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6、做不到的事 ...

  •   洛云的烫伤似乎有点严重,刘助理叫来了家庭医生,直接从别墅的电梯上了二楼,现在正在治疗。
      梓辛还是放心不下许景昀,偷偷下了楼。
      远远望着,地上的一片血色刺激着她的眼睛,许景昀正跪在地上,旁边是一滩鲜红的液体,梓辛脚步停驻在不远处,许久,才接受眼前的情景。
      她快步走到许景昀身边,开口问他,更多是表达惊奇,“你在干什么?”
      许景昀听到梓辛的声音,强迫自己忍痛撑着地站起来,伴随着起身突然一阵眩晕,男生身形摇晃,伸手想扶住旁边的椅子,却探了空,眼看要倒下去,还好梓辛眼疾手快急忙扶住。
      女生离近了才看清许景昀的手鲜血淋漓,大大小小的口子在手掌上交错,甚至还有细小的瓷器碎片嵌在伤口中,鲜红的液体正顺着指缝滴落。
      梓辛吓了一跳,“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许景昀不回答,只是弯着嘴唇笑,其中苦涩连梓辛都不忍心看下去。
      女生把他扶到旁边的沙发上坐着,许景昀的手肘支在膝盖上,低垂着头,鲜红的血顺着指尖滑落,滴入脚下深色的地毯中,不见了踪影。
      梓辛看着他脸色苍白,唇色都淡了,精神也不济,加上地上那恐怖的景象,怕他是失血过多。
      必须要尽快止血,包扎伤口。
      
      她飞快地跑上楼去,见家庭医生还在,一把拉住顾本季,“小季,你快去看看景昀。”
      又转身询问医生和刘助理,“大夫,您……您能不能再看一个人。”
      “景昀?他怎么了。”顾本季皱起了眉。刚才看见洛云的伤比她想像得还要重,再加上刘助理近乎质问地要他们详细说出事发经过,她已经难以应付。现在听到许景昀那也出事了,心情更加烦躁。
      “他弄伤了手,血止不住,再不处理可能会有危险。”梓辛已是满脸焦急。
      听梓辛说的这么严重,顾本季点点头,“我等一会就下去。”
      得到刘助理的允许,医生和梓辛先下了楼。
      
      顾本季和刘助理解释了半天,洛云又不放她走,等她脱身的时候已是许久之后。
      走在楼梯上她还在疑惑,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会受伤呢。
      直到亲眼看见许景昀的伤势,才心中一惊。
      男生摊着手掌,医生正用镊子小心地夹出嵌在伤口里的碎瓷片,
      殷红在手掌纹路交错中蔓延。
      
      大家都已经陆续下来,或坐或站地待在周围,静默地注视着医生手中的操作。
      “痛不痛,景昀?”梓辛在一旁咬着下唇皱眉,已经不忍心看。
      许景昀没有说话,倒是佳音在一旁小声嘟囔着,“十指连心啊,怎么会不痛……”
      
      痛吗。
      此时他已经感觉不到手上的伤口了。
      胃里的难以平息的剧痛,几乎要将他摧垮。
      此时又不能用手按压,他只好前倾着身子,低垂着头,压抑呼吸。
      意识渐渐昏沉。
      但他依然记得周围的环境很陌生。所以强撑着,告诉自己不能晕倒。
      不能再给大家添更多麻烦了吧。
      
      所以他强迫自己不断地思考,不断地去想其他的事情。
      十指连心吗,再痛终究抵不过被遗弃在黑暗中的绝望吧。
      没什么的,他已经习惯了。
      
      医生已经清理好伤口,包扎也收尾了,他抬起头,告诉许景昀治疗已经结束。
      多年的职业经验,让他发现面前的男生旳异样。
      他在闭气。
      这并不是个正常的情况。
      
      于是医生俯下身,扶着许景昀的肩询问,“怎么了,有其他不舒服吗?”
      没想到男生只是摇了摇头,一句话也没有说,手握拳撑着沙发站起来,摇晃了一下才稳住身体,一个人绕过沙发向后走去。
      他走得也并不稳,脚步虚浮,没走两步便撞上餐桌边摆放散乱的椅子。
      许景昀踉跄了一下,被撞得偏离了方向,他却不自知,依旧没有停下脚步,像急于逃离似的,固执地向前走去。
      所有人包括医生都在看着,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沈安看着他就快要撞到家具,忙起身追赶上那个身影。
      等到了许景昀身边,他的脚步已经慢下来,身体在渐渐前倾,呼吸也很粗重。
      忽然间,像是崩断了最后一根弦,走着走着,他的身体软了下去,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沈安离许景昀很近,伸手揽了一下,却依旧无法阻止他身体下坠的趋势。
      医生第一时间上前查看,大家也都担心地围过来。
      顾本季也赶着过去。
      走过餐桌的时候,脚下感觉到微微的凸起,是一小节台阶,将整个餐桌微微垫高。
      她低头看了一眼,没怎么在意,一步便迈了上去。
      
      经过紧急处理,许景昀却还没有清醒的迹象。
      医生初步检查后,说可能不只是失血的问题,晕倒的的原因应该是其他疾病。
      事情变得有些棘手。
      最后是刘助理来处理好了一切。
      早就调了人过来收拾地面上的一片狼藉。
      又安排了别墅的服务人员把许景昀送到客卧休息,让医生更好地治疗。
      沈安和齐朗也帮忙跟他们一起过去了。
      顾本季本也想同去,却被刘助理以人太多为由拦下来了。
      
      餐厅一下子安静下来,留下的几个女生没有人开口。
      顾本季往回走时,路过餐桌,听见在清理地面的工作人员在窃窃私语。
      “这么多血,真吓人…”那人边投洗拖把边抱怨着,桶中的污水已经变成红色。
      戴着橡胶手套蹲在地上清理瓷片的人也附和着,“真奇怪,正常的人哪会用手,都不知道找点东西垫着……”
      “他看不见啊!”顾本季几乎是下意识地喊出这句话。
      说完她自己却仿佛被什么击中,呆愣在原地。
      对啊,他看不见的。
      所以刚才那个对她来说可以轻易迈上的台阶,却能将他绊倒。
      可以想象他是怎样端着那一碗滚烫的面从厨房走到她的面前。
      她刚刚只关心着洛云受伤,丝毫没有在意对他的态度。
      她对他说了些什么,她想不起来了。但想想也知道自己的语气不会好。
      她才明白了他为什么要故意伤害自己。
      是心灰意冷到了极点的自暴自弃。
      
      顾本季到客厅坐立不安地等了许久,终于看到刘助理送医生一起进了二层的电梯。
      她急忙从楼梯跑到二层的客卧,却发现门紧闭着,齐朗正站在门外。
      
      “怎么样?”女生急忙上前,跑得太急,气息还不匀。
      “别着急,他刚才吐了一次,医生说是胃的问题。”齐朗解释。
      “胃?那怎么会晕倒呢?”顾本季皱了眉。
      “医生说,应该……是疼晕的。”齐朗说完抿了一下嘴唇。
      顾本季低下头叹了口气,抬手想推门进去,却被齐朗拦住。
      “先别进去,他衣服上沾了血和汤水,刚才找刘助理要了套干净的,沈安在帮他换。”
      顾本季点点头,又问,“他醒了吗?”
      “没有。医生给他打了点滴,里面有止疼和安眠的成分,加上失血,一时半会应该不会醒的。”
      正说着,门被打开,沈安推门出来,顾本季道了谢便进去了。
      客卧家具不多,靠窗有一张不大的床,许景昀正躺在床上,床边立着一个衣架挂着点滴。
      顾本季走上前,发现他的唇色很淡,皱着眉,不知为何似乎睡得很不安稳。
      视线向下,她盯着他扎在小臂上的点滴针头和缠着纱布的手出了神。
      
      沈安本想和齐朗一起离开,犹豫片刻,又推门折返回去,对顾本季说,“我想了一下,还是应该给你看看。”
      说着他挽起许景昀的一条裤腿,露出的膝盖上是大片的破皮青紫。
      女生低声惊呼,很是惊讶。
      沈安低声开口,“换衣服的时候我发现的。另一条腿也是这样,应该是刚才在台阶上磕的。如果他是故意的,何必把自己也弄成这个样子。”
      顾本季猛地抬起头,解释道,“我知道他当然不是故意的……”
      沈安继续说着,“小季,景昀只是没有做好一件他做不到的事。你该清楚,这不是他的错。你一定要他来参加这个派对,他为了你开心也迁就你,可你有没有想过,他该以怎样的心态为洛云庆生,又需要花多大的精力熟悉陌生的环境。还有我没料到的,洛云竟然处处用……用他的弱点来羞辱他。这些本不应是他承受的,他为了你都忍下了。现在,难道只是因为他没有做好一件他做不到的事,你就要反过头来指责他吗?你应该好好想想你们之间的关系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