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一 ...

  •   等环独倾到了李亚亚所在的学校后,老远就看到了李亚亚拿着那面如意镜正在等他。
      看到她,环独倾快步的向她走了过去。
      “店长,你说的是真的诶!小静真的有魔力!”李亚亚兴奋的对环独倾说到。她以为再也不会再见到店长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他,她一定得好好道谢才是。
      环独倾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李亚亚手中的镜子,然后他拿出了一个怀表,按了一下,霎时间,整个世界都像是静止了一般,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的保持着他们之前的动作。
      “你再送一个灵魂下地狱就能获得自由了,镜鬼,好自为之。希望,我不会再次看到你了。”环独倾淡淡的对那面镜子说到。
      “谢谢,但是,我觉得,她有些不一样,也许,她会是一个好主人。”那面镜子说到。
      似乎整个世界,只有她和环独倾没有被静止。
      “好主人?就因为她给你取了一个名字?你别忘了,凡人永远都是自私贪婪的,记住你之前的教训,不要再重蹈覆辙了。”环独倾提醒道。不管是对于宝物还是和宝物有缘分的人,环独倾向来都是一视同仁,即使是这样,也难免有些特殊的他也会忍不住提醒他们。
      “我知道了。”那面镜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泄气的说到。
      之后环独倾再按了一下怀表,整个世界又恢复了正常。
      “店长,我”李亚亚还没有说完,就怔住了,店长呢?明明之前还在这里的?他是什么时候走的?自己怎么一点儿也没有发觉?
      李亚亚看着自己面前空荡荡的地方,心想,算了,不管了,反正只要有小静在,她的生活,一定会恢复得一片光明的!李亚亚这样自信的想着。
      带着小静走进了教室,李亚亚照例还是被当做空气一般,也就只有她出丑的时候才会成为全班的焦点,不过,那也是为了取悦他们而已,说到底,自己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个可笑又可悲的小丑。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和课桌,待确认没被做什么手脚后,李亚亚才慢慢的坐了下来。
      刚坐下来没多久,就有几个女生向她走了过来,她们一改往日的冷嘲热讽,竟然开始关系起她来,到了最后,她们还给了李亚亚一张邀请函。
      李亚亚看着那张邀请函,原来是学校有名的高富帅发起的邀请部分女同学去他家开舞会的邀请函。看到这个,李亚亚笑了一下,她还听到了小静在问她“要不要给你变一身漂亮的衣服。”
      听到她的话,李亚亚又轻声的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小声的说道:“小静,我不需要。你童话故事看多了吧,我虽然是灰姑娘,但是,我不喜欢王子。我从小到大就只学到了一个道理,任何事情都不是你伸手或是祈求都可以得来的,不去争取,那就只能看着别人得到。”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李亚亚又笑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当然了,有些东西,你争取了也没用,因为别人都已经预定了。”
      小静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然后又问李亚亚,“那你为什么要接邀请函?你不是不需要吗?”因为知道她的声音只有李亚亚才能听到,所以小静说起话来直来直去的,也没有像李亚亚那样刻意压低音量。
      李亚亚看了课桌里的镜子一眼,要是她是个人,自己一定会装作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按一下她的眉头,以显示自己的精明。
      但现在她也只能是说道:“你笨啊!这东西可不多,我知道她们让我去一定是要让我出丑,但是,我何不利用一下这个机会呢?把这邀请函卖给别人,这样,我就能大赚一笔了!”李亚亚说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她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坐在那里数钱的样子了。
      小静被李亚亚这样子给震惊到了,这位主人,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啊!听她这么说,小静马上又好奇起来,她忍不住问道:“你可以向我许愿要很多钱啊!没必要大费周章的。”
      李亚亚神色一下子有些黯淡了,她摇了摇头,然后不再说话了。
      虽然是这么打算着,不过,事情并没有李亚亚想的那么顺利,那些人都像是约好了一样,根本不买李亚亚手里的邀请函,这倒让李亚亚郁闷了好久。
      而到了晚上,小静又忍不住问道:“你真的不需要一身漂亮的衣服吗?看样子你必须得去参加舞会了,你真的”
      小静还没有说完,李亚亚就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小静被她一惊一乍的有些弄懵了,忍不住问“你,你又要干什么?”小静实在是有些跟不上这主人的思路,感觉她的思维和常人有些不一样,她下一步要做什么,自己完全预判不出。
      “拿几个袋子,我要打包。”李亚亚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小静有些没听懂,又问了一下“你要拿什么?”
      “袋子啊!既然躲不掉了,那就把那些好吃的打包一点儿回来吧!那些东西应该都不便宜吧,我也没吃过那么好的东西,反正也都是免费的。不要不要白不要。”李亚亚说着,就拿出了几个五颜六色的大袋子。
      小静要是人的话,看到李亚亚这个样子,绝对会惊掉下巴,她一定会忍不住的想:这还算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儿吗?
      现在她算是知道了,原来他们那么讨厌李亚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样真的好吗?你也太物质太现实了啊!难怪别人会不喜欢。你这形象估计有一半也是你自己毁的吧!”小静毫不避讳的直言道。丝毫不怕引起李亚亚的反感。
      原以为李亚亚会生气,不过李亚亚倒是毫不在意的笑了,只听她感慨着“如果我也是像他们一样的成长环境的话,也许我也会变成他们那样,可是,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我的幻想建立在拥有物质的基础之上,与其去向往那些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降临到自己身上的幸运,倒不如自己趁早用自己的力量去争取得到,童话只是给孩子看的,而我,早就不是孩子了。”说到这里,李亚亚有些哀伤,但小静却很粗神经的没有看出来。
      小静仍旧坚持自己看法的道:“可是,人不能总是那么现实吧,这样的人让人觉得很刻板,很冰冷,也会被人讨厌的。”
      “那是因为你没有做过人,做人是有很多的为难的,并非你想象中的那么好,这个世界,有一部分人正在处心积虑的编造属于大人的童话,只是为了让人们变得更天真,更好骗而已。”说到这里,李亚亚叹了口气,之后她又无奈的摇头“算了,反正你也不会明白的,从来没有人能体会我,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了。”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我能实现你的愿望。”小静感觉到李亚亚有些伤心,她不知道怎样安慰人,只能这样说,她想着,要是满足了李亚亚的愿望,她应该会很开心吧。毕竟她以前都是用这种方法让她的每个主人开心的。
      李亚亚摇了摇头,然后拿起了镜子,走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现在不需要了,天色很晚了,我先睡觉了,晚安,小静。”说着,李亚亚就爬上了床,将镜子放到自己的床头。
      夜慢慢的降临,月光透过那满是破洞的窗户照射了进来,那放在床头的镜子微微的发出一阵亮光,那亮光闪过,一个穿着旗袍的美丽少妇便出现在了李亚亚的面前。
      李亚亚已经睡熟了,她抓着被子,蜷着身体,即使是睡着了,脸上的神经也依旧紧绷着,也因为睡着的缘故,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少妇的出现。
      少妇拿起那面镜子,悄悄地坐到了李亚亚的床边,她低低的问道:“你有什么愿望呢?我想要实现你的愿望啊!我真的已经受够了被关在镜子里了,对不起,我必须实现你的愿望,然后愿望实现后送你下地狱。”
      说着,少妇的手中出现了一碟迷香,她点燃那香,丝丝的白雾在香点燃的瞬间就飘散了出来,她将香放到李亚亚的床头,然后低下了头和李亚亚的额头贴在了一起,少妇闭上眼睛,几乎是一瞬间就来到了李亚亚的梦中。
      在李亚亚的梦中,少妇看到了还是小女孩儿时代的李亚亚,那时候的李亚亚缺了一颗门牙,扎着两个羊角辫,身上穿着有些花哨的裙子,两只肉乎乎的小手紧紧的抓住一个妇人的衣角。
      而在不远处,一个穿着一身工作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半跪在地上,拿着类似扳手的工具修理着一个秋千。
      少妇走到李亚亚面前,有些为难的问道:“这就是你最大的愿望吗?可是,我唯独没有让死人复生的能力,对不起,我不能实现你这个愿望。”
      李亚亚似乎看不到少妇,她直接越过少妇蹦跳着跑到了那个秋千旁边,而此时,那男人也修好了秋千,只见李亚亚开心的坐上了秋千,然后那个妇人走到李亚亚身后,慢慢的推着秋千,李亚亚越荡越高,也笑得越来越开心。
      少妇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微微的一声轻叹后,慢慢的离开了李亚亚的梦境。
      当少妇在现实中睁开眼睛时,那点在李亚亚床头的香已经燃了大半,那缕缕的幽香飘荡在屋子里,让人莫名的感到安心。
      少妇惋惜的叹了口气,这亦梦香能让人梦到自己心底深处最渴望的东西,而她在李亚亚梦里看到的那一切就是李亚亚内心深处最渴望的。
      虽然少妇拥有实现人心愿的能力,但少妇对此却无能为力,也许李亚亚的愿望就是让她死去的父母复活,亦或是能够回到从前,但无论是哪个愿望,少妇都不能为她实现,因为这本身就是逆天行事,是为这世间所不允许的。
      “爸爸,妈妈。”李亚亚低声的呓语着,少妇有些无奈的她摸了摸李亚亚的额头,却被李亚亚一把抓住了手,少妇吃了一惊,想要把手抽出来,但李亚亚却是喃喃道:“爸爸,妈妈,不要走。”
      她并没有醒来,这也是纯粹的梦话,似乎那个梦依旧还在继续,少妇看着李亚亚那微微皱眉的样子,有些不忍。
      她想着,如果无法实现李亚亚的愿望,也许她该重新找一个主人了,她已经等了这么久,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多久,也许再等下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李亚亚不松手,少妇就索性将头轻轻的趴在李亚亚的床边,她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她想着,也许她们的缘分该尽了。
      第二天。
      李亚亚从睡梦中醒来,她出乎意料的对昨天的梦还记得清清楚楚,而且难得的是,那还是一个她有史以来做过的最美好的梦。
      之后李亚亚伸了个懒腰,下意识的看向了床边,她看到如意镜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床边,她记得她昨天晚上明明是把它放到自己的床头了啊,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觉得奇怪,但李亚亚也没有多想,她直接拿起如意镜,然后匆匆忙忙的开始洗漱吃早饭,之后就飞快的向着学校跑去。
      李亚亚几乎是一路狂奔,才终于在快要迟到的前一秒一脚跨进了教室。
      在老师不悦的目光中,李亚亚悻悻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她刚把如意镜放到自己的课桌里,小静就抱怨了起来“明知道会来不及,为什么不坐公交车?你还真是抠门!一块钱都舍不得吗?”
      李亚亚悄悄的反击道:“跑的是我,又不是你,你在不满什么?再说,一块钱也是钱好吗?积少成多,不要看不起一块钱。”
      也许是李亚亚的声音有些大了,正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老师终于注意到了李亚亚,她板起一张脸,点了李亚亚的名,李亚亚赶紧站了起来,可刚站起来,她就马上吃痛的大叫一声,又坐了回去,原来是李亚亚后面的男生将她的头发绑到了她的椅子上,李亚亚没有察觉,一下子站起来,结果就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看到李亚亚这样,全班同学,又开始哄笑起来。
      李亚亚尴尬的看了老师一眼,然后把自己绑在凳子上的头发解开,之后又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
      “李亚亚,又是你!怎么上课老是不专心!尽给我添麻烦!”老师又开始责备起李亚亚来,丝毫不问刚才李亚亚被作弄的事,似乎这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一样,根本就不值得在意,而李亚亚也像是习惯了一般,在那里慢慢的听着老师继续滔滔不绝的教育她。
      好不容易等老师说完了,李亚亚这才缓缓的坐了下去,而她后面的同学则是嬉笑着将一块嚼了几下,沾满口水的泡泡糖粘在了李亚亚的衣服上。
      “你还是一个坏学生?真是看不出来啊!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一定会发奋努力好好学习呢。”小静有些惊讶的说到。
      李亚亚捂住嘴,压低了声音,或许是怕老师再点名她,她只是小声的说了一句“安静点,我要被你害惨了。”
      小静很听话的闭上了嘴,没有再问李亚亚,其实她也挺同情李亚亚的,她被这些人这么的欺负,可是也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可能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就算是说了,也没有人会为她出头。
      毕竟人都是现实的,在没有利益的情况下,很少有人会纯粹的因为善心而为别人出头。不可否认的,人的本性几乎都是自私的。
      等这节课终于结束了,李亚亚才总算是松了口气,为了不引人注意,李亚亚悄悄地拿着如意镜去了厕所。
      来到厕所,李亚亚关上门,这才说道:“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反正在我们老师的眼里,成绩不好,又不会“讨好”她的学生,那肯定就是坏学生了。不过说真的,我曾经也是像你那么想的,但是,你也看到我现在的状况了吧,我现在只想着快点成年然后赶快去打工养活我自己,你说,学那么多,归根结底不就是为了能够找份好工作养活自己和家人吗?别人家里有父母支撑着,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永远不会愁没有钱花,但是我不一样,我必须为我的每一个决定付出代价,如果我今天多用了一点,明天我就可能会饿肚子,因为没有任何人会帮我,所以我的生活必须要精打细算,就连自己想要的,我也只能不断的告诉自己那不适合,我不稀罕。你以为这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我穷,这都是生活所迫啊!”
      李亚亚向着小静大吐苦水起来,她觉得,小静是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只要有她在身边,她就觉得很安心,她一个人生活惯了,原以为已经习惯了,但小静的出现又让她意识到,她很需要一个可以陪她说说话的朋友。
      “可是这和你不好好学习有什么关系?”小静很会抓重点,她仍旧固执的想要知道这是为什么。
      “你笨啊!要是我努力学习的话,我不就没有去做兼职的时间了吗?你以为每个人都是天生的学霸啊!不付出努力那怎么行?而且,好好学习那会花很多钱的,什么资料,补课啊什么的最花钱了,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好赚的就是学生的钱了吗?而且,要是这样,我就必须得考大学了,你不知道那大学的费用很高的,就算是有减免,你认为我能吃得起大学那花费那么高的伙食吗?我可不想出来以后负债累累的,我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反正我也知道像我这种没学历没背景的人,升职加薪一辈子也没指望了,但我这个人很能吃苦耐劳的,我也只是想着,我以后的工作只要不至于让我饿死就行,就这样老老实实的生存就好了,没必要去奢求那些根本不属于自己的,我才没有那么远大的理想,其实我只是想要能够活着,吃饱饭就行了。”
      李亚亚还是头一次这么毫无保留的把她心里的想法说给别人听,果然说出来后心里好受多了。
      “那你可以向我许愿啊!我能满足你的愿望的。”小静说到,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这次愿望,我不会收你太大的代价的。”
      李亚亚笑着摇了摇头,过了一阵才说道:“小静,我知道你想帮我,但是,我想要的必须自己去争取,别人给的,那是施舍,我还是一个比较有骨气的人的,毕竟骨气这东西,是我为数不多的财富了,我这人没什么物质财富,也就只有精神财富了,只可惜人家只看到了我的物质,根本没空了解我的精神。”
      小静不说话了,而李亚亚也打开了厕所隔间的门,走了出去。就在她快要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几个女生突然的挡住了她的去路。
      李亚亚看着那几个女生,然后有些害怕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其中一个看起来是领头的女生走近了李亚亚,然后将手伸向了李亚亚,她按着李亚亚那瘦小的肩膀,很□□的问道:“你的保护费什么时候交啊?”
      李亚亚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她摊开自己空空的两只手,十分无奈的道:“于姐,我,我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等我发工资了,我一定交!”
      李亚亚信誓旦旦的保证道,只想能够让她们稍微同情一下自己,然后就想要趁着她们不注意赶紧闪人,但是还没有离开却被其他的那几个女生给拉了回来。
      “又是下次交?李亚亚,你都已经说了多少个下次了?这次不行了,必须交!你们给我搜搜,看她身上到底有多少钱!”那个女生说完,其余的那几个女生就把李亚亚堵到一个角落里,其中有两个女生合力按住了李亚亚,而另外两个女生则在李亚亚身上搜了起来。
      李亚亚麻木的看着她们,任由她们拿走了她身上唯一还剩下的钱,然后那个李亚亚叫于姐的人,就拍了拍李亚亚的脸,威胁着李亚亚“记住,下次把剩的都给我补上。”
      说完,于姐就带着那几个女生走了。
      “为什么不反抗?”小静问李亚亚,她实在是不解,为什么人家都那样欺负她了,她还那样无动于衷。
      “反抗?她们那么多人,我一个人怎么反抗?反抗了只会被教训得更惨吧,算了吧,有谁在乎?我孑然一身,就算是真被人欺负了,又有谁能替我出头呢?人们永远都更在乎自己,那些事,那些事,毫无意义。”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李亚亚还是忍不住的蹲了下来,她捂住脸,开始小声的抽泣起来,她的心里一下子凉透了。
      从小到大,她都是被人厌弃的,她恨她们,可是却无能为力,其实她一直都是一个胆小的人,只想要好好的活下去而已,可即使是这个愿望,她现在卑微到了尘埃里都难以实现。
      “李亚亚,”小静想要说点什么,却被李亚亚堵了回去“闭嘴!我没有难过,只是忍不住了而已。我,我这不是软弱,我只是想湿润一下眼睛。”都到了这一步,李亚亚仍旧倔强着。她不想再别人面前哭,那样只会让她们更为得意。
      “不反抗就是纵容犯罪,她们会更加得寸进尺的。”小静犹豫了一下,终于把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也许这就是人类吧,对于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永远只能默默忍受最终麻木的习惯,虽然这很痛苦,但除此之外,他们还能怎样呢?对于无能的人,这似乎就是他们唯一的出路了。
      “那就纵容好了,不可能有人来为我打抱不平的,就连我自己”说到这里李亚亚突然的放声大哭了起来,最后李亚亚哭得狠了,就忍不住的大吼了一句“就连我自己也讨厌这样的自己!”接着她的声音又低了下去,她哽咽着,声音断断续续的“可是,可是,我能怎么办?”
      “我能帮你。”小静像下定了决心一般说道:“就算是我同情你,让我帮你吧!”
      “怎么帮?又是许愿?”李亚亚有点儿缓过来了,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看着如意镜中的小静,不由得想到,要是她能像小静一样无所不能就好了。
      “我们互换灵魂吧!你成为我,我成为你,我想让你看着我做你以前想做又不敢做的事。”小静坚定的说着,然后就对着李亚亚伸出了手。
      李亚亚像是着了魔一般也伸出了手,当她的手碰到镜子时,一股强大的吸力突然产生,将她整个人都吸了进去。她身子向下坠落着,脑子开始有了一种撕裂般的疼痛,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要将她整个人撕成两半,李亚亚疼得惨叫一声,一下子昏厥了过去。
      等李亚亚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十分黑暗的地方,而她向着天空看去时,竟看到了在天空上,竖着一块像是投射荧幕一样的东西,而在那荧幕上的,正是自己那张被放大的脸。
      “我不会食言的,好好看着吧。”那个自己坚定的对着李亚亚说到,李亚亚这次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们已经对调身份了。
      而在这里,李亚亚能够看到外面的小静的一举一动。
      在李亚亚与小静互换灵魂的时候,在念心阁里。
      环独倾坐在窗边,看着突然骤变的天色,像是早有预料一般,轻轻的笑了一声。
      一旁站着的阿枝则是问道:“你一早就知道结局了?为什么还要纵容着这些东西去害人?”
      他虽然也知道念心阁会向那些人收取巨大的代价,但是这一切是可以避免的,也许错失一段缘分,他们就不会付出代价了,可是环独倾从来都不和他们说,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事态的发展,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
      环独倾在面前的檀木凳子上坐了下来,他接过阿枝递给他的飘着淡淡香气的茶,敏了一小口,这才缓缓的问道:“你认为我做错了?”
      阿枝在环独倾面前坐了下来,他偏过头,避开环独倾的目光,有些喃喃的道:“只是觉得,有时候,你太冷血,不像一个活人。”声音很小,但还是被环独倾给听到了。
      环独倾不以为意,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他了,反正他都已经习惯了,这世间恐怕没有人能真正的理解自己吧,罢了,反正都已经不重要了。
      “环独倾,如果我说,我能改变你呢?”见环独倾没有反应,阿枝先忍不住说到,他站了起来,一手支着桌子,而身子微微的向前倾将头靠近了环独倾,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近。
      环独倾淡淡的道:“人类有一句话,靠这么近,不是要接吻就是要打架。”
      阿枝立刻坐了下来,他有些恼火的瞪了一眼环独倾,然后将腰间的那把剑取了下来放到环独倾面前。
      “也许,我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关于这把剑,我还想知道更多关于它的事。”阿枝觉得自己有必要知道真相,虽然当初是他选择遗忘的,但是,如果让他再选一次的话,他不会在选择遗忘了,至少他不想活得莫名其妙的。
      环独倾看了那把剑一眼,然后开口道:“这把剑名叫“末日”和“冥鬼极渊”齐名,当然了,要论厉害程度的话,还是冥鬼极渊最厉害了,总的来说,末日是一把很厉害的剑也很危险的剑。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
      环独倾摇了摇头,一脸无可奉告的表情,看样子,并不打算让阿枝知道的太多。
      阿枝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也就只能垂头丧气的闭嘴了。他太了解环独倾了,如果他不想说的话,那么说什么都是没用的,环独倾向来有自己的打算,很少会听从别人的意见。
      看到阿枝这个样子,环独倾又像是良心发现一般神秘兮兮的补充道:“等到了特定的时候,你会知道一切的。”
      说着,环独倾神色一下子黯淡了下去,竟然是有些忧伤的道:“到时候,又是我一个人了。”他知道到时候,阿枝一定会离开的,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直到遇到了阿枝,虽然他陪伴了自己许多年,但是阿枝最终还是会离去,不管怎样,他都只能一个人,也许他就不应该和别人扯上什么关系吧,因为就是因为有了关系,所以分别的时候才会伤心。
      阿枝抬起头看着环独倾,他能感受到环独倾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淡淡的哀伤,他忍不住问道:“你到底在这里待了多久?”
      其实环独倾很少告诉阿枝关于他自己的事,阿枝知道的也仅仅只是环独倾是念心阁的店长,在念心阁待了很久很久了。
      环独倾摇了摇头,很感慨的道:“久到我自己都不记得了。”说完,环独倾看着自己那白骨化的手,嘲讽的道:“很快,这具人类的身体就撑不下去了,有时候就觉得自己像一个游魂一样,需要不断的借助着别人的驱壳才能让自己活下来。”
      “你不记得自己以前的事了吗?以前的你是什么人呢?”阿枝好奇的问,他遇见环独倾的时间也不多,仔细一算也就只有三百多年的时间,因为他们月族人是拥有很长的寿命的,按照人类的寿命来算的话,他已经四百多岁了,虽然这在人类看来已经是老妖怪了,但是,如果是按照月族人的年岁来的话,他依旧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而环独倾显然比他活得还要长。
      环独倾遗憾的摇头,沉声道:“有时候拥有记忆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不过你也不用觉得惋惜,反正我的记忆可是一直持续了一千年啊,就算以前忘记了什么,那也没什么,反正以前那些有交集的人多半也见不到了吧。”说到这里,环独倾再次摇头道:“不,我这个人怎么可能有朋友呢?”
      看到环独倾那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阿枝有些不忍,他充满真诚的看着环独倾,很认真的道:“如果不介意,我就是你的朋友。”
      “谢谢。”环独倾轻笑了一声,然后端起茶杯在阿枝的茶杯上碰了一下,他望向了窗外,很是莫名的说了一句“我愿消失在这阳光当中。”
      “又这么说。”一旁的全知书突然沉闷的的说了一句,他一直在闭目养神当中,听到环独倾这么说,不免有些感慨,不过感慨了一会儿,他很快就自觉失言,立刻补救般的闭上了嘴巴,开始装睡起来。
      “原来我说过吗?呵,什么时候?我不记得了。”环独倾并没有在意,只是觉得头有些疼,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禁锢一般钻入脑中,他扶着额头,清了清神,然后对着阿枝说道:“趁我还记得你的时候,以茶代酒,干一杯吧!”
      阿枝笑了起来,纠正道:“是你喝不了酒,别忘了,我的酒量可是很好的。不过是这些年为了迎合你的喜好,我就学会了沏茶而已。”
      “这不正好吗?反正这样你也不会闲着了,我知道你这个人一闲下来就会很惶恐。”环独倾笑了起来,终于是暂时放下了沉重的心思,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时间一晃又过了五天。
      李亚亚完全不敢相信,才短短的五天的时间,小静竟将她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形象完全的给颠覆了过来,那么的轻易,倒让她觉得,之前变成那样,是她自己无能了。
      小静先是和以前那些欺负她的同学打了一架,把她们都收拾得服服帖帖的过后,又去参加了那个“高富帅”的宴会,在那场宴会上,她就像是那昙花一样,只用那一现的美丽就彻底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
      而后,小静又很绝情的拒绝了那个“高富帅”的追求,像一只蝴蝶一样,翩翩起舞的来,又翩翩起舞的走,谁都留不住,这一切的世俗仿佛都与她无关。
      李亚亚在小静原本的镜子世界里看得是目瞪口呆,这就是所谓的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看来,这差距有时候还真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啊!
      不可否认的,李亚亚很羡慕小静,她永远不可能像小静一样,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李亚亚永远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默默的观望着,一旦接近,就会被现实击得粉碎。
      她就像是被天堂抛弃的弃子,连地狱都不肯收留。
      “怎么样?你想要这样的生活吗?”小静问李亚亚,如果她想的话,她可以轻易地办到,当然,要想实现,这必须得是李亚亚的愿望才行。
      小静的话让李亚亚回过了神来,她看着镜子中的小静(此时,她已经和小静把身体换回来了。)
      见李亚亚不说话,小静又继续说道:“众星捧月,一下子从贫民蜕变为女王,这样的生活你喜欢吗?”她相信这样的生活不会有人讨厌的吧,毕竟人往高处走。
      李亚亚苦涩的笑了一下,轻轻的摇头。然后她才淡淡的说道:“我给你打一个比喻吧,这样的生活强加在我身上,就像是一个乞丐在垃圾桶里捡到了一身华丽的皇帝的礼服,他满心欢喜的把礼服穿在身上,以为这样就可以变成受人敬仰的皇帝,可是,这时来了一对母女,那个女孩儿指着乞丐说:“妈妈,你看,这只猴子好搞笑啊!”而那个母亲则立刻叫来了卫兵,最终,乞丐被怀疑偷了国王的衣服,于是就被卫兵给打死了。看吧,乞丐还是乞丐,就算是穿上了国王的衣服,他的骨子里也还是一个乞丐,而且,一旦拥有了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自己又没有能力去守住那样东西的话,最终也只会像那乞丐一样,惨死街头。”
      说到这里,李亚亚看着小静,苦笑道:“如果我突然拥有,又一下子失去,那我只会比原来更加可怜。”
      小静沉默了,她本以为李亚亚看到这一切会很开心的,但她好像弄巧成拙了,其实她一直都不知道李亚亚到底想要什么,反正李亚亚不说,她永远都只能是不着边际的猜测。
      看到小静有点儿颓废了,李亚亚倒是主动安慰道:“小静,你来做我的朋友吧!我想要一个朋友,这就是我的愿望。”
      小静愣了一下,她看着李亚亚,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又不确定的问了一遍“就这样?可是,可是这,是不是太简单了。”说着,小静又小声的喃喃道:“我想要尽可能的实现你的愿望。”
      李亚亚了解的安慰道:“没事,反正我也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了,再说,做我朋友可一点也不轻松好吗?你也不用有什么顾虑,反正最后再许一个愿望,我就该下地狱了吧。”
      小静震惊的看着李亚亚,她原来什么都知道,可是再看李亚亚,她什么特别的表情都没有,没有恐惧,也没有失望,反倒是特别的坦然。
      “你明知道会那样,为什么还要向我许愿?”犹豫了一会儿,小静还是问道,她实在是不了解李亚亚,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可能这样会比较好吧,要是活得不开心,那倒不如死了,也许在开心之后死去,也挺不错的吧。”李亚亚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看起来特别的阳光。
      虽然她总是在笑着,但是和她相处久了,小静知道,其实她是有很多的痛苦的,只是很少说出来,因为不想让别人因为她而不开心,虽然有时候看着挺让人着急的,但其实她也是一个善良的人啊!
      “好,我做你的朋友。”犹豫了很久,小静最后还是答应了,当她答应过后,李亚亚就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看着小静,把小静看得心里一阵的发毛。
      只听李亚亚说道:“好朋友之间是不能有什么秘密的,我想要知道,你这镜子上的缺口到底是怎么来的?”

  • 作者有话要说:  休息几天后再更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