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真联姻,真结婚,真亲 ...

  •   鉴于他父母已经到了,处于谨慎考虑,韩筠欢开口,“你今晚来我房间。”
      !!!
      顾白震惊地看向韩筠欢,什么鬼?
      顾白的目光衣冠禽兽的意味太过浓烈,韩筠欢按了按太阳穴,“你在想什么?”
      顾白: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韩筠欢无奈,“你过来打地铺。”
      “哦。”顾白轻易就相信了,也没问什么原因。
      ......
      鉴于原来的房间里空空如也,顾白只把自己打了个包就过去了。
      韩筠欢拿出一床被子丢给他,“柜子里还有,不够自己拿。”顾白把被子抖开铺地上,再抽出一床,三两下就弄好然后迅速钻进去,不忘给韩·杀人不眨眼·筠欢说晚安。
      韩筠欢记忆力很好,认出顾白身上还是那套白T加休闲裤。
      “你不洗澡?”
      “不臭。”顾白嗅了嗅衣服,躺在被子里,微微昂起头看向仍然站在原地的韩筠欢,无辜道。
      韩筠欢冷声,“去。”
      “没有换的衣服。”顾白说出真实原因,总不能再让他穿回去,顾白宁愿不洗。
      “浴室有浴袍。”韩筠欢还站那盯着地上的顾白。
      顾白张了张口,最后还是屈服了,乖乖爬起来往浴室走。
      两天没洗其实身上还是有点味,顾白还算是愉悦的冲了个澡,披上浴袍往外走,迎面而来一条内裤,顾白连忙抓住。
      “新的。”
      顾白套上就准备出去,抬腿的时候顿了一秒,若无其事的提了提就走出去了。
      韩筠欢上下打量他一眼才放过他。
      出乎意料,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顾白就被人吵醒,不过倒是不用他操心什么,因为服装师、化妆师、灯光师、摄影师全过来了。
      顾白由着他们捣鼓,反正也不能画出花来。韩筠欢完全是个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只把送过来的定制西服一套就完事了。
      二人最后穿着同款西装去了婚礼现场,一下飞行器,就看见从庭院门口蜿蜒出来的路两旁摆满了素雅的鲜花束。
      可惜了......
      环视一圈也不知道哪个是他现在的父母,他紧张的咳嗽了一下,感觉要穿帮,只好紧紧跟着韩筠欢。
      婚礼很简单,在顾白说出“我愿意”后,他偷偷呼了一口气,权当是个龙套演了一出结婚戏码吧,倒是很顺利。
      台下的韩夫人漫不经心地抬了下眼睑看了一眼顾白就收回了目光,拢了拢身上的皮毛大衣挡住香肩,“长得倒是还可以,就是不知道筠欢喜不喜欢了。”
      韩家主无奈的看向她,“你就不要再管了,筠欢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就算不喜欢也一定会好好对他的,两人都结婚了,你总不能让顾家幺子和孩子再离婚。”
      韩夫人没搭腔。
      主持的司仪继续说道,“现在,请夫夫双方互吻后交换结婚戒指。”
      没等顾白反应过来,韩筠欢就俯下身作势要亲他,在韩筠欢的俊脸贴近的时候,顾白情急之下为了挽救自己的初吻,往旁边一躲,韩筠欢就亲上了顾白的脸颊。
      场面一度很尴尬。
      司仪打圆场,“哈哈,韩先生可以重新再来一遍。”
      韩筠欢直起身子,冷冷地凝视顾白。
      被死亡射线盯住,顾白怂了,但他也只能顶住压力讨好的看向韩筠欢,搞什么,明明你应该感谢我。
      韩夫人来了劲,捂住嘴,“看来还得担心顾公子喜不喜欢筠欢呢!”
      “这个不在你的担心范围之内吧?”韩家主了解内情。
      一秒,两秒......两分钟,韩筠欢还在发射死亡射线。
      这人有毒吧!
      台下一堆人都在看着,就不能快进吗,非得卡在这?
      他拿过一边放着的婚戒,往韩筠欢手指里一套,再把另一只也拿过来,奈何韩筠欢存心和他做对似的,直接把手抱起放在胸前了。
      顾白好想走人啊......
      台下黑压压一片人,不知道能不能出去。
      顾白妥协了,羞耻道,“该我了。”示意他低头,但人家已经生气了,就是不动。
      顾白一边吐槽你是小姑娘吗?一边试图凑上去,只堪堪能碰到那位大爷的下巴。他卯足了劲昂头一亲就离开了,接着把戒指硬塞到他手里。
      韩筠欢把玩着戒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白向他发射了好几次射线也没有被接收到。
      果然CEO定力就是强,归然不动稳如老狗。
      司仪.....司仪也不敢开口了。
      所以你到底生哪门子气,顾白一肚子牢骚,但也只得又凑上去,扒住人脖子往下拉,闭着眼往上亲,左边一下,右边一下。
      台下韩夫人已经笑惨了,毫无淑女形象。韩家主给她顺了顺气,“看来不用担心顾公子了。”
      韩夫人笑的眼睛都溢出了泪,为了形象她还不能大笑,忍的很幸苦,余光瞥到顾公子红彤彤的耳朵,“顾公子想必很是忍辱负重。”
      筠欢把人家吃的死死的。
      韩筠欢想着差不多了才捏起顾白那一只戒指,与他那只有些微的不同,上面镶嵌了一圈细细的莹石,夜晚会发出微光,他那只则略宽些,只在上面刻了些繁复的纹路,不过两只戒指大体造型都一样,材质也相同,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一对。
      顾白连忙伸出手掌,把手指头张开方便他套进去。
      韩筠欢大发慈悲地套在了他纤细的手指根部。
      心酸......顾白摸了摸戒指。
      结束之后一群人围了上来对他们送上祝福,他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说就穿帮了好吗?如果他是魂穿,为什么没有接受记忆?如果是身穿,原来的顾白哪去了,谁来救救他?呜.....
      顾白频繁望向韩筠欢,向他发出求救的讯号。
      好在这些都是套近乎的亲戚,连韩筠欢都不大能全记住,他直接把顾白拉到双方父母面前,看得出来这几人年轻的时候都是帅哥美女。
      他们一过去,长相略知性温婉的的女性就起身,泪眼朦胧的看着顾白,“白白......”
      顾白一阵哆嗦,他家母上大人才不会用这种口气喊他。
      他僵在原地不知道该干什么好,是不是要泪眼朦胧的回望,“母亲......”好可怕!
      慢了半拍,他上前抱住美妇人,“筠欢对我很好,我也很好,不要担心。”
      一旁帅气的大叔也过来,搂住妇人,“好了,今天白白结婚,别给他添堵。”美妇人拿出绢帕,擦了擦泪水,爱怜的看着顾白,“白白,过了今天,你就是有家室的人了,要好好过日子知道吗?不要像小孩子一样乱发脾气。”
      顾白能怎么办,他只好乖乖点头,企图蒙混过关。
      待他与原身的父母叙过旧,长相颇为美艳的韩夫人才端着架子开口,“顾白是吧?”
      “嗯。”顾白乖巧应诺。
      韩夫人抬起白皙的手腕,用纤葱玉指抚了抚耳边蜷曲的黑发,“我们筠欢就托你好好照顾了。”
      韩筠欢在一边没有开口,顾白下意识望了他一眼,才回到,“我会的。”
      “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这个就当见面礼。”她递出一张黑卡。
      改......改口费?顾白第一反应是这个。
      他张了张口,发声,“谢谢妈。”
      美妇人的脸有一瞬间不自然,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了,“给你就拿着。”
      顾白接过。
      在旁边站着的有大家长风范的男人出声,嗓音浑厚,“一时匆忙没有准备见面礼,下次补给你。”
      “不要紧。”顾白表示不在意。
      ......
      等顾小媳妇终于见完家长,他长长呼了一口气,松开牵住韩筠欢的手。“可以了吧?”
      韩筠欢睨他一眼,“跟上。”
      顾白转转悠悠认人认得脑袋都晕了,瞪向韩筠欢,“还要干什么。”
      “带你去买衣服。”
      顾白一秒泄气,“哈哈,那走吧。”也不瞪人了。
      不一会确实过来一个像交通工具的东西,不过并不是汽车,而是像鸡蛋一样球形的,体积很小,看起来只能容纳两个人,不过外壳很厚,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看起来很结实的样子。
      虽然上午刚刚坐了大型飞行器,但他没好意思东张西望,所以这会来了个小的他还是很好奇。
      韩筠欢触碰了一下上面的按钮,舱门就打开了,不等韩筠欢开口,顾白就乖乖钻进去坐好,韩筠欢随后在他旁边坐下。在鸡蛋壳里面的显示屏幕上输入一个地点,承载着他们的这个椭圆球体就缓缓浮起,大概离地面十米后,突然提速向前方飞去,顾白吓了一跳。
      他偷偷瞄了一眼韩筠欢,发现人家已经在闭目养神了,顾白小小呼了一口气,要是被人看出异样就不好了。他现在的身份,据说是顾家的小儿子,过来联姻的,总不能做个交通工具就大惊小怪,不然分分钟露馅。
      因为无事可干,顾白在韩筠欢闭目养神的时候打量“鸡蛋壳”里面,从外面看空间很小,但是意外的是里面东西还挺齐全的,顾白目光从正前方贴在球壁上的操作屏幕扫过,再到下方一个封闭的小柜子,柜子只有一个抽屉是没有盖的那种,上面放了两本杂志,然后看向头顶上嵌在球壁里的小圆灯,在转过头来看他左侧微微凸出来的一个几乎占据了左侧所有面积的椭圆形软包,凸起的高度大约有十厘米,整个凸起中间有一条小缝隙,顾白敢肯定里面肯定也是个装东西的空间,他瞄了一下韩筠欢那边,也有一个一样的凸起的形状。
      顾白心里痒痒的,特别想知道里面是装什么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无心正文......来撸个小剧场。
    某天韩氏自家研究院研究出来一个新产品,被命名为“心声”。韩筠欢觉得有趣就拿过来了,自己动手往顾白体内植入一个配套的芯片,再把微型耳机戴在左耳。然而很长时间都没听到东西,他打开几个房间门,终于在游戏室看见了顾白,顾白一脸兴奋正在打游戏,嘴里不时在念叨什么。他微微一笑,明明手柄游戏都淘汰不知道多久了,这一台还是专门生产出来的,估计星际没几个人家里还有这种游戏机了,所以匹配给顾白的玩家十有八九是AI,不知道他天天和AI有什么好对决的。
    “白白。”
    顾白扭过头,冲他扬起一个笑,立马甩下游戏机,扑向他,“你今天不上班?”
    与此同时,“卧槽,这老狗比怎么又在家,还让不让人好好打游戏了。”
    顾白的声音。
    韩筠欢紧了紧扶住顾白的手,不动声色的按了按耳机,“没什么,想着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顾白疑惑的样子。
    “什么鬼,好好的给什么惊喜,又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3月12号是什么日子,应该不是什么纪念日,一周年?结婚纪念日?总不会是他生日,他生日在4月呢。”
    韩筠欢盯着顾白的嘴,没有再开合,耳朵里却多出一段话。
    他突然笑了一下,很好。
    顾白问他,“你笑什么,到底什么惊喜?”
    “我生日在5月。”没头没脑的,韩筠欢突然冒出一句。
    顾白心脏骤停,马上若无其事到,“怎么突然说这个,礼物现在还没有。”
    他昂起头亲了韩筠欢一下,“还早着呢,你怎么那么着急。”
    “懒得出去买东西,还要花钱,不如在院子里挖颗花送他,就说是自己种的。”
    韩筠欢紧盯顾白的嘴唇,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我给你那张卡里还有钱吗?”
    “有啊,还挺多的,还剩好多零,好像还有5、600万吧。”
    很好!!!
    韩筠欢突然冷了声调,“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