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躺成咸鱼 ...

  •   付染住的房间在旅店二楼,大小约莫十五平米。
      
      房间墙壁粉刷得洁净平整,是纯粹的白色。靠窗处,放一张一米五的单人床,铺纯棉织物,闻得到皂角清香。床前,铺小块方形地毯,纹样繁复,色彩浓郁,看着像是当地人文特色。除此外,房间还有个小阳台。站在阳台,后院的草坪与花木能一览无余。
      
      总的来说,特殊情况下,付染对这房间还算满意。
      
      只是此时此刻,尽管开了窗,付染仍旧觉得房里的空气有些凝固。因为待她亮明身份后,她瞧见宋尘居然没有一点反应,俊朗的五官拼不出任何情绪。
      
      “怎么,你不信?”
      
      挑挑眉,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像个诈骗犯,付染决定好好同宋尘解释一下。可她环顾一圈,发现少了点什么,就问他:“你这儿电视呢?打开看看,我现在有个大热的古装剧正在播出。”
      
      还站在门边的宋尘眉眼淡淡:“没有电视。”
      
      “……好吧。”毕竟山沟沟嘛,还是高原地区最偏远的那种沟,信号接收不到,可以理解的。
      
      付染点点头,又伸手从热裤的屁兜里掏出手机:“WiFi密码多少,我连网给你看看我微博粉丝数,友情提示,此群体过于庞大,你别太惊讶。”
      
      然后宋尘:“没有WiFi。”
      
      “……”
      
      手机屏幕上,粉白的指尖一顿。付染蓦地想起刚才经过旅店柜台,确实连电脑都没看见一台。阿立给她登记入住都是摸着本厚册子写写画画,还说房钱只收现金,偏她一毛的现金都没有……好吧,毕竟最偏远的沟嘛,扯根网线多困难,可以理解的。
      
      理解到付染毅然决然看向宋尘:“明天我还是下山,去镇里凑合一晚。”说完,她咧嘴一笑,试图掩饰自己内心的嫌弃。
      
      可是,当她发现宋尘只那么轻飘飘瞥了她一眼,她就感觉他已经将她看穿。
      
      彼时付染如墨瞳仁里,倒映着宋尘极为清冷的身影。他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声色总是无澜:“随便你。”
      
      也是,像这样能十年如一日住在深山里的男人,肯定淡漠得很。付染撇撇嘴,不以为意。直到下一秒,阿立一脸笑意地从宋尘身后冒了出来。
      
      “姐姐,老板他本来就打算明天带你去镇上医院拍个片。”而且阿立手里还提着个26寸的大绿皮箱,“还有,姐姐你车就停在外头,之前老板喊人拖上来的。对了,老板他修车也是一把好手。”
      
      “太好了!”吐槽一瞬变为感动,付染眉开眼笑地从阿立手里接过箱子,再看向门边颀长身形时,模样都变得谄媚,“宋老板不仅人长得帅,心也这么好。”
      
      可唇角还没上扬多久,箱子拉链拉开后,手里一大团绵软让付染脑子一懵。
      
      棉被?
      
      就连旁边阿立也看不下去,蹲地上朝付染发出疑问:“姐姐,你出来旅游,行李就带条被子?”
      
      付染无奈,抬头向宋尘猛地抛出个水灵灵的媚眼:“宋老板,就你身上这白T恤和黑裤衩,能不能也给我各来一条?”
      
      ……是的,付染这才又想起她拿错箱子这事。不是色盲,完全是出门那会儿太赶,家里箱子又多,她一急,就搞错了。前几天路上住大酒店还能有物品将就着用,现在却是要啥没啥。
      
      好在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宋尘倒底应了话:“你伤口不能碰水,先别洗澡,简单擦擦,等下到后院上药。”
      
      只是在他转身去找衣服那刻,付染清清楚楚捕捉到他眼角一丝笑意。那笑意,不是宠爱,也不是欢喜。付染知道,是嫌弃和鄙夷!
      
      “阿立,你待会儿就单独给我弄个册子,什么衣食住行的费用通通记下来。等我明天去镇上取了现金,双倍还给你老板!”沾着泥的小腮帮子一下变得气鼓鼓,骄傲的当红女演员付染,觉得生平第一次受辱。
      
      只想疯狂砸钱,修补自尊。
      
      呆头呆脑的阿立有些无措,起身后,头如捣蒜。
      
      *
      旅店后院不算大 ,筑着两米高围墙。
      
      围墙墙沿种植绿树和爬藤,如同密不透风的绿幕将小院紧紧裹住,提供了极好的私密性。其中有些树上还会挂油灯和风铃,古早而又显得浪漫。
      
      下午时分,付染清理完自己来到后院,就瞧见宋尘提了个矮木凳坐在一棵茂盛的槐树下,手里抓着把稻杆左编右织,复杂的手法简直堪比古人弹琵琶,轻拢慢捻抹复挑,好像下一秒还能编出朵花来。
      
      说到花,眼下正值六月,他脚边一丛杜鹃开得正艳,红的粉的杂糅一团,彰显着活力盛夏。付染眯眯眼,搬起台阶边上一个竹木躺椅,也跨入了那方岁月静好:“宋老板,药箱呢?”
      
      听见声,宋尘停下手中动作,一抬眼,终于看见了个干净人。此时付染脸上和身上的污泥已全被擦掉,细瘦的四肢落在柔和的光里,洁白赛玉。
      
      但这样一来,她身上东一块西一块的淤青和红痕反倒被衬得更触目惊心……滚了滚喉结,宋尘没有说话,静默地从板凳后面拎出药箱递给付染。
      
      付染接过药箱,说了句谢谢,就往躺椅上一趟。再瞥一眼宋尘,他又继续开始了他的编织大业。
      
      她觉得无趣,自顾自从药箱里翻出碘伏给伤口消毒,然后时不时发出“啊啊啊好痛”杀猪一般的惨叫。
      
      “我来吧。”过去三分钟,大概是为了保护自己耳膜,宋尘终于出手了。目光掠过付染身上又被碘伏弄脏了好几处的白T恤,他倏忽觉得头疼,“你呆着别动。”
      
      顿沉的嗓音,付染听出其中的警告意味,也只好躺成条咸鱼任宋尘服侍了。毕竟她这朵富贵花,向来娇生惯养。
      
      不过付染是舒服了,宋尘却不大好过。
      
      从手腕到手肘,从脚踝到膝盖,沾着碘伏的棉签柔柔划过每一处肌肤伤口,白皙裹着鲜红,美丽而又残破。此间过程,他的呼吸一直都有些急促,内心也莫名地燥热。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眼神一移,又看见付染踢掉她已经裂底的皮鞋,露出小脚丫来。泡着日光浴,十个圆润的脚趾头白皙中透着点粉,尤显可爱。
      
      一息间,宋尘丢了药膏抓着稻杆就起身要走,略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但旋即“咕”地一声入耳,他又陡然停住了脚步。
      
      回过头,视线里付染明眸皓齿,笑意盈盈:“宋老板,不好意思啊,我肚子饿了。逃命的可怜人顾不上吃午饭。”
      
      ……说来付染的确是饿惨了,大概逃命太耗力耗神,以前进组拍戏前减肥她都没觉得这么饿。
      
      一双桃花眼冲着宋尘眨啊眨的,付染开始疯狂进行暗示。
      
      宋尘微不可察地叹口气:“炒面还是炒饭?”
      
      “我想想。”细长的睫毛扇了扇,付染很快做了选择,“炒肉吧。”
      
      宋尘眼角一抽。
      
      他终是失去了所有耐性,冷笑一声:“好,那就炒面。”说完再不多看付染一眼,直接转身走人。
      
      ……后头付染等餐期间闲逛到前院,出了篱笆遇上阿立在给绿植浇水,就忍不住同他抱怨了一通:“你家老板真小气,我要吃肉都不给。”
      
      瞧这翻脸不认人的架势,阿立一急,忙关了手中水管阀门,解释说:“不是老板小气,是最近实在没肉,村里供货有点问题。”
      
      付染随即抓到重点:“村里?这儿有村?”
      
      “嗯,在旅店下面一点,挨着个湖,我就是村里的人。”
      
      “哦,那你老板呢?他也是?”
      
      “老板啊,不算吧,虽然说他在这里出生,但……”阿立话未说完,只见身前人影一晃,付染不见了。
      
      “啊啊啊好大的胆子!”顺着石阶飞奔,付染已经冲到门外。原是先前谈话的空当,她猝不及防看到只不知打哪儿来的家养黄毛鸡从天而降,落在她那辆保时捷的引擎盖上拉了坨屎。拉完后还打几声鸣,抖抖大红色鸡冠,雄赳赳气昂昂又飞走了。
      
      “岂有此理。”
      
      是可忍熟不可忍,付染气恼极了,打开车门拿出个托特大包,清空里头东西,再回头望一眼出来看情况的阿立,狠厉一笑:“阿立你等着,咱们今晚有肉吃了。”
      
      “啊?”状况外的阿立挠挠头,接着又看到付染人影一晃。
      
      没错,付染拎着她的包捉鸡去了。
      
      一路追杀至林间一块巨石之下,好不容易等那黄毛鸡安静下来在地上啄虫,付染开始暗中步步紧逼。尽管她以前没什么捉鸡的经验,但眼下一个大托特在手,她很有信心,打算趁敌鸡不备,一举将它罩住。
      
      随即,事实证明这办法很是管用。
      
      付染终是捉住了那黄毛鸡,这会儿捏紧包包边沿,盯着里头仍在扑哧着翅膀来回挣扎的晚餐,她目光得意又阴沉:“哼哼,地狱无门你偏来投。”
      
      但还没得意完,旁边突然蹦出来个花甲老太,凶神恶煞地抓着她手臂一顿叽里呱啦。
      
      ……又是一个字都听不懂的方言。
      
      没办法,付染只能暗自揣测起这老太,倒底是在说见者有份,也要分一杯羹呢还是义正言辞,在谴责她虐待动物?
      
      正脑子犯晕之际,身后传来个熟悉的声音,大方为她解惑。
      
      “她说你,偷鸡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