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画像 ...

  •   
      ~~~~~~~~~~~~~~~檀晔=自白始~~~~~~~~~~~~~~~
      
      那时候,我还小,母亲还没有离开家。
      
      父亲有一间书房,从来不让任何人接近,哥哥、我,甚至是母亲,都不被允许靠近。直到那一天,和哥哥捉迷藏,我悄悄潜进了那间禁忌的屋子。一幅画像挂在父亲书桌正对面的墙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
      
      那是一幅年轻女子的画像。画中女子的脸庞清秀美丽,眼神悠远温柔。每天,伏案办公久了的父亲一抬起头,一定会默默凝视着她吧。
      
      像是失了魂魄,我站在画前久久不能动弹。以为我被困在了哪里,母亲着急地进来寻找,当然也看到了这幅画。
      
      从来没想到,那一天,竟是我无忧无虑的人生的终结。
      
      母亲的歇斯底里、狂躁暴烈,熊熊火光、在烈火中燃烧的画布……
      
      父亲抬起手,想要打我的一刹那,却还是把手放下了。在昏暗的书房里,我从背后偷偷看到父亲竟然在独自落泪。这是我,仅有的一次,看到他流下眼泪。
      
      画像虽然永远地被毁了,可画中女子的脸庞,连同憎恨,深深地烙刻在了我的心里。
      
      ~~~~~~~~~~~~~~~檀晔=自白终~~~~~~~~~~~~~~~
      
      紧张的气氛中,老师看了一眼洛晗,淡然说道:“她刚学画画不久。画笔还拿不利索,怎么教别人。”
      
      “我看她画得挺好。”明明是赞美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语气中充满着命令的口吻和一片冷漠。
      
      可能是感到朋友态度太差,毕竟有求于人的是他们,浮夸男子走过来嘻嘻哈哈讨好洛晗道:“他说你行你肯定行。我们给的报酬肯定让你满意。”
      
      看着那男子凶狠的眼神,洛晗屏住呼吸,来者不善。正要开口拒绝,饿了大半天的肚子突然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额……”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洛晗心里骂着自己不争气的肚子,偷偷瞥见两名男子和老师微微吃惊的脸色。
      
      毕竟,自己还是有点骨气的。“我拒绝。”洛晗干脆利落地撂下这句话,漠然扫了一眼冰冷男子,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来到学生中心,满怀期待地询问老师之前申请的几个兼职有没有结果,还是遭到了拒绝。洛晗无精打采地走出大楼,今天晚上也要继续挨饿吗?那么明天呢?
      
      大楼前停着一辆豪车,像是等了很久,见洛晗走出大楼,一个年轻男子殷勤地迎上来。
      
      是刚刚那个冰冷男子的朋友。洛晗环视四周,那个凶神恶煞好像不在附近。
      
      “刚刚是我朋友态度不好,我代他向你道歉。真奇怪,他平时虽然话不多,但对陌生人脾气倒也没那么差。”
      
      洛晗白了他一眼,表示对他的道歉不感兴趣,正要径自朝前走,浮夸男子继续面带笑脸把她前路挡住。他双手合十,无比虔诚地说:“求你行行好,跟我们过去,他妹妹快死了。”
      
      正在此时,方才的冰冷男子从附近的学校商店走出来,手里拿着一袋什么东西,走到车门附近停下,面无表情地望着这边。
      
      洛晗瞟了他一眼,随即转过脸对浮夸男子敷衍一笑:“你们找错人了,救人,得找医生。”
      
      “不,不是身体快死了,是心快死了。行行好,好心人!他就一个妹妹,能不焦心吗?”
      
      好像是有点可怜,可是……“既然有求于人,那你让他自己来求我。”
      
      “哎哟,”浮夸男子为难地辩解道,“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求过别人。你让他求人,倒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许是快饿晕了,洛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地上了他们的车。浮夸男子殷勤地让她坐在副驾驶位,自己坐在后座。
      
      冰冷男子默不作声地开着车,遇到第一个红灯停下时,漫不经心地把手里的一袋东西丢给洛晗。
      
      瞟了一眼洛晗吃惊的眼神,他淡漠地解释道:“一不小心买多了。”
      
      洛晗打开袋子,是一个三明治和一包蔬菜果汁。或许,这个人,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凶恶。
      
      她对他微微感激一笑,随即稍有担心地说道:“如果我发现教不了,或者学生不想让我教她的话,只好抱歉了。”
      
      “那是自然。”浮夸男子在后座笑着说,“自然是要你情我愿的。要是哪一方觉得不适合,绝不勉强。”
      
      一时无话。过了一会儿,男子边开车边随意问道:“刚来的?”
      
      “啊?”
      
      后座的朋友把身子靠近前座,补充道:“看你不像首都人。刚从地方上考来联邦大学的?”
      
      “哦……嗯……”
      
      “住哪儿?”
      
      洛晗说了一串住址,两个男子都沉默了。
      
      住在贫民窟,是一件那么丢脸的事情吗。这两个人,好势利。
      
      车子突然一个急转弯,阳光反射在街角一栋大楼的玻璃墙上,刺眼地照射进来。
      
      有了先前的经验,洛晗并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光照吓得仓皇闭眼躲避。
      
      这个男人,又在试探自己。
      
      洛晗气愤地闭上眼睛,真是没完没了……她想到什么,猛然转过身从男子口袋中抽出方才用来测试她的照明装置,对着他双眼一通照射。猝不及防中,男子紧闭眼睛,车子一个急刹车,差点撞向路边的大树。
      
      待车子停稳,男子手紧握方向盘,双眼恶狠狠地瞪着洛晗。洛晗义愤填膺地回瞪着。这下他该知道,突然遇到强光,会闪躲是正常人都会有的行为吧,以后再用这招试自己,怕是不会再管用了。再说,只准他们怀疑别人,不准别人怀疑他们吗。
      
      气氛僵持中,后座男子咯咯笑出声来:“有趣……”
      
      洛晗拿起照明装置,对着他也一通照射,他边用手挡着眼睛,边忍不住大笑起来:“放心吧,我们肯定不是爬行者。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是爬行者的,就是我们了。”
      
      “爬行者”是联邦人对帝国人的蔑称,就像帝国人称呼联邦人为“联邦狗”。爬行者,意为生活在地底,像爬虫一样。洛晗从心底厌恶这个名字。
      
      后座男子继续笑着说:“我们是看你衣着气质都不像是贫民窟的人,不自觉多了一分警惕而已。实在对不住,以后不会了。”他给冰冷男子一个眼色,让他不要再胡闹了。冰冷男子白白眼,继续开车。
      
      “你是哪里人啊?怎么会住那里?”后座男子关切问道。
      
      洛晗流利说出自己新身份中的家乡:“清原。”
      
      冰冷男子发出不屑的鼻音:“哼,怪不得……穷乡僻壤。”
      
      洛晗愠怒地白白眼。还以为他心本善良,只是脾气差了些,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以鼻孔视人的纨绔子弟罢了。
      
      车子一路驶进富人区,穿过不同的街区,到达那一大片围墙包围的地方,铁门自动开了,男子若无其事地把车开了进去。洛晗吃了一惊,那日从公寓眺望,看到一大片用围墙围起的神秘土地,竟然就是他的住所。
      
      把车停在一片停车场中,他们三人下车开始步行。洛晗看到停车场中有辆之前看过的跑车,那天,有两辆跑车横冲直撞,差点撞到她的同胞,这里停着的就是其中一辆。看来,那天的狂徒就是这两个人了。洛晗忿忿不平地一个人走在前头。
      
      两个男子走在后面,浮夸男子压低声音严肃说道:“看来檀镜在。”
      
      “我知道。”冰冷男子瞟了一眼跑车,淡漠说道。
      
      之前从高处俯瞰,只觉得这里绿木茂密,看不真切里面的建筑。今日在这里走着,洛晗平静地四下环顾,他们正走着的道路尽头,是一幢宏伟的庄园建筑。还没到门口,一名年轻的男管家快步迎出来。
      
      管家领着他们进入府邸内,因洛晗是客人,在主人的默许下,向洛晗介绍起建筑内部。
      
      洛晗边听着介绍,边平静地四下打量。这里应该算是联邦内的豪富之家了,府内府外是很豪华,不过和洛晗从小居住的帝国王宫相比还是差了些的。洛晗只是觉得这里的建筑式样不似平日里见到的联邦建筑,反而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
      
      管家介绍道:“世人只知道如今的国会大楼是两百年前光荣王朝的王宫,并不知晓,当年的王宫仅是国王会见朝臣的地方,那时王室住在更为舒适的行宫,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座庄园。”
      
      洛晗若有所思,原来,自己竟然来到了祖先的居所。
      
      两个年轻男子还是在后面不远处走着,浮夸男子低声笑着对朋友说:“檀晔,你今天是怎么了,从没见你这么凶狠地对一个女孩子,是什么新的泡妞技巧吗。”
      
      檀晔走着,不发一言。
      
      浮夸男子看着前面洛晗的背影,继续戏谑地笑着说:“我们平日接触的女子家庭出身都不一般,即便是她们第一次来到你府上,谁不是两眼放光,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而这女孩出身穷人家,竟然这么若无其事的,倒像是回了自己家。你说她是不是个傻的?”
      
      这时,一名侍者匆匆跑来,对浮夸男子道:“方才台里打电话来,说有急事找您。”
      
      “宣霖,你去忙吧。”檀晔淡然道,“今天谢了。”
      
      宣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拍拍他的肩:“对待女孩子,态度要好些。”嘱咐完后,和洛晗打了声招呼,就匆匆离开了。
      
      檀晔默默看着洛晗的背影,眼色阴沉深邃:画中的女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眼前?距离发现画像,已经过了近二十年,可是眼前的女子,为什么还是画中的青春模样?她是谁,是人,还是来自远古的鬼魅?
      
      走到一个房门前,在檀晔的示意下,管家行了礼后离开了。
      
      门开了,还没来得及看里面,只听到一个男子大声呵斥的声音。一名少女摔倒在地上,地面上散乱着画板和画具。
      
      “你在做什么!”看到眼前一幕,檀晔高声喝止。
      
      “做什么!我做什么你管得着么!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他目眦欲裂,指着地上的少女,咬牙切齿道,“都是因为她,妈妈一怒之下再也不回家了。这么多年,你还护着她,真把她当妹妹啦。你到底是不是我弟弟!”
      
      “这个家发生的所有事情,和露露无关,她是无辜的。”
      
      “无辜!哼!这个杂种!”
      
      “檀镜!你给我住口!”檀晔气愤得胸口上下起伏。听到那个极度恶意的称呼,洛晗也浑身一颤。檀晔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你要是再说一遍那个词,别怪我……”
      
      “怎么?你要到父亲面前去告状吗?”檀镜嘴角扬起不屑的笑意,“这么多年,父亲回来得极少,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她一眼,可见对她有多厌恶。你以为父亲会管她的死活么。”
      
      看着哥哥趾高气昂的蔑视,檀晔的眼神变得异常冰冷锋利起来:“你要是再这么不知收敛,别怪我到父亲面前,把你这些年在背后做的好事告诉他,看他会是什么反应。”
      
      “檀晔!你!”檀镜愤怒地握紧拳头,情绪失控中一把抓起地上的画具,狠狠往露露扔去。
      
      “小心!”正在不远处的洛晗冲过去,抱住露露,用自己的背替她挡住砸过来的画具。她回过头,狠狠地瞪向檀镜,可能因为眼神太过锋利,也可能是因为没想到这个女孩眼中会露出如此充满力量的目光,穷凶极恶的檀镜竟被震慑到,一时间呆站在原地。檀晔站在他之后,眼中也满是惊诧。
      
      檀镜停顿片刻,恶狠狠地哼了一声,瞪了一眼檀晔,冷冷道:“说的好像你自己有多干净一样。” 随即一摔门,速速走了。
      
      露露还是坐在地上,洛晗仍然抱着她。少女身躯瘫软,眼神涣散,万念俱灰的样子。洛晗想到之前宣霖说的话,那时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心快死了”。内心深处的一根神经受到触动,洛晗心里隐隐牵扯着痛。
      
      洛晗抬头望向站在门口的檀晔,与他四目相对。他的眼神不似之前的愤怒,也没有了冷漠,竟然充满着深深的悲凉。洛晗见他踌躇着站在那里,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想说什么呢?方才还一副傲慢的样子,而这一刻,身上的不堪全都暴露在一个刚认识的人面前,怎么开口,才能求她留下来教妹妹画画呢?
      
      回想到他下午诸多粗鲁无礼的举动,若现在好好为难他,让他放下自尊低声下气,也算是理所应当为自己出口气。可是……他的眼神,是那么落寞,那么悲伤……
      
      洛晗淡然一笑,轻叹口气,算了……谁叫自己向来是个容易心软的人。
      
      她转过身,温柔地对露露问道:“小妹妹,愿不愿意,让姐姐教你画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