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二 ...

  •   小静愣了一下,知道被李亚亚给摆了一道,不过,她却是一点儿也不生气,只是说道:“那大概是我的第一百零三个主人了吧,那时候我刚好满足了他两个愿望,第一个愿望就是家财万贯,而第二个愿望就是拥有一个最聪明的儿子,虽然他还想再许愿,但我只能实现主人的三个愿望,第三个愿望实现后,主人将会坠入地狱。”
      李亚亚静静的听着小静述说着,她想要知道小静的事,不仅是因为好奇,也是因为小静是她唯一的朋友,她想要更多的了解小静。
      因为有小静的出现,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自己不再被忽视,也不再是一个人,这就是她想要的,可以说,她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凡人大都很贪婪狡诈吧。”小静苦笑了一下,进一步的解释道:“当他知道他会下地狱以后,他犹豫了,好长时间都没有再向我许愿,估计也是害怕了吧,可是他还是敌不过自己的贪婪,起初,他将我放在一个铁盒子里锁了起来,没有再对我许愿,甚至连话都懒得和我说,就在我以为他已经把我忘记了的时候,他又将我拿了出来,他最后一次向我许愿,那是在他将我锁起来的三年以后,他终于还是败给了他的贪婪。”
      说到这里,小静叹了口气,眼眸低垂,颇有些惋惜,也许有的人就是这么无可救药吧,已经得到了却还想要更多,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永远不会满足。
      “他最后向你许了什么愿?”李亚亚好奇的追问道,她不禁猜测到,是什么愿望,能让小静的前任主人愤怒到想要毁了小静,难道是因为小静不能实现他的愿望吗?还是为了他自己能够免于坠入地狱的惩罚?
      就在李亚亚还在不断猜测的时候,小静则继续说道:“他最后向我许的愿望就是要得到和我一样的力量。”
      李亚亚吃惊的长大了嘴,忍不住问道:“你实现他的愿望了?”按理说,这好像没什么毛病,但这样的愿望真的可以吗?从理论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吧。
      果然,小静摇了摇头道:“我不能实现他这个愿望,这是如意镜所不允许的。虽然不能实现这个愿望,但我给了他一个美梦,让他在梦中拥有和我一样的能力,等他醒后,也算是我实现了他的愿望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他后来又那么对你?”李亚亚有些困惑,按理说小静的主人实现了愿望后,应该不会那样对小静了吧,是后来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静看了李亚亚一眼,她头一次这么纯粹的和别人说话,而且是和愿望无关,只是朋友间的聊天,她觉得,选择李亚亚,真是个不错的决定。
      停了一会儿,小静才继续说道:“后来他终于还是醒过来,也许那就是人们所说的黄粱一梦吧,在经历了诸多美好之后,再醒来,却突然发现原来自己“一无所有”。梦想与现实之间的落差十分的巨大,他也许是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吧。所以,他一下子变得怒不可遏起来,他一直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认为如果不是我,他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我引诱他许愿,他就不会一次次的越陷越深到最后不可自拔,可是他却忘了,最开始要许愿的人是他,那些愿望都是他亲口说出的,我从来没有强迫他许过什么违背他本心的愿望,甚至我还提醒过他,让他要慎重的许愿,但是他从来没有听过我的,现在出了事,反倒全怪在我的头上来了。”
      说到这里,小静有些悲伤,大抵人类都是自私又绝情的吧。至少她以前的那些主人,大多如此。
      “他说我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他要彻底的毁了我,不让我再去祸害其他人,说的真是好听啊!什么为了别人,其实说到底,他还是为了他自己。”小静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她的每一任主人几乎都是这样,总是在最后关头把过错全都归咎于她,千错万错全都是她一个人的错,到最后竟变成了她哄骗他们了。说起来还真是可笑啊!
      “他到底是怎么伤到你的?”李亚亚觉得很不可思议,按理说,那个人只是一介凡夫俗子,他虽然那么说了,可也未必真的能伤到小静啊!再怎么说小静也是有些能力的,而且这些天和小静相处下来,李亚亚发现,小静也不是那种会忍气吞声让别人欺负到她头上的人啊!
      见李亚亚疑惑,小静就解释道:“他请来了一个道士,那个道士用符咒镇住了我,然后把我丢进了一个放着千年干尸的棺材里,他倒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盘,想让我们来个两败俱伤,最好是能同归于尽,可是那道士道行太浅,竟看不出来我到底是什么,反倒是自以为是的一口一个孽障的叫着。而我的伤就是和那个干尸打的时候弄的,到了最后,我的那个自私的主人还是免不了坠入地狱的命运。”小静不屑的冷笑了一下,几百年过去了,这人间还真是变了样啊!原本本应一身正气的人却因为一些小利益轻易地就屠戮其他的生灵,而那个不长眼的道士还自以为是干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也对,真正的坏人永远都是那么的心安理得,不做坏事就是对于他们最大的折磨。
      “听你的口气,好像你很厉害啊?你到底是什么?”李亚亚的好奇心被彻底的激了起来,她索性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看着李亚亚充满好奇的目光,小静就干脆直接将她的一些往事说了出来,反正,估计过不了多久,如意镜就会彻底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到时候也没有人会记得她了,她就是她想说也说不了了,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想要好好的和人倾述一番。
      “和你讲一个故事吧。”小静笑了一下,这其实也就是她自己的故事,虽然几百年过去了,但她仍旧是记忆犹新。
      酝酿了一下情绪,小静才说道:“从前,有一户寒门出身的女孩儿,她有一个很喜欢的人,那个人也和她一样是寒门出身,他们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关系一直都很要好。而他们两家的人也在这两个孩子很小的时候就为他们订了一门“门当户对”的娃娃亲。
      女孩儿很喜欢那个男孩儿,而那个男孩儿也总是在寒窗苦读的时候偷偷的跑出来,带着那个小女孩儿去看各种各样稀奇的小玩意儿,有时也会给那小女孩儿买些小点心之类的。”说到这里,小静不由得笑了起来,那时,他对自己说的话,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他说:“如意,等我以后中了状元,我就骑着高头大马来娶你过门儿,到时候,你一定要穿的漂漂亮亮的在家里等我!”
      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站在一棵杨柳树下对着自己开心的笑着,风将他的长发扬起,迷乱了自己的眼,心也跟着一起乱了起来。而那时的自己比那少年还要矮一个头,对于少年的话,她只能是羞涩的低着头,轻轻的点头答应了。
      在李亚亚期待的目光下,小静又继续说道:“后来,男孩儿和女孩儿都长大了,为了供男孩儿努力读书考取功名,女孩儿自愿卖身为奴,给一户有名的大户人家当丫鬟。而这些,女孩儿没有告诉男孩儿,她只是想要默默的支持男孩儿就好了,她希望男孩儿能够考取功名,光耀门楣后来取自己,她相信,那时候自己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女人。
      可是女孩儿错了,错得离谱。
      后来,男孩儿真的考取了功名,就在女孩儿满心欢喜的以为男孩儿要来取自己的时候,男孩儿却消失了,女孩儿发了疯一般的找男孩儿,可是,却再也没有他的消息,女孩儿很是伤心,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男孩儿了。
      找不到男孩儿,女孩儿就从自己服侍的大户人家那儿离开了,她想着去别处打听男孩儿的消息,无论如何,她都是要找到他的,就算只是一个答案也行,不要这么见不到人啊!
      后来,女孩儿伺候的那户大户人家的小姐突然找到了女孩儿,她兴奋的告诉女孩儿,她要嫁人了,而她要嫁的人正是当朝的金科状元,也就是那个男孩儿。
      女孩儿不相信,她不相信男孩儿会变心,她不相信,也不愿相信,更是不敢相信,她必须要听到男孩儿亲口和她说。
      后来,几经辗转,女孩儿终于见到了那个男孩儿,就在女孩儿满心欢喜的时候,可那个男孩儿却对女孩儿说出了很绝情的话,他希望女孩儿不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了,他还说,自己不希望让别人知道,他和一个身为下等人的女孩儿有什么关系,毫无疑问的,男孩儿功成名就后就抛弃了女孩儿。”
      小静苦笑了一下,她当时真的好笑到了极点,怎么会那么傻啊?以前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了她的脑海当中。
      当年的自己苦苦的哀求着,她抓住他的手,对着他喊着“不!这不是真的?为什么?我做错什么了?还是你不喜欢我身上的哪点?我都可以改的,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只有你了,哪怕是让我做你的小妾也行啊!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女孩儿哭了,她泪眼婆娑的看着面前这个男孩儿,才几个月不见,男孩儿瘦了,好像有那么一点的虚弱,他的眼睛里好像闪着某些东西,但是女孩儿却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她只是一个劲儿的祈求着男孩儿,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
      可是男孩儿却决绝的一把推开了女孩儿的手,对着她吼道:“你够了!我想要的你给不起!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女孩儿不相信的看着男孩儿,她不断的祈求着男孩儿,可男孩儿却冲着女孩儿怒吼了起来,最后他转过身,留给女孩儿一个冷漠的背影。
      女孩儿呆愣愣的看着男孩儿,抽泣着“可是,可是你说过要娶我的,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那是骗你的,你还真信了?快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男孩儿始终没有回头,但却是开始不耐烦的驱赶着女孩儿了。
      看到男孩儿这样的绝情,女孩儿一下子崩溃的大哭了起来。那一瞬间,她感觉天崩地裂,感觉所有支撑着自己走下去的东西全都坍塌。
      “这男的好渣啊!”听小静说起这些,李亚亚想了一会儿后,然后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要是她遇到这种男的,绝对要让他断子绝孙。
      没想到小静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幽幽的道:“不是的,你听我继续说完吧。”接着小静又继续说了起来。
      “后来,女孩儿绝望的用男孩儿送她的定情信物也就是一面镜子自杀了,当时,女孩儿打碎了镜子,然后捡起碎片将自己的手腕给割破了,她想要用这种方式让男孩儿记住自己,也许只有死了,才能不成为他的拖累吧,当时的女孩儿就是这么想的。
      因为男孩儿就是她的全部,她活下去的意义和指望,没有他,女孩儿根本就活不下去。而那面镜子就是后来的如意镜。
      女孩儿自杀后,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她的魂魄被困在了镜子当中,将破碎的镜子又粘合了起来,而她则成为了镜鬼,而那面有她灵魂寄居的镜子,也不再是一面普通的镜子,而是成为了可以实现它的主人三个愿望的如意镜,不过相应的,在愿望实现之后,许愿的人必然要付出代价。
      后来又因为种种机缘巧合,那面附着着女孩儿魂魄的镜子被送到了和那个和男孩儿成亲的小姐手中,当然了,因为那女孩儿魂魄的关系,那面原本破碎的镜子又恢复了,而且还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它变成了你后来看到的样子。”小静又进一步的解释道。
      她的话让李亚亚下意识的看了看如意镜,这如意镜虽不说是价值连城,但要放在当时那种年代,李亚亚觉得它也不是什么便宜货,怪不得她觉得不对劲儿呢,因为之前她一直认为,既然男孩儿很穷,所送的定情信物应该不会太贵重吧,原来是这样啊!
      过了一会儿,小静又继续说道:“直到后来,那女孩儿才慢慢的得知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可是,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了,即使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也已经和男孩儿彻底的阴阳两隔了。
      原来,当初男孩儿并没有变心,只是那户大户人家的小姐看上了男孩儿,本来想用以后的前程似锦来诱惑男孩儿和她成亲的,可是无论他们怎么说,怎么劝,男孩儿就是不为所动,坚持要衣锦还乡的回去迎娶女孩儿。
      虽然被男孩儿拒绝,但是那位小姐并不肯善罢甘休,她直接动用家里的关系将男孩儿的父母给抓了起来,而且就连男孩儿自己也被他们给抓了,那位小姐想用男孩儿的家人来要挟男孩儿,但是那时候,男孩儿心里只有女孩儿,一直不肯和那位小姐成亲,于是那位小姐就用了女孩儿的命来要挟男孩儿,男孩儿无奈,只好答应了小姐的要求,但是小姐有一个条件,就是男孩儿必须和女孩儿一刀两断。
      原本男孩儿的想法就是先假意答应那位小姐,等他救出了自己的父母,就立刻去找女孩儿成亲,到时候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于是男孩儿就在女孩儿面前说了那么决绝的话,可是,当他再次找到女孩儿的时候,所见到的却是女孩儿冰冷的尸体,而看到女孩儿尸体的那一刻,男孩儿彻底的疯了。”
      说到这里,小静突然流出了一滴眼泪来,那最后诀别的场景仍旧历历在目。
      她拼尽全力的终于再次见到了他,而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英俊潇洒和才华横溢,而仅仅只是一个疯疯癫癫的被众人所遗忘所抛弃的疯子。
      再见到他时,他瘦得厉害,几乎都能看到他皮肉下包着的骨头,他披头散发的坐在一个梳妆台前,时而傻笑,时而又默默的发呆。他已经快要被人彻底的遗忘,也唯有自己依旧深爱着他,心疼着他。
      虽然他已经变成了这样,但是他的脚上还是被拴了一根很粗的铁链,感觉他已经不是人,而是供人取笑玩弄的动物了,他即使是疯了,那家人也依旧不肯放过他,他们还狠心的夺走了他最后仅存的一点儿东西——自由
      她从镜子里走了出来,慢慢的从一个透明的小人儿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她走到男孩儿面前,看着男孩儿空洞的眼睛,那双曾经倒映着女孩儿影子的眼睛,如今只剩下灰蒙蒙的一片。
      女孩儿轻轻的叹气,她拿起梳子,像以前一样轻轻的给男孩儿梳着头发,他已经认不出她了,但她不在乎,对她来说,只要能陪着男孩儿就好了。
      对她来说,无论男孩儿变成什么样子,他依旧是她的男孩儿,而她也很想做回他的女孩儿,真想和他永远在一起啊!
      那时他们都没有说话,男孩儿任由着她为他梳着头发,以前他们也是这样的,那时候,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是却很快乐。
      她为他梳好了头发,男孩儿却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他喃喃了好久才说道:“如意,对不起。”
      那一刻,她以为他终于想起她了,可是,男孩儿并没有想起她来,只是这成了他的一个执念,他只是一遍遍的重复着:“如意,对不起。”
      她抱住了男孩儿,其实她不怪他的,一直都是,只是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再多等等,可惜,一切都已经回不去了。
      即使他再也认不出她了,但是她仍旧要守着他,男孩儿依旧是她为之着迷深爱的人,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样子。
      当她想要永远陪着男孩儿时,她却听到那个男孩儿说道:“杀了我。”
      她看着男孩儿,而男孩儿则是祈求的看着她,他的眼中终于倒映出了她的影子。
      她觉得,在那一刻,她真正的和男孩儿心意相通了,她最后再看了男孩儿一眼,然后吻了男孩儿一下,与此同时,一把尖锐的匕首也插进了男孩儿的心窝。
      她杀了他,这是他最后的愿望,无论会付出什么代价,她都必需替他完成。
      后来,她因为杀了男孩儿而被认为是犯下了无端残害生命的罪孽,所以,最后女孩儿被神惩罚,灵魂将永远的被困在镜子当中,她必需作为如意镜的镜鬼,送一千个灵魂下地狱才能获得自由,只有这样她才能重新进入轮回投胎转世,而那一千个灵魂全都是前世犯下孽业而侥幸逃脱了惩罚的大恶之人。这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她不后悔,即使再让她选一次,她依旧会杀了男孩儿,而她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她进入轮回之时,能够再遇见男孩儿,他们前世无缘,希望今世有缘再见。
      李亚亚看着小静,原来她的故事竟是这样的让人惋惜又无可奈何,也许这就是命运的捉弄吧。
      而说完自己的故事,小静又看向了李亚亚,说道:“我也想要知道你的事,不过,我自己来看。”说着,小静从镜子中走了出来,在一团朦胧的云雾过后,她出现在李亚亚面前,在她惊讶的目光中,小静伸手按住了李亚亚的肩膀,然后将额头贴在了李亚亚的额头上,小静闭上了眼睛,而李亚亚看着小静,感觉一阵的眩晕袭来,她也随即闭上了眼睛。
      小静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了一个李亚亚的家门口,更准确的说,这是李亚亚以前的家。而这,也无疑是李亚亚记忆中的虚空世界。
      “亚亚!快点啊!再不快点,爸爸就要关门了,到时候亚亚就不能和爸爸妈妈一起出去玩儿了!”一个戴着太阳帽的妇女走了出来,她的手里还提着一箱行李,她应该就是李亚亚的妈妈,因为那模样正和小静在李亚亚的梦中见过的一模一样。
      而这时,孩童时代的李亚亚扎着两个羊角辫,手里抱着一个兔子布娃娃,一蹦一跳的跑了出来,她飞快的跑到不远处停着的轿车边,拉开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
      “去玩儿!去玩儿了!”李亚亚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妈妈坐在李亚亚的身边,宠溺的摸着李亚亚的头,说道:“亚亚是个好孩子,要听话哦!不然就会被狼外婆吃掉!”妈妈吓唬着李亚亚。
      李亚亚把身子往妈妈怀里一缩,有些害怕的道:“亚亚不喜欢狼外婆,亚亚会听话的。”
      而这时,李亚亚的爸爸则回头看了这幸福的母女俩一眼,然后发动了车子,一家人走在了去度假区玩儿的路上。
      这是爸爸和妈妈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假期,李亚亚最喜欢这个时候了,每次他们一家人都能聚在一起,开开心心的玩儿一整天。
      在路上,一向活泼好动的李亚亚有些憋不住了,她看向了在一旁玩儿着手机的妈妈,撒娇般的道:“妈妈,你给我讲个故事吧!”说着,李亚亚从放到车里面的小箱子里拿出了一本童话书,她现在还太小了,这上面的很多字她都不认识,她想要妈妈讲给她听,她最喜欢妈妈给她讲童话了,因为她总是梦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能像童话里的女主角一般等来深爱自己的王子。
      李亚亚兴奋的把书递给妈妈,而妈妈也放下了手机开始给李亚亚讲起上面的童话来。
      李亚亚仔细的听着,妈妈讲的正是灰姑娘的故事,李亚亚很喜欢灰姑娘的故事,因为她总觉得,就算一个人一开始就充满了苦难,而到了结局一定会很美好的,毕竟妈妈总是跟她说,人一定要先苦后甜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
      虽然李亚亚并不是很了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妈妈说的总是没错的,李亚亚一直都相信着妈妈。
      小静默默的跟在他们后面,这里是李亚亚的回忆世界,她能在这里看到李亚亚还记得的任何一件往事,当然了,她们是看不见自己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亚亚渐渐的有了一些困意,可是,当她想要闭上眼睛趴在妈妈怀里小睡一会儿时,她突然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她抬起头,却看到了一辆不断鸣笛,还闪着晃眼大灯的向着他们急驶而来的大卡车。
      李亚亚被吓傻了,而妈妈则下意识的将李亚亚紧紧的抱在怀里,轰的一声巨响,李亚亚只感觉车身连同她自己全都被颠了起来,而与此同时她身上的皮肤也都被一股灼热的巨浪给灼伤了,感觉就像是掉入了沸腾的油锅中一般,李亚亚疼得大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李亚亚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洁白得十分刺眼的医院病房里,她向来都讨厌医院,现在再看到这里,就更加的厌恶了。
      现在她全身上下都打着厚厚的石膏,身体只要稍微一动就会锥心的疼,她的脸上也缠满了绷带,只露出了一只眼睛和满是创口的嘴巴,她的鼻子上还连着辅助呼吸的呼吸器。
      李亚亚感觉自己的嘴干的要裂开了,嗓子哪怕是咽一口口水都会撕心裂肺的疼。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感觉这里好恐怖,而且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好害怕,好想爸爸妈妈能够陪在她的身边。
      李亚亚在医院里整整躺了一个月,这期间不断的有护士或是医生进来查看她的伤势,或是照顾她,无论有多少人出现在她面前,她也没有这些人中见到自己的父母,李亚亚很想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来看自己。
      直到后来,李亚亚才从护士那里得知他们家的小轿车与一辆失控的大卡车两两相撞,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爸爸根本躲避不及,一下子驾驶着小轿车撞了上去,爸爸当场死亡了,而坐在后排的她和妈妈都是受伤严重,被找到时她们都陷入了深度昏迷当中,而现在李亚亚醒了,但是她的妈妈仍旧处于危险的昏迷期当中。
      得知这个消息,李亚亚哭了,她突然想起了妈妈给她讲过的童话,她觉得也许仙女能救妈妈,因为仙女不都是会实现人的心愿的吗?
      李亚亚这么想着,她也学着童话里灰姑娘的样子每天都在向着仙女做着祈祷,希望仙女能够救救自己的妈妈,她已经失去爸爸了,不想连妈妈也失去。
      “仙女姐姐,求求你,一定要保佑妈妈平安,妈妈是好人,求求你,一定要保佑她能够醒来,仙女姐姐,请实现我的愿望吧!”李亚亚每天都在做着祈祷,就这样日复一日的不停祈祷着,她希望她的祈祷能被仙女姐姐听见,她希望仙女姐姐能够保佑她的妈妈。
      就这样,李亚亚一直祈祷着,除了祈祷,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她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仙女的身上,她希望仙女能够救救自己的妈妈。
      李亚亚就这么一直祈祷着,直到护士告诉她,她的妈妈还是撑不住的走了的时候,李亚亚闭上了眼睛,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前,李亚亚还是如往常一般祈祷着,但是当她得知妈妈的死讯后,她停下了祈祷,什么话都没有说,而从那以后,她不再说话了,变得异常的安静。
      直到两个月后,她终于彻底的康复出院了,她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一般,一声不吭的从律师那里取回了爸爸妈妈的遗物,当她看到那本被烧得只剩下一半的那本童话书时,李亚亚将它拿了起来,然后走到了一个桥边,她奋力的把书甩了出去,愤怒的大喊着“去死吧!骗子!都是骗子!”
      喊完之后,李亚亚蹲了下来,突然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没了,什么都没了,从今往后,她只能一个人了,再也不会有人等着她回家了,再也不会有人将她护在身后保护她了。
      小静看着李亚亚,蹲下身来,安抚的摸了摸李亚亚的头,虽然李亚亚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但这是她能为她做的最微不足道的事了。
      此时,画面突然的一转,几个半大的男孩儿围着年幼的李亚亚,他们大笑着,指着李亚亚恶作剧的大笑了起来
      “她没有爸爸妈妈!她是怪物!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怪物!怪物!”那几个男孩儿对着李亚亚扮着鬼脸,调皮的取笑着李亚亚,而李亚亚被他们围在中间,只能无力的低着头,她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角,一言不发。
      小静看着李亚亚,终于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离开了那专属于李亚亚的回忆,有些疼,也许真的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吧。
      “对不起。”小静看着李亚亚,她知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说的再多也无济于事,但她也不想李亚亚就这样一直痛苦下去。
      她心疼李亚亚,虽然她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小静对于李亚亚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总觉得,她应该为她做点儿什么。
      “不必道歉,这不是你的错,也许这就是命运吧,天注定,我不该拥有那么多。”李亚亚倒是很豁达的笑了。
      “其实后来我也想了很多,终究还是我太自私了,要是真的祈祷有用的话,那么人们就不用那么努力了,这个世界没有仙女,没有奇迹,有的只是早有安排罢了,要是想得到好一点儿的生活,就只能自己不断的努力。”李亚亚摇了摇头,这些年,其实她早就已经想通了,只是再想起那些往事时,还是忍不住的一阵伤心。
      小静在李亚亚身边坐了下来,有些悲伤的道:“还剩最后一个愿望了,我希望你不要许这最后一个愿望,我要走了,去寻找我的下一个主人了,李亚亚,认识你,我很高兴。”小静看着李亚亚,然后和她来了一个最后的拥抱。
      “可是,如果我不许这最后一个愿望的话,你还会被困在这镜子当中的,小静,能遇到你我也很开心。”李亚亚由衷的说着,小静是她唯一的朋友,能遇到她,也许真的是她倒霉的一生唯一的幸事。
      小静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不在意的笑道:“反正我都被困了这么久了,再等下一个主人也有的是时间,我不在乎再多等几年。”
      李亚亚看着小静,然后微笑了一下,突然的说道:“我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够得到自由,摆脱如意镜的束缚,重新进入轮回,去找你心爱的人吧。”
      小静惊愕的看着李亚亚,她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这是如意镜的规矩:愿望一旦说出,就再也无法更改了。
      这时李亚亚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小静赶紧抱住了她,忍不住的喊道:“你疯了!知道不知道你会坠入地狱的!”
      “没关系,反正我早就该死了,其实这段期间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这是我这么多年来,唯一过得那么开心的时候,最后能帮到你,我真的很开心。”李亚亚虚弱的笑了,也许她们是时候该一家团聚了,不知道爸爸妈妈有没有在等着自己。
      李亚亚看着眼中越来越模糊的小静,她知道她的意识正在慢慢的远去,她感觉很累很累,真想好好的睡一觉,再也不要醒来了。
      小静抱着李亚亚,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李亚亚死在自己的面前,她的心一下子痛到了极点。仿佛那多年前,亲手杀了他的痛再次感同身受。
      “世界是一个回环,可惜,已过千年,经过了无数的轮回后,即使是有缘人,也是相逢不相识了。”环独倾的声音突然的在小静身后响起,小静回过了头,她茫然的看着环独倾,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环独倾撑着伞来到李亚亚的面前蹲了下来,他一手撑着伞,另一只白骨化的手在李亚亚的脸上晃了一下,然后才说道:“那我就让你看看他真正的样子吧。”
      小静低下了头,她震惊的看着怀中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他?
      “经过无数的轮回,每一次轮回都是一段悲苦的过往,在经过奈何桥时,一次又一次的喝下孟婆汤,将往事慢慢的遗忘,到了这一世,缘分终于让你们再次相遇,可惜,到底还是错过了,即使隔得那么近,甚至就在眼前,你还是没有认出他来,如意,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吗?或者,你能记得的也仅仅只是他以前的样子了。”
      环独倾有些怜悯的看着小静,阿枝说的没错,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李亚亚到底是谁了,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看着他们再一次生离死别,他是很冷血,一直都是如此。
      “求求你,救救她吧!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求求你,救救她!”得知这一切之后,小静异常的痛苦,原来他竟一直在自己身边,她们离得那么近,可是,她还是没能认出他。真是可悲啊!难道她早已将他遗忘?不,不要!自己不想再次失去他。
      小静哀求起环独倾来,这一世她竟又错过了他,而现在她只要他能够活下来就好了,什么转生,什么轮回,她都不要了,哪怕再次忍受万年万年的孤独,她都要他好好的活下去。
      环独倾摇了摇头,无奈的道:“她的灵魂已经坠入了地狱,我也没办法,而且你知道的吧,灵魂坠入地狱的人将永生永世深受折磨,无法再转生,最终也只能彻底的消散。”
      就在环独倾刚说完的时候,李亚亚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消散,变成了一个个绿色的小光点,她的灵魂已经坠入了地狱,就连身体也开始消散,从此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她这个人的存在了。
      看着小静那痛苦万分的模样,环独倾忍不住又提醒道:“你已经可以进入转生轮回了,痛苦已经结束了,你自由了,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做了这么多,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快走吧,鬼门关马上就要关闭了,下一次打开不知道又要等多久了。”
      小静看着李亚亚在自己怀里彻底的消失,她想要抓住她,可是,却扑了一个空,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彻底的空了,过了很久,她回过头看着环独倾,突然的问道:“你没有爱过吧?所以你永远不会体会到我的感受,这是我欠他的,就必须由我来亲自偿还,既然人间已经寻不到他了,那么,我就去地狱陪着他吧。”说着小静的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而那面她附着的如意镜,一下子哗啦一声碎裂了。
      环独倾有些惋惜的看着小静,无奈的道:“想清楚了,这样你辛苦积攒的功德将全部变成孽业,你会入无间地狱的,值得吗?”
      此时小静的脸也像是镜子一下裂成了一块一块的碎片,她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了起来,她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值得。”
      她的回答很轻,被风给轻易的吹散了,连带她自己也被风给带走了。
      环独倾看着那面碎掉的镜子,感慨道:“这世间再无如意镜了,但如意,却还在,也许我不明白,但是,总有人会明白的吧。”
      环独倾撑着伞,轻轻的叹了口气,慢慢的走了回去,而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那面碎掉的镜子突然的生出了两条黑色的藤蔓,它们紧紧的交织在一起,共同开出了一朵火红的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