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厌食症的联姻大佬吃下我做的饭后对我巧取豪夺》我闪使人堕落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2-04 23:35: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热情的韩夫人 ...

  •   顾白干净利落的挑了一大堆衣物,享受了一把不看吊牌买买买的快感,然后迅速掏出黑卡一刷。
      啊,爽!
      不得不说,在花钱这种事上,男人女人获得的快感是一样的。
      韩筠欢默默把卡收了回去。
      因为东西太多,店家贴心的告知可以送货上门,所以顾白和韩筠欢两手空空的出来,直奔食品区。
      在顾白说要去超市的时候,韩筠欢挑了挑眉,“你让我和你逛超市?”
      顾白认真的想了想,觉得二人穿着定制西装逛超市确实有点怪怪的,于是他道,“那你在这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
      虽然这是个大商场,并不显拥堵,但人流量还是很大的,韩筠欢无言的环视一圈,顾白就明白了。
      你大爷的。
      “那怎么办呢?我......”顾白低下头,头顶上的小发窝清清楚楚。
      声音太小,韩筠欢没听清,“什么。”
      “我说,我刚来就被困在卧室整整38个小时,断水断粮,出来第一顿饭就差点去了小命,我就想逛个超市,买点东西自己做饭,我错了吗?”顾白抬起头,幽幽的说到。
      据说那小蜘蛛一个能毒死十个他,一堆小蜘蛛,够他永世不能超生了。
      “你昨天为什么不说?”
      昨天我还以为你是个假人咧,说啥说,而且他被结婚那个事唬住了,忘了......
      顾白反正不说话。
      韩筠欢揉揉太阳穴,“这件事回去说,你去买,我等你。”
      顾白说到做到,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确实很快。
      韩筠欢从角落里走出来,顾白定眼一看,跟着出来的还有点头哈腰的小领导,顾白定眼一看,发现角落那是个监控室,他嘴角抽了抽,走到人面前,“我好了,走吧。”
      二人坐上飞行器回到韩宅。
      “说吧,怎么回事”
      “我被锁在那个房间两天,出不去,而且里面什么都没有,超级简陋,也没人给我送饭,差点饿死了......”
      那么大的宅子,主楼那么多的房间,给他这么破的房间,别说其他的,就连卫生间都没有。 
      好歹他们俩名义上是伴侣啊,吝啬。
      “哪个房间”韩筠欢皱眉道。
      “三楼楼梯尽头那个。”
      “那个房间锁坏了,你再选一个。”有时候锁了一推就开了,有时候怎么都关不上。
      原本是作为婴儿房设计出来的,不过他根本没在意,久而久之那里就变成这样了。
      韩筠欢眼神隐含探究,“我记得房间是你自己选的。”
      “……”鬼知道原主为什么住那,又不是他选的房间,他避开韩筠欢的眼睛,有一点点突如其来的心虚,要是有一天有人发现他不是原主会怎么样啊,原主家人会打死他的吧!
      索幸韩筠欢也没有非要问下去,他正视顾白,“还有,我希望如果你再遇到那种事,能第一时间呼救。”
      “哦。”顾白乖乖应声。
      “回来了啊。”韩夫人从楼梯走下来,举手投足尽是风情。
      韩筠欢抿唇看向他母亲,“这次要住多久?”
      韩夫人半掩面,遮住了丰满性感的红唇,咯咯的笑了起来,“怎么,怕我搅和你们的二人世界?”
      回想起他母亲层出不穷的手段,从简单粗暴的给他床上塞人,到手段低级的给他下药,再到步步紧逼的生日宴、接风宴和拍卖会等等名为宴会实为相亲宴的活动,一件一桩,数不胜数,韩筠欢没有理会她的调侃。
      从成年起,这种事就没有断绝过,以至于他现在一见他母亲就难掩不适。
      美目不经意的在顾白身上流连,又看向她儿子,“你们好好的,我自然不用再操心。”
      她把手上今年秀款最新的雾霾蓝精致手提包换到另一只手,向顾白抛了个飞吻,“给你带了礼物,记得拆开哦!”
      明显比普通私人飞行器大好几个size的飞行器从半空中慢慢降落,从舱门处延伸出4级阶梯,韩夫人毫不费力的踩着10cm高的镶满细碎钻石的细高跟鞋上去了。
      待韩夫人离开,韩筠欢才召来人,几个保镖见怪不怪,拿着探测仪就上去了。
      不到十分钟,他们就都满脸通红的下来了。
      “少主,房间里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东西。”
      难道他母亲真的因为他结婚了就住手了?
      如果不是顾家有求于他们家,爷爷当初又欠下顾老爷子一个人情,他们两家是不会联姻的,联姻这件事,他只是顺水推舟做个样子让顾老爷子心安,同时想要打消一些他母亲的热情才应下的。
      至于他们的婚姻是有名无实,还是琴瑟和鸣,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当然没天真到真的以为他母亲什么也没干,千里迢迢跑过来只为说几句话,但只要不做的太离谱,也不是不可以忍受。
      显然这家人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和睦,顾白看着韩筠欢略显躁郁的侧脸,静静前排吃瓜。
      讲真,他甚至想拿个小板凳坐下,那样才有氛围。
      韩筠欢打断他吃瓜,“跟我上去,看看你的礼物是什么?”
      他特意在礼物两字咬重了口音,
      顾白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想到那张黑卡,又放下心来,安慰自己,不会有什么的。
      二人推开房门,地上的被子早就被收起来,一切都整整齐齐,只有地上一个大包裹很是突兀。
      顾白蹲下来,包裹被人拆开了,他拿起一件衣服,发现是上午试过的款式。
      啧,速度够快啊!
      把手里拿着的衣服放回去,剩下的他看也不看,昂起头,“我买的衣服,不是礼物。”
      韩筠欢把房间里的柜子打开,抽屉也都拉开,一切都是原样,没有多出来什么东西。
      他一言不发把地上包裹里的衣服倒出来,叮叮当当散落一地小东西,大手提溜起白□□耳朵的一角,“你买的?”
      “不......不是。”顾白磕磕巴巴,谁要穿这种鬼东西。
      他再拿起一根皮质项圈,“这个?”
      顾白怒了,“不是!”
      似是还没逗够顾白,韩筠欢再拿起一样,一整根仿真的猫尾巴,从根部到尾巴尖都毛茸茸的,看着就很像大猫的尾巴。
      顾白呆了一会儿,虽然知道是那种东西,但是这个要怎么戴?绳子呢?
      他摁住韩筠欢作乱的手,虽然韩筠欢看起来很瘦,但两人的手腕交叠在一起他的手腕居然比韩筠欢的小了一大圈,他疑惑的看了一眼两人手腕,回归主题,“你够了。”
      韩筠欢松开尾巴,收回了骨节分明的手。
      顾白把衣服单独挑出来放在一边,每拿起一件他就抖开看一下,生怕有问题。T恤倒是好好的没什么问题,但在他抖开裤子的时候,发现后面有一个圆乎乎的洞。
      趁韩筠欢没发觉,他连忙把裤子卷起来放到一边,直起身来,“我回去收拾吧,感觉会很久。”
      “你回去哪?”
      “你不是让我再挑一个房间吗?”顾白楞。
      “你今晚在这睡。”
      “什么,我还要打地铺!”
      “我想我没和你说清楚,我和你联姻,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打消韩夫人,也就是我母亲对我婚姻大事过于关心表现出来的热情。如果你不能配合我,我想我们也不必再继续这段婚姻了。”
      韩筠欢盯着顾白微微泛红的脸,不知是气的还是别的,补充,“当然,先前和顾老爷子所做约定也就作废。”
      什么过于热情,不就是催婚......顾白默默吐槽,他倒是没把韩夫人疯魔化。
      约定作废意思不就是不会再帮顾家吗?他现在占了顾小公子的身份,没帮上他家的忙就罢了,别害人家里破产。
      打地铺就打地铺呗,还能让人破产咋?
      顾白现在还没考虑那么多,假夫夫嘛,光是韩夫人给他的那笔钱就够演出费了。
      不过,他得问清楚了,不会这三年他都要打地铺吧?
      “我要在地上睡多久,三年?”他觉得他可以爬个床,和韩筠欢一起睡他不介意的,毕竟床那么大。
      “我母亲一离开这个星球,你想睡哪睡哪。”
      顾白放心了。
      见他手里抱住衣服不动弹,韩筠欢淡淡出声,“衣服挂起来吧,剩下的东西塞衣柜下面的隔层里。”
      顾白听话的挪到大衣柜那边去,用身体挡住衣服,没问题的挂起来,有问题的塞底下。
      等终于收拾完,顾白抬眼一看,只有4件上衣挂在上面,底下的隔层满满当当,感觉要爆炸......
      “怎么了。”韩筠欢在后面突然出声,不知道看了多久。
      他也没指望顾白回答,伸手把隔层里的衣服拿出几件,衣服各有各的亮点,不是裤子后面有个洞,就是缝了个兔子尾巴在后面,或是衬衣的扣子全部被扯掉,总之穿不了。
      他把另一个隔层拉出来,上面是一些新的衣物,“你穿这个吧,抱歉,我母亲弄坏了你的衣服。”
      顾白感受到了一丢丢韩夫人的热情,他想他理解韩筠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白白:我的豪门生活,八个字,‘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