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一凤家的习惯是,她开车,老公和儿子坐在后面聊天,话题都是由儿子主导,经常是天马行空的不着边际,魔兽、星空、沙漠、虫洞,每天都是些不着边际的新内容。
      
      知道今天一凤肯定要喝点酒的,赵建华就没喝酒,等着随时当司机。
      
      儿子正是智力体力飞速发展的时候,要高质量的陪伴是很累人的,一凤很感激自己的老公。
      
      两个人工作都勤勉上进,也都想利用自己所有的8小时之外的时间,陪伴孩子。一凤律师的身份上班时间没法控制,好在老公是正常的5天8小时,所以老公在儿子身上花了相对更多的时间。
      他们算是典型的80后新父母代表,自己父辈养育一言难尽,到了自己当父母的时候,他们研究最科学育儿知识,拿来反复辩驳和筛选,去糟粕、取精华武装大脑,一点一滴的研究怎么当父母。
      
      今天一凤坐在后座陪儿子,她忍不住一直盯着儿子看,儿子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像是永远都在思考宇宙奥秘那么高深的问题。她没忍住把儿子揽到怀里,正陶醉于这个灯光迷离的夜晚,却突然被儿子的十万个为什么惊醒。
      “妈妈,小姨为什么说外公是个老封建?老封建是什么意思?”
      一凤无奈的笑笑,还是认真的答道:
      “你每天晚上听的历史故事里,是不是讲到了封建王朝,封建社会灭亡了之后,我们建立了新中国。“
      “那外公是封建王朝吗?外公没有被灭亡啊?”
      儿子对问题追根究底的态度一如既往。
      
      “这是一种比喻的修辞,你小姨那是开玩笑,还是不太礼貌的玩笑。”
      赵建华抢着回答了,夫妻快十年,他们之间有足够的默契,他知道妻子不太想聊关于父母的问题,特别是在孩子面前。
      
      不想让孩子参与到上一辈人的恩怨情仇中来,或者觉得孩子还小,等他大一点,经历了一些人情世故,懂得了责任和奉献之后,再跟他说也不迟。
      
      家人之间的恩怨无法回避,到时候只能用这些故事,给孩子上一堂生动的伦理课。
      
      这些事情孩子可以暂时回避,可对一凤来说就没那么幸福了,她的原生态家庭的问题,贴心的老公和聪明的儿子都没办法帮助她解决皮毛,她常常在法庭上为委托人的利益言辞理据的争辩。轮到别人触碰到自己心里的这些软肋,她脆弱无力的像一滩难泥。
      
      父子俩早就转换了别的话题,可一凤的心里再也没办法平静下来,刚刚饭桌上,一凡无意中讲到老家中秋节聚餐的事情,感叹时光飞逝孩子们都大了,说到一凤的大侄子。
      
      一凡:“都初三了,比我高半头,以前我看到他都跟他开开玩笑,现在不敢了,我怕他生气了打我,据说他打架可厉害了,我可打不过他。”
      一诺:“我大伯太惯他了,现在他是家里的老大,长得又高又壮,我也不敢惹他了。”
      一凤:“我哥还是压得住的,不可能让他这么肆无忌惮吧。”
      一诺:“一龙哥还好了,想管的时候还是会管一下,主要是大伯,我们要是敢惹他孙子,他要发飙的,他真是,老封建改不了。”
      
      老封建的评价就这么一不留神地进入了一个小一新生的词汇里,在大人的不经意间,在大家以为他在认真啃玉米烙的时候。
      
      一凤对大家的评价不置可否,其实她心里是非常悲凉和无力的。
      一龙是一凤的亲哥哥,是家里的长子,到了他儿子钱聪这里,不仅是长孙,简直就是未来的皇位继承人,太爷爷过世的时候,这个曾孙可是立过汗马功劳的。
      
      钱家到现在也只有这一个曾孙,当时更是唯一能给太爷爷压棺材的后代。老家的风俗,老人去世后,棺木在祠堂里放三天,然后由金刚抬上山土葬,有孙辈的,孙辈要坐在棺木上,没孙辈的没办法,有人几十岁的儿子也坐在上面,村里觉得那样不光彩,必须是未成年的孙辈,如果是曾孙辈,这份光宗耀祖是要传遍邻村方圆几里路的。
      
      一凤的爸爸木生那次可算是长脸了,三兄弟数他最没本事,但只有他一个人有孙子,他的孙子能让老父亲走得不留遗憾。
      
      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这个孙子就有了举足轻重的家族地位和家庭地位,一凤作为女儿,自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木生的观念是:等自己老了,瘫在床上了,有个女儿照顾还是好的,要不生女儿就是赔本买卖。
      
      木生宠孙子到了什么地步,举个简单的例子。
      
      有次一位长辈亲戚语重心长对钱聪说:
      “要好好读书啊,以后可都是凭本事吃饭。“
      “我就等着他的遗产啊!“
      边说边瞥眼看了看自己的亲爷爷,轻飘飘的努努嘴,亲戚瞬间呆住了,爷爷却依然看着自己的孙子眉开眼笑,在他心里,我的孙子说什么都是聪明,脑瓜子机灵得很。
      有时候,也会佯装发怒一下,脸上的笑意却绷不住的溢出来,一秒破功。
      
      小孩最会看山水了,钱聪也确实是个机灵的孩子,只不过机灵不用在正道上,一到考试就装病,说自己头疼的难受没办法去参加考试,一龙只好打电话给老师请假,没想到老师爽快的答应了。因为老师也要抓业绩,去了考了肯定得拖全班同学的后腿。
      
      木生当然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孙子聪明是聪明的,万一真不爱学习,他会尽全力给孙子存好一些钱,到时候给他买房子娶老婆用。
      
      木生没有发现,儿子一龙已经对他的溺爱,以及溺爱到一定阶段一定会产生的控制放弃挣扎了,干脆软趴趴的躺在父亲的身上啃老。
      木生认为儿子不上进,跟别人没有关系,是儿子的能力有问题,自己能帮的全都帮好了,还能怎么样?
      
      对孙子的包办和纵容就更甚了,木生听不进去别人的批评和指正,他觉得别人是嫉妒,嫉妒他有个那么聪明漂亮的孙子,他只想满足自己为孙子无悔付出的私欲,你可以说他很爱孩子,赶集买菜的时候,只要他靠近排骨、老母鸡、鳝鱼这几个摊位,摊主就开始热情的打趣:今天孙子在家吃饭呵,来这个,刚杀好的新鲜着呢。
      换别人谁,无论来个什么亲戚,木生都要盘算半天的,这个不划算,那个不出菜,这些都太贵了。
      
      对孙子的爱算真爱了吧,可能是吧,毕竟这是一凤哪怕到今时今日都还奢求不来的,她渴望父亲的看见,她努力工作,希望父亲觉得荣耀,觉得生女儿并不差。
      然而并没有,父亲眼里没有她,只有儿子、孙子。
      可悲的是孙子却对这份爱,对一凤渴求了三十多年的东西,嗤之以鼻。
      
      童年不被看见,不被爱,就会花一生的时间去寻找,没有父母的忏悔和救赎,她注定永远找不到,小时候所期待的那双,看得见自己的眼睛。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