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请别惹我 ...

  •   路权惊讶地看着夜陵就那么消失在空气中,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消失的地方。
      
      林柯光嗤笑一声,道:“别傻了,海拉星的原住民无论身在何处,都能随时返回村子,我们可不行。”
      
      路权这才明白,默默地收回了手。
      
      森林中越来越暗,他们抵达海拉星的第一个夜晚,即将来临。
      
      路权习惯性地在身上摸了摸,才想起自己的打火机早在被抓时就已经被收走了。不仅仅打火机,他所有的日常用品和工具都被拿走,除了完全不起眼的头巾,他们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财产。
      
      不过,之前消失的天眼不知从哪里突然又冒了出来。
      
      这些天眼十分奇怪,如果他们六个人完全分开行动,那么天眼就会分成六个分别跟着他们。
      
      但如果两个人以上碰到了一起,那么天眼就会瞬间合体。
      
      总之,同一时间,在一个视觉空间内,只存在一只天眼。
      
      天眼带来了些许的光亮,让路权能勉强看清楚四周。
      
      仔细打量了一下身边的几颗大树,他折了十多根长长的嫩枝,一边听其他人商量,一边把嫩枝上的树皮慢慢剥了下来。
      
      路权现在渐渐看出来了,郑周与林柯光恐怕之前就认识,关系虽然算不上朋友,但绝对不是敌人。
      
      “刚才那人说了,我们需要找到财宝箱。”郑周坐在一块半人高的岩石上,看了大家一眼,问道:“大家有什么建议吗?任何想法都可以说出来,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线索。”
      
      林柯光的眼睛盯着地面,道:“他说这里是亡者森林的中心,没准就在这下面。”
      
      缩在郑周身后的周全理目光闪烁地看了几人一眼,小声道:“之前我们莫名其妙地全都走到这里,这一带肯定有古怪。等天亮我去四周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废话!”张震道烦躁地骂了一句。
      
      李月莹扶着木棍坐在一旁,沉默不语。
      
      路权扫了所有人一眼,肚子很饿心情很恶劣,他也不想说话。
      
      他们就这么几个人,不仅要每天提供一个给森林,没准还要提供一个给同伴,如今其乐融融地在一起商量有意思么……
      
      他将所有的树枝都剥开树皮后,开始用手轻轻地揉搓着嫩树枝。
      
      天眼一直漂浮在他身边,此刻略微降低了些,镜头似乎对着他的手。
      
      路权看了天眼一眼,突然觉得此刻的天眼就跟个好奇宝宝似的,他笑了笑,随口问道:“你想知道我在做什么?”
      
      天眼跳了跳,似乎在回答一般。
      
      路权一时无聊,他抓起天眼挑了个角度,然后双手同时用力一挫,那一条已经被揉得十分松散的树枝突然变成了十多根纤细的木质纤维线。
      
      他直接抽了一根出来在天眼前晃了晃,低声道:“看到了吧,这是线。然后这样四根一起搓一搓,就变成绳子了。”
      
      随着他清润柔和的声音,一根根木线在他的手中仿佛魔法一般,渐渐变成了一根越来越长的绳索。
      
      ……
      
      路权并不知道,此刻在银河帝国的无数直播终端面前,起码有上亿人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手。
      
      “我真的要晕了,完全看不出是怎么做的……”
      
      “手指真漂亮,手控已经快失血而亡。”
      
      “好能干,我从来都不知道树枝竟然可以做成绳子的……”
      
      “虽然手也很漂亮,可是我更想看他的脸,之前忘记截图了。”
      
      “+1”
      
      “+1”
      
      “他把头巾包回去了,看不到了。”
      
      “没关系,我都可以,半个脸也行……”
      
      “想哭,这样好看的人,为什么不去当明星,偏偏要去杀人放火!”
      
      “同难过,简直暴敛天物啊。追的剧完全看不下去了,每一个都觉得丑丑丑……”
      
      “有谁知道那个骗婚是怎么回事吗?”
      
      “我亲姐刚被派到迷乱星系,她认识一个军法部的,已经在打听了。”
      
      “坐等吃瓜,望眼欲穿。”
      
      “+1”
      
      ……
      
      路权花了半小时,弄出了一条十几米长的绳子,顺手缠在了腰上。
      
      那边还在商量,一时半会儿似乎没有结束的意思。路权站起身,向上看了看,对比了几棵树后,还是选中了自己身后这棵。
      
      他后退几步,加速一冲,单脚在树干上用力一蹬借力,身形一跃而起,抓住了四米高的一根树枝。然后他轻巧地一荡,整个人就站在了树枝上。
      
      路权继续向上爬了一会儿,很快就来到了树顶。
      
      天眼缓缓地跟着他一路向上,悬浮在半空中,发出微弱的莹白亮光。
      
      月光很亮,路权看向四周,只觉得全是漫无边际的森海,根本看不到尽头。
      
      这样的森林,正常来说,三天之内是绝对走不出去的。
      
      没有食物和饮水,三天后自己也就只剩下等死的力气了。
      
      路权转头看了看树干,伸手仔细沿着枝干的末梢摸了下去。
      
      他的手指轻柔地滑过树干,敏感的指尖清晰地碰触到了许多瘢痕。
      
      这片森林真的生病了,而且病得非常重。
      
      他想起夜陵之前说的那个传说。什么恶魔、强盗之类他压根不信,其中或许只有一个事实,那就是有什么东西被埋在了森林中。
      
      因为这些树木,全都中毒了。
      
      想着想着,路权的脑中,渐渐想起了别的事。
      
      早餐他在军部的临时监狱里吃的,种类非常少,只有两种面包可以选择,饮料也只有冷水。他当时心中郁闷又忐忑,竟然没吃饱……
      
      如今想起来,其中一种面包好像是混合了少许甘红梅的全麦面包,虽然有些硬,可是吃起来带了些清甜,口感还是很好的。另一种是涂抹了牛油的小圆面包,吃在嘴里很香,其实以他的饭量,完全可以再吃五个。
      
      唉。
      
      “肚子好饿啊。”路权叹气,他看着悬浮在一米外的天眼,突然觉得这小东西看起来还蛮像他们绿河星盛产的一种香甜可口的梨果的。
      
      ……
      
      直播终端外,无数人呆呆地看着屏幕中饿得有气无力的路权,眼中渐渐有些发红。
      
      “亡者森林真的没有食物吗?”有人问。
      
      “没有吧,这里虽然不是最糟糕的落点,差不多也是倒数几个了。”
      
      “以前就没看到过在亡者森林有人能活过五天的……”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那就是个杀人犯,身上两千多条人命的!同情心收起来吧。”
      
      “那你还看,不看就走啊,又不是只有这一个直播间。”
      
      “……”
      
      “我看之前跳逃生舱时,他也没踢开那个姓周的,心还蛮软的。当时要是换成我,绝对一脚把那混蛋直接踢开……”
      
      “谁知道呢,没准当时太慌忘了。”
      
      “啊,黑屏了!”
      
      “时间到了……泪,明天早上不会再也看不到他了吧,又忘记截图好痛苦。”
      
      “或许诶,这个森林人死得快得很……”
      
      ……
      
      路权看着天眼缓缓消失,顿时觉得全身都放松了不少。
      
      虽然不知道另一边有没有人,但是被那样一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总归是不太舒服。
      
      他下了树,瞟了那边依旧在低声商量的几人一眼。
      
      此刻,他们这六个人似乎分成了三组。
      
      郑周和林柯光如今已经不再掩饰两人之间的关系。体型最为壮硕的张震道坐在郑周附近,虽然不满却表示了顺从。而周全理基本就是在拼命讨好郑周了。
      
      李月莹一个人坐在距离他们七八米的地方,呆呆地看着树林,眼中毫无生气,仿佛一个假人一般。
      
      而路权也不想跟那些人参合,他此刻有点生理需求,四下看了看,独自一人向着树林中走了过去。
      
      转到一棵大树后,路权左右看看,伸手拉开了拉链。
      
      自从小时候有一次濒临死亡后,路权就发现自己似乎激发出了一种奇异的能力,仿佛身体中的某种基因开关被打开了一般。最大的变化,就是他突然与许多植物产生了共感,特别是树木,越大越老的树,他的共感越强。与此同时,他也清晰无比地感应到了森林中所有植物对他的喜爱。
      
      它们喜欢他的亲近,喜欢他的气味,会因为他的靠近而爆发出旺盛的生命力。
      
      只有路权自己最清楚,绿河星的森林面积在这十几年中暴增了几万倍,绝对不是那些专家们所说的气候变暖空气成分改变。
      
      而是因为他的存在。
      
      所以进入这个森林后,路权其实自己感觉也有些不舒服,因为这里的所有树木,都生病了。
      
      他特意挑了这棵病得最重的树,也是希望它能感觉好一些。
      
      果然,路权轻抚着树干的手指上,渐渐传来了大树舒适而放松的轻微颤动。
      
      就在这时,他的心中突然一跳,猛地转头向另一边看去。
      
      几米外,站着一个体型壮硕的巨大人影。
      
      张震道背着光,微微喘着粗气,暗沉的双眼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粘腻而兴奋的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路权心中顿时一阵膈应,他猛地侧过身,飞快地整理好自己,重新拉好了拉链。
      
      转身一看,这家伙居然还在那站着。
      
      最令人恶心的是,他竟然还一把拉开了上衣,解起裤子来。
      
      路权简直快爆炸了!操,这家伙不但是个该死的强¥奸犯,竟然还是个暴露狂!
      
      简直太辣眼睛了!
      
      他扭头就走。
      
      然而刚走两步,他身后猛地传来一阵风声,张震道竟然就那么扑了过来。
      
      触不及防之下路权猛地被撞向前方,他身子踉跄了一下,被张震道直接压在了地上。
      
      路权只觉得头皮一炸,还没等他翻身,那家伙的身子就重重地压了上来,两百多斤的体重宛如巨石一般砸得路权差点闭气。
      
      “宝贝,你的腿可真美,我都想了一整天了……”张震道喘息着说:“反正大家都要死了,不如一起快活一把。”
      
      “滚!”路权简直肺都快气炸了,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腰间。
      
      张震道兴奋得眼睛都红了,他正想俯身,下方的路权身子却猛地向前一窜,紧接着,张震道只觉得脖颈处一阵剧痛,有什么东西紧紧地缠在了他的脖子上。
      
      路权身子一翻半跪于地,他的双手猛地用力,狠狠地拉紧了手中的绳子。
      
      张震道脸色顿时一片暗红,他一手去抓脖子上的绳子,另一只手拼命去抓路权,全身都在剧烈地挣扎。
      
      路权的力气不如这家伙,差点就被他挣开。
      
      他飞快地向上扫了一眼,身体猛地跃起,在树干上借力一蹬,翻过了一根粗壮的树枝。
      
      张震道的身子被猛地向上一扯,竟然就那么被吊了起来。
      
      路权借着惯性将张震道带起,转身飞快地将手中剩余的绳子绕在了树枝上。
      
      半空中的张震道拼命扯着脖子上的绳子,用力蹬着双腿,嘴里不断地发出呵呵的嘶吼声。
      
      路权微微喘着气,扭头看向了另一侧。
      
      不远处,郑周站在一棵树的阴影处,仿佛鬼魅一般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