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美人图 ...

  •   环独倾支着下巴坐在念心阁里,他无聊的看着两旁的货架,那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有着灵性与许多故事的物件,这些物件有的是念心阁本来就有的,有的是环独倾偶然得到的,还有一部分是灵物的主人主动来到念心阁,让环独倾帮忙保管,或是直接送给环独倾的。
      或许是悠闲地生活过久了,生活就实在是太过无聊了,在一阵叹息后,环独倾看向了全知书,这个号称天上人间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的家伙。
      这本书算是最有灵性的物件之一了,每天他的知识都在不断的更新,相对的,它的厚度也是一年比一年厚,因为总是有很多的知识要去积累,慢慢的书页也就多了起来,而且全知书大概是老了,所以很爱唠唠叨叨个没完,不过大多数时候,环独倾都是直接无视了他。
      虽然环独倾不想理他,不过阿枝倒是很喜欢问全知书问题,而全知书也乐得有人和他说话,所以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搞得现在阿枝知道的比环独倾还要多,有时候环独倾就在想是不是应该给全知书的嘴上加个封印之类的,让他不要随便乱说话。
      因为他是真的很讨厌话多的人,他们叽叽喳喳的真是烦死了,而他本身也就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要是周围变得吵闹了,他多半会什么都不管的直接走掉。
      注意到环独倾那充满了不善的目光,全知书赶忙停止了他的絮絮叨叨,而阿枝则扭头看向了环独倾,调侃道:“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是这么小气的人啊!”
      环独倾立刻否认的转过了头,并没有去反驳阿枝,这种被人看穿了心事的感觉,让他很不爽,是非常的不爽。
      就在环独倾还沉浸在十分不爽的情绪中的时候,念心阁的门突然的被人轻轻的推开了,一个扎着马尾,身上穿着一身运动装,肩上还挎着一个蓝色挎包的女孩儿走了进来。
      她径直来到环独倾面前,然后问道:“老板,请问这里招人吗?你看我能成为你的店员吗?”说着女孩儿还故意扮了一个可爱的模样来博得环独倾的好感。
      环独倾看着那个女孩儿,没来由的心里一阵的凄凉,没发觉的突然落下了一滴眼泪,而他脸上的面具也是化作一团雾气一下子消散了,他和女孩儿就这么对视着良久,谁也没有再说话。
      阿枝不可思议的看着环独倾,据他所知,环独倾是从来不会流泪的,因为他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可能在外人看来他还挺无情的,可他现在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那个女孩儿吗?
      可是刚才那女孩儿进来的时候,门上的铃铛并没有响,这就说明,这女孩儿只是一个普通顾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过了好半天,环独倾才缓过了神来,他擦拭掉自己脸上的泪痕,就连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然后环独倾又重新戴上了面具,对着女孩儿抱歉的摇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招收店员,你走吧。”
      虽然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奇怪了,但是环独倾还是毫不客气的对着女孩儿下了逐客令,但是女孩儿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她很是自来熟的在环独倾的面前坐了下来,自我介绍道:“老板,我叫琴小香,你考虑一下我嘛!我真的很能吃苦耐劳的,只要管饭就行了,能不能别赶我走?”琴小香撒娇一般的可怜巴巴的看着环独倾,努力的做出了一副可怜像来,想要以此打动环独倾。
      这时候,阿枝走到环独倾面前,建议道:“我觉得你可以留下她,也许你们真的有缘分呢?”
      琴小香感激的看着阿枝,对着他道谢道:“谢谢你,帅哥!”然后琴小香又可怜巴巴的看向了环独倾,说道:“老板你看都有人替我说话了,你就留下我吧!我很勤快的!”
      环独倾看着阿枝,是一脸的惊愕,他不知道为什么阿枝会替琴小香说话,虽然有阿枝的求情,但环独倾是一个喜欢清净的人,真的不太习惯身边突然的多出一个人来,于是为了打发琴小香,环独倾只能问道:“那你有什么特异功能?听清楚,是特异功能,不是特长。”
      “能看见鬼算吗?”琴小香期待的问,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环独倾。
      这眼神竟然环独倾生出了一丝的不忍,心里有一种很是怪异的感觉,而这时全知书又趁热打铁的说道:“收下她吧,她和你可是有很深的渊源。”
      全知书突然这么说,环独倾好奇的看了全知书一眼,有些怀疑的问道:“什么渊源?”
      全知书并没有回答环独倾,而是神秘的道:“天机不可泄露。”
      “废话!”环独倾顿时火大的瞪了全知书一眼,然后他才无奈的看向了琴小香,妥协道:“好吧,你就留下来吧。不过,你只有半个月的试用期,要是我不满意,你就给我离开。”
      看到环独倾终于同意了,琴小香立刻兴奋的跳了起来,而环独倾则对着阿枝说道:“你带她去四处看看吧,以后她就归你管了,把这里的注意事项和禁忌都和她说一遍。”环独倾想着,既然阿枝要替琴小香说话,那么他就负责到底吧。
      说完,环独倾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这段时间他总是很累,经常性的陷入昏睡当中,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但环独倾也懒得去管那么多,反正又不会死,就这样顺其自然下去好了,可以说,这世上的事,很少有让他在意的。
      虽然觉得环独倾这个店长实在是太懒,但阿枝也只能是依照着环独倾的指令,带着琴小香去熟悉了环境。
      他走在琴小香的面前,对着后面跟着的琴小香介绍道:“念心阁主要分为三层,第一层就是你进来时看到的那样,摆了各种各样的货架,里面的东西你不要随便碰,更不要去擦,对了,如果你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以问全知书,也就是那本说你和店长有缘的书。
      而第二层就是休息区,里面最大的一间是店长的房间,没事的时候,你也不要随便去,我的房间就在他的旁边,有什么不懂的,或是有什么事情,你也可以随时来找我,剩下的还有两间房间,你可以随便挑一间作为你的卧房。
      而第三层你不能去,那是念心阁的禁忌之地,就连我也是不能去的,对了,提醒你一下,如果你要出门的话一定要和我说一声,不然,你很可能找不到回来的路,因为念心阁每天都在变幻位置,甚至会进行空间与时间的跳跃,所以,你要出去的话最好和我或是店长一起。”阿枝对着琴小香嘱咐着,为了照顾琴小香的感受,也是怕琴小香听不明白,阿枝还特意放慢了语速,向着她尽可能的详尽的介绍念心阁。
      阿枝对于琴小香还是很有好感的,见她的第一眼,阿枝就觉得琴小香与其他的女孩儿很不一样,而且她似乎真的和环独倾有很深的渊源,感觉环独倾对于她,与常人相比有些不一样。
      更为难得的是,在见到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后,琴小香还是能保持着正常,身为人类却是一点也不惊讶,所以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姑娘还是挺讨人喜欢的。
      琴小香在后面跟着阿枝,听着阿枝向她介绍这里的一切,觉得真的很是不可思议,而在阿枝说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却是不知不觉的被阿枝身上的那把剑给吸引住了,她好奇的看着阿枝别在腰间的剑,忍不住问道:“这把剑叫什么名字?我能看看吗?”琴小香期待的看着阿枝。
      阿枝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犹豫了一下,然后他才把剑取了下来放到琴小香的手中,简略的介绍道:“它叫“末日”是一把凶剑。”
      琴小香拿着剑,她好奇的打量着那把剑,这把剑拿在手里感觉一点儿重量都没有,轻得就像一根羽毛一样,而且看得越久,她就感觉这把剑仿佛有魔力一般,在引诱着自己内心的杀意,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拿着这把剑大杀四方。
      最后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阿枝从她手里将剑拿了回来,还提醒道:“不要一直盯着它看,这是把凶剑,它会引诱人犯罪的。”
      阿枝的话让琴小香赶忙回过了神来,她充满了好奇的看着阿枝,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随身携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呢?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看到琴小香正看着自己,阿枝询问道。
      “我应该叫你什么?”琴小香问。她对阿枝的好感简直就像那升天的火箭一般,蹭蹭的往上飞涨。比起那个有些阴沉的店长,她还是更喜欢好心又温柔的阿枝。
      “叫我阿枝吧。”阿枝淡淡的说到。
      琴小香有些奇怪,忍不住的问道:“你的全名是?”琴小香觉得这样叫是不是有些太过亲密了?毕竟他们也才刚认识不久啊!自己好歹也是女生,怎么也应该矜持一点儿的。
      似乎是看出了琴小香心中所想,阿枝就解释着说道:“我的全名叫做“月枝”,但是,我的全名是只有我未来的妻子或是恋人才能叫的,这是我族的规矩:只有爱人之间才会互相叫对方的全名。”
      琴小香愣了一下,然后脸一下子红了,她点了点头,然后又岔开话题的问道:“那我应该叫老板什么?老板还是店长?或是他的名字?”
      “随你喜欢,你也可以直接叫他的名字:“环独倾”。”阿枝随和的道。
      琴小香又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才说道:“我想去外面买点儿东西,你陪我一起去吧!”
      阿枝想也没想的就点头答应了,毕竟,以后他可是要和琴小香一起在念心阁待一段时间的,怎么招也得处好关系。
      于是两个人就离开了念心阁,当然,阿枝并没有告诉环独倾他和琴小香要出去,他想着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就让环独倾继续睡吧,他也很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
      就这样,阿枝和琴小香两个人来到了街上,一路上,阿枝都在听着琴小香不停的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事。
      琴小香说自己从一出生就可以看到鬼魂,开始是有些害怕的,可慢慢的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所以,在她看见念心阁中发生的那些“怪事”时也就不以为然了。
      之所以想在念心阁里当店员,也是觉得这地方不错,于是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进去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为了念心阁的店员。
      两个人就这么边说边走着,当然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琴小香在说,而阿枝只是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就突然的被一个算命的先生给拦住了,那个人戴着一副墨镜,皮肤白皙,但是却透着一股寒气,他骨节分明的右手小指上有一截手指是断掉的,他坐在一个写着算命算姻缘的摊位上,正抬头看着两个人。
      “相逢即是缘,两位来鄙人这里算个命吧!”那位算命先生对着阿枝和琴小香热情的招呼道。
      本来阿枝是不想理他的,但是琴小香却很有兴趣的坐了下来,她伸出自己的手,然后期待的说道:“先生,你帮我算一下我的姻缘吧!”
      那个算命先生抓住了琴小香的右手,掐指一算再仔细的想了想后,就说道:“这位小姐,姻缘乃是天定的,几乎每个人都会有姻缘,只不过,你这姻缘有点儿坎坷,不过放心,命里有时终须有,该有的不会少的。”
      那算命的这么说,琴小香有些开心,然后她看了看阿枝,提议道:“阿枝,你也来算一下吧!”
      阿枝摇了摇头,拒绝了,他向来不相信这种街头算命的,要算命还不如直接去找全知书呢,他才是这方面的权威。
      虽然阿枝拒绝了,但是那个算命先生却是直接站了起来,只见他径直走到阿枝身边,直接是握住了他的手,那算命先生的手十分的凉,阿枝感觉就像是碰到了一块寒冰,他被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挣脱,但是那个人却紧紧的抓住了阿枝的手,而阿枝身上的力气也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根本使不出分毫,只能任由那个人抓着。
      那个人轻易的扳开阿枝紧握的手,在他手上慢慢的画了一个圈,这才说道:“这位先生是中蛊了啊!我可以帮你解蛊的。”
      “啊?中蛊?”琴小香不可思议的看着阿枝,阿枝看起来好好的,怎么会中蛊呢?
      “不需要。”阿枝很费力的说着,感觉自己的脑子一阵的晕眩,而那个人则笑了一下,他看着阿枝,很是诡异的道:“很快我就会来到你的身边了。”
      “什么?”阿枝看着他,十分的不解,而那个人则是抱住了阿枝,笑道:“真期待和你再次见面,这具身体很快就要消失了,不过,我会以另外一种姿态出现在你身边,我的阿枝,我回来了。”
      “你到底是谁?”阿枝问道,身体却是越来越软了,根本提不起一丝力气。
      那个人在阿枝耳边说道:“你没有见过我。”说着他就突然的化作一股青烟消失了。
      阿枝愣了一下,当他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琴小香还在身旁絮絮叨叨的说着。
      阿枝看着琴小香,感觉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东西,他下意识的问琴小香“你有没有去算命?”
      “啊?”琴小香疑惑的看着阿枝,反问道:“什么算命啊?我们一直都在走路好吗?你怎么了?”
      阿枝摇了摇头,奇怪,他怎么会认为琴小香会去算命呢?真是的,他竟然会出现这么奇怪的臆想。
      等他们逛完也买完琴小香需要的东西后,天都已经快要黑了,于是阿枝就赶紧带着琴小香一起回去了。
      回到念心阁时,刚推开门,阿枝就看到环独倾一脸不悦的看向了琴小香,他冷哼了一声“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的店员拐跑了呢!”
      琴小香调皮的冲着环独倾吐了吐舌头,然后和阿枝告别后就带着买回来的东西兴冲冲的去了二楼。
      琴小香走后,环独倾有些生气的质问阿枝“为什么不和我说一声?这样擅自外出很危险的。”
      “只是出去一小会儿,不会有事的,我要休息了,这个时间了,应该不会有客人了吧。”说着阿枝就准备上楼。
      可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而门上的铃铛则响了一下。
      一个面色发黄,胡子拉碴,身上穿了一件灰蒙蒙大衣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阿枝停了下来,看了那客人一眼,然后就像往常一样去给这位客人泡茶。
      而环独倾则看着那个客人,微笑道:“客人您好,欢迎来到念心阁,你看上了哪一件物品?如若满意,即可交换。”
      那个中年男人在店里走了一圈,他细细的打量着店里的每一件商品,但都不甚满意的直摇头,最后他走到环独倾面前,哑着嗓子说道:“我实在找不到我满意的,要不你给我推荐一下吧。”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来到这儿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一般,不知不觉的他就到这儿来了。
      听完男人的话后,环独倾站了起来,他径直走到一个货架面前,然后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长条形的盒子,他把盒子放到那个中年男人面前,很神秘的道:“也许,你会满意这个。”
      而这时,阿枝也端着泡好的茶走了出来,他给了那个男人一杯茶,然后把另一杯茶放到了环独倾面前,而自己则是站在了环独倾的身旁。
      男人看了一眼阿枝,觉得他的装束有些奇怪,毕竟他可是很少见到白头发的长发男子的,说起来,这里本身就是很奇怪的,所以这种种的奇怪加起来,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不再想这件事后,男人将全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那个盒子上,他好奇的打开盒子,取出了里面的东西,出乎他意料的,那是一副画,看起来更像是有些年代的东西,画轴是用檀木制成的,还隐隐的飘着一股香味儿,他有些期待的慢慢的将那副画展开。
      而此时,环独倾则在一旁补充说道:“自古帝王爱美人,今者不用江山,也能换得美人,此乃“美人图”您还满意吗?”
      阿枝走到男人的旁边,也看着男子手里的那副画,可奇怪的是,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那画布上面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美人到底在哪儿啊?虽然阿枝看不到什么,但是那个男人好像看到了美人似的,他激动的对环独倾说道:“我要找的就是她!把她给我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环独倾淡淡的看着欣喜若狂的男人,然后慢慢的说道:“我要你的那只能画画的手,不过,不是现在需要,以后我会来向你收取代价的,现在你可以把她带回家了。”
      说着,环独倾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阿枝看了一眼环独倾,不知道他又想干什么。
      男人像是生怕环独倾会反悔似的,立刻像是怕人抢了似的很宝贝的抱着那副画跑出了门。
      男人走后,阿枝好奇的问环独倾“为什么我什么也看不到?不是说是美人图吗?”
      环独倾神秘的笑了一下,然后拍着阿枝的肩膀,笑着道:“心中有太多□□的人才能看到那其中的美人,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最纯粹的美就是什么都没有。”
      阿枝不理解的摇了摇头,而环独倾也不再多做解释了,反正,他俩都是没经历过爱情的人,自然是不会懂这些凡人对于□□的追求的,环独倾看着店门口,有些微微的出神。
      而那个中年男人则带着美人图回到了他租住的地方,回到家,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画卷,看着那上面的美人儿,他忍不住伸手抚摸着那美人儿的脸。
      这样的一个美人儿是在人间绝无仅有的,柳叶眉,梨花妆,看起来白嫩似雪的肌肤,纤细的腰肢,修长的雪白大腿,那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真实,仿佛活人一般。
      她在画中看着自己,那漂亮的眼睛好像有话和他说一般,灵动得仿佛在和他眉目传情,暗送秋波。她拿着一把圆形的扇子遮住了半张脸,微微翘起的兰花指似乎有意无意的指着男人,男人有些狂热的看着那画中的人,要是能得到这个美人儿就是要他的命他也愿意啊!
      而就在男人还沉浸在无限幻想中的时候,门突然的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了,一个围着灰色头巾,身上穿着有些肥厚衣服,脚上是一双有些磨破了皮的运动鞋的中年妇女提着满满一篮子的看起来成色不是很好的菜走了进来。
      她看到正对着一幅画发呆的男人,颇有些不满的抱怨道:“一天到晚的不干正事,竟搞些乱七八糟的事,喂,你什么时候能出去找份儿体面的工作?这个家要不是有我支撑着,早就散了,真是的,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看上你这么个懒人了!”中年妇女开始由抱怨变成了骂骂咧咧,她显然是有些受够了这成天待在家里,什么事也不做的丈夫了。
      而面对妻子的指责,中年男人却是一点儿也不为所动,仍旧呆呆的看着那副画,那个中年妇女好奇的走到那副画面前,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他,可是,她只看到了一副什么都没有的白布,看到这,她哼了一声,低骂了一句“有病。”然后就提着菜走进了厨房。
      等过了一会儿,就有一个背着有些破旧的书包的男孩儿从外面走了进来,显然,他正是那个男人的儿子。
      他走到父亲面前,有些厌恶的看了父亲一眼,然后就不理父亲独自一人去了卧室,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中年妇女做好了饭菜,就先去叫了儿子出来吃饭,当他们一齐把菜端到桌子上时,男人仍旧痴迷的看着那副画,中年妇女喊了男人几声,男人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没有应答,最后中年妇女实在是气不过,就一把夺了男人手中的画,这时男人才有了一点反应。
      他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中年妇女,然后又沉默的走到那勉强算是餐桌的桌子面前坐了下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低着头扒着碗里的那并不美味只能是勉强可以下嘴的饭菜。
      男人恨恨的想着,早晚有一天,等他发达了,一定要一脚踹掉这个只会抱怨的老女人!
      说到抱怨,果然,没过多久,中年妇女就开始抱怨起来了“胡志山,你看看隔壁美玲家的老公,人家可是大经理,每天都有接不完的生意要做,你看人家每天都是挣那么多的钱,再看看你,你除了吃饭和睡觉,还会干什么?”
      妻子还在继续滔滔不绝的数落着胡志山,而他的儿子则是更加厌恶的看着父亲,他讨厌这个什么事都不做,只会空谈理想的父亲,因为父亲一直待在家里,只有母亲一个人出去工作,所以他们家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了,父亲明明好手好脚的,却偏偏是个好吃懒做又极度自负的人。
      而面对妻子不停的唠叨,胡志山只能是默默的忍受着妻子的指责,这已经成为了他的日常了,要不是因为这老女人主管着他们一家人的经济命脉,他才不会就这么活活受气呢!
      虽然一直忍着,但他好歹也是个大男人,怎么可能允许一个女人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他无能呢?于是,过不了多久,胡志山又忍不住的顶嘴了“我是艺术家,怎么可能出去工作呢?你一个女人什么也不懂,还整天影响我的创作,我画不出来都是因为你!”
      “艺术家?”中年妇女嘲讽的看着胡志山,不屑的道:“就你那些破画,卖都卖不出去,什么艺术家!我看跟着你,我们娘俩迟早得喝西北风!”
      中年妇女抱怨的吼了起来,她是真的不能理解丈夫,明明家里都穷得揭不开锅了,他还整天嚷嚷着他那些卖不出去的破画,要不是有她辛苦支撑着,他们一家人可就要流落街头了。
      胡志山自知理亏,于是也就沉默了,没有再和妻子顶嘴。但他心里对于妻子的不满却是更加的强烈了。
      而中年妇女说着说着,眼泪也是忍不住的落了下来,一旁的胡志山的儿子则是懂事的安慰着母亲,但心里却是更加的厌恶起了父亲,一个有手有脚的大男人,整天谈梦想,谈人生,就是不愿意去工作,至少,不管是为了生计还是为了他那什么梦想,他都是什么努力都不做,还整天嚷嚷着什么艺术是神圣的,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像个大爷一样的赖在家里。
      胡志山低着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家对于他来说就像一个诅咒一般,妻子已经人老珠黄了,早就没有了年轻时候的美丽和温柔,变成了一个只会数落他的中年妇女,而自己的儿子,也是一直向着母亲,跟他一点儿也不亲,他们父子见面,向来都是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就像是身处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一样。
      面对这一切,胡志山只想逃避,他真的后悔了,要是他当初没有娶这个女人就好了。
      想到这里,胡志山不由得看向了那幅画,心里叹息着,要是那画上的女人真实存在就好了。
      就这样,他们一家人各怀心思在这沉闷的气氛中,很快的就熬到了黑夜,为了不耽误儿子的学习,中年妇女亲自送儿子去了学校上晚自习,而自己又原路返回来洗碗收拾屋子。
      相比于把自己一天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妻子,胡志山则是什么都不顾的早早地拿着那副画去睡觉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