急着拉小和尚往大队后头走
      
      小和尚懵懵懂懂,他的手被拉得很紧,他挣也挣不开,直到听见李建军会去接他,他才稍微放下了心来。
      
      不知不觉间,他被拉扯上了一片两边都是自留地的田埂,沿着土埂走到尽头,过了河,就是第六生产大队了。
      
      周红霞出院门看到李明凤和小和尚走远的身影,依稀觉得有些不对劲。
      
      李建军和李明凤关系僵了那么多年,怎么李建军会突然让他姐帮他带孩子?
      
      炎炎烈日下,李建军穿梭在一望无垠的苞米地里,大力把一个个玉米从粗硬的梗上摘下来,甩到身后。在他走过的一路上,铺了一路黄灿灿的玉米。
      
      还不到中午,李建军的额头上、身上,已经满是汗水。
      
      他的汗衫湿透了,匀称完美的肌肉线条在几乎透明的布料下若隐若现,他索性一把脱下了汗衫,扔到一边,赤着膊继续干下去。
      
      很多人受不了太阳的烤晒,以及繁重的体力劳动,都蹲到了一边休息。
      
      他们抽烟的抽烟,闲聊的闲聊,互相吹牛打趣。
      
      只有李建军还在地里头,他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减慢,步子依然有力,他就那么不声不响地闷头干着,强壮的身体里好像有消耗不完的精力,。
      
      “李建军!”周红霞急匆匆地跑来,刚扫到地里头李建军的身影,就扯着嗓子冲他大喊,“你姐刚刚来把小和尚领走了。”
      
      “往哪里去了?”李建军大迈了几步出苞米地,急得嗓子都哑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李明凤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把小和尚带走了。
      
      指着大队后头的自留地,周红霞气喘吁吁地说:“朝小河那边去了。”
      
      李建军二话不说,抬腿朝着周红霞指的方向跑去。
      
      路上几个扛锄头的人看见李建军跑来,见到他黑着的一张脸,不敢招惹,纷纷让出了道。
      
      第五生产大队后的小河边围了一群人,李建军跑到时,李明凤的哀嚎声正从人群里断断续续地传出来。
      
      他拨开人群走到最前面,看到李明凤陷了大半个身子进泥坑里。
      
      有两个男人一人拉着李明凤一只手,小和尚也在旁边,他使劲拽着李明凤的衣服,三个人一起用力,把李明凤从泥淖里拉了出来。
      
      小和尚的手上脸上沾满了泥,脏得像只小花猫。
      
      李建军走过去,一把抱起了小和尚,小和尚见抱他的人是李建军,搂着李建军的脖子说:“刚刚她领着小僧过河时,不当心摔进坑里了。”
      
      说完,小和尚心虚地垂下了眼帘,从他记事起,这样的怪事发生了不止一次。
      
      小和尚还记得曾有一个女施主说要带他到寺外去玩,结果下山的路刚没走几步,她就脚底打滑,掉进了一个坑洞里。
      
      好在坑不深,女施主只受了些轻伤,没有大碍。
      
      方丈不止一次说他是个有福气的人。
      
      小和尚不明白,他总是让别人发生倒霉的事,能算是有福气吗?
      
      李建军没说什么,他伸拇指抹了一把小和尚的脸,擦去了他脸上的污泥。
      
      眼见着李建军抱走了小和尚,李明凤喊了李建军好几声,不许他带走小和尚,李建军没有理会,快步走出了人群。
      
      一见李建军抱着回来的小和尚满身是泥,周红霞赶忙上前关心地问:“哎呦,这是摔哪里了?”
      
      “能帮我烧个热水吗?我想给他洗个澡。”李建军回来的路上,发现小和尚衣服和手脸、胳膊上都溅到了泥水。
      
      “你一个大男人,给孩子洗过澡吗?这事还是让我来吧!”周红霞从李建军怀里把小和尚抱了过去。
      
      不多会儿的功夫,灶间里烧起的热水冒出了烟,周红霞在里面给小和尚洗澡,李建军从小和尚的布包里找出了件干净的僧衣给周红霞,让她给小和尚换上。
      
      “李建军!李建军!你快过来看!”
      
      半个小时后,灶间的门开了,周红霞大喊了李建军好几声,李建军以为出了什么事,跑过去看,院子里的男孩儿们也都好奇地围了过去。
      
      周红霞的嗓门大,就连几个厢房里的儿媳妇也被她喊了出来。
      
      大家都觉得奇怪,有什么事值得周红霞这么大惊小怪。
      
      小和尚被洗得干干净净,浑身上下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把小和尚抱回给李建军,周红霞笑说道:“你还不知道吧!这个小和尚啊,原来是个女娃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