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自助银行 ...

  •   付染回头的时候,宋尘正两手插着裤兜,踩着双草编拖鞋,从下头矮坡沿着条山涧踱步向她走来。悠闲又散漫。
      
      拉近的距离中,山风吹得人尤其惬意。
      
      “宋老板怎么也出来了?”由于宋尘体型实在高大,付染一米七的个子在他身前仍然显得娇小,要对上他视线,她需得略略抬眸。
      
      紧跟着,她无奈地看一眼依旧抓着她手腕的愤怒老太,同他解释说:“我不知道这是她老人家的鸡。这样吧,你让她开个价,我买总行了吧。”
      
      生平第一次被当贼,女演员付染觉得丢面,再次想疯狂砸钱。
      
      但宋尘不得不提醒她一句:“你好像忘了,你身无分文。”
      
      “……”耗时一秒,付染被事实无情地击败。确实,管她账户上存款位数再多,此刻也买不来一只黄毛鸡啊。
      
      林间一瞬陷入寂静。
      
      直到老太再度开口,对着宋尘简单比划几下,意外地缓和了声色。付染不由得好奇,忙向宋尘问话:“她又说什么了?”
      
      宋尘牌翻译机:“她说你要鸡也行,得拿这菜篮子换。”已而,他的目光轻轻落在付染怀中。
      
      付染大惊,抱着托特的手用力一紧:“不行!我这包很贵的,驴牌经典老花,够换她几百只鸡了都!什么?还菜篮,路易威登她知道吗,那是拿来装菜的吗!”
      
      宋尘挑眉:“你好像忘了,你已经拿来装鸡了。”
      
      “……对哦。”啪一声,一颗玻璃心破碎的声音。
      
      付染终是无言以对,心一横,颤歪歪挤出二字:“拿、去。”哎,可怜她命苦的包包,一起出来,却没能一起回去。
      
      一家人再也不整整齐齐。
      
      ……不过付染这样悲伤的情绪,也只持续到晚餐之前。到了夜里,在尝过宋尘一道小鸡顿蘑菇后,付染再记不起她拥有过一个老花托特。
      
      “嗝,好饱~”
      
      不大的餐厅一角,付染放下碗筷时,已经往胃里塞完两大碗米饭。且信奉着“寄人篱下,溜须拍马”的守则,她又特意给左手边的宋尘倒了杯茶水:“我看凭宋老板的厨艺,去考个高级证书完全不在话下。”
      
      说着,付染兀自笑得跟朵花一样。而宋尘似是懒得理她,接过茶水喝一口,什么也没说,起身去了后院。
      
      付染也不恼,转头看向正在收拾桌上碗筷的阿立:“阿立,怎么就咱仨吃饭,别的客人呢?”说来在旅店呆了一下午,她还没见着除她以外的第二个房客。
      
      接着,阿立的回答差点惊掉她下巴:“我们这儿不是景区,很难有客人的。”言外之意,付染目前是旅店唯一的入住者。
      
      要知道她还是开错路,误打误撞才过来的……
      
      如是想着,付染震惊不已,并开始替宋尘担忧起他的财政状况:“这么冷清,那你老板开店图个啥?一年到头能赚到几块钱?”
      
      可惜,阿立最后并没有给付染一个答案。
      
      “姐姐,老板不喜欢我跟人说这些。”为难地皱了皱眉,阿立瞥一眼外头的高大身影,还是乖乖洗碗去了。
      
      付染随即也偏过头,看向餐厅与后院之间所隔的大片玻璃幕墙。
      
      那幕墙上既反射着室内的黄色灯光,又融入院里草木树影,是专属于山林最静谧的夜景。且夜景中,有一人正慵懒地迈步而来。
      
      是宋尘提着双跟他脚上同款,浅口式的草编拖鞋,重回了餐厅。
      
      不过付染仔细看了看,也有不同之处,那鞋尺码明显小些,脚踝处还细心织了条系带……等等,这鞋不会是给她的?难道之前宋尘在院子里忙活着编稻杆就是为了给她做鞋?
      
      心里疑惑着,慢慢地,果然宋尘离她又近了几分,一手插裤兜,一手将那草鞋递到她身前。
      
      即便是这个时候,他依旧沉默着。没什么话说,只维持手臂伸在半空的动作。
      
      付染受宠若惊,忙接过鞋坐到木方凳上试穿起来,别说,还真挺合脚又舒适。完全消除了以前她对草鞋这种廉价手工鞋的偏见。
      
      原来只要编得好,一点都不觉得毛糙。
      
      愉快地把自己那双烂掉的小羊皮踢到一边,付染精致的素颜写满了高兴二字。而后抬头,视线在空中对接,她还顿然发现宋尘其实长了双很深情的眼睛。内舒外展的,连个双眼皮褶子瞧着都是温柔。
      
      只里头眸子总是凉凉,兜着无尽的疏离。
      
      偏付染是个不怕冷的,有事没事都一头热上去:“宋老板这么全能,我看就应该去申请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好好把你保护起来。”什么玩笑话,也信手拈来。
      
      宋尘略低眸,就瞧见她像是得了什么不得了的乐子,两颊都笑得染了片粉色。如若桃花灼灼。
      
      恰巧这会儿在厨房洗完碗的阿立打餐厅经过,好奇地向二人问了问:“什么保护?”
      
      “没什么。”付染笑意更甚,顺势截住阿立,豪气地一挥手,“阿立,把这鞋也给我记账上。”挥完手,整个人又靠近他耳侧低语,“你家老板这手真巧。”
      
      阿立点头,也注意到付染脚上漂亮秀气的草鞋,称赞道:“那是当然,就连姐姐你下午在院子里趟过的那把躺椅,也是老板跑山里砍竹子回来做的。”
      
      “哇,厉害厉害。”
      
      眼睛睁得老大,付染对宋尘的钦佩溢于言表。就这么和阿立你一言我一句地聊嗨了。直到后边犯困打个呵欠,才发现宋尘早就没了身影。
      
      啧,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倏尔,付染心里生出了一丝好奇。但转眼一想,好奇害死猫,何况她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一切都将回到正轨。
      
      她还好奇他做什么呢。
      
      *
      付染床头有两扇小窗,太阳一升起,在棉被上洒下金色光辉。
      
      在光辉中睁眼,付染觉得温暖,往被子里缩了缩脑袋,鼻尖萦绕的皂角清香更加芳浓。完全不同于帝都的快节奏生活,这里的一切都平和而安宁。
      
      山中昼夜温差大,但付染昨晚睡得很好。整个人裹着厚厚的棉被,前所未有地感觉踏实。洗漱后,她素面朝天,披着块米色的羊绒毛毯下楼,看见宋尘正在厨房准备早餐,阿立呢就站边上打打下手,切个葱花。
      
      付染琢磨着这两人都睡在一楼,应该是方便打理旅店事宜。尽管他俩的上班状态跟下岗失业相差无几。
      
      反正旅店也没什么客人,她以为还不如直接把这两人一块儿打包了,送去老年人活动中心,反倒来得更好。
      
      “吃完面就出发。”
      
      餐桌上,宋尘将一碗鸡蛋青菜面推到付染跟前。
      
      那面色香味俱全,付染食欲大涨,三下五除二就将其消灭,连口汤都未剩下。最后眉眼弯弯擦了嘴,又捧起旁边宋尘给她倒的一杯茶。
      
      “怎么了?”察觉付染一直盯着茶看却又不喝,宋尘淡淡开口。
      
      付染反问:“这什么茶?”
      
      “本地的油茶。”
      
      “不得了不得了,它居然集齐了我最讨厌吃的三种东西。”
      
      芝麻、花生和黄豆。
      
      亮白的小瓷碗里,这三种东西厚厚一叠铺在淡黄的茶水上,付染一看就觉得人生黑暗。不过她话一说完,那茶已经到了宋尘手里。且他又拿了个银匙,面无表情地将那些芝麻花生黄豆通通舀了出去。
      
      最后那油茶终于失去尊严,变得光秃秃的。
      
      付染乐呵呵一饮而尽,而后趁宋尘去对面杂物间的空当,拉过一边还在嗞溜嗞溜吸面的阿立笑问:“阿立呐,你家老板平日里是不是对房客都这么贴心?”
      
      话音一落,她自个儿又想当然起来:“也是,反正客少嘛,肯定得贴心点。”自顾自点点头,她丢下瓷碗,准备起身。
      
      但就是这瞬,她听见一句:“不是的。”
      
      阿立认真回想了下,正色说:“以前有个女房客也说不喜欢豆子,但老板就没给她弄过。”
      
      “哦。”
      
      付染觉得意外,轻轻应一声。
      
      与此同时,宋尘也从杂物间出来了,直挺的身形在廊道上伫立:“走吧。”
      
      他修长的臂膀揽着个黑色头盔,付染快步过去,正想问些什么,那头盔就已递到她手里。
      
      宋尘随即解释:“你那车有点问题,要修的话还得买些东西,先坐摩托车下山。”
      
      “摩托车?”
      
      付染闻言,晶亮的眼眸顿时就要放光。印象中,她好像还怎么坐过摩托车。连以前拍电视剧都没遇上要坐摩托车的场景。
      
      故而眼下捧着个硬梆梆的头盔,付染心里一股激动直往上窜。而且到了旅店外头泥巴路上,欣赏完宋尘握住车把长腿一跨的飒爽身姿,她内心连连暗叹,这简直就是公路电影里的硬汉男主。
      
      紧跟着,事实证明,宋尘的车技也非常好。盘旋而下、蜿蜒陡峭的山路在他的驱车下也变得如履平地。黑色的重型机车,平稳适中的速度。付染耳畔,排气管的轰隆隆声响掺杂着呼啸山风,宛若一首最动听的合奏。
      
      她身后,绿树在疯狂远去,蓝天白云却一成不变。大山的一切显得雄浑壮阔,每一幕都胜过她以往拍戏任何一个取景。
      
      久久的震撼中,付染只觉心满意足。
      
      且某瞬,前头一声“抓紧”极富磁性,她从善如流,细白的藕臂紧紧圈住男人精壮的腰身。男人亚麻料长袖衫很快在肌肤表层产生粗糙触感。一路上,付染手臂会觉得有点痒,心情却好到爆棚。
      
      ……直到三小时后抵达镇区,她突然在自助银行内暴风哭泣。
      
      本来下山,还打算取了钱大买特买,让宋尘见识下什么叫富婆出征,寸草不生。结果万万没料到,她的银行卡,被冻结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