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2、二,三 ...

  •   等环独倾回到香公主身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有些歉意的看着已经在生闷气的香公主,对着她解释道:“我有一点儿事给耽搁了,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
      “谁管你!”香公主有些气呼呼的,然后她就问环独倾“有我父王的消息了吗?我已经同意和亲了,他们应该都可以相安无事了,这可真是一个美满的结局啊!”
      香公主有些讽刺的道,是啊!大家都美满了,她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嗯,真的挺不错的。”环独倾闷闷的说道,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你若敢娶我,我便着红衣,至死相随!环独倾,你敢吗!”看到环独倾这幅淡然的样子,香公主终于忍不住的吼了起来,她质问着环独倾,他明明就知道她的心思,可是却一直沉默着,什么都不说,像是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一般,明明是他该主动的,现在反倒成了自己“威逼”了。
      环独倾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不敢看着香公主的眼睛,他也想要和她在一起,可是他不能,早在那时,她死亡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他的心里,他真的怕了,不想再害死她一次了。
      看到环独倾这反应,香公主苦笑了一下,然后又有些无力的坐了下来。还真是好笑啊!她一个公主这样的祈求,都有点儿不顾“礼义廉耻”,可以说是在逼迫别人了,可是,尽管这样,也只是把人家给吓了一跳,她就那么讨人厌吗?白送,人家都嫌烫手。
      过了一会儿,她才赌气一般的说道:“那就替我梳妆吧,明天就是我和他的大婚之日了。”
      “这,这么快吗?”环独倾几乎是本能的脱口而出,之后,他又立刻沉默了,他知道,他是最不该问这个问题的,他现在能以什么资格来问这个问题呢?
      听到环独倾这么问,香公主心里有一丝的惊喜,不过马上又转为了失落,她只是看着环独倾,一字一顿的道:“要是在我结婚之前,你能出现,那么我一定会跟你走的,但是,如果你没有出现,哪怕是你日后来求我,我都不会再跟你走了。”
      香公主咬着嘴唇,眼泪忍不住簌簌的落了下来。
      面对香公主这么直白的告白,环独倾依旧只是沉默着,但他心里已经是一团乱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过了很久,见环独倾没反应,香公主只是叹了口气,然后才道:“算了吧,早点儿休息,这妆明天画也不迟。”
      说着,香公主就站了起来,走到床边躺了下来。
      “环独倾,你可以走,也可以不走。”香公主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环独倾看着她,最终还是离开了。
      环独倾走后,香公主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但是,她还是倔强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这是她最后一丝自尊了。
      她最终还是无法被爱,为什么?就算是不爱也得给自己一个理由,如果不爱,能不能别对自己那么好,让她感动得想以身相许,却被他给原封不动的退回来了,她堂堂一个公主,在她以为的爱情面前也真是够低贱的,可她就算低贱成这样,最终还是成了一场笑话。
      环独倾回去以后,并没有立刻睡觉,而是一直坐在桌子边,想了很久很久。
      在那一刻,他很想抱住她,和她说,他愿意带着她离开,可是,之后呢?之后又该如何?她想要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给不了的,他们终究是不能在一起的。
      哪怕自己这无情的决定会让她痛苦,但是,时间久了,她会习惯的,以前也是那样,每一次他都只能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嫁给别人,然后再默默的从她们的生命里消失,环独倾一直认为,就算是香公主真的跟着自己,也只是会让她痛苦一辈子罢了,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一起的。
      环独倾深知他与香公主的结局,所以,他不能那么自私。
      这一夜,两人都没能入睡,他们都各自的想着自己的未来,最终也只能是化作一声叹息。
      很快的,就到了第二天。
      环独倾很准时的来给香公主上妆,他把一个盒子放到香公主的面前,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嫁衣,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这是他自己亲手一针一线缝制的,他做了很久,从他找到香公主的时候,他就在为她准备着,可以说,她的每一世,环独倾都会为其准备嫁衣,然后看着他心爱的人,穿着他做的嫁衣,去嫁给别人。
      他想着,香公主穿上这身一定很漂亮吧,他只是想看到她幸福的样子,虽然想留在她的身边,但可惜,他永远也给不了她幸福,只会让她更痛苦罢了。
      香公主看着那个盒子,之后又把盒子推到了环独倾的面前。
      “等我真正成为你的夫人时我再穿吧,难道你想看着我穿着你做的嫁衣欢天喜地的嫁给另一个男人?”香公主不无讽刺的笑了起来。
      “对不起。”环独倾说道。
      “没什么,感情的事本就是两个人你情我愿,既然你不愿,那么我再多的情也是没用的。”香公主摇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她抽了抽嘴角,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你不要故意报复我把我画丑了,要是我嫁不出去了,可就赖着你一辈子了。”虽然是这么说着,可是她心里仍旧是一阵的苦涩。
      “不会的,香公主在我心里无论什么时候都挺好看的。”环独倾拿出一支眉笔,细细的为香公主描眉,以前,香公主的梳妆打扮都是由他来完成的,所以,她的身边几乎都没有什么贴身丫鬟之类的。
      “环独倾,你喜欢过一个人吗?”过了一会儿,香公主问环独倾,她想要知道答案,哪怕是一个失望的答案。
      环独倾动了动嘴唇,最后才说道:“没有,我不可能喜欢别人。”
      香公主笑了一下,有些打趣的说道:“那看来不是我的原因了,我还一直以为是我不够好的缘故。”
      “不,你很好,你做的一直都很好。”环独倾说道,并不是安慰,他是真的对她又喜爱又佩服。
      若是她这一世是一位女将军的话,那一定会是一位巾帼英雄。只可惜,她这一世,做了要被自己的国家抛出去的和亲棋子。
      “可是再好,与你又有何干系?不喜欢,还是不喜欢,不会因为任何的外物而改变,一个人的心若是定了,恐怕至死都很难改变。”香公主难受的看着环独倾,而环独倾则是避开了她的目光,专心的为她的眉心点缀的细花。
      “香公主,我为你梳头发吧。”环独倾说着,然后拿着一把梳子走到了她的身后,细心的为她梳起头发来。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香公主慢慢的说着,握紧了拳头,无奈的笑道:“可惜了,我不能与你到白头。”
      “对不起。”环独倾顿了一下,心像是被重锤狠狠地砸了一下,心,一下子疼到了极点。
      相爱,却不能相守,这恐怕也是人生的一大悲剧吧。
      “不必道歉,你从不欠我的。”香公主苦笑了一下,之后两个人都沉默了。
      香公主透过镜子看着环独倾,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年轻,好像自己小的时候见到的他就是这样的年轻,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已经长大,而他却依旧一点儿都没变。
      有时候,香公主就在想,环独倾是不是老天派到她身边的神仙,等他的任务完成了,他就要回到他该待的地方了,而自己与他的这一场缘分,最终会被环独倾给淡忘。
      他是爱着自己的吗?香公主不确定,因为环独倾对于自己太好了,可是,他却从来没有说过他爱她,就是自己问的时候,他也是回避着这个问题。
      可是,要说他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自己吗?香公主不信,明明环独倾是那样的在乎她,明明他看着自己的眼睛里满是爱怜,明明他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可是,他依旧是陪在了自己的身边,难道,这不是爱吗?
      可是,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说过。
      过了很久,环独倾才有些颤抖着慢慢的放下了梳子,有些沉重的道:“香公主,您换衣服吧,该是穿嫁衣的时候了。”
      “您?你还真是生分啊!这么快就要与我划清界限了。”香公主站了起来,她摇了摇头,然后才道:“罢了,你出去吧。”
      “你一定会幸福的。”环独倾祝福着,却是再也无法笑出来,他转过身,但是却突然的被人从背后一把抱住。
      “你会推开我吗?”香公主问道,心里仍旧是充满了期待,尽管她知道,得到她想要答案的可能微乎其微。
      环独倾没有说话,但是他却是将手放到了香公主的手上,然后扳开了她的手。
      “环独倾!以后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香公主吼了起来,然后她转过了身,眼泪再一次的落了下来。
      环独倾没有说什么,直接走了出去,他出去以后,立刻找了一个角落蹲了下来,他捂着自己的嘴,只觉得自己的呼吸一阵的困难的,他觉得自己很可能又要死了。
      之后环独倾没有再去找香公主,他直接藏了起来,明明是听到了有人在四处找他,想让他护送香公主去到皇宫,可是,他做不到,他做不到看着她嫁给别人,很想要直接将她带走,可是,他又不能那么做,他不能娶她,不能给她幸福的生活,她想要的,环独倾真的给不了。
      他沮丧的想着,这一世,就让它过去吧,不管是哪一世,他们也仅仅只是有缘无分而已。这一世,也不会例外,如果要痛苦,那就让自己一个人痛苦吧。
      “听说,皇帝用了大阵仗迎娶公主,你就不去看看吗?”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环独倾抬起头,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他面前的影卫。
      “我去了又能怎样?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环独倾苦笑着摇头,这一世,他们也走到尽头了,缘分是有了,可惜也仅仅只是有缘。
      “知道吗?我在全知书那老头那里预见了未来,本来说给你听是不符合规定的,不过,命运的齿轮轮转到了它该到的地方,就算是阻止,该发生的也依旧会发生。”影卫突然有些神秘的说道。
      “你说的未来是指什么?”环独倾问道,其实,他也没有多想知道,只是本能的这么问了而已,反正,这一切都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
      “其实,香公主并不是去和亲的,她的目的,只是刺杀皇帝。”影卫说道,然后他就看着环独倾猛的站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向着外面跑了过去。
      看着环独倾消失,影卫无奈的摇头“既然那么在乎,当初又何必犹豫,只不过,你怕是来不及了,该发生的,终究还是会发生。”
      环独倾拼命的跑着,他绝对不能让她做出什么傻事,明明知道那是送死,为什么还要去?那个笨蛋!就不能为自己考虑一下吗?为什么偏偏要这么固执?
      等我,求你了,一定要等我,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你说过的,只要我出现你就会跟我走,那么我来了,你跟我走好吗?让我们一起去面对那不可知的未来!这一次我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了!
      环独倾一路拼命的跑着,可是当他刚跑到城下时,就看到城楼上有一对人马正聚集于此,而中间那个穿着一身龙袍的人则是居高临下的看着环独倾,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个被侍卫控制着的人。
      环独倾看着他们,只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他还是来晚了一步吗?
      “听说你是半生人,只要你肯归降于我,我就放了这个女人。”那个皇帝无比傲慢的看着环独倾,然后将香公主向前推了一下,威胁道:“要是你拒绝,你见到的就只会是她的尸体。”
      “不要!”环独倾喊了起来,他抬起头看着那个人,焦急的对着他喊道:“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了,把她还给我!”
      直到现在这一刻,环独倾才是真正的看清了自己的心,这一次,他爱她,不是因为香公主是她的转世,而是,他爱的就是香公主,不管她是谁,环独倾只知道,他已经爱上了她。
      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香公主嫁给别人,无法再做到强颜欢笑,他想着,找了她那么久,就在这一世停止吧,不要在找了,他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她就是香公主,她是他这一生都爱着的那个人。
      是啊!停下来吧,不要再找了,环独倾已经决定了,他要带着香公主去念心阁,无论那人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他都必须一试,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一定要给她一个看得到的未来!
      环独倾下定了决心,可是香公主却是流下了眼泪,她难过的看着环独倾,没想到到了最后一刻,他竟然会来找自己,他是爱着自己的吧,即使不说,香公主也愿意相信,那就是爱!
      虽然很想和环独倾走,可她不能害了环独倾,哪怕是死,她都不能让环独倾落到他们的手里,他会死的,她不要他死!那样,她即使是活着也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环独倾!不要答应他,要是你帮他,你就是背叛南国,也是背叛我!南国不会原谅你,我也不会原谅你!”香公主大喊了起来,竟然直接挣脱那个侍卫,一下子从城楼上跳了下来。
      环独倾被她给吓住了,立刻本能的跑了上去,想要接住她。
      香公主飞快的从城楼上坠落了下来,她红色的嫁衣像极了一朵巨大的红花,她看着环独倾,他正在向着自己跑来,看到他,香公主笑了。
      想着:你还是在乎我的,对吧?
      环独倾拼命的跑着,所幸在香公主快要接触到地面时,他及时的接住了她,但是环独倾也因此断掉了几根骨头,他抱着香公主,忍不住的哭了。
      原来,他是这么的在乎她,他以为她已经习惯了他的死亡,但是,香公主是不一样的,他爱她,不止因为香公主是她的转世,更因为,这一世,他是真的很爱香公主,爱的也仅仅只是她这个人而已。
      “我不是还没有死吗?”香公主看着环独倾,鲜血却是从她的背后流了出来,环独倾感觉到了自己双手的温热,这才发现,原来在她的背后竟然还有一个很大的口子,似乎是被匕首之类的东西给刺伤的。
      “我带你走,我听你的话来了,你愿意成为我的夫人吗?”环独倾说道,他看着香公主握住了她的手,等着她的回答。
      他想着,就这一世吧,也该为他们的缘分画上句号了,不去找了,他爱的就是她,他要带着她去找念心阁,他要和她在一起,哪怕只有短短的一世。
      “闭上眼睛。”香公主艰难的说道。
      环独倾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感觉有一个温热的东西在自己的唇边停留了一下,他震惊的睁开眼,却看到香公主已经闭上了眼睛,彻底的死去了。
      香公主刚才吻了自己,可是,他没告诉她的是,如果她吻自己的话,也是会死的,半生人,哪怕仅仅只是和人亲吻,也是会夺走对方的生命的,他们就像天生的死神。
      看到这一切,环独倾不敢相信的绝望的大吼了起来,此时,他的精神已经快要崩溃了,在那一瞬,他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一切,可是,只是转瞬之间,他再次一无所有了。
      环独倾抱着香公主的尸体,想要离开这里,但是却被一群人给拦了下来,那些人全都贪婪的盯着环独倾,每个人都想要捉到这块“肥肉”。
      环独倾将香公主放了下来,看着那个站在城楼上的皇帝,决然的道:“放我们离开,否则我立刻撞死,到时候你什么也得不到!”
      “就凭你,也敢威胁我。”那个人轻蔑的笑了,他说完以后,突然的,一个穿着黑袍子的老者走到环独倾面前,他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铃铛,之后那老者对着环独倾摇了一下铃铛。
      那铃铛叮铃的响着,环独倾痛苦的捂住了耳朵,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慢慢的被抽离了,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一片的漆黑,他想要阻止那老者继续摇铃,但是很快的,环独倾就撑不住彻底的昏了过去。
      等环独倾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看样子应该是皇宫了,他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才发现自己的四肢都已经被铁链牢牢的锁住了。
      被这么束缚住了后,环独倾只能是躺在这里,连坐起来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他来不及想他半生人的身份怎么会被人发现,只是想着现在的香公主到底在哪儿?
      他现在只想要去念心阁,那个人说过的,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吧?那么,他什么都不要了,只求念心阁能够复活香公主。
      他最终还是害了香公主,明明好不容易才下定了决心,为什么命运要这样的对他,总是要在他以为自己拥有了一切时,又将他狠心的抛弃,难道,他就不该得到幸福吗?
      尽管十分的不甘心,可是现在他又能怎么办?他救不了香公主,也救不了他自己,也许,这一次他会死在这里吧。
      可是他已经不愿再继续寻找她的转世了,这一次,他只要香公主,香公主就是唯一的,她就是她,无可替代,他只要她一个人,只希望她能够好好的活着,幸福的活下去。
      不过,在稍微的冷静下来后,环独倾还是想到了他半生人的身份,对于他半生人的身份这一点,被人发现这也不奇怪,谁叫他十几年来一直没有变过样子,总该还是会有人起疑心的。
      虽然别人对于半生人很是憧憬,认为他们可以不死不灭,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但是,环独倾却不想要这个身份,如果他能够到念心阁,他一定会许愿下一世能够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如果可以,他希望,下一世他和香公主能够有缘有份。
      鉴于他的身份,环独倾不用想也知道那皇帝抓他到底想干什么,那个皇帝不就是想一统江山再来个千秋万代的,如果能一直长生不死的话的话,那就更好了。
      因为半生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可以长生不死的,虽然很多人想要这个,但是,环独倾一点儿也不想要这个,这对于他来说就只是诅咒而已。
      过了一会儿,环独倾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他转过头,就看到了那个皇帝和那个老者一起走了进来。
      那两人来到环独倾的身边,而那皇帝则是直接在环独倾的身边坐了下来,他看着环独倾的脸,突然的问道:“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你?”环独倾苦笑了一下,现在,他的记忆里最多的只有香公主,别的人,他一点儿也不在乎,也不想要记得。
      “果然,你活了太久,记性也变差了,我的太傅,我忘了我了吗?”那皇帝看着环独倾,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已经长大,而环独倾依旧是一点儿也没变。
      看着他,环独倾仔细的回忆着,过了很久,他才不可思议的道:“你是,六皇子?”
      再次见到他,环独倾有些惊讶,没想到最后做皇帝的竟然会是这个他一直不看好的六皇子,可以说,他曾经为了找寻她的转世特地潜入皇宫,也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还是孩童的六皇子,只是,当时她的转世并没有在皇宫,所以,他徒劳无获后就直接离开了。
      “太傅,我也想有你那么漫长的寿命,活得久一定很有意思吧?我可不想这么快的老去,我还不想死。”皇帝贪婪的看着环独倾,想着,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终于是落到自己手里了。
      他真是不明白,为什环独倾就能一直保持着这个样子?他身为皇帝却要经历那些生老病死,这不公平!
      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环独倾没有一丝的惊讶,他只是很无奈的道:“你要想要我的寿命的话,可以直接拿去,这东西,我从不需要,只是很可惜,我并不能把我这无限的生命转嫁给你。我没有那种能力,恐怕你要失望了。”
      可以说,香公主死后,环独倾已经相当于一具空壳了,他知道他已经走不了了,所以现在只求一死,只希望不要再这么痛苦了。
      那皇帝看了一眼那个老者,然后,那老者就立刻拿出铃铛使劲儿的摇了起来,那铃铛声直刺环独倾的耳膜,也剧烈的震荡着他的五脏六腑,环独倾痛苦的惨叫了起来,不断的挣扎着,可是,他被牢牢的锁着,根本就挣扎不了,只能是越来越痛苦。
      皇帝冷漠的看着环独倾,看着他那么痛苦的样子,他心里就一阵的兴奋,这个人当年那么的无视自己,那自己就一定得让他知道这会付出什么代价。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环独倾痛苦的大吼了起来,他现在已经生不如死了,不想再受着折磨了。
      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死了。
      听到环独倾这么说,那皇帝得意的笑了起来,现在他是皇帝了,可以随意的主宰别人的生死,只要他再能长生不死,那么任何人都不能拿他怎样,他会是这里的主宰,一直都是!
      这么想着,他残忍的笑了,令环独倾倍感绝望的道:“那可不行,我还没有得到你寿命的秘密,哪能让你这么容易的去死?”
      接着,皇帝让那个老者停了下来,然后他看着环独倾的眼睛,此刻,他再也不会在环独倾的眼睛里看到那蔑视一切的高傲了,他现在只是自己的阶下囚而已。
      “求我,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他掐着环独倾的脖子,开始威逼着环独倾,他想要将环独倾的高傲狠狠的踩在脚下,他凭什么可以那么无视自己?
      他恨他,为什么这个人可以那么无视自己,就因为他拥有无穷的寿命吗!这不公平,为什么可以长生不死的不是自己?
      “你杀了我吧!”环独倾艰难的说着,他万万没想到这一世竟然会活得如此的艰难。
      听到环独倾这么说,那皇帝大笑了起来,之后就不悦道:“你当我傻吗!等你这一次死去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恐怕我早就已经死了。”
      “我告诉你,马上就是月圆之夜了,要是你不杀我,我就会杀了你!”环独倾冷笑了起来,一旦变成那副样子,任何在他周围的人都会被他夺取生命。
      “我不会让你有那个机会的。”皇帝残忍的笑了起来,然后拿出了一把刀子,很得意的道:“只要看不到月亮你就不会再变成死神了,真可惜,你活了这么久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你要做什么!”环独倾惊恐的大叫了起来,他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四肢都被铁链锁得牢牢的,他的挣扎一点儿用都没有。
      “当然是刺瞎你的眼睛啊!哦,对了,不要叫得太大声,很吵的。”说着,那皇帝死死的捂住了环独倾的嘴巴,然后把刀子对着他的眼睛刺了下去。
      “人类可真是够贪得无厌的。”
      就在那刀子快要接近环独倾眼睛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随之一双手拦在了环独倾的眼前,而那刀子则是直接刺进了那双手里,但是,那手并没有被刺破,反而是把刀子给融化了。
      环独倾震惊的看着那个人,他竟然是影卫,没想到他最后一个见到的人竟然是会是他。
      “你是谁!”皇帝看着突然出现的影卫,他为什么可以无声无息的出现?这人难道是个妖怪吗?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影卫就说道:“我可不是妖怪,如果我都是妖怪了,那你们信仰的神明可就是连畜生都不如了,毕竟,我可是比他们更为强大的存在。”
      之后,影卫轻易的弄断了绑住环独倾四肢的铁链,然后问道:“要许愿吗?也许你和念心阁是有缘分的。”
      环独倾点头,之后他慢慢的站了起来,想要说什么,但却是再也支撑不住的一下子昏了过去,而影卫则是立刻接住了他。
      虽然很想唤醒环独倾,但是影卫却感觉到环独倾的身体僵硬无比,而再探他的呼吸,却发现他已经完全是停止了呼吸,看样子是已经死了。
      “原来是要羽化了,看来,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影卫无奈的笑了,然后把环独倾抱了起来,突然的消失了。
      一年以后。
      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一个白色的茧慢慢的出现了裂痕,紧接着,一双巨大的白色翅膀首先从茧里伸了出来,之后,裂痕开始变大,一阵碎裂之声响起,一个长着翅膀的人便从茧里飞了出来。
      那个人慢慢的睁开眼睛,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他的双手有些泛白,应该是许久都未接触到阳光的原因。
      之后他张开翅膀,离开了山洞,他飞翔着,最后来到了一片宽阔的草原之上,在这之后,他闭上眼睛,做出了一个祈祷的手势,然后开始虔诚的祈祷了起来。
      念心阁,如果你能听到我的祈愿,请你一定要出现,我有无论如何都想要实现的心愿,求你了,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那人一遍遍的祈祷着,他坚信只要他一直祈祷,那么念心阁就会出现,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许愿,这一次,不再犹豫,他一定要让念心阁实现他的愿望!
      过了很久,一个巨大的房子在那人的面前出现,一阵风吹过,那人像是有所感应一般的睁开眼睛,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刚进去的那一刹那,就有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
      “千年缘,千年怨,欢迎来到念心阁,我是念心阁的店长,墨鸦。”
      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而在那个男子的身后还站着他认识的影卫。
      “这是缘分啊!你终究还是来了。”影卫有些感慨的摇头,他当年把环独倾放在了一个山洞里,等着他羽化,毕竟,羽化是半生人要经历的最后一关,要是成功,他的前途可谓是无可限量。
      环独倾没有说话,他直接来到墨鸦的面前,坚定的说道:“我要许愿!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请实现我的愿望。”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墨鸦微笑着看着环独倾,心里一阵的感慨,他来得可真是时候。
      环独倾摇头,又坚定的说道:“无论什么代价,我都可以支付,只求你实现我的愿望。”
      “我要你。”墨鸦看着环独倾,突然的说道。
      环独倾有些愣住了,而后就见墨鸦大笑了起来,他将一份契约放到环独倾面前,接着才又解释道:“我要你帮我镇守念心阁,也就是,成为念心阁的店长,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是很久,这都说不准的。”
      “好,我愿意。”环独倾毫不犹豫的就在那份契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又划破手指滴了一滴血上去。
      墨鸦拿着那份契约,很满意的笑了。然后他才问道:“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要和香公主继续续缘,不过,下一世,我要以一个凡人的身份遇到香公主,我要和她一起度过平凡的一生。”环独倾坚定的看着墨鸦,真诚的说道:“我希望能和她在一起,哪怕只有一世。”
      这一次,他不想再错过香公主了,哪怕是失去一切,他都要留在她的身边,哪怕只有一世和她相爱的机会,只要能够再见到她,那么,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过了一会儿,墨鸦才说道:“好,我实现你的愿望,不过,你得再付出一点儿代价。”
      说着,墨鸦看向了环独倾,却是突然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删除你的记忆,从今往后,你就是念心阁真正的主人,没有墨鸦,你环独倾才是念心阁真正的主人。”
      “放手!”环独倾本能的大叫了起来,突然的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感觉他可能被骗了,墨鸦根本不是要实现他的愿望,而是仅仅只是想要找一个接替他的人。
      可是,他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他只感觉自己的眼前突然的一片漆黑,脑中轰的一声响起,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从他的脑中剥离,他痛苦的捂着脑袋,然后一下子昏了过去。
      墨鸦将手放到环独倾的眉心上方,一个蓝色的鲜花状的图案在他的手心出现,只见他很是轻松的从环独倾的眉心抽出一团蓝色的小光球装在了一个水晶球里。
      之后他拿着水晶球,像是预料到了什么似的很是神秘的看着影卫,然后才问道:“你明明可以阻止我的,为什么选择沉默?我还以为他是你的好友,你不会任由我这么坑他呢。”
      “也许,他比你更适合当店长。”影卫说道,然后他走到环独倾身边,看着昏迷的环独倾,然后将他抱了起来。
      看着环独倾,影卫很是平静的对墨鸦道:“现在,他才是念心阁真正的店长了,按照念心阁的规矩,你这个多余的人也该步入死亡之境了,正好,这就是你所期待的。”
      “影卫,我很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恨上我的?”墨鸦在影卫身后突然的问道。
      “可能我一直都挺讨厌你的吧。”影卫顿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消失了。
      墨鸦无奈的笑了,他竟一直不知道原来影卫将他恨到了这个地步,不过,不管怎样,那都已经不重要了。
      是啊!也许是时候该结束了。
      (一点儿关于念心阁店长的小常识。念心阁不能有两位店长,如果同时出现两位店长,那么必将有一位店长死去,而他的力量则会全部归属于新任店长,这是念心阁的铁律,也是唯一的可以真正杀死念心阁店长的方法,当然了,如果不想当店长,只需要找另外一个人接替自己就可以了,但这个方法必须是那人自愿,不存在任何欺骗,不然前任店长就会死去。)
      影卫离开以后,墨鸦就笑了起来,他忍不住的喊道:“子期,你在哪里?我已经能履行我们的约定了,你不是要等着我的吗?”
      接着,墨鸦就推开门走了出去,他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好开心,好开心啊!
      子期,我们一起死吧,自由,你说过的自由,我想要的自由,只有死亡才能得到,你说过你会陪我一起死的,你在哪里?我终于能实现我们的诺言了,你在哪儿?
      墨鸦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子期,他索性叫喊了起来,但子期依旧是没有出现,之后他又回去问全知书,可是全知书却是拒绝透露。
      找不到子期,墨鸦有些伤心,他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他即将死去,可是,如果没有见到子期,他怎么能独自一人死去呢?
      在他死亡的前一刻,他最想要见的人就是子期,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见到子期,不然他不会甘心就这么死去的!明明子期说过会陪着他一起死的。
      可是,找了很久,墨鸦都没有遇见他想见的子期,反而是遇到了他不怎么想见的吾霖。
      看到吾霖出现,墨鸦停了下来,他异常戒备的看着吾霖,语气不善的质问道:“你想做什么?子期呢?”
      “又是那个子期,你为什么总是和我提起他?我也是你的朋友啊!为什么你满脑子想的都是他!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有没有把我当过你的朋友?”吾霖气得想要抓住墨鸦,但是,他的手却是一下子从墨鸦的身上穿了过去。
      “你,你做了什么?”吾霖震惊的看着墨鸦。不知道墨鸦到底是做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子期在哪儿?告诉我,子期在哪儿!”墨鸦没有回答吾霖而是冲着他愤怒的喊了起来。他现在只想要见到子期,其他的人,他一个都不想见。
      “你,你想找死吗!”吾霖也愤怒了,他没想到,墨鸦竟然可以为子期做到这个份儿上,那一刻他真的是愤怒了,几乎都要失去理智。
      吾霖向着墨鸦一步步的走近,而墨鸦则是立刻本能的后退了起来,他忍不住对着吾霖大吼了起来“不要!不要过来!我不会回去的!就算是死,我也绝不回去!”
      好不容易他才逃离了念心阁,他是绝对不会再回到念心阁了,他想要自由,想要和子期一起获得自由,那是他们的诺言,绝对,绝对要实现!
      见到墨鸦这样,吾霖很是痛心的喊道:“我是在救你啊!你想和他一起死吗!”
      墨鸦的不理解让吾霖只能愤怒的大吼了起来,他只是不明白,他对他们那么好,可为什么他们一个个的都要抛弃他?他真心待他们,可最终还是落得个被抛弃的下场。
      “我不要你救!你走开!我要去找子期,我不想见到你!”墨鸦丝毫不领情的大吼了起来,他必须见到子期,他不想这么快就消失。哪怕是消失,他也一定要见到子期!
      墨鸦的话让吾霖更加的心痛了,为什么他们总是不理解自己的好意呢?虽然那是墨鸦的意愿,但是,他身为墨鸦的朋友,是绝对不会让他死的,这么想着,吾霖就最后一次对墨鸦心平气和的道:“别逼我,我这是在救你。”
      墨鸦丝毫不领情的大吼了起来“走开!我不需要你救!”
      “那就不要怪我了。”说着,吾霖突然的来到了墨鸦的身边,他将一把伞放到了墨鸦的面前,见到那伞,墨鸦立刻叫了起来。
      那是聚灵伞,他好歹也在念心阁呆了这么久,还是能很快的认出这东西的。看到这东西,他立刻意识到吾霖这是想要困住他的魂魄,不要!他不要再被控制着!
      墨鸦不断的后退着,他难过的喊了起来“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想要自由而已!这到底是为什么?”
      看到吾霖一步步的走近,墨鸦有些绝望了,他已经决定了要和子期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了,为什么还要有那么多的人来阻止他们?
      看到墨鸦对于想要帮助他的自己是这个反应,吾霖有些失望,他十分痛心的道:“墨鸦,我这是在救你,你是中了什么邪了要和他一起去死?这个世界还需要你,念心阁还需要你,我也需要你,你怎么可以那么自私?”
      说着吾霖打开了伞,顿时,那伞里涌出一股巨大的力道,开始拖拽着墨鸦的灵魂。
      “只是你们需要我而已,但我从来不需要你们!”墨鸦捂住脑袋,愤怒的吼了起来,开始试图阻止那伞对于他灵魂的吸收。
      但此时他的力量已经大打折扣,根本抵抗不了多久,那伞已经收取了他一部分的灵魂,而他剩下的残念,仍就在做着最后的抵抗,但显然也是撑不了多久的。
      “我会恨你的!永生永世!永远诅咒你!”在最后一刻,墨鸦愤怒的大吼了起来。
      “不!”墨鸦大吼一声,而后他的魂魄就再也支撑不住的,被全部吸入了那伞中,而没了灵魂的支撑,他的身体则是直接倒了下去。
      吾霖收起伞,他看着那伞重重的叹了口气,就算不被理解,至少,他救了他的朋友。
      然后吾霖走到墨鸦身边,将他抱了起来,他叹了口气“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一定会让你回来的,一定。”
      二
      回到现在,在念心阁中。
      “所以,这就是所有事情的大致经过了。”墨鸦有些抱歉的看着琴小香,因为他的缘故,让琴小香和环独倾的缘分推迟了很久。
      环独倾虽然是半生人,但是,他的身体依旧抵不过这念心阁和这岁月的腐蚀,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他的身体也开始腐化,那白骨化的手就是证明。要不是有自己的灵魂和力量在他的体内,他恐怕早已经变成白骨了。
      “所以,我是香公主的转世?”过了很久琴小香才问道。听到这些,她有些难受,没想到她和环独倾的故事竟是这样的。
      而此时,她的手中紧紧的握着一个水晶球,那水晶球里装着的是环独倾的灵魂,因为在墨鸦醒来的那一刻,环独倾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可以说,他的身体在那一刻风化消失,只剩下了灵魂,而墨鸦的灵魂则是回到了他原本的身体里,而这么多年以来,环独倾的身体里一直寄宿着两个灵魂,一个是他自己的灵魂,另一个是墨鸦的灵魂,所以也就成了若水所说的双魂人。(想知若水可见目录。)
      本来当年墨鸦在失去继续做念心阁店长的资格后,是会直接消失也就是死亡的,但是,吾霖却突然出现,不顾他反对的锁住了他的灵魂,还将他的灵魂放入了环独倾的身体当中,一直沉睡至今,而他原本的身体则是被吾霖给禁锢在了念心阁,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木偶。
      在一阵感慨后,墨鸦才回答道:“其实不是转世,你就是香公主本人。”
      墨鸦有些歉意的说道,然后他又立刻解释道:“当年,我在环独倾被抓后赶到那里,因为你还没有彻底死透,只是陷入了假死的状态,所以我就顺便将你给救活了。
      后来,你向我许愿,因为你也是我的客人,所以我就实现了你的愿望,只是,和环独倾一样,你也被抹去了之前的记忆,本来,按照我定的契约的话,你应该再延后个百年才出现的,但可能是环独倾的力量产生了波动,所以才提前的破除了我对你的封印,之后,你才来到了念心阁。”
      说着,墨鸦拿出了一个闪着白光的水晶球,他将水晶球放到琴小香手里,那里面的一个小光球就立刻飞入了琴小香的脑中,而另一个光球则是在水晶球中转了一个圈,然后撞了一下那个装着环独倾灵魂的水晶球。
      许多零碎的片段开始在琴小香的脑中出现,她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的疼痛,而与此同时,她感觉自己的脑中也是一下子被塞进了好多的事。
      “另外一个记忆是我当年从环独倾那里抽取的,也就是关于他的记忆,真是抱歉,是我的自私害的你们的愿望要延后那么多年。”墨鸦再次充满歉意的道歉道。
      琴小香没有说话,她只是微微的发着抖,感觉心里一下子难受了起来,就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她想要哭,可是,嗓子确实被堵住,难受至极。
      过了很久,琴小香才缓缓的说道:“我想起来了,当年,我也几乎是和他许下了同一个愿望,是你说过你会实现我的愿望!”
      琴小香难受的说道,她到现在都还不能完全的缓过来。但是,此刻她的记忆确实在快速的恢复当中。
      她记得,当年她差点儿死去,但又被墨鸦给救活,当她得知她可以向墨鸦许一个愿望时,她毫不犹豫的许了和环独倾下一世在一起相爱到白头的愿望,只是没想到,她竟然等了这么多年才等到了环独倾。
      只是可惜,再见面时,他们都已经不记得彼此了,可即使是如此,不管是作为香公主还是琴小香,她都已经爱上了环独倾。
      看着琴小香,墨鸦叹了口气,没想到最终结局还是没有改变,自己逃避了那么多年,最终还是要面对。
      想到这里,墨鸦无奈的摇头,然后他才对琴小香说道:“现在,我就实现你们的愿望,你们可以带着现在的记忆进入转生之境了,即使是到了下一世,你们依旧会记得彼此,这是我送你们的礼物,就当是我骗了他的赔罪吧。”
      墨鸦说道,然后一挥手在琴小香的身后打开了一个通道,那通道由许多的碎片拼合而成,正缓缓的旋转着,那就是通往转生之境的通道。
      琴小香看着那通道,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拿着的两个装有环独倾记忆和灵魂的水晶球,就在这时候那水晶球一下子合成了一个,与此同时,她感觉到了环独倾的气息,他也是在等着自己吧,现在想来,她还从来没有听到他说过一个爱字,但她又确信他是爱着自己的。
      想到这里,琴小香微笑着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当年他亲自为自己缝制的嫁衣,没想到多年过去了,她还是穿上这衣服了,虽然有些可惜,没能让那时候的他看到,但是,她一定会穿着这衣服去找寻他的下一世,她相信,那时的他也一定在找自己。
      琴小香相信,到那时,他们都拥有关于自己和对方的记忆,只要两个人想出现在对方身边的话,那么,无论距离有多远,总会遇到的。
      此时,她已经完全的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她是香公主,也是琴小香,但她同时也是环独倾的女人,当时的自己说过,如果他肯来,那么自己就跟他走,他最后还是来了,所以,自己要跟他一起走了。
      琴小香笑了一下,然后她低下头,在水晶球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我们一起走好吗?无论有多远,无论有多久,我一定会等你并找到你,这一世,我们不要再错过了好吗?”
      墨鸦十分歉疚的看着琴小香,他对于她真的是很抱歉,因为自己的自私,让她等了那么久,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补偿她了。
      之后墨鸦又转头看了一眼阿枝,他一直站在这里,但是从开始到现在几乎都没怎么说过话,墨鸦都快忘了他的存在了。
      墨鸦对阿枝说道:“当年是环独倾救了你,你和他的缘分似乎已经尽了,其实,你也可以不必待着这里了。”
      虽然墨鸦并没有亲身经历这些,但是,环独倾所经历的他也是能看到的,只是,他永远充当一个旁观者,并不能体会到一丝一毫的感情,感觉那些记忆,就像是看了一场电影一般,顶多只是感动一时,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后,就不会再有什么感触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的响起:“可是,虽然你和环独倾的缘分已尽,但是,这念心阁还是和他有缘分的。”
      一个人突然的出现在了墨鸦的面前,他对着墨鸦笑了一下,然后张开双臂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墨鸦震惊的看着那个人,他实在是不敢相信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他,看到他,墨鸦几乎是本能的一下子紧紧的抱住了那人。
      “子期!”
      墨鸦忍不住的叫了起来,他等了他那么多年,当年他唯一的心愿就是快点儿见到子期,他想要实现和子期的诺言。
      终于是见到他了,这些年,他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他,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终于,终于还是见到了!
      看着他们两个,琴小香无奈的叹气,最后她走进了面前的通道。
      走进这通道后,琴小香听到有无数杂乱的声音在她耳边耳语着,她没有去管那些,只是默默的看着手中的水晶球。
      很快的,琴小香就通过那个通道,来到了一条由彼岸花铺成的小道上。
      走在那路上,她仿佛听到了许多的哭泣声,还有哀嚎声,即使是没有一丝风,那些彼岸花也摇曳着,似乎是在对于琴小香的到来表示欢迎。
      在不知不觉当中,琴小香已经站在了奈何桥边上,看着那桥,她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感觉好熟悉,她好像来过很多次了。
      此时,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突然的出现在琴小香的面前,她看了一眼琴小香手中的水晶球,然后才点头道:“原来你就是那位念心阁的客人,放心吧,他已经交付了代价,你不用喝孟婆汤,就可以直接从这里走过去,进入往生之境。”
      琴小香看着那个女人,突然很感慨的道:“我感觉我已经见过你好多次了。”
      听到琴小香的话,女人笑了起来,她也有些感慨的道:“你每次过奈何桥的时候都不肯喝我给你的孟婆汤,你总是说你有一个很重要的不能忘记的人,我也挺佩服你,你也是够执着的,但是,喝孟婆汤,忘记所有的前尘往事,这是我们这儿的规定,不过,既然我和他有言在先,这一世就不会再为难你了。”
      琴小香笑了起来,她不在意的摇头,淡淡的道:“没关系,哪怕是只有一世,我也很开心,能够和他在一起,一直是我的愿望,没有什么能比愿望实现后更开心的了,不管有多久,我都愿意等。”
      “那下一世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吧。”那女人说到,然后坐在了桥边。
      她看向了对面的往生之境,有些感慨的说道:“老身在这里待了许多年了,见过了不少的痴男怨女,在老身看来,人世间的情爱多半是有些浮夸的,要是这一世给忘了,无论曾经有多么的爱,也会沦为陌生人,真是可惜啊!”
      对于她所说的,琴小香不赞同,她大着胆子反驳道:“我虽然每次都忘了他,但重来一次的时候,我最终还是爱上了他,即使那不是爱,我也相信他那时一定是成为了我很重要的人,每次都是他主动来找我的转世,而这一次,终于轮到我主动了。”
      琴小香看向了女人,然后将水晶球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她闭上眼睛,念道:“这一次,是我先动心了。”
      虽然他们都忘记了彼此,但是再次相见之时,琴小香还是慢慢的被他给吸引了,那是爱,琴小香所承认所守护的爱,环独倾所小心翼翼的保留的爱。
      虽然每一次环独倾都没有承认他爱过自己,但是,那个会为自己一针一线缝制嫁衣的环独倾,那个会跑过来接住她的环独倾,那个说她是他的女人的环独倾,他即使不说,琴小香也愿意相信,他也是爱着自己的。
      看着一脸幸福的琴小香,女人就说道:“那我真心地祝福你们,相信若是有缘,哪怕是再轮回个几次,你们也依旧会在一起。”
      说着女人笑了起来,然后从桥上跳了下来,她走到琴小香身边,提醒道:“快走吧,时间已经不多了,希望你能快点儿找到他。”
      女人说着的时候,在桥的另一头则是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琴小香点头,然后她捧着水晶球慢慢的走入了那漩涡之中。
      环独倾,前世我们有缘无分,今生我们殊途同归,希望来世我们有缘有分。
      我爱你,这是我们未曾仔细的对彼此说过的,这一次,我先说,你听好了:
      环独倾,我爱你!
      下一次,我们一起说好吗?
      我等你,无论多久,有缘,我们总会相见,有心,我们总会相爱,有守,我们总会白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