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破碎 ...

  •   墙面的细小纹路划过指尖的皮肤。
      许景昀闭着眼睛,皱起眉头,脚步渐渐放慢。
      他正凭着刚才参观时模糊的记忆努力在脑海中构画这一层楼的平面图。
      他印象中,餐厅离厨房似乎有不短的路程。
      
      他以为自己已经走了许久,却依然连一点其他声响都没有听到。
      刚才洛云特意告诉刘助理不想朋友间的私密环境被打扰,大概这里所有的服务人员都已经被遣走了吧。
      没有人可以问路,许景昀却也庆幸,他的尴尬境地不会成为别人的谈资。
      
      左转。
      他摸到记忆中拐角处摆放着的木架,上面应该是陈列着什么东西,刚才他们似乎提过,但他已经忘了。
      男生小心地避开木架,摸着另一边的墙继续走。
      心中竟暗暗升起些许信心,他的记忆似乎没有偏差。
      
      想到这,许景昀轻轻笑了一下。
      笑自己,明知道做不到,这次还偏偏想要做成。
      
      为什么呢。
      是和小季赌气吗,他觉得不是。
      刚才他听到小季的声音,她是想让他回去的。
      他已经很满足了。
      
      只是他知道他不能。
      他回去了,洛云难堪,大家也都会尴尬。
      
      所以他还是选择继续走下去。
      小季站在他这边,即便去做洛云让他做的事,感觉似乎也没有那么勉强了。
      他偏偏要让洛云,让所有人知道,别人能做的他也可以做到。
      
      转过角落,继续向前走,渐渐听到一些细微的声音。
      似乎快到了,他慢慢从墙边向中间移动,心里考虑着该怎样拦住人询问。
      忽然,前面砰地一声,似乎是一扇门被打开,嘈杂混乱的声音和油烟味瞬间涌了出来,许景昀还来不及反应,下一秒肩膀就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
      “嘶,哟,看着点儿啊,这儿端着菜呢。”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这一下也把他撞得不轻,他一边稳着手里的托盘一边大声喊着,“哎,人呢?!这地儿的服务员,过来一个!”
      许景昀听着,感觉自己应该是找对了,怕他走了,抬手几乎想要拽住他,急忙开口,“您好,请问长寿面……”
      “哎这儿呢,正好,快帮我们端过去吧,你说说又不让我们往外走,上菜又着急。谢谢了啊。”那男子似乎很高兴,直接把手里的托盘塞进许景昀手中。
      他瞬间明白,餐厅的人把他当成别墅的服务人员了。
      “我……我不……”许景昀想拒绝,却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这个时候,不知为何他竟不想说出他看不见。
      
      许景昀听着那人的脚步声走远,门似乎也被关上了,瞬间周围安静下来。
      他感受着手中托盘的重量,渐渐从惊讶中找回理智,强迫自己接受现实,沉默着思考眼下的处境。
      再独自走回去,有几成把握。
      路线他还记得,但麻烦的是双手被占用,没办法靠触摸判断方向。
      更别说走路的时候还要保持托盘水平。
      他大概是做不到。
      
      那么,或许他应该去找到别墅的工作人员。
      但走过来这么远的路,一个人都没有见到。
      大声喊叫的话,他不知道会不会被餐厅里的人听见。
      不可以。
      
      许景昀边想着,边用肩膀抵着墙壁,一小步一小步尝试着向前移动。
      身体似乎没有太大的起伏,手中的托盘也还算稳,虽然他也看不到是不是真的端平了。
      但他感觉,似乎是可以独自走回去的。
      
      刚才来的时候心中默数了步数,只是现在步长有些差异,所以只能估算个大概。
      他感觉快要到转弯的时候,便抬起手肘,接触着墙壁,寻找着路口。
      
      一路上,许景昀精神高度紧张,一刻不停地用仅有信息快速分析,将听觉和触觉发挥到了极限。
      身体肌肉也始终紧绷着,手臂在长时间的固定姿势下已经开始酸痛,腰也快要支撑不住。行动完全变得如同机械一般。
      
      终于,他听到有人在惊呼,就在不远处。是他们的声音。
      是他听错了吗,还是他真的走回来了?
      许景昀呼出一口气,有一滴汗从额头滑到了下颌。
      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向着印象中桌子的主位走过去。
      要完成了,结束了。
      原来他可以做到的。
      他没有给小季丢脸。
      太好了……
      许景昀甚至微微笑起来。
      
      突然间,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失去了平衡,托盘也在一瞬间脱手。
      他感觉到有滚烫的液体溅在手背和手腕上,耳边是瓷器破碎的声音和小季的惊呼声。
      痛……密集的痛将他包围,身体砸在地上,似乎伤了腰。他想站起来,却使不上一点力气。听着耳边混乱的声音,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小季的惊呼,令他很不安。
      他只好忍着痛,强撑着坐起来,伸手向前探着,还没碰到什么,却被一把拂开。
      “洛云,没事吧?”耳边是小季语气焦急的声音,“景昀,你别动他!”
      
      他定住了。
      许久,才垂下头去。
      被打落的手,撑在地面的碎瓷片上,也好似无知无觉。
      
      看到端着托盘的许景昀时,几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男生走得还算稳,但路线却并不直,一路歪歪斜斜地向着顾本季的方向。
      他摔倒的时候已经离餐桌很近,就在顾本季的旁边,她吓得下意识地尖叫出声。
      那一瞬间,洛云侧身替她挡了一下。
      泼洒飞溅的滚烫汤水尽数泼在他半边肩膀和后背。
      顾本季听到耳边的一声轻哼,他的头已经靠在她肩上。
      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是烫伤了,还是身体有其他不舒服,她只能急忙开口询问,又看到许景昀的手已经快要碰到洛云的后背,才下意识地开口制止。
      
      顾本季在慌乱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话的态度对于看不到她表情的许景昀来说太凶戾了。
      看着洛云忍痛的表情,她一心想着他的烫伤需要尽快处理。
      本想要找到刘助理,洛云却坚持要先回二楼的卧室,顾本季好请两个男生一起帮忙先把洛云送到楼上。
      大家都有点被这个突发事件吓到了,佳音不知所措,下意识地跟在小季和齐朗身边。
      梓辛担心着许景昀,但又觉得,似乎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还是不合适,看了一眼那个低着头跪坐在地的身影,还是和大家一起上了楼。
      
      许景昀听着耳边的喧嚣渐渐远离。
      又是孤身一人了。
      原来没有人愿意站在他身边。
      也没有人会担心他的。
      他轻笑了一声。
      腰太痛了,胃里也渐渐开始刺痛,两种痛互相缠绕着,几乎要将他的身体刺穿。
      他站不起来,也放弃了去尝试。
      
      索性伸出手试探地在四周的地上摸索。
      他想知道这里到底被他弄得多么狼藉。
      双手探着,指尖猛地刺痛。
      他皱起眉,停住了,才想起四周都是破碎的瓷片。
      大概是划在尖锐的边缘。
      
      如果伤到别人就不好了。
      他想着,从桌上扯下一片餐巾,找到一块干燥的地方铺平整。
      小心地拿起一片片碎瓷片放在餐巾上。
      看不见,对眼前的未知世界感到无措恐慌,用双手去感知,回应他的却总是一次次被锋利的瓷片断痕划伤。
      跪在地板上,汤水浸湿裤管的布料,一片湿冷。
      他是第一次这样地茫然无助,但他却不能停下,他厌恶着自己,这是对他的惩罚。
      
      他脑海中不断地回响着刚才小季的声音。
      她大声地喊着他的名字,突然的一声。
      他的心跳几乎都在那一瞬间空了一拍。
      她说,你别动他。
      话语中的责怪如此明显。
      思绪飘向记忆的深处。
      很久之前也听到过同样的语气,那时候他伤了她暗恋着的沈安。
      那么这一次呢…也是她在意的人吗…
      许景昀竟不敢再想下去。
      
      她让他有自信。
      他就认真地去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努力正常地生活。
      今天,洛云却用行动让他体会到,他的一无是处。
      他不会画画,不能和她搭档赢得游戏。
      他不能让她开心。
      甚至他连一碗面都端不住。
      
      今天一整天的小心翼翼,一再地迁就忍耐,都像个笑话一样,毫无意义。
      他竭尽所能,不过是不想因为他破坏了大家的兴致。
      可最后,搞砸了一切的,还是他。
      
      强烈的失落和自卑感几乎压得许景昀喘不过气来,而眼前的一片黑暗时刻提醒着他的无用。握紧了手中的碎瓷片,锋利的边缘嵌入指间血肉,伴随着刺激的疼痛,却有一种莫名的快感,让他可以暂时逃过内心的折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