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7、猜 ...

  •   许景昀是被痛醒的。
      睁开眼睛,依旧不知身处何处。
      似乎身边也是空无一人。
      胃里一阵阵刺痛,不知道睡了多久。
      刚刚他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或者说他丝毫不知桌上为何物。
      他以前一天不吃饭也不会胃疼的。
      是因为唯一吃的那几口食物太辣,还是之前那次手术真的伤了胃。
      他不知道。
      疼痛忽然变得尖锐,许景昀一声轻哼脱口而出,下意识地抬手抵住疼痛的根源。
      但一用力手上也传来刺痛,并且没有任何触感。
      许景昀轻轻皱眉,慢慢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于是他只好放弃使用双手,侧过身,用手肘抵着胃,低声喘息着。
      这时忽然响起开门的声音,脚步声很杂乱,似乎人很多。
      知道有人来,许景昀立即卸了手上的力气,压抑着呼吸,又假装睡着的样子。
      耳边响起顾本季轻柔的声音,“景昀,要拔针了,可能会痛一下哦。”
      接着手臂真的刺痛了一下,而后很快有一双手抚了上去按压着。
      周边嘈杂的声音渐渐平息,手臂上的触感却始终没有消失,许景昀知道顾本季没有离开。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犹豫再三,只是问了一句,“洛云,怎么样了……”
      顾本季显然没想到许景昀会先开口,而且还是问洛云,下意识地如实回答,“烫伤不算太严重,只是他身体比较弱所以伤口恢复比较麻烦。”
      她感觉基本止血了,于是松开按压的手,把男生的手臂放进被子里,刚想开口问问他的身体,没想到有人敲门。
      顾本季刚说了句请进,佳音就从门缝里冒出头来,一溜烟地跑到小季身边,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男生犹豫着开口,“景昀,刘秘书刚才说,让你醒了出去一下,他要亲口问问你事情经过。”
      说完,佳音便拉着小季的胳膊小声吐槽,“你不知道刘秘书的脸已经拉得多长了,真是吓人。”
      顾本季当然知道,她听了佳音的话也是心里一沉,刚才她还是好不容易才从刘秘书那逃出来,可不能让景昀也经历一次。正想着该用什么借口帮许景昀拒绝,床上的人倒是没有任何异议地点头答应下来。
      佳音任务完成,看着面无表情闭目养神的许景昀,摇头叹息,意味深长地拍了拍顾本季便离开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没有人说话。
      顾本季想起刚才没来得及问的话,开口问道,“景昀,你好些了吗?”
      话出口她就感觉很别扭,就像陌生人之间不痛不痒的客套话。
      许景昀正闭目忍过一阵突然来袭的刺痛,整个人都没力气了,靠在床头喘息,此时听到女生的声音,却依旧下意识地回答,“好多了……”
      话到一半,他似是忽然明白她话中含义,这哪里是关心客套,而是在催他去给刘秘书一个交代吧。于是他轻笑了笑,改口道,“已经好了。我现在就出去。”
      说着男生撑起身子坐起,摸索着去解手上缠着的绷带。
      顾本季惊呼一声,吃惊夹杂着愠怒,他拆绷带的手被粗暴地拨开,耳边是女生的质问,“景昀,你干什么?”
      许景昀偏过头,并不觉得顾本季会是在气他伤害自己,只以为她是责怪他伤了洛云因而态度不佳,所以开口平静地解释,“包着太麻烦。”
      “那是因为你根本看不见伤口有多深!”顾本季看着他手中染血的绷带,急着想制止他,脱口而出,说完才意识到不妥。
      “我看不见,所以手就是我的眼睛。我还要用它们看路。”许景昀却是淡淡地说着,面无表情地继续去拆手上的绷带。
      尽数拆完,他掀被下床,站起身,却是突然膝间一软,差点跌坐回去。
      顾本季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扶住他,“怎么了?是腿疼吗?伤到骨头了?”
      许景昀摇摇头,借着她的力站稳,便向顾本季伸出手,“麻烦把我的盲杖给我可以吗。”
      听到这话,女生抬头看了一眼挂在一旁衣架上的他的大衣。她知道折叠盲杖就在衣服的口袋里。
      但她转过头看着眼前的手,掌心交错着无数伤痕,有的甚至还没有收口,随着男生的动作溢出未凝固的血,终是不忍。上前挽住男生的手臂,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盲杖不在这里,我带着你走吧。”
      男生沉默了一会面无表情地点头,“走吧。”
      
      许景昀和顾本季走下来的时候,刘助理正站在客厅中央,其他人坐在沙发上。
      见他们出来,刘助理立刻迎上去,抬手去扶许景昀,开口似很是关心地问候,“现在身体怎么样了?还有什么不舒服吗?”
      “没有。”许景昀侧身避过,低声回答。
      “那就好。”刘助理收回手,站直身体,继续说着,“总裁已经赶回来了,正在二楼书房,想要见您一面,请跟我来。”
      刘助理的话表面客气,许景昀却听出其中不容拒绝的强硬。更何况他他明白他现在的处境是没有资格说不的。
      许景昀低头轻笑了一下,刚想要开口答应,却听见身边小季的声音。
      “我和他一起去。”
      接着手臂便被人挽住。
      刘秘书看着搭在许景昀手臂上的顾本季的手,依旧是礼貌地微笑着开口,“顾小姐,小云刚才一直在找您,应该是有什么话要说,还请您现在去看看他。”
      不待顾本季反应过来,刘助理已经边说着“这边请”,边引着许景昀往电梯走去。
      挽着的人被生生拉扯着离开,女生皱眉,只好叹了口气,无奈地转身走向楼梯,走上二层。
      
      进了洛云的房间,空调温度开得很高。
      顾本季看到洛云反坐在椅子上,手臂搭着椅背,没有穿上衣,绷带缠绕在后背和右边肩膀。
      他低垂着头,听到她的脚步声,才抬头展开一个笑容,“小季。”
      顾本季只是走过去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心中担心着许景昀那边,开口也是敷衍,“刘助理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刘助理是不是为难你了。”听出她的不悦,洛云低下头,轻声道歉,“对不起,小季。”
      “他没有为难我。”顾本季皱着眉去看洛云,开口带了些愠怒,“但是刘助理和你叔叔把景昀单独叫过去问话算怎么回事。”
      她站起身继续说着,“今天的事算是意外,我向你道歉。但是我和你也都有责任,并不能让景昀负责。”
      没想到听了顾本季的话,洛云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问,“小季,你在怪我?”
      顾本季沉默着,偏过头去,并不回答。
      “我……我是为了你。”洛云说着有些激动,下意识地探身,牵扯了伤处,没忍住抽气一声,才喘息着继续开口,“许景昀,他凭什么那么对你。”
      “你不需要管我们两个之间的事。”顾本季看着男生,想起这伤本也是他替她挡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拿过一旁的轻质毯子给他披上,“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洛云。照顾好身体。”
      
      “不行!”
      顾本季走下楼梯的时候,便听到一声压抑的低吼。
      是许景昀的声音,她被吓了一跳,急忙加快脚步,跑下去。
      转过楼梯,她第一眼看到,许景昀弓身靠着沙发的靠背,站立不住的样子,全靠沈安在一旁扶持着,刘助理站在他对面。
      周围站着许多人,见顾本季下来,刘助理笑了一下,转过身对女生微微额首,微笑着开口,“顾小姐,总裁刚才说,想邀请您留下吃个晚餐,不知道是否方便。”
      不等顾本季回答,一旁的许景昀低着头,手臂搭在腰间,喘息着又一次开口,声音却低弱得多,“不行……”
      刘助理却置若罔闻,依旧看着顾本季,脸上是得体的微笑,“顾小姐?”
      
      顾本季大概明白眼前的形势,却装傻地指了指自己,“只有我?那我的朋友们……”
      “您不用担心,总裁会安排车把他们先送回学校。”
      女生却皱着眉摆摆手,“不行,我得和我的朋友们一起,抱歉了。”
      刘助理本想说什么,忽然他的耳麦中似乎传出什么指令,他扶住耳麦听了一会,再抬起头的时候,只是对顾本季点了一下头,“好的,那就下一次吧。送你们回去的车已经在门口了。”
      女生看了一眼周围的几个人,开口,“你们先去车上,我去和洛云道个别。”
      转身的余光里,她看到许景昀听了她的话轻轻笑了,泄了气般,像是失去了最后的支撑,喘息着整个人软下去,头垂得更低了,几乎栽倒。
      顾本季停下脚步,担心地远远望着,好在沈安即时扶住,带着许景昀走到沙发前坐下,拿了客厅的医疗箱开始帮他包扎手上的伤口。
      佳音这时候才凑上来小声说,“不知道他们都跟景昀说了什么,结束的时候,景昀胃疼得都站不起来了,是刘助理出来让沈安去书房把他扶出来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