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5、面圣 ...

  •   阿芙鬼鬼祟祟的从怀里摸出两块糕点,左右看看生怕被人发现了。
      
      孟溪缘伸手接过糕点,倒是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的。
      
      她一早就来了,早饭也没吃,这个时候饿了很正常,皇帝又不可能叫她进去一起吃,等到皇帝有时间见她了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当然要吃些东西了,也省的待会儿饿昏头了,或者是一会儿去见皇帝的时候肚子饿的直叫也不成样子不是吗?
      
      “姑娘,陛下召见!”孟溪缘手里的糕点刚碰到嘴唇,听到这话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收起糕点,孟溪缘转头看过去,就见之前去传旨的太监一脸疑惑的站在她的身边,眼神还不住的往她手上瞅。
      
      孟溪缘将手背到身后,偷偷塞到阿芙的手中,有些不解的道,“我瞧着陛下还未用完早膳,这个时候我进去合适吗?”
      
      “姑娘不必担忧,陛下也是怜惜姑娘未吃过早饭,担心姑娘饿着了,快进去了。”传旨的太监在一旁笑眯眯的催促,对她的态度竟然是比之前好了许多。
      
      孟溪缘闻言便跟在太监的身旁往殿里走过去,同时压低了声音道,“多谢公公相助,多次承蒙公公关照,日后必将重谢。”
      
      皇帝起来后就没出来过,怎么可能知道她等在外头?更不会注意到她还没吃过早饭这点儿小事,想来是有人在皇帝面前提了一句的,这就是莫大的关照了。
      
      传旨的太监闻言脚步微顿,只是笑笑没再说什么,他倒是没想到这位姑娘从小在行宫长大,又不得人教养,还以为是个不懂事的,却不曾想如此聪慧,说不定还真是个可以交好的主儿。
      
      “姑娘请!”来到大殿的门口,传旨的太监帮她推开门,躬身退到了一旁。
      
      见他没有要进去的打算,想来也并不是在皇帝眼前伺候的人,不过孟溪缘依旧礼貌的点头微笑,随后才抬脚走了进去。
      
      想着自己以前看过的电视剧,似乎见皇帝的时候是不能抬头直视的,说不定就会被认为有谋逆之心,于是她进殿后便低着头,走了几步看到了不远处的桌子,以及桌边的一双穿着布鞋的脚边停了下来,“孟溪缘给圣上请安,陛下万福金安!”
      
      孟溪缘不知道见到皇帝后要不要夸张的大喊万岁,不过她自己感觉那样有些过于浮夸了,便没喊,反正她现在在皇帝的眼中就是个没有人教养的野丫头,就算不知道规矩,想来也不会被罚的吧,除非这个皇帝是个昏晕的老头儿。
      
      不过,看贵妃的年纪,还有太子的年纪,皇帝应该还不到糊涂的年纪呢,所以问题应该不大。
      
      孟溪缘跪在地上没听到皇帝的声音,便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大殿里很安静,孟溪缘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剩下的就是碗筷轻轻碰撞的清脆响声,以及轻微的咀嚼声。
      
      孟溪缘想着,皇帝故意这个时候叫她进来,难不成就是为了在她面前表演吃饭的?
      
      正想着,肚子再一次不争气的“咕”的响了一声,在安静的大殿里格外的清晰。
      
      咀嚼声微微一顿,随即一个男子浑厚的声音轻笑起来,“起来吧!过来让朕瞧瞧。”
      
      听着这声音,感觉皇帝应该心情不错,孟溪缘应了一声“是”后,乖顺的站起身来,依旧低着头往前走了两步再次站住了。
      
      “你似乎很怕朕?”皇帝放下手中的碗筷,好奇的看过来,浑身的气势带着专属于久居上位者的威压直直的将孟溪缘包围。
      
      孟溪缘只觉得浑身一僵,刚才倒是没什么感觉,现在却莫名的有些害怕了,于是乖乖的点点头。
      
      皇帝见状又是一愣,以往他问过许多人这个问题,不管是谁,面对他的时候即便是已经抖如筛糠了,嘴上也是不承认自己害怕的,倒没想到这个小丫头敢于承认。
      
      “朕又不是昏君,有什么可怕的?”皇帝的声音压低了些,辨不出喜怒。
      
      孟溪缘飞速的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立刻低下头去,小声的道,“我从小没见过什么贵人,陛下身上威势极重,我心中自然忐忑。”
      
      “就这样?”皇帝没有错过她刚才的小动作,挑了挑眉继续逼问。
      
      孟溪缘想了想跪了下来,“我的身份尴尬,不知陛下会作何决断,心中也是怕的。”
      
      “尴尬?”原本皇帝只是想要逗一逗她,可听她这样说,立刻沉下脸来。
      
      身为他的孩子,就算是之前十几年在行宫里受了些苦,可那也是天子子嗣,血统高贵的存在,这丫头不以为荣,反而觉得“尴尬”?
      
      孟溪缘听出皇帝的不悦,不敢抬头,心想果然伴君如伴虎,一句话说不对就有可能让自己掉脑袋的。
      
      可问题是,她想不明白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她现在的身份可不是尴尬吗?
      
      “起来吧,朕也没对你发脾气。”皇帝将孟溪缘的沉默默认为是害怕的说不出话来,想了想又出言安慰,“可是有人在你的面前说了什么浑话?朕已经派人查过了,你确实是朕的骨肉,天生就是公主,金枝玉叶,这身份如何会尴尬的?日后不必理会那些流言就是了,若是有人再在你的面前说这些浑话,只管打死了就是。”
      
      听到皇帝的话,孟溪缘忍不住抖了一下身子,第一次感受到了这里的人命是真的不值钱。
      
      “胆子怎么这么小?”看到她似乎被吓到了,皇帝又有些嫌弃的样子。
      
      孟溪缘自然不敢说什么,只是站起身来,乖巧的站在一边应了一声,“儿臣知道了。”
      
      顺着皇帝的话说总归是不会有问题的。
      
      皇帝闻言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指着自己对面的位置道,“看你也饿了一早上了,坐下吃点儿东西吧。”
      
      “儿臣不敢僭越。”孟溪缘还没摸清这个皇帝的脾性,十分谨慎的推拒。
      
      “朕的命令,谁会说你僭越?坐下一同吃些吧!”在皇帝看来,孟溪缘的衣着打扮是有些寒碜的,想着她在这行宫里的日子定然过的不太好,所以才养成了这个胆小怯懦的性子。
      
      想着自己的亲骨肉被人留在行宫里作贱,皇帝心中是愤怒的,看着孟溪缘的时候就觉得亏待了这个女儿,也就格外的宽容一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