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不想回家 ...

  •   
      太阳西斜,余晖洒落在道路上,两旁的桂花树,时不时飘来阵阵桂花香。
      
      白凝婉漫步目的地在路上走着,与那些行色匆匆的路人,形成鲜明对比,不时有黄包车从身边飞驰而过。
      
      偶尔有买了菜的妇女从迎面走来,看到她身着崇明女校的校服,却是披头散发的样子,便十分不屑地从她身边走开。
      
      白凝婉不理会他们,她继续往前走去,有座桥,桥边靠着一个人,那人身着齐阳武备学堂的墨蓝色校服,那校服还挺好看的,有些单调的帅气。
      
      他拿着一本书,靠着桥,背对着夕阳在看书,远远望去,那画面有一丝静静的唯美。
      
      白凝婉忍不住走近他,不过,等她走过去,看清了,才发现竟是洛寒天。
      
      老天啊,玩笑开大了,白凝婉赶紧转身,想悄悄离开。
      
      “现在知道丢脸了。”洛寒天的声音在白凝婉身后响起。
      
      “要你管。”被发现了,白凝婉硬着头皮向他走过去,迎接他的嘲笑。
      
      但当白凝婉走到洛寒天面前,洛寒天却轻轻地拨开她额头的头发,认真检查,她的脸和脖子,看看是否有伤口,“身体有没有受伤?”
      
      白凝婉有些惊讶,她本以为他会第一时间数落自己,“没有,她们力气没我大。”
      
      确定了她没受伤,洛寒天才开口“你说你,开学第一天就和人打架,从前在学堂是这样,现在上中学,还是这样,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我那是为了正义好吗,你不知道,我们班的同学都可崇拜我了。”白凝婉得意的说。
      
      “这么厉害。”
      
      “那是。”
      
      “你以为我夸你呢,你这次是走运,没受伤,要是碰见泼辣的女子,有你好看的。”
      
      白凝婉不敢出声了。
      
      洛寒天从包里拿出了一包糕点,递给她,“老爷还在家里,你不想回家的话,就先吃点桂花糕,垫垫肚子吧。”
      
      这家伙,永远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白凝婉看了看他,开心地接过桂花糕,她确实有点饿了。
      
      打开油纸,捻起一块想放入嘴里,却一阵风吹来,将她的头发吹起,糊住了脸。她转身换了个方向,不行,又换了个方向,奈何风似乎是从四面八方吹来的,无论她怎么转都没用。
      
      白凝婉生气了,捏着桂花糕,气鼓鼓地等风停。
      
      洛寒天在一旁看着,有些好笑,他取下自己的领带夹,将她的头发往后顺了顺,露出两只小巧的耳朵,在用领带夹将她右边的头发夹住,一下子被风吹乱的头发就固定住了。
      
      白凝婉终于可以好好吃桂花糕了。
      
      吃了几块,有些腻了,她将桂花糕揉成小块,散进湖里喂鱼。
      
      夕阳迎面落在她的脸上,忽然,微风轻轻吹起了她的发梢,阳光下,她的头发金灿灿的,她的一颦一笑印入洛寒天的眼中,宛若一道最美的风景,他不觉得呆住了。
      
      “洛寒天,你是饿了吗?”她的余光察觉到,他在看自己手中的桂花糕,连忙递给他。
      
      “没,没有”洛寒天转身,目光转而看向来往的行人。
      
      白凝婉看着他的侧脸,阳光照着他的侧脸,他脸上细细的绒毛还未褪去,全都泛起了金光,不单是脸上有绒毛,耳朵上也有,她忽然伸出手来,摸了摸他耳朵上的绒毛。
      
      洛寒天被吓了一跳,“干嘛呢?”
      
      白凝婉笑起来,“你耳朵上怎么这么多小细毛啊,像小狗狗一样。”
      
      “你说谁像狗。”
      
      白凝婉听完,笑的更加开心了,“我没骂你,我是觉得你很可爱。”白凝婉解释着,又继续喂鱼了。
      
      那一刻,洛寒天呆住了,白凝婉的笑似一阵风儿,吹动了他的心弦,他的耳垂渐渐泛起一丝微红,如果能一直和她在一起,那该多好啊,洛寒天在心里想着。
      
      因为哪怕就是这样看着白凝婉,洛寒天都觉得无限美好。
      
      最后一丝阳光散去,天黑了,洛寒天才不舍地带着白凝婉,慢慢的往回走去。
      
      ……*……
      白凝婉上了两个星期的学,对于班上的情况,算是摸清楚了。
      
      崇明女装确实是好学校,考进来的学生占大多数,但也有好些学生像她一样,是靠捐钱给学校建设而进来的。
      
      方子琪也是如此,并且自从上次两人一起闹事,白凝婉和方子琪就成为了好友。
      
      方子琪的家世虽然没有白凝婉如此显赫,但也不是普通人家,这日,方子琪就拿了一份请帖来找白凝婉,让她来陪自己去参加一个宴会。
      
      “哟,是不是上次给你写情书的人,请你去的呀?”白凝婉故意调侃方子琪。
      
      “哎呀,你知道还问。”方子琪有些害羞地说。“你到底陪不陪我去嘛?”
      
      “行吧,谁让你是我的朋友呢。”白凝婉一口应下。
      
      “好,那明天我去你家接你。”方子琪说完开心地回家了。
      
      第二天,方子琪一大早,就来接白凝婉去选礼服,一起化妆。白凝婉本就皮肤白皙,眼睛明亮,换了件西洋小礼服,抹了淡淡的口红后,更是精致的如一个小公主一般。
      
      化完妆,两人一起前往沈家的宴会,沉家的主人是云州的教育厅厅长,这个宴会是他为自己的侄子,卫云帆举办的开学宴。
      
      明面上说是开学宴,让他能在云州认识新的朋友,其实明眼人也都知道,是为卫云帆举办的相亲宴。
      
      白凝婉与方子琪到了,宴会才刚刚开始,年轻的少男少女正结伴而来,方子琪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一脸无辜地对白凝婉说,“对不起,亲爱的,我把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白凝婉不解,“什么事啊?”
      
      “我忘记跟你说了,这种类型的舞会都需要带舞伴的,我和他已经约好了,可我太兴奋,把你给忘了。”方子琪无比抱歉。
      
      白凝婉笑了,安慰她,“原来是为这事啊,没舞伴就没舞伴呗,要什么紧。”
      
      正说着呢,门外竟走来了两个熟人,吴悦学姐和她表妹,“没有舞伴,还来参加宴会,真是丢人现眼。”
      
      “你说谁呢?”方子琪听了很生气,上前去和她吵架。
      
      “谁没舞伴就说谁呀?”吴悦学姐继续冷嘲热讽。
      
      方子琪看了看她,身边只有她表妹,“你莫不是在说你自己和你表妹吧。”
      
      “不好意思。我表妹的舞伴呢,在那里。”她指向楼梯边和几个中年男人在聊天的男子,“至于我的舞伴,一会儿你们就能见到了,他是今天的主角”说完吴悦学姐高傲的和表妹走了。
      
      白凝婉很是无语,“没事,这种东西我不在乎的,你就开开心心的,和你的心上人跳舞好吧。”
      
      “那怎么行,我可不是重色轻友之人。”
      
      “你可行了吧,快去约会去,我没事的。”
      
      “好吧。”
      
      白凝婉一个人在宴会厅里四处看着,从早上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吃,肚子早就饿了,可宴会厅里竟然全是蛋糕,巧克力,果汁等甜点,竟没有一样热乎的。
      
      白凝婉一样都不想吃,便悄悄地溜进了后面的厨房里,自己找吃的。
      
      没想到厨房里没有人,只有洗干净摆放好的食材,竟然还有切好的鸡肉。
      
      肚子实在是饿得咕咕叫,既然厨房里没有人,那就随便煮点东西吃吧,反正她三岁就学会做饭了,难不倒她。
      
      白凝婉想着,说干就干,熟练地打开燃气灶,放点油,加入姜丝,葱段,蒜头,炒香之后,将鸡肉放进去,爆炒,接着黄酒,酱油,盖上锅炖一会儿。
      
      闷了一会儿,香味渐渐传来,开锅加点盐即可,可是盐在哪来呢,白凝婉四处都找不到,原来在架子上,她只得伸手去够,却够不到,这时,一只手臂伸了过来,将盐拿下来递给她。
      
      白凝婉起先是一惊,但是当她看到那蓝色袖子,齐阳武备学堂的校服,就安心了。
      
      “你怎么来了。”白凝婉一边将盐散进锅里,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到。
      
      可是对方却沉默不答,白凝婉用铲子拌了拌鸡肉,最后盖上盖子,才转过来和洛寒天说话。
      
      但在白凝婉看到他的那一刻,却愣住了,不是洛寒天,是一个不认识的的男生。
      
      但是初看,他的眉眼长的和洛寒天像极了,再看,又有不一样,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明亮而透彻,像是未经历过人世般,没有丝毫的污浊。
      
      而洛寒天的眼中,总带着一丝经历世事般的冷静与沉稳。
      
      “你把我认成了谁?”男生饶有兴趣地问到。
      
      白凝婉呆呆得看着他,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
      
      “糊啦,快关火。”男生的惊呼让白凝婉回过神来,她赶紧将火关掉,此刻如果不是有胭脂的遮盖,她的脸就能看到,已经红了一片。
      
      白凝婉为了缓解两人的尴尬,赶紧找盘子,将鸡肉盛出来。
      
      而男生,早也将碗筷找了出来,还是两副。
      
      白凝婉明了,只得客气到,“要不要一起吃点?”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真的快饿死了,今天家里面全是西餐厨师,中餐师傅全都放假了。”男生向她诉苦。
      
      “你说这是你家”
      
      “严格来说,这是我姨母和姨父家。”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一定认识今晚宴会的主角了”
      
      “认识,他是我姨父,姨母的侄子,怎么啦?”男生回答到。
      
      “没什么,只是觉得他有点惨,听说这次宴会,是你姨父姨母给他相亲举办的相亲宴,所以估计宴会上,你姨父姨母就要开始乱点鸳鸯谱了。”
      
      男生听完笑了,“你可真厉害啊,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宴会的本质。”
      
      “那必须的呀。”白凝婉看着这双和洛寒天相似的眉眼,不禁放下了戒备,和他熟络着聊起天来,两人竟边聊着,将一大盘鸡肉都吃光了。
      
      男生看了看手表,“糟了,宴会准备正式开始了,我得回去换衣服了。”
      
      “行,那你快去吧,这里我来收拾。”白凝婉爽快地说。
      
      “你放着就好,佣人会来收拾的。”男生边说边走了出去,但忽然又折了回来,“饭友,那个我还没找到舞伴,为了避免尴尬,一会儿能请你跳个舞吗?”
      
      “这么巧,我也还没找到舞伴呢。
      
      “那一会见。”男生说完,开心地离去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