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接连打击 ...

  •   洛寒天的话说完,白凝婉就愣住了,脑海里慢慢浮现起昨晚上的点点滴滴,她的手心里不住地冒着冷汗。
      “离家出走了,怎么可能。”白凝婉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是真的,他日常用的东西都没了,只留下了一封信。”
      
      “只留下一封信,那信上写了什么?”白凝婉很是焦虑。
      
      “信上说,他要北上读军校,这次定亲要取消掉,他将来会找到自己真心所爱之人。今早,江夫人得知信的内容,当场就晕了过去。”洛寒天一字一句地说。
      白凝婉手有些发抖,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跟她预想的完全不一样。江怀远的心里如果真的有她,就应该有担当一些,告诉爹娘,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另有其人,然后在请求他们的原谅,最后亲自退亲,赔礼道歉。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直接一走了之,让自己的父母担忧,让整个家族蒙羞。
      
      “我知道江怀远走的哪条路,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可以和他一起北上,等事情平息之后,在回来。”洛寒天给出建议。
      
      “我不可能去找他的。”白凝婉现在无比自责,她本以为江怀远如果也喜欢自己,就会向父母告知此事,他们一同面对,如果他不喜欢自己,可以装作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江怀远是这样没有担当,没有勇气之人,竟然选择一走了了,如果知道他走如此下策,她是绝对不会闹昨晚上那一出的,弄得整个江府,上下一片混乱,舅母还晕倒了,她简直想扇自己几个大耳光。
      
      “你真的不去?这些错过,下次不知道,你们何时才能在见面了。”洛寒天虽然不希望她去,但是又不希望她后悔一辈子。
      
      “我说了,不去。你赶紧帮我想想,现在能做些什么,让我舅舅,舅母不在这么难过。”白凝婉最终还是拒绝了洛寒天的提议。
      
      洛寒天听到她说不去,原本焦躁不安心终于又平静了下来,他赶紧去和顾叔商量了一下,最后洛寒天通过电报,告知了白老爷,白老爷凭借自己的势力,帮忙在福州联系了另一门更好的亲事。如今谢思晴被退亲了,估计在齐南、齐阳嫁人,会被夫家欺负,索性嫁到外地去吧。
      
      谢家夫妇在江家呆了几天,起先很生气,但是后来有白家帮忙,撮合了谢家与福州一户商人独子的亲事,又给了丰厚的补偿,终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舅舅,舅母对白凝婉感谢地不行,但白凝婉却无比心虚,好在自己闯的祸事,终于解决掉了。
      
      回白家的路上,白凝婉终于清醒了,对表哥的爱也转变成——深深的愧疚,她本不该闹这一出的,这样表哥也不会离家出走,看来,白凝婉心中对表哥的愧疚,怕是永远都不能洗去了。
      
      不过,她似乎也明白了,江怀远并非她的良配,她需要的,是可以和她比肩之人,他们不仅相互喜欢,还要不离不弃,更加能携手度过难关。白凝婉期待着,未来遇见更好之人。想清楚这些,白凝婉心里也舒服了许多。
      
      回到白家,院子里竟有一女人在走动,看那身段,是唱戏的戏子无疑了,不过白凝婉此刻没有心情理会她,便直接无视她走了过去。
      
      “站住,谁家的小孩,没有娘教的吗?见到长辈竟不知问候!”那女人一副主人家的样子,上前教训白凝婉。
      
      白凝婉一听这话,气急了,想上前去和她理论,洛寒天对她这大小姐的性格,早已见怪不怪,不过这是在白家,也出不了什么事情,便径直回房了。
      
      结果还未等白凝婉上前,张鑫就过来,一把拦住了她:“你毛手毛脚的,可别上去闹,她现在可怀有身孕,是老爷特地带回来的,要是你让她出了什么差错,老爷可真那样饶不了你。”张鑫说着,将白凝婉拉回了房间。
      
      张鑫是白凝婉回白家前最好的哥哥,白凝婉是6岁才回的白家,她一出生,就被白家不小心弄丢了,被养父母收养,但普通人家,毕竟家境贫寒,养父母有了亲生儿子后,养不起她了,只得把她卖进了戏园子学唱戏。
      
      而张鑫是她的邻居,比她大三岁,从她记事起,张鑫就一直陪伴她,她被卖进戏园子里,张鑫也隔三叉五地去找她,给她买点心吃。她会白家之后,他们依然保持联系,去年,张鑫唯一的亲人,张爷爷去世,白凝婉便把他叫来了白家,边读书,边做事。
      
      所以张鑫说的话,一定是为她好,这点,白凝婉从未质疑。
      
      白凝婉听完张鑫的话,心中大惊。“什么叫做老爷带回来的?”六年来,爹爹不顾白家族老们的规劝,始终不肯续弦,如今白家只有她一个,因此所有人都默认,她今后会继承白家的一切。
      
      也正是因此这点,白凝婉才得以在清运县,为所欲为,横行霸道。毕竟这里所有的人都要仰仗白家,而她是白家唯一的孩子,白家未来唯一的继承人,人们自然会放纵她的胡闹。
      
      想到这,白凝婉有些慌了,“你快去打听清楚,她到底是谁,快去啊。”张鑫去了,白凝婉在屋子里焦躁不安。
      
      张鑫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没过一会儿,他就跌跌撞撞地跑回来了。
      
      “你还别说,她真的是老爷亲自带回来,据说原来是江南那边的唱戏小娘子,名叫唐如蕙,长的吧,确实有几分姿色,是戏班子里的台柱子。今早顾管家送来的,她怀有身孕,顾管家还嘱咐大家,一定要好好照顾她,那看来,这孩子十有□□就是老爷的。”
      
      “哎,你说,她要是生下的是男孩,是不是就是白家未来的少主了呀?”张鑫边喝茶边调侃道。
      
      白凝婉气急败坏,直接将杯子连带着热茶,一起砸向他,还好他躲得快,不然烫他一身。
      
      “ 你给我闭嘴。”白凝婉生气的说道。
      
      “ 别啊,我给你分析分析”张鑫才不理会她,他一本正经的开始分析:
      
      “她的身份嘛,就是一个戏子。她唯一的资本就是怀孕,倘若她生了个女孩,那她的地位在白府也就那样吧,估计不会把你比下去的。但倘若她生下了儿子,那可不不得了,母凭子贵啊,说不定那女人可就混上白家夫人了。”张鑫越说越夸张了。
      
      白凝婉的拳头早已紧紧握住,“你别说了。”
      
      “没事,虽然你多了一个后娘,但是你还是姓白,大不了以后收敛一些吧。”张鑫假装安慰她。
      
      “她敢,她要是敢用后娘的身份来管教我,我就给她点颜色看看”白凝婉自来到白家起,就没人敢教训过她,除了她爹爹。
      
      “那就让她生不下孩子,怎么样?”张鑫回头看白凝婉,眼中露出了一丝阴鸷,没了刚刚的玩世不恭。
      
      “你什么意思?”白凝婉疑惑不解。
      
      “意思很简单,就是使些小手段,让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生不下来。至于使什么手段嘛,那就是我的事了,别忘了,我家之前是干什么的。”张鑫云淡风轻,继续说下去。“只要你同意,我保证能把你的这个危机解除。”
      
      听他说完,白凝婉心中的一股怒气得到了释放,张家祖上行医,到他爷爷那里,药房虽没了,但医术却世代相传,不曾断过,张鑫虽不喜欢医术,却也被爷爷从□□迫,继承家里的东西。
      
      可是这样做真的好吗?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如果被发现,她就是杀人犯了,白凝婉有些犹豫不决。
      
      张鑫似乎看出了她的忧虑,继续说到,“别担心,这件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很多人怀孕时,不小心跌了一跤,或者吃错了东西,孩子一样没了。”
      
      对于张鑫,让白凝婉紧张的心情有了一丝松懈,张鑫她从来是相信的,毕竟他们是一块长大的,两人在小的时候,还一起干过不少偷鸡摸狗的杂碎事情,但是这样谋害人的事情,还是头一遭。
      
      白凝婉还是下不定决心,“我……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我我我我啦,你放心,这事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和你没有半点关系”张鑫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
      第二日,张鑫一大早来到白凝婉屋里,暗示她,他准备行动了,白凝婉依旧保持沉默,但其实心中却有一丝雀跃,因为一旦孩子没了,那唐如蕙就没有任何威胁了。
      
      张鑫没有丝毫犹豫,他从丫头那里得知,顾管家命人给她每日熬些补药,于是他把厨房的人去拿柴火的间隙,就将药下好了,他估摸着吃过早饭,消食一个时辰后,唐如蕙就会将汤药喝了。
      
      张鑫做完一切,来给白凝婉报了个信,还有半个时辰,唐如蕙就会将汤药喝了。时间很算短,但对于白凝婉来说,很是漫长,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丝毫得不到平静,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忽然间,白凝婉强烈地意识到,这是杀人啊,这样恐惧感让她感到一阵心慌,万一事情败露了,那他们就是杀人犯了,倘若唐如蕙追究起来,是要坐牢的,即使爹爹能保住她,但绝不会饶恕张鑫。想到这,白凝婉感觉后背一阵发凉,不行,她必须要阻止这一切。
      
      这个时间,厨房的汤药应该刚刚送去。白凝婉穿过花园,跑到唐如蕙的院里。不顾其他人的阻拦,直接冲入房中。房里的人都惊讶的看着白凝婉,此刻,白凝婉想不到任何好的开场白,只得装着镇定的样子,在桌边坐下。
      
      还没等白凝婉开口,唐如蕙却先开口了“稀客啊,敢问大小姐来我这有何事呢?”
      
      白凝婉环顾四周,没有发现汤药。看来今日厨房晚了一步。
      
      白凝婉松了一口气,笑着说。“ 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我素来喜欢听戏,从小就是个戏迷,听闻唐姑娘是戏班里的头柱子,所以这才前来叨扰,想问些关于音律的东西。”
      
      唐如蕙对于白凝婉态度的转变有点惊讶,“ 早就听闻白家大小姐,自小酷爱戏曲。曾经为名角沈涵一掷千金,本以为是谣言,今日一见,看来谣言不虚啊。”
      
      老天啊,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
      
      “哪里哪里,那些人瞎说的罢了,不过就是给他搭了个戏台。让他在我们县里有个落脚的地方罢了,而且爹爹也常说,与人方便与己方便,这个世道,能帮一些就帮一些吧。”白凝婉死撑着。
      
      “白老爷的确是好心人”
      
      白凝婉硬着头皮又和她闲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了。
      
      从唐如蕙的院里出来,白凝婉急忙跑去厨房,让熬药的老妈子把汤药倒了吧,熬一份新的给她送过去。
      
      老妈子不解,“小姐,今日是小桃当值,小桃中午要回家看看爹娘,所以一大早就把药熬好给送过去了。”
      
      老妈子说完,白凝婉感觉脑门轰隆一震,敢情不是她晚了一步,而是他们早了一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