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学堂毕业 ...

  •   立秋,夜晚微凉,一不小心,她又梦见了从前的日子,虽然她知道,自己早已不是被丢弃的小丫头了,而是八大富商之一的白家人,更是白家家主白临山,唯一的掌上明珠——白凝婉。
      
      但是还是会是不是梦见,从前在云州戏园子里的日子,还好这次梦里,没有端茶送水,练功劈柴这些苦差事……而是她与寒天的初相见,在美里,她又见到了他从前那天真无邪的笑容。
      
      从梦中醒来,她竟有些生气,怎的又梦见那厮,不就长的好看了一点,读书厉害一点罢了,身手利索一点罢了……好像他确实样样比她强。
      
      但那有如何,一肚子坏水,整日想着怎么整她,作业不给她看,字帖不帮她抄,论述不帮她写也就罢了,上课她稍稍走神一小会,也不知道提醒她,害她当众出丑,被先生责骂……
      
      好险她可不是那个任人呼来喝去的小丫头了,而是民国八大富豪----清运白家的大小姐白凝婉,单凭这个身份,她就足以甩他好几条街了。
      
      洛寒天,虽然他的祖上是朝廷大官,家训清廉,为民请命,只可惜大清朝亡了,他们家受到牵连。他们姐弟俩只能随母亲回老家,他们也从此改为母亲的洛姓,在白家做事。前些年,母亲也因为身患旧疾,久病不愈,去世了。
      所以啊,还是她幸福多了。
      
      不睡了,白凝婉起身,到院子里透透气,天已微亮,对面院子里的洛寒天,竟然已经起来看账本了。要不要这样逼死我,算了,不生气,想到今日就是在求是学堂的最后一日上学,她心情就不错。
      
      从前没钱的日子里,就羡慕着这些公子小姐,什么事情都不用干,整日之乎者也就过了一日,如今她倒不愁钱花了,却怀念起从前自由自在的日子。看来她也不过一个俗人罢了,有了一样好的,却还惦记着另一样更好的。
      
      天已大白,白凝婉和洛寒天一块去求是学堂,听先生的最后一堂课,今日学堂的氛围尤为压抑,众学子向先生作揖道别,气氛有些悲伤,也有些许压抑。
      
      白凝婉也很压抑,不过不是因为分别的悲伤,而是先生说:婉婉,再过几月,你就要去兖州新设立的正华女校报到,好好念书,将来做一个文化的人,帮你爹的忙。好不容易在求是学堂熬过了六年,清朝都灭亡了,竟然还要继续念书,老天啊,为何要如此对她。
      
      下了课,白凝婉心情很不好,回家的路上,吃吃喝喝,花光了寒天带的钱,却还是不甘心,遂又去名扬酒楼吃饭去。
      
      “婉婉,我们已经没钱了。”寒天说到。
      
      “没钱就赊账呗。”反正这事她经常干。
      
      “老爷已经和这条街所有人打了招呼,要你养成好习惯,去崇明女校读书。”
      
      “我不想读书,别给我提这茬。”说着,白凝婉已经进入店里了。
      
      可白日里一向静悄悄的店里,如今却坐满了人,还喜笑颜开的。看见她走进来,店老板赶紧迎了上来,“婉婉来啦,巧了,真是太巧了,今日你嫣儿姐姐定亲,你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让厨房去做。”
      
      “谢谢叔。”白凝婉对店老板说。
      
      嫣儿姐姐,是张叔的女儿,只比她大了两岁,竟然就定亲了,婉婉有点不敢相信,“我去后面找嫣儿姐姐说说话”,说完,婉婉就跑去了后院。嫣儿正坐在后院绣着手帕,嫣儿见到白凝婉,连忙招呼她坐下。
      
      “嫣儿姐姐,你真的要嫁人了吗?”
      
      “嗯,女子十五六,不出嫁还能做什么。”
      
      白凝婉想说,可以像戏园老板娘一样,开一家自己的营生,但是想想,那样太累了。嫣儿姐姐这般柔弱,是做不来的。
      
      “嫣儿姐姐,那你喜欢你未来的夫君吗?”白凝婉问。
      
      “见都未曾见过,何谈喜不喜欢呢。”嫣儿说完,眼里有些落寞。
      
      白凝婉明白了,她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婚姻,她在问下去,不过是徒增嫣儿姐姐的烦恼罢了,遂换了个开心的话题,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天,直到嫣儿姐姐被母亲叫去,白凝婉遂告辞了……
      
      从酒楼出来,白凝婉有些失神,她才十三岁,也到了该定亲的年纪了,可是她还不想定亲,更不想嫁人,尤其是嫁给从未谋面之人,这样的感觉太可怕了。
      
      洛寒天似乎看出了她为什么发愁,“倘若你去正华女校读书,应该能晚几年嫁人。老爷也是不想让你这么早出嫁,所以准备捐十万两银子给崇明女校,否则就你这个成绩,人家根本不收。”
      
      “我才不要呢。”白凝婉想着,读书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治标不治本,她要说服自己的爹爹,让她找自己喜欢的人,不能随便给自己定亲,就这么办,可是,自己喜欢的人到底在哪呢……
      
      第二日
      学堂结束课业,白凝婉和洛寒天正好去齐阳,看看江怀远和洛芷月,顺便让白凝婉去看看女校,感受一下学校的风貌,不在这么抵触上学。
      
      洛芷月是洛寒天的亲姐姐,江怀远是白凝婉的表哥,他们俩去年就从求是学堂毕业了,现在都去齐阳念新式学校了。江怀远在齐阳武备学堂上学,洛芷月读的是崇明女校。
      
      来到崇明女校,他们给洛芷月送了些东西,洛寒天本想让白凝婉进去看看,她却不肯,在她眼里,学校好看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学校都是折磨人的地方。
      
      “你这个样子,如何应对以后的学习啊,崇明女校里都是云州最厉害的学生,你去了,非给人垫底不可。”洛寒天叹气道。
      
      “谁说我要继续读书了,我今天就告诉你,这崇明女校,打死我都不去。”白凝婉很生气。
      别人家的女儿,在学堂毕业后,就在家里练练字,弹弹琴,绣绣花。她可倒好,整日不仅要学茶艺,种植,算账,还要上学,上了小学堂不够,还有要去读什么女校,想想她就生气。这样的煎熬,她受够了,所以她不能妥协。
      
      “你这么懒,是不想当少主啦?”洛寒天问她。
      
      “谁说我不想当,这少主之位必须是我的。”白凝婉想当少主,都想了好些年了,在白家,最有权势的,除了爹爹,就是少主了,现在白家主家就她一个孩子,所有人都默认她是下一任少主,对她永远客气照顾,这样的优待,她可不会傻傻地丢掉。
      
      “这少主可不是这么容易当的,你不上学,怎么有能力管理白家?”
      “这不是有你们帮我嘛,你做大总管,帮我看着生意,芷月做茶艺监管,总管各项制茶工艺,在分别任命各大钱庄的掌柜,当铺呢一直有掌眼带学徒,,也不用操心,我呢,就做一个负责签字的少主就好。”白凝婉简直美滋滋。
      
      “合着你这个少主什么都不做,就挂个名?”洛寒天简直不知道她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不靠谱的想法。
      
      “那可不,我爹从小培养你们,不就是为了日后帮我做事的嘛。”白凝婉骄傲地说。
      
      “你这样什么都不管,就不怕哪一天,人家把你的位置给夺了?”洛寒天挑衅她。
      
      “有你洛大总管在,谁敢闹,要是有哪个不想活闹事,你就灭了他。”白凝婉说着,顺势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洛寒天看着她,已经呆滞,这都哪跟哪啊,他跟她讲白家当下的状况,她在跟他唱大戏呢,连杀人灭口都出来了。洛寒天不想在理会她,径直往前走。
      
      来到齐阳武备学堂,大门口有人看守着,现在还未下课,里面不时传来跑操训练的声音,白凝婉在门口的小店等着,洛寒天难得来一趟齐阳,早就去临街的书屋看书去了。
      
      过了一会儿,学校响起铃声,一大波人涌了出来,白凝婉盯着门口好久,江怀远和几个男生才一起走出来,在武备学堂学习了一年,他黑了一些,以往的儒雅气息淡了些,倒是多了几分俊朗少年的气息。
      
      “表哥,这里。”白凝婉远远地向他招手。
      
      江怀远与身边人说了几句话,就和他们分开,向白凝婉走来。“婉婉,等很久了吗?”
      
      “可不是,你怎么这么久才出来啊。”白凝婉抱怨。
      
      “没办法,我也不想啊,准备考核了,老师不放人。对了,寒天呢,怎么没见到他?”江怀远看了四周,不见他。
      “别找他了,他去看书了,也不知道书有什么好看的,他饿了肯定会自己找吃的。我快饿扁了,我们先去吃东西吧。”白凝婉说完,拖着江怀远走了。
      
      “想吃什么?”江怀远问。
      
      “我要吃这里的特色菜,上次来都没有吃上。”
      
      “行,带你去八仙楼,我们同学都喜欢去那里吃,那里的齐阳菜最地道。”
      
      江怀远带着白凝婉走过前面两条街,转个弯,终于到了,八仙楼果真是“八仙环绕”八个木雕的仙人在楼的八个角,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不过那楼一看就有年头了,木头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里面做满了许多人,好多都是当地读书的学生。
      “婉婉,进去之前,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江怀远轻声说道。
      
      “行啊,什么事情,你说吧。”白凝婉向来爽快。
      
      “一会儿,你不要叫我表哥,叫我名字。”江怀远小声说。
      
      “啊?为什么呀?” 平日里,白凝婉直呼洛芷月其名,但那是因为,洛芷月从没把她当做小妹妹,而是把她当朋友,知己,两人无话不谈。倘若她喊芷月姐姐,总会有年长嫌隙之意。今日表哥这做法,另她有些不解。
      
      “因为,因为这里是新式学校,学校里不分什么兄弟姐妹的,都是以名字相称,就战场无父子一样。”江怀远解释。
      
      “这样,好吧。”白凝婉还是有些疑惑,但是既然表哥这样说,那听他的吧。“那走吧,江怀远。”
      
      两人一起走进八仙楼,店小二过来招呼,江怀远说要一间包厢,结果小二说包厢已经满了,一楼也满了,两人便跟着店小二上楼,一路上,白凝婉总感觉,有目光在盯着自己。坐定后,果然,旁边桌子的女生也看了过来,眼神中带着锋利。
      
      白凝婉不明所以,只得小声到“江怀远,你是不是到处借人家钱了,怎么感觉总有人看过来还很不友善的样子。”
      
      “怎么可能,别胡思乱想,快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没?。”江怀远一边转移话题,一边熟练地点菜。
      
      ————***
      作者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鞠躬,感谢,嘻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