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青涩爱恋 ...

  •   
      白凝婉无奈,江怀远还真的是睁着眼说瞎话,因此此刻旁边的女生,已经直接走过来了,“江同学,你好,我是崇明女中的谢思晴,我们之前见过,在校际联谊上,我是小提琴首席。”
      
      “你好”江怀远站起来,显然没有料到,人家会直接走过来。“那个,谢同学,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江怀远中规中矩的问。
      
      “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那日在诗歌展览上,看到你写的诗特别好,我和我朋友一直想和你认识,就是没有机会,没想到,这次终于碰上了。”女孩说着,有些害羞地笑了,那个样子,还真像是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一般。
      
      “怀远?”楼梯后的男生喊了一声,就带着一群人快步走了过来,他们的出现,恰当地缓解了江怀远不知如何接话的尴尬。
      
      “你们不是去陈记吃饭了吗?”江怀远赶紧把话题转向他们。
      “别提了,陈记今日不开门。”那男生说着,直接过来坐下,倒茶。“她们谁啊,不介绍介绍?”那男子丝毫不客气。
      
      “这是白凝婉,我的好朋友,这位是谢同学,上次校际联谊,她是小提琴首席。”洛寒天介绍着白凝婉,故意没说是自家的表妹。
      
      “这么厉害。”男子一听到谢思晴还会小提琴,眼里满是崇拜。
      
      “对啊,谢同学不仅小提琴厉害,还喜欢诗歌,你诗歌不是挺好的吗,有时间可以和人家交流交流。”洛寒天一本正经地补充。
      
      白凝婉想笑,江怀远什么时候这么“机智”了。
      
      “我是挺愿意的,就是不知道谢同学。”“我……”
      
      正说着,小二过来打断话头,这么多人是否要坐一桌,要一起的话,他让人过来帮忙拼桌子,白凝婉没有出声,毕竟这些都不是她的朋友。
      
      洛寒天还未出声,那男生和女生就同时说了声“好”,小二听完,转身去准备,江怀远才反应过来,“等一下,我们不拼桌。”
      
      “不拼桌,你们不够坐的。”小二又转身回来。
      
      “没事,我们分开坐。”江怀远说完,在场的人都有些尴尬,毕竟当面被人家拒绝。
      
      “各位,不好意思,今日我带婉婉来这里吃饭,她不习惯太多陌生人,所以请见谅。”江怀远说完,心疼地看向白凝婉。
      
      于是所有人也都看向她,白凝婉只得微微低下头,装作一副不敢和陌生人对视的样子。男生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哦。原来是要照顾你的好朋友啊,理解理解。”
      
      他转头看向谢思晴,“下次有机会的话,一起看看诗歌”,话毕,便与一群人走去尽头角落的桌子入座了。
      
      “他的提议挺好,有机会我们一起切磋诗歌。”谢思晴对江怀远说完,也转身回去了,但是白凝婉分明在她眼中看到一丝不舍。
      
      看到这里,白凝婉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了,表哥可真不厚道啊,她千里迢迢来给他送东西,他拿自己挡桃花。
      
      菜上来了,江怀远和以前一样地帮白凝婉布菜,“想什么呢,还不快动筷子。”
      
      白凝婉看着满满的一碗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心中忽然升起一阵优越感,那种感觉,就像一丝丝喜悦,从心底里忽然冒出来一般。但平日里表哥也是这是帮自己布菜的啊,今日为何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是因为刚刚表哥拒绝了那个女生,白凝婉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从八仙楼出来,路过齐阳最大的饰品店,白凝婉一下就走不动道了,她威胁道,“江怀远,今天配合你这场戏,帮你挡了了这么多桃花,你是不是要给点额外奖励啊。”
      
      江怀远没有想到,自己的苦心算计,竟早就被这个丫头看穿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行,去选吧,最多两样啊。”这丫头,还真是比他想象的要聪明的多。
      
      饰品店里,江怀远耐心地帮白凝婉试银簪,动作温柔,连掌柜都误以为,他们是刚定亲的未婚夫妻,白凝婉连忙解释。
      
      选了好多种,都太一般了,直到掌柜拿出了那镶紫玉的兰花簪,清新淡雅,却不失高贵,白凝婉一眼就看中了。不过这簪子在店里收了一年了,好看是好看,就是太贵了。
      
      白凝婉本想着,如果江怀远没有这么多钱就算了,结果他直接让掌柜取出来,他为她带上试试,“好看,就它了。”然后就付钱去了,这一举动,行云流水般,没有丝毫的犹豫,让店里所有挑选首饰的姑娘,纷纷羡慕不已。
      
      这下,白凝婉更加得意了。
      
      出了饰品店,表哥送她回客栈,路上她忍不住称赞江怀远,“表哥,你对我真好,你是这世上,除了我爹还有芷月之外,对我最最,最好的人了。”白凝婉尽可能地一脸真诚地说。
      
      江怀远笑了,“你可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客气的啊,说吧,又看上什么了?”
      
      “哪有,我就是单纯地赞美你,这样以后你才会继续给我买东西嘛。”白凝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这如意算盘打得响啊。”
      
      “那你答应吗?”白凝婉用一双亮闪闪地眼睛,乞求他。
      
      “看在你今天这么乖的份上,行吧,答应你了。”江怀远说完,心情更加好了。
      
      从第一次见到白凝婉,就被她的古灵精怪吸引了,每次和她出门,读书的烦累,总会被她打消的无影无踪。这也是他为何不去离家更近的齐阳读书小学堂,愿意在求是学堂读书的原因。
      
      当初要从求是学堂毕业,前往齐阳读书时,江怀远就无比羡慕洛寒天,还能继续和她玩耍一年,还好白凝婉答应他,会来齐阳看他,所以平日里他不怎么出校门,直到白凝婉来,才开心地出门,带着她到齐阳四处逛逛。
      
      白凝婉想起洛寒天,每次和他逛街,他总是嫌弃她乱花钱,这也买,那也买。可她不过是用他的钱买了一点零食,在下馆子吃几顿罢了。对比看来,还是表哥大方。
      
      太阳下山,江怀远送白凝婉回到客栈,洛寒天早已在那里等侯。今夜,两人会在齐阳的客栈住一夜,明日在回白家。
      
      可向来沾枕头就睡的白凝婉,今夜竟然失眠了,白日里的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江怀远的温柔,眼中只有她,她的眼中也只有他。
      
      尤其是在饰品店的掌柜,误会他们的一对小夫妻之时,她竟生出念头:“那是真的就好了”。这种感觉,跟从前听闻,自己要和寒天定亲的喜悦,不一样,要更加甜蜜,令人期待。
      
      原来,这就是喜欢啊,会不由自主的,想得到他的宠爱,看见他,便新生欢喜。她不禁想起,表哥从小对她就很好,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都给她,她想要的玩具,表哥总是到处收集,在她生日时送满满一大箱给她,至今,她房间里都摆满了各种陶瓷动物,外国的铁盒画,木头雕刻的小人……
      
      可是,他是表哥,比自己大,她今年才十三,他们之间会有可能吗……而且,她要怎样开口,告诉江怀远呢。
      
      第二日一早,白凝婉迫不及待地找洛寒天商量,“偷偷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叫你有喜欢的人了?”洛寒天像是听见了什么惊天大消息一般,一下子大声脱口而出,让客栈里吃早点的人都看了过来。
      
      白凝婉简直糗死了,“你别喊啊。”都说是偷偷告诉他的了,竟然还大声嚷嚷出来,还好客栈的人都不认识他们,不然要脸都丢光了。
      
      洛寒天脸色变得难看,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两人上楼,进房间。
      
      “你好好说,你喜欢上谁了。”洛寒天审问她。
      
      “江怀远”她说着,脸色透出喜悦。
      
      “你确定?”洛寒天不敢相信,她怎么会喜欢上那块木头。
      
      “嗯”白凝婉郑重地点点头。
      
      洛寒天表情凝重,他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替她冷静分析:
      
      “你舅舅虽然有三个儿子,但是江怀远是江家长子,下面虽有两个弟弟,但不成器,所以你舅舅一直器重他,更有意将整个江家传给他的,所以你觉得,是他来给白家做上门女婿,还是你放弃白家少主之位,嫁他为妻呢。”
      
      “当然是他来白家啦,他十个江家都比不上白家。”白凝婉肯定地说。“如果他也喜欢我,那他娶了我,就能帮我爹管理整个白家,凭他的聪明才智,他一定会做的很好。”
      
      “好,就算江家愿意让他来白家,但是他喜欢你吗,愿意娶你吗?”
      
      “那要什么紧,我喜欢他就行了,而且他从小就对我好,嫁给他,总好过嫁给我爹爹指定的,那些面都没见过的人。”白凝婉说完,洛寒天总算知道了,原来她一直在害怕,害怕世俗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将她的婚姻草草决定。
      
      “行了,别瞎担心,老爷让你在继续读新学,之后在给你定亲。”洛寒天安慰她。
      
      “那还是要定亲啊,既然迟早都要定亲,那我还不如现在自己找好,然后还能不用上学,在家里多玩三年呢。”一想到这个,白凝婉心里美滋滋。
      
      “还能多玩三年?你喜欢江怀远,想和他定亲,就是为了多玩三年?”洛寒天不确定地问。
      
      “对啊,不然能为了什么。”
      
      “竟然你都已经盘算好了,可以试试,不过按照江怀远的个性,他喜欢的应该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你嘛,好像差的稍微有点远。要不你从现在开始,你学习做一个大家闺秀?”
      
      白凝婉看着他,白眼翻上天,“才不是呢。”果然就不该和他商量。
      
      洛寒天总算明白了,这家伙眼里,一切事情都要为她的自由服务的,也就是为了不读书,躺着继承白家少主,然后多玩三年。
      
      所以他断定,这段姻缘是成不了的,江家不会同意自家的长子入赘,白家也不会同意她出嫁,最重要的是,他们都不是会为了爱情,放弃一切的人,所以他们成不了。
      
      想到这里,洛寒天心情又好了起来。
      
      回到白家,白凝婉期待着下次去齐阳找江怀远,就差数着指头过日子了。她偷偷幻想着,下次见到表哥,要和他说什么,让他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然后,他们要一起去逛北边的街,听说那里也有一家戏院,到时候,他们可以一块去那儿喝喝茶,吃些点心,听听小曲……
      
      可惜,还未等到那天了,白凝婉的初恋,还未开始,竟然就已经结束了。
      
      当顾叔将江怀远与谢家定亲的请帖拿到她的面前时,她整个人都是懵的,丝毫没有听见顾叔跟她说的,要挑什么贺礼,穿什么衣服,不能喧宾夺主,但又不失白家身份。
      洛寒天看着她,不知该是感谢老天爷,让她这么快就认清现实了,还是上前去安慰一下她,下次会有比他更好的人的,比如:他自己就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