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行宫再相见 ...

  •   第二天一早,孟溪缘早早起床,见阿芙已经在熬粥准备早饭,她便出了院子。
      这一次,孟溪缘倒是没打算离开行宫,反而是在自己院子的周边仔仔细细的逛了一圈。
      说起来,这里到底是行宫,就算她们住的院子稍微偏僻了些,可周围不管是水塘还是小花园都应有尽有。
      孟溪缘一边逛着,一边脑子转的飞快。
      她现在可以说是一穷二白,要想摆脱目前的困境,就必须好好利用身边的一切资源。
      这水塘里养点儿鱼虾就不错,花园里的花她是没心思观赏的,看长势也并没有什么人用心打理,要是将这些花花草草的清理掉,弄出来一块儿菜园子就不错。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她手头上没银子,昨日里买完生活必需品和果蔬的种子后,就没钱再买开荒种地的家伙什儿了。
      而目前来看,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想要私用这块地的话,就必须有庄嬷嬷点头,否则等她幸幸苦苦种出来了,若是再被人给糟蹋了,那她岂不是白费力气?
      挑好地方后,孟溪缘的晨间锻炼也差不多足够了。
      这个身子本身的基础太弱了,她想要锻炼也只能循序渐进,不可急躁。
      “阿芙,咱们再去弄点儿吃的去!”
      等到日头照了半晌,暖和了之后,孟溪缘拿上自己准备好的东西,招呼阿芙跟自己出门。
      “姑娘,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阿芙这会儿也已经干完院子里的活儿了,上前接过孟溪缘手里的一半东西,疑惑的跟在她的后头。
      “我看到旁边的水塘里有鱼,咱们去抓两条来吃。”
      “抓鱼?可是这行宫里的东西咱们是不能随便取用的!”阿芙跟在孟溪缘的身后,紧张的想要阻止,“若是被旁人知道了,咱们可是要有麻烦的。”
      “行宫这么大,水塘里也不是只有一条鱼,咱们抓一条来吃,旁人哪里会知道?再说了,咱们这个地界,也不会有人来管的,放心吧!”
      日子都过成这个样子了,还守着这些规矩,孟溪缘算是清楚原主母女是怎么死的了。
      阿芙阻止不了,只能跟着,来到水塘边后又犯了愁,“姑娘,这水塘这么大怎么抓啊?”
      孟溪缘寻得这个地方比较浅,听到阿芙的话后交给她一个用削尖的树枝做的叉子,“用这个,看到鱼之后就插下去,能不能抓到就看运气了。”
      “奴婢……奴婢会努力的!”阿芙走到水边,看着深深的水塘腿肚子都在抖,可还是强撑着道,“姑娘你到一边等着奴婢就是,这边危险,你可别过来!”
      姑娘身子不好,她们现在又没钱买药,所以这么危险的事情,她可不能让姑娘来做!
      孟溪缘注意到了她的紧张,想了想道,“我用绳子拴住你,你就在岸边别往深处去,这鱼咱们能抓得到最好,抓不到了再想办法就是。”
      不管怎么说,安全第一!
      虽说只是一个小水塘,可还是得谨慎些。
      用绳子拴在阿芙的腰上,又将另一头儿拴在了树上,主仆两个这才放下心来。
      水里的鱼确实不少,毕竟也养了许多年了,个头都不小。
      阿芙一惊一乍的抓了半天也没抓到一条,不过似乎是适应了水塘,她倒是不再害怕了,甚至还下到了水里,玩的欢快。
      孟溪缘在一旁看着,时不时指点她一下怎么才能抓到鱼。
      同时,不能下水的孟溪缘拿着一个草编的笊篱跑到一边在水草里捞虾米。
      “啊!姑娘,救命,救……命……”
      突然传来阿芙的呼救声,孟溪缘站起身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她在水里挣扎着。
      孟溪缘来不及多想,转身去拉扯拴着阿芙的绳子,“你坚持住,我这就拉你上来!”
      可惜,孟溪缘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根本拖不动溺水的阿芙。
      “救命!救命啊!有人吗?快救人!”看着挣扎的动静越来越小的阿芙,孟溪缘着急的大喊,全然忘记了他们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偏僻了,根本不会有人路过的事实。
      喊了半天没人应,阿芙又正在下沉、危在旦夕。
      孟溪缘没办法,咬了咬牙准备跳下水救人。
      就算以她现在的力气未必能将人救上来,可是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阿芙遇险却什么都不做!
      “姑娘且慢!”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有人及时拉住了她。
      孟溪缘猛地回头,却看到一个令她意外的人,随即顾不得许多,抓着他的袖子求救,“骊公子?求你救救她!”
      骊阳眼眸微沉,点了点头将她放开,转身拉住一旁的绳子,气沉丹田双臂用力,猛地一拉感觉到了阻力后,又轻轻一放。
      在这一拉一放之间,阿芙才成功被拉上了岸。
      看着面色青白的阿芙躺在地上似乎没了反应,孟溪缘顾不得许多,迅速上前按压她的胸口,在按压了几十下之后,阿芙这才成功的吐出了一口水,悠悠转醒。
      “姑娘!”阿芙睁开眼看到孟溪缘,声音有些虚弱的道,“你没事吧?”
      她还记得自己差点儿溺水的时候,是姑娘准备下水来救自己的。
      见她这副样子还担心自己,孟溪缘心里自责又愧疚,“对不起,我明知道你不会水,还让你下水,是我做的不好!”
      “都是奴婢自愿的,姑娘不必自责,奴婢这不是也没什么事儿吗?”
      听到孟溪缘蹲在自己的面前道歉,阿芙有些惶恐,随后立刻安慰她,甚至指了指自己的怀里道,“还有,姑娘要的鱼,奴婢给姑娘弄回来了!”
      孟溪缘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只见她的外衣里似乎有什么动了一下。
      骊阳看到这样的场景微微别过脸去。
      孟溪缘从她的怀里拿出一条两斤多的草鱼。
      阿芙原本在岸上用叉子插鱼,可是一直也没什么收获,刚才看到一条大草鱼游了过来,一叉子没能抓到,情急之下她不自觉就跟着鱼走到了更深的地方。
      虽然鱼被抓到了,可她自己却被水塘底下的水草给缠住了脚,一时没站稳才差点儿溺了水。
      孟溪缘见她这样心里愧疚,“我扶你回去休息吧,你这身衣裳得换换,不然该着凉了。”
      孟溪缘的话说完,一旁的骊阳便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裹在了阿芙的身上,随后将她扶起,与孟溪缘一同将人扶回了院内。
      在孟溪缘去为阿芙换衣裳的同时,骊阳在她的院子里打量起来。
      这行宫虽然皇帝多年没来住过了,可是下人们也是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住进来的,而且看院子里的布置,虽然陈旧了些,却也是主子的布置格局。
      “多谢骊公子救命之恩!”安顿好阿芙后,孟溪缘来到院子里,对骊阳深深的施了一礼。
      因为担心阿芙受风寒,孟溪缘只得一边招待骊阳一边转身为她煮姜汤,“不好意思,这里只有我们主仆两个,怠慢公子了!”
      骊阳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姑娘客气了,只是在下竟不知道姑娘是住在行宫里的!”
      一个住在行宫里的主子,却又无名无分,这就有意思了!
      “身不由己而已,我本也不愿提及,若有隐瞒之处还望骊公子不要介怀。”刚才看到骊阳在打量院子里的布置的时候,孟溪缘就知道对方应该能猜到自己的身份了,故而也不再隐瞒,大大方方的道。
      “姑娘身份特殊,小心些是应该的。”骊阳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远远的看着围着灶台忙碌的孟溪缘,神色不明的道。
      姜汤煮上了,孟溪缘松了口气,转头去看骊阳,“不过,骊公子又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这行宫虽说被闲置多年了,可到底是皇家的地界儿,也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地方!
      这个骊公子的身份似乎也不简单!
      “在下奉命负责这行宫里的勘察修缮之事,日后怕是会经常在这里遇上了!”
      骊阳挑了挑眉站起身来,双手抱拳礼貌的打招呼。
      “勘察修缮?”孟溪缘有点儿不明白了,不过是一个闲置多年的行宫而已,有什么好修缮的?
      这个行宫以前是皇帝几乎每年都会来的地方,可是据她所知,原主的娘生下原主后,不知什么原因皇帝就没有再来过了。
      后来听说,是贵妃的娘家人为皇帝另外修了一处行宫,皇帝热爱新奇事物,后来就不曾来过这里了。
      被皇帝闲置的行宫,除了维持着表面上的皇家威严外,内里几乎是个空壳子。
      而没人住的房子总是容易坏,可也没见有人修缮过。
      怎么这会儿突然派人来修缮了?
      孟溪缘想不通,一边的姜汤却已经煮好了,告罪一声后,她小心的将姜汤倒在碗里,端去屋里给阿芙喝。
      “看来这行宫里藏了不少秘密啊!也不知圣上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才突然要来这里避暑的!”
      孟溪缘进屋后,骊阳看着她的背影感慨了一句,随后离开了这里。
      孟溪缘原本还想问问他关于修缮行宫的事情,可是出来后却发现对方已经离开了。
      “算了,反正这种大事也与我无关!还是先想办法填饱肚子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