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二十三章 扶植 ...

  •   
      “学生从家乡寄来了几只跑山鸡。我们昨天吃了,觉得味道特别好。”馆长在餐桌上慢条斯理地笑盈盈道,“唐议员就和我说着,上次吃了洛晗带来的那么好吃的桃子,这次也想拿好吃的来给你尝尝。”
      
      管家正领着几名侍者端了餐前汤从他们身后进门,一听到馆长如此说,立即不动声色地示意侍者们把准备好的鸡汤撤下去更换上别的菜肴。最近檀府招待贵客时都会奉上用近郊檀家山林里的山鸡熬制的餐前汤,味道清新鲜美,汤汁纯澈,色泽明丽如黄金,食用过的客人们都连连称赞从未喝过如此美味的鸡汤。
      
      唐议员和馆长都上了年纪,为了健康,周六上午两人常常在街区散步。今日本来只是想放下礼便走,却硬是被管家恭迎了进来。正好秦医生也在。檀晔便吩咐开席招待。想到两位慈祥老者步行许久为自己带来吃的,让洛晗感觉在异乡也受到了长辈的宠爱,令她感激不已。
      
      “本来只是想把东西拿到你家放下就走的,没想到这么客气。”
      
      “啊这……不是我家……”听馆长不小心把檀家说成了自己家,洛晗尴尬地解释道。
      
      “怎么不是。”檀晔笑着看了她一眼,礼貌地对客人说,“馆长说得不错。这里就是洛晗的家。”
      
      洛晗心里的一根弦突然被拨动了一下,脸瞬间红了起来,只能埋头喝茶。
      
      席间轻松说说笑笑,时间一会儿就过去了。秦医生下午有事,就先告辞。留下檀晔和唐议员在客厅,洛晗带馆长到花园里走走。
      
      边走边欣赏着,馆长似乎不经意地一说:“之前你说自己是檀府的侍者,本来还以为……今天一看,倒觉得你像是这府中的女主人。”
      
      洛晗的脸又突然涨得通红,支支吾吾道:“檀府很特别,这里的侍者都相处融洽,来去自在,把府上当自己的家一样。”
      
      馆长停下对洛晗的捉弄,看着她点头笑道:“是啊。从来没想到,这里竟会是这样的氛围。”
      
      园子里,花花草草经过精心的修剪,端庄又不失秀丽,在阳光下更是明艳动人。
      
      “对不起,利用了你。”
      
      洛晗吃惊地抬头看馆长的眼睛,方才她的声音突然变得肃穆起来。
      
      馆长沉定地望着洛晗,继续认真说道:“对于那些真正欣赏、想要爱护的人,我从不想装糊涂蒙混过关。而且,你又是那么聪明的人。”
      
      洛晗垂下眼眸,让陶宏约自己去家里作客,今日又来拜访回赠,若没有一点功利的私心在里面,是不可能的。不过,唐议员夫妇对年轻人的关怀爱护也确是真实无欺。洛晗知道檀晔本来就想找机会拉拢唐议员,如此说来,自己又何尝不是一样投入在了这场不堪的游戏中。
      
      “没关系。”洛晗微微一笑,“反正,我也想要唐议员赢。虽然……”
      
      虽然,既是檀晔设的局,他又怎会让入了棋局的唐议员赢得选举?自己在背后的推波助澜,是否只会让这对善良的夫妇陷入难以预测的困境?
      
      馆长温慈一笑:“爱一个人,的确想要努力帮他实现梦想。不过,脚下一步一步的路最终还是要靠他自己。世事无常,万事从来哪有这么容易。不管今后发生什么,我都会感谢你最初的好意。”
      
      * * *
      
      檀晔站在客厅外的阳台上俯瞰花园。看了一会远处洛晗与馆长走动说笑的身影,终于收回温柔的目光,转过身来,恢复了往日冰冷的神态。
      
      对于政坛老人,他从来都颇为不屑,觉得与他们多说一句不必要的话都是浪费时间。那些老头子成天摆着个脸,装模作样,一个个自以为为国为民劳苦功高、成就了了不起的功业的样子,到底是谁给他们这样的错觉和底气?如果岁月的自然累积就会赋予一些人功德名望,那么岁月实在是既懒惰又昏昧的。
      
      “不久后就是公布候选人的日子,我就不浪费时间了。”檀晔的眉眼中透着桀骜,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口气对唐议员冷淡道,“我有办法让你成为鸽派的候选。”
      
      “哼,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唐议员面带愠色,“你怎会如此好心?不过是想要离间鸽派,分解我们的力量罢了。”
      
      看着唐议员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檀晔嘴角露出不屑的笑意:“真该学学你的学生。相比之下,他比你真实多了。至少他知道,怎么和自己的虚伪好好相处。”
      
      檀晔的一番话像有种魔力,捶击着唐议员内心深处不敢面对的自己。耳边响起夫人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如果有欲望,不逃避,而是真实地去面对它,才是一个勇者的作为。”这么多年被媒体吹捧成“联邦的良心”,让他时不时飘飘然,但更多时候,是让他感到一个真实的自己被压得喘不过气,寸步难行。
      
      他深吸了一口气,严肃地望向檀晔:“那你如何让我相信,你是真心助我赢得选举?”
      
      檀晔轻笑一声,眼神却是肃然:“我当然不会让你赢得大选。但如果你连党内候选都拿不到,就更不可能有机会更往前一步了。这世上绝大多数的事情都有些赌的性质,让你得到候选,我自然有我想要达到的目的,也就是我愿入这场赌局。说不定到头来你赌赢了呢?要真有那时候,我也只好愿赌服输。”
      
      “条件呢?”
      
      “终于直率起来了?这样才好嘛。”檀晔看着唐议员,目光深不可测,“你最近一直有议案想要提出却被驳回吧。条件就是,你把那议案当众提出来。”
      
      “就这样?”唐议员吃惊道。这是哪门子的条件,这不本就是他一直都努力想要实现却未能实现的事情吗。
      
      “就这样。”檀晔淡然道,“你只管提出来。就算你们鸽派大部分议员反对,鹰派也会助你,让那议案得以通过。”
      
      * * *
      
      檀晔和洛晗一路把唐议员夫妇送出大门口,目送他们相伴的身影远去后,两人回过身在园中踱步。
      
      “谢谢你。”檀晔温柔谢道。之前几次通过陶宏邀约唐议员都没有成功,没想到洛晗这样看似平易的家常往来倒让事情实现得如此顺利。檀晔垂下眼眸,心思深沉,自从弓岛之行,洛晗表明心迹想要进入自己的世界,她真的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成长……抑或只是伪装的表象……
      
      洛晗应答得心不在焉。一路走着,一路思绪烦乱。看不破,看不破檀晔为什么要扶植一个那么有人望的对手,看不破他对自己日益滋长的温柔,那种温暖,难道是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的家的温度,几乎要让她的头脑麻木晕眩起来。
      
      “怎么?”似乎感受到她的心神不宁,檀晔笑道,“因为方才饭桌上的对话,心里有些不自在?”
      
      洛晗打散烦乱的心绪,停下脚步,抬眼认真看他。
      
      “你住在这里,这里当然是你的家。”檀晔定定望着她的眼,脸上还留着淡淡的笑容,“只要你还有利用的价值。”
      
      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碎了的声音,还来不及转换表情,洛晗只能努力把目光移到别处,用一种强装克制的低声缓缓说道:“你我对‘家’的理解,不一样。”
      
      洛晗独自先行离开了,春天的风温和有力,吹到心头却有一丝冷意。是啊,是自己说过,要进入他的世界实现自己的价值来换取所得。利用与被利用,赚取与被赚取,所有东西都有干脆利落的标价,这才是一切本应该有的样子。为什么竟然会忘了呢。该感谢他,替自己驱散了蒙惑的虚暖,让头脑恢复清醒。
      
      洛晗已经走远,檀晔闭上疲惫的双眼,于风中久久站在原地。刚刚不该那样试她。分明看到她瞬间僵持的脸色、还有眼角一闪而过的泪光。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已经受不了见她伤心的样子,即便心里清楚那可能都只是她卓越的演技,他也不愿再去尝试了。
      
      * * *
      
      百花窗前春意闹,暗地里却是战鼓声声越来越近的脚步。再过一日,明天就是双方总统候选人公布的日子。
      
      原靖宇凝视着窗外的整个首都美景,放下手中的咖啡,终于回过头。
      
      “这些日子辛苦了。就看明天了。”
      
      诸宁点点头。他很清楚,明天只是一场战役的开始。他的传媒已经准备好,明日一早的大街小巷将会铺天盖地充斥着现任总统的丑闻。
      
      方才原靖宇陶醉在良辰美景的时候,诸宁遍览了摊在桌上的各种文件,那是一份份日期一样版本却不同的新闻报道。
      
      诸宁皱着眉头,话里却难掩激赏:“真是一丝不苟的作品。”
      
      “作品?”原靖宇冷笑道,“是一封封战书。”
      
      为了鹰派能打响明日第一战,宣氏一族煞费苦心。既然不确定鸽派最终的候选人选,便搜集了所有重要鸽派议员的丑闻,提前制作了不同的版本。明日,鹰派所有的传媒系统都一改往常的运作,延迟首发时间,全员待机,等正式候选人姓名一公布,所有新闻报道都会发布那个人的丑闻。
      
      要备下这样一张万无一失的大网,难以想象要浪费多少人力财力物力。
      
      “不愧是老派宣家,实力雄厚,也肯花血本。我可没这么大的魄力和财力。”诸宁摇头低声笑道。
      
      “这么做,也只是出于愚蠢和无奈。”原靖宇不屑道。
      
      “看了一下,这里并没有卢议员和唐议员的版本。”
      
      原靖宇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卢议员到底从前任过联邦大学校长,想必鹰派绞尽脑汁也抓不到他的把柄。”卢议员是目前鸽派的党首,一直以来对自己俯首贴耳,是个十分好用的棋子,而且他的资历也容易宣传。
      
      正在此时,有人不顾门外侍者的阻拦,急冲冲地进到客厅里来。这是一名老者,发丝散乱,看神色像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什么事情让卢议员……”
      
      “我要退出,让我退出!”卢议员打断原靖宇,慌张说道。
      
      原靖宇冷冷地看着他:“不是之前畅想得好好的吗,再过不久,就能见证历史上第一名鸽派总统的诞生,有什么还比留名青史更有吸引力吗?”
      
      “我不求什么留名青史,只求留得一条性命,只求不要身败名裂!”卢议员越发激动起来,全然没了学者模样,“求求你,让我退出,不然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怕什么!没犯什么事,谁敢拿你怎么样!就算做了什么……”
      
      看着面前老者仍旧心悸颤抖的样子,原靖宇停下说服,鄙夷又不耐烦地挥挥手,让侍者把他送了出去。
      
      他提起电话,听取了一些情报。放下电话后,脸色阴沉愤怒,咬着牙:“四叔……”
      
      诸宁默默注视着他的神色,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联邦警察署总长是檀家人,背后网罗各界名流的把柄,手里又握有执法的权杖。他们出面威胁,轻则一世声名毁于一旦,重则是牢狱甚至是血光之灾,难怪即便是久经官场的老人也免不了惧怕。
      
      “学者不好好做学问,偏要对女学生们下手。”原靖宇心中对卢议员的鄙夷厌恶到达了顶点。
      
      诸宁垂下眼眸,现在只有唐议员没有被对方抓住的把柄。可是原靖宇一直视其为不听凭控制的绊脚石,不到万不得已,应该不会选他做候选。他再一次拿起桌上的文件,一张张端详挑选起来:“政坛上谁还没有些丑闻呢。丑闻虽然不利,只要再花些时间和力气,也不是没有消解的办法。再选一个吧……”
      
      “不用在那里面选了。”
      
      诸宁抬眼吃惊地看着原靖宇。
      
      “你以为我怎么会那么轻易拿到鹰派计划发布的消息。”原靖宇目露寒光,“只有可能是我那表兄故意让我知道的。所以我说,这是战书。”
      
      “他故意这么做是想让你选唐议员?”诸宁不禁轻笑出来,摇头道,“不可能。唐议员不论从气质、资历还是社会影响都颇有竞争力。那檀晔可真会为自己挑对手。若不是他太蠢……怕是在使诈。”
      
      “不过是请君入瓮的把戏。他想逼我选一个他认为肯定会败选的人,还想让那个人陪我玩一阵子。”
      
      “玩?”
      
      原靖宇眯起眼,表兄,你是以为,我不敢和你玩这场游戏吗。
      
      “就这么定了。便宜了那唐老头。”原靖宇抬手看表,抬眉道,“都这时候了,再不出发快来不及了。今晚的拍卖酒会,方遥好像有看上的拍品,什么前朝贵族的瓷壶……她什么时候对那些老古董感兴趣了?”
      
      诸宁眼中闪过一丝难以言说的光,低头不语。
      
      原靖宇站起身,边整饬衣着,边对诸宁问道:“你不去吗?”
      
      诸宁仍旧端坐在原处,脸上带着婉拒的神情。
      
      “对哦,”原靖宇恍然一笑,“明天的准备还有很多事要忙吧?候选人突然更换,工作量更大了吧。忙得过来吗?”
      
      “没问题。一些重要议员的宣传资料,包括唐议员的,作为应急之需一直备着,更换也不会花太多功夫。我去安排一下。关键是,确保明天对现任总统的打击力度。”
      
      原靖宇欣赏地点点头:“不愧是诸兄。那我先走了。”
      
      诸宁回到住处,独自一人神色泰然地望着窗外的夕阳,似乎并没有要忙碌起来的迹象。一个电话打来,他淡然回复道:“按原计划报道。”
      
      待最后一抹斜阳褪去,楼下高墙内的一大片土地也失去了颜色。
      
      诸宁凝视着楼底下的黑暗,那黑暗仿佛蔓延开来,笼罩了他的眼:你果然了解他们,那时我还半信半疑……幸好听了你的,明日的报道内容,本来就准备了唐议员的。
      
      * * *
      
      春日的夕照,还没有摆脱冷意。
      
      泽睿一个人坐在空荡的办公室里,正要低头看时间,曹玉冲了进来,狠狠关上门,一脸怒不可遏的神情:“明天就是候选公布日了,怎么一直不见有媒体爆出总统的丑闻!这些天檀晔每日都去总统府议事,这里却冷清得像冰窖一样!你还有闲心在这里一派胸有成竹的样子,不会是在诓我吧!”
      
      泽睿还是一副沉稳的样子,抬起头来定定地望向曹玉:“不要急。我有办法让你父亲赢。只是,需要你的一样东西,对你来说,十分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你的骄傲。”
      
      曹玉双眼一怔,随即冷笑道:“你是在耍什么把戏吧?别忘了,若你不能……”
      
      “既然你不相信,”泽睿冷漠打断道,“只好让他自己来跟你说。”
      
      未及曹玉作出反应,泽睿对着门外高声道:“进来吧。”
      
      门打开了。曹玉望着门外的身影,震惊地瞪大了双眼:“你怎么会在这里……”
      
      檀晔走进,嘴角带着笑,与泽睿四目相对。一束残阳微弱地斜照进来,同时映出两个俊朗的脸庞。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