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冰毛巾与男孩的钢琴 ...

  •   “走吧,我看过了,没人。”佳音回到楼梯间。
      “等等,让我再想想。难道要去敲门吗,这是男生宿舍哎,也太唐突了。”顾本季还在犹豫。
      “哎呀,你都想了快五分钟了,来都来了,不去太浪费了。”说着,佳音拽着顾本季走出电梯间。
      刚进楼道,就看见舍管和几个男生迎面而来,佳音拉着顾本季转身便逃,可惜已经晚了。
      “那两个女生,你们干什么的!”
      
      张卿瑞跟在纪衡后面走着,路过走廊看见舍管对面站着两个女生,似乎在训斥,擦肩而过之间,听见恰巧听见,“我是高一(1)班的,我叫顾本季。”
      张卿瑞微微皱眉,若有所思。苏晴好像跟他说过,景昀喜欢的女生叫顾本季。
      他让纪衡先走,自己又转身折回去,见两个女生面对舍管“为什么来男生宿舍”的问题,正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
      “不好意思,我是医务室的校医。最近医务室人手不够,这两个学生是我的助手。有学生身体不舒服,我们是来看诊的,只是她们两个走得快了些。我刚才还在找,原来在您这里,不知道她们进了男生宿舍的事可不可以不再追究了?”舍管一听是医务室的,立马点头放了人。
      “跟我过来。”张卿瑞留下这一句话就继续往走廊深处走去。
      “张医生…”顾本季不明所以,跟在他身后迟疑地叫了一声。
      “现在舍管还没走,先跟我去看病人。”
      
      看着张卿瑞推门而入,房间的门上清楚地写着“816”。顾本季心里叹气,看来是命中注定啊。
      纪衡有些惊奇地叫道,“顾本季?你怎么在这里?”床上的人听见纪衡的叫声,睁开眼,看到顾本季,本来就头昏脑涨,这下是完全当了机。
      “她们是我的助手。”张卿瑞平淡地解释。
      这时候顾本季也在看许景昀,深色的被子衬得他脸色显得更苍白。张医生坐在男生床边摸他的额头,却是微微皱眉,“他的头发怎么是湿的?”
      “他刚才去洗澡了。”纪衡在一旁解释。
      “烧成这样还洗澡,你到底想干什么。”张医生平时说话温和,语气严肃起来吓得许景昀冒汗,急忙解释,“没什么关系,不洗澡我会更难受的。”
      “算了,你的身体你自己看着办吧。”张卿瑞无奈地拿出体温计给他测体温。
      许景昀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头埋进被子里,顾本季还在看着啊。
      “等一下先给他吃退烧药吧,如果没效果只能去医务室打点滴。”张卿瑞像是刚想起两个女生,指了指顾本季,“你去弄个湿毛巾。”
      “我?”女生有点没反应过来。
      “对啊,你是我的助手,忘了么?”张卿瑞沉下声音。
      “没有没有。”顾本季转身走进宿舍配套的卫生间。“那条淡蓝色的毛巾是许景昀的。”纪衡开口提醒。
      顾本季很快拿着毛巾出来,递给张卿瑞,他并不接,平静地开口,“你不知道湿毛巾怎么用吗?”
      顾本季明白他的意思,犹豫了一下,把毛巾叠好,走到许景昀床边。以前从没像这样照顾过别人,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轻轻把毛巾放在男生额头上,却感觉到男生因为冰凉的触感,微微缩了缩。
      “你用的不是温水?”张卿瑞察觉到,开口问。
      “我用的是冰水,需要用温水吗,对不起,我不知道。”顾本季有些慌张,抬手想把毛巾拿走。却被许景昀按住,“没事,很舒服。谢谢你。”
      顾本季便坐在床边,帮他扶着毛巾。
      过了一会,退烧药渐渐起了效果,男生闭着眼似乎已经睡了。
      张卿瑞站起身,“我去看看那个上午胃疼的。”
      顾本季听了,心里一动,跟着站起来,“我也去。”
      许景昀睁开眼,抬手抓住女生的衣角,“别走。”
      因为发烧的关系,声音有些低沉,顾本季听着,声音也忍不住变得温柔,“我很快就回来,你先睡一会。”
      看着女生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许景昀的眼神变得暗淡。只有沈安能牵动你的心吗。
      
      许景昀还是没有等到顾本季。
      张医生回来只留下一句,“时间不早了,我让她们先回去了。”
      第二天早晨许景昀才醒来。已经过了上课的时间,起床洗漱,却发现桌上有纪衡写的纸条,说已经帮他请过假。
      昨天几乎一天没吃饭,现在终于感觉到饿了。许景昀坐在桌边喝着粥,回忆昨晚的事,还是感觉不真切,毕竟自己做梦的概率怎样都是高于女生进入男生宿舍的概率的。更何况那是顾本季。
      周五,通常是回家的时间。虽然许景昀一般周末也是住在学校。可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大概不得不回家了。可是回家,都不知道回哪去。
      今天放学格外早,才三点多纪衡就回到宿舍。
      “回家吗今天?”纪衡收拾着东西,头也没抬地问许景昀。
      “我去找我姐姐。”许景昀看着四周,平时的衣服已经洗过了,其他竟没什么可带的。
      “你行吗,用不用我送你回去?”纪衡放下手里的东西。
      许景昀笑笑,“没关系,我可以打车。”
      
      看着面前熟悉的防盗门,许景昀从口袋里找钥匙。体温似乎又有些升高,但大概是正常的反复。进了门,在玄关的矮凳坐下,把头靠在墙上。好累,不想动。
      没想到却听见卧室里传来细微的说话声,“可能是我弟弟来了。”
      许景昀皱眉,姐姐在家?出声喊道,“姐,是我。”
      “怎么又是那个没人要的小畜生,你到底是他姐姐还是他妈!”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接着竟是响亮的耳光声,“我警告你别再说这样的话,他是我弟弟!”
      “我告诉你,你以为你工作努力吗,你TM没了我你连实习的护士都比不上!”
      许景昀破门而入,一眼看见男人把苏晴顶在墙上。一把揪住男人的衣领,用力挥拳过去,“别这么跟我姐姐说话!”
      男人很快反应过来,也挥拳反抗,两人瞬间扭打在一起。
      苏晴也没想到会这样,一时间惊慌失措,“你们在干什么,快住手!”
      许景昀的力量本来就略逊于男人,更何况他病了两天,浑身没什么力气,很快被男人固定住双手 按在客厅的地上。男人的脚正好踩在男生受伤的脚踝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许景昀清醒了不少。
      男人还在叫嚣着,男生闭上了眼睛。
      这样就被打败了么,不是承诺过无论如何要保护好姐姐的么。
      许景昀深呼吸,攒足力气,突然一击,一把将男人掀翻,用力地挥着拳,每一拳都直击男人面部,直到男人满脸是血的求饶,才提起他的衣领,拽着男人到门边,推出门外,“以后别再骚扰我姐姐。”
      许景昀关上了门,靠在背后喘着粗气,似乎有些脱力,苏晴急忙扶住。男生嘴角带着血迹,却还是勾起微笑,放纵自己的身体慢慢倒下去,倒在姐姐的怀里好温暖,轻声低喃“姐,别怕,没事了。”渐渐失去了意识。
      苏晴坐在床边,看着昏睡的许景昀,用棉签擦拭他嘴角的血迹,明明很轻,还是令男生微微皱起了眉。
      直到许景昀倒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才发现他体温高的吓人。苏晴看着他的脸,想想刚才的事,才觉得弟弟真的是长大了。
      七年前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不过是个九岁的小孩子,总是跟在她身后,扯着她的衣服怯怯地叫着姐姐。但也是他,让她逐渐融入了这个家庭。后来,叔叔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甚至有的时候彻夜不归。叔叔和阿姨开始经常吵架,每当这个时候许景昀都会跑到她的房间。她也不知该怎么做,只能紧紧抱他,但是这样也无法抑制他微微的颤抖。
      终于在一个雨夜,吵架声里夹杂着玻璃破碎的东西,冲出房门,却只看见阿姨哭着摔门而去,叔叔坐在客厅沉默地抽着烟,地上一片狼藉,似乎能砸的东西都砸了,甚至还有男孩钢琴比赛的奖杯。
      许景昀追出门去,苏晴想要跟上去,却被叔叔呵斥住,“别管他,让他去!”
      她只好回到房间,站在窗前看着,路灯昏黄,男孩小小的身影在雨水的冲刷下渐渐模糊不清。不知过了多久,苏晴走出去,发现叔叔不在了。急忙拿起伞下楼,却看见许景昀愣愣地坐在雨中。见苏晴走近才抱住她哭出声,“姐姐,妈妈走了,我叫她也不理我。她是不是不要我了。”
      苏晴蹲下,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男孩。很久才拉着他回家,看着空无一人的家,许景昀也没有任何反应,沉默地洗澡换衣服。
      再后来,苏晴考上了大学,渐渐不再回许景昀家。只是后来听父母说,叔叔和阿姨最后还是离婚了,阿姨再嫁去了外地,叔叔被派到国外公干。许景昀却谁也没跟,独自留在这里上着学。妈妈只是摇头叹息,这么小的孩子,当父母的怎么忍心。
      大学毕业,苏晴放弃了回家和父母同住,而是留在城里,租了房子,在一家医院工作。大概是放不下许景昀吧,总觉得自己似乎是他最后能依靠的人了。
      但是男生中考的时候志愿填报的全部是寄宿高中,最终也如愿以偿考上立泽。虽然同在一个城市里见面的时间也不多。直到今天,苏晴才知道自己当初的选择是对的,这里大概是他最后的避风港吧。
      轻轻触摸许景昀的额头,还是有些热度,男生却幽幽地睁开眼睛。
      “要不要喝点水?”苏晴说着要起身。
      许景昀只是摇头,声音有些低沉,“姐,那个男人怎么会在你家?”
      “他是我们医院的主任,今天…只是顺路送我回家。”苏晴回答,有些担心,刚才的话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你自己住要小心点。”
      苏晴笑着答应,“知道啦,我去看看粥好了没有,不管饿不饿都要喝点,喝完吃药哦。”
      走到门口,却被男生叫住,“姐,其实张医生也不错啊。”
      她回头看着许景昀笑得单纯,放下心,微微一笑,走出门。
      男生的笑容却在门后渐渐消失。
      躺在床上闭着眼,又梦到了小时候的事。这样的梦好久不曾做过了,就因为别人的几句话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
      争吵,无尽的争吵。父亲冷淡地通知他自己下周就要去国外,妈妈也被新的丈夫接走。就这样送走他们,仰着头,倔强地不让眼泪掉下来。没人要啊,的确没错。
      许景昀意识昏沉,快要睡着的时候,厨房却突然传来苏晴的尖叫。男生翻身下床,动作太快,有一瞬间的眩晕,撑着床头柜缓了一会,忍痛快步走出去。
      “怎么了?”许景昀靠着门框,稳住身体。
      “你怎么出来了,没事没事,只是不小心粥撒了一点。”苏晴急忙清理着操作台。
      “烫到了么?”许景昀快步走近,没看清地上的水渍,脚下一滑,跌坐在地上。撑着地努力站起来,二次受伤的脚踝却完全用不上力。
      苏晴急忙跑过去,“伤到哪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扶着许景昀坐在沙发上,苏晴明显感到不对劲,他的右腿好像不能用力。掀起男生的裤腿,却发现脚踝处一片青紫肿胀,“这是怎么弄得?”
      许景昀只好如实回答,“打篮球不小心摔的。”
      “什么时候的事,你也不知道处理一下,你们学校不是有医务室么。”苏晴埋怨着,却还是心疼,这样的伤,他究竟多能忍,自己竟一点都没有察觉。
      男生只是笑,“昨天早上。一点小伤,不想麻烦卿瑞哥。”
      “干嘛不麻烦他啊,我让他帮忙照顾你。”苏晴起身走到卫生间,拿了毛巾出来,“现在只能热敷了,然后要用绷带固定一下。”
      许景昀有些不好意思,“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人照顾。”
      “把自己弄成这样你还说,明明就是任性的小孩子。”苏晴虽然口中这么说着,其实只有她知道许景昀从小到大有多懂事。她总是庆幸,虽然小时候经历了太多其他孩子没经历过的,但许景昀现在却依旧善良温和为他人着想,自己也再没有什么奢望的了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