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牛奶罐与替身 ...

  •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在走廊上洒下细小的光斑。男生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在安静的走廊里格外清晰。
      许景昀在教室门口停住,正巧看见女生转着笔偏头思考的身影,放下心,还好来得及。便放轻脚步,悄悄走近,将一罐还带着温度的牛奶放在桌角。
      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顾本季抬头,却只看见男生在逆光中的轮廓。半开的窗帘遮不住四月的阳光,在男生身侧洒下一圈光晕,制服衬衫反射的光芒刺眼,让人几乎无法移开视线。
      这样的一瞬间,仿佛就要喜欢上他了。
      但这个念头只存在了极短的时间,就被顾本季摇摇头甩掉了,继续低下头盯着课本上的题目,却看不进去一个字。许景昀没有在意她的沉默,半靠在窗台上,装作不经意地开口,“明天早上我们班和三班有场篮球赛…”
      “没兴趣。”女生飞快出声打断,没有一丝迟疑。未说出的邀请和灿烂的笑容同时僵住,被拒绝已是意料之中的,可没想到她连一个表面的借口都吝啬给予。许景昀再次扯起笑意,继续开口:“这次,沈安也会上场。”
      “什么?”女生猛地抬头,男生略带得意地弯着嘴角,同时点头回应着她的质疑。每次听到沈安这个名字都无法平静,好像某根神经突然绷紧,对于和他有关的任何事都无法做到不关心。手中的笔顿了顿,仿佛下定决心,“好吧,明天我会去看的。”
      “好,明早七点,不要来迟。”声音中的欢喜如此明显,顾本季没有抬头,所以她没看到,与欢快语调所配合的笑容却带着一丝苦涩。
      明明在很久之前就知道她喜欢沈安,却依旧无法自拔地喜欢上她。他的心意她自然明白,而她的拒绝厌烦也毫无掩饰地表露无遗,这也是不敢表白的原因吧,害怕失败后连喜欢她的权力也会被剥夺。费了那么大的精力去说服沈安参加比赛,也只是希望在打球时看到她坐在场边,哪怕她的眼神根本不关注自己一丝一毫,心里也是满足的吧。可这样利用她对沈安的喜欢达到自己的目的,也算是卑鄙吧。
      良久,仍不见女生回应,许景昀识趣地开口:“那我先走了,你今天要回家吗。路上小心,注意安全。还有牛奶趁热喝,别凉了,对胃不好。”
      满满的在意,被关心的人却并不感到温暖,而只有无尽的烦躁以及沉重负担。
      如此多的负面情绪轻易地燃起怒火,心里的火变成了冰冷的话语脱口而出:“许景昀。”
      被叫住的男生回头,脸上带着一丝惊喜,“怎么?”
      “以后别穿衬衫了,你怎样都不如他穿的好看。”
      喜欢并不是简单地复制,这点自己再清楚不过,但还是去尽力模仿她喜欢的样子,却忘了再怎样相似在她心里也是天差地别。自己幼稚可笑的小心思就这样被毫不留情的捅破。仿佛伤口被人撕开,刺入冰锥,又冷又疼。
      再无法挂着笑容,许景昀低下头,让额前的碎发隐藏了表情,轻轻吐出一个字,“好”。
      
      顾本季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车窗外变换的风景。作为住宿生,她并不常坐公交车,每周一次回家,也因要带的换洗衣物太多,通常是妈妈开车接送。今天常年在外地工作的爸爸回家,所以向学校请了假,今晚回家住。在印象中,从小时候起就很少见到爸爸,每年很短的几次见面,渐渐变得像应付差事。长时间分离后的团聚并不是一家人的温馨幸福,而只是无尽的冰冷陌生。
      手中握着的牛奶罐还带着一丝温度,顾本季开始有些后悔自责起来。最后那句话是否太伤人了。但是每次他的关心都让她有种无法抑制的烦躁和压力,可不可以不要对她这么好,她真的无法回报。拒绝他的次数越来越多,态度也越来越强硬,甚至无数次明确地告诉他,她喜欢的是沈安,希望他放弃,但显然他都没听进去。每天一罐的牛奶还是依旧,从不间断。她还去学校超市问过,根本没有卖这个牌子的牛奶,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弄来的。
      想到沈安,心里默默地对明天的球赛有了期待。是怎样的一种喜欢呢?同桌了许久,却几乎没有说过话。一直只是默默地关注他的一切,她很早就发现这个男生很安静,甚至可以一整天不说话。只是偶尔顾本季的东西掉在地上时,沈安会俯身捡起来,放进她的手中,这时顾本季往往会低头局促地轻轻说声“谢谢。”这就是他们之间唯一的交集了,顾本季却乐在其中。告白么?无论如何她都不敢的。而且按照目前的情况看,下一步的进展还要很远很远吧。顾本季坐在公交车里,微微叹了口气。
      此时的她不知道,有时候情节的发展,总是意料之外的。
      
      顾本季所在的立泽高中,作为一所重点的寄宿高中,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每天早晨七点至八点,是让学生晨练及自由活动的时间,意为提高学生的自主能力及增强学生体质。但其实根本没有多少学生会听话的去晨练,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睡几分钟。
      而现在坐在操场边长椅上的顾本季却发现,今天操场上的人还真是超乎寻常的多。似乎大部分是看着有些面熟的同级同学,而且女生占多数。偶有几位在操场边散步的老师目光也时不时瞟向这边。
      看来这场比赛还挺受人关注的嘛。看着不远处球场中,许景昀高高跃起,将篮板球轻松摘下,深蓝色的帽衫在一片浅色的校服中分外显眼,顾本季心中一动,他竟真的没有再穿衬衫了。
      只见男生几个动作晃开防守球员,很快找到空当,篮球击地再弹起,对方的防守球员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已被另一双手稳稳接住。沈安站在三分线外,前面大片开阔,没有一点干扰。瞄准跳起,出手,一系列动作连贯流畅,篮球划过一道抛物线准确地坠入篮筐。现场爆发出阵阵欢呼,许景昀冲过去和沈安击掌庆祝,那个一向安静寡言的男生此时也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笑意。
      顾本季将一切看在眼中,也忍不住绽开笑容。
      才发现沈安篮球打得很好,中远投真的太准,原来他并不是不爱运动,只是平时太过安静淡然,独来独往,显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没有人会叫他一起打球。男生柔软的黑发在风中飘扬,顾本季忽然觉得这个充满活力的沈安更加令人心动。
      比赛接近尾声,三班还落后近十分,三班班长齐朗自然不甘心认输,带着场上的队员发起最后的反击。许景昀发现了这一点,进攻开始变得更加狠厉。
      他接过队友传球,强行突破上篮,一步,两步,跃起,手指轻轻发力将球送入篮筐,一切都非常完美。只是落地的时候,他感觉到,右脚并不是踩在了平坦的地面上,多年打球的经验告诉他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果然下一秒他失去了重心,那一瞬间下意识地,他抬起手臂想要抓住些什么,却好像打在了周围的人身上,来不及反应,下一秒他已经跌坐在地。剧烈的疼痛令他忍不住蜷起身子,手按住脚踝。
      耳边响起无数的声音,围观同学的惊呼声,球落在操场上弹起逐渐密集的“咚咚”声,以及队友关切的询问声。但他此时无暇回应,只感觉有人拉开他的手,把他的身体放平。很快,疼痛似乎也逐渐减轻。许景昀撑着地慢慢坐起,抬起头,对上纪衡担忧的眼神,微微一笑,轻声说:“没事。”见他已经能坐起来,纪衡表情放松下来,瞪了他一眼。齐朗也抓住时机地插进话:“看你都受伤了,咱们今天就别打了,算打平,改天再来一局,怎么样?”
      “怎么,你这家伙看赢不了就想赖账是不是。”许景昀说完,抬起头,看了一眼纪衡。纪衡知道他的意思,不自然地别开眼神,瞟向别处:“我答应你肯定会赢下这场比赛还不行么,别这么盯得我发毛。”
      纪衡看着许景昀在听到这句话后,唇角上扬,笑容展露出的单纯满足,就这样让他无法移开视线,目光被他的笑容吸引,深陷。
      这个人怎么会笑得比女生还好看。当时的纪衡这样想。
      
      许景昀环顾四周,才发现沈安并不在人群之中。小声问旁边的一个男生,“沈安呢?”
      “他刚才跟我说不舒服,下场休息了。”男生答道。
      怎么会突然不舒服了?许景昀有些疑惑,转头去看操场边,果然看到沈安弯着腰坐在长椅上,一只手撑着胃附近,旁边的顾本季正扶着他,似乎一脸焦急。
      许景昀一下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跌倒之前打到的人好像是沈安。他心下一沉,想去看看,撑地试了几次却站都站不起来。焦急的情绪过后,许景昀慢慢冷静,现在有顾本季在旁边沈安应该不会出大问题,也许并不该出现打扰。
      
      她会高兴吗,他就在身边;可我,却偏偏伤了她喜欢的人。
      嘴角的笑意苦涩渐浓,许景昀低着头扶着篮球架慢慢起身,右脚因着力突然疼痛加剧,脚下一软,就要跌倒时,被纪衡扶住,他撑着许景昀站直,问:“去旁边长椅休息一下?”
      许景昀看了一眼不远处长椅上的那两个人,犹豫着说,“我先回教室吧。”
      “那我送你回去。”纪衡还没说完,已经把他的手臂往肩上搭。
      “不用,我自己可以。”许景昀抬手捶了一下他的肩膀“你可是答应我了赢比赛啊。”
      这句话让纪衡迟疑了,但还是不放心地问:“你行吗,别死撑,要不行去医务室看看?”
      许景昀轻轻笑了:“没问题的,再说医务室那么远,我现在这样,还没走到就先痛死了。”
      “那好吧。”纪衡扶他走到操场边,才跑回球场,还不忘转过头叮嘱,“你自己小心点。”
      许景昀点头,慢慢适应脚踝的钝痛和无力,不敢再看长椅的方向,缓缓地向教学楼走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