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重逢太难。 ...

  •   江眠再见到季晚。
      
      是在下过雨后的宁城,在长宁路拐角处的菜市场。
      
      她穿着红色大丽菊和大片绿叶拼凑在一起图样的长裙,嶙峋肩膀上挂着一个黑色皮包,头发松散的扎在一起,临近脸颊的细碎头发或许是下过雨的原因,腻乎乎黏在一起,贴在她依旧白皙却略显粗糙的脸颊上,遮住了她眼角显露的鱼尾纹,连同她的法令纹一起告诉所有人,她已经不再年轻这个事实。
      
      原本粉嫩的唇瓣如今涂上艳红口脂,拉着皮包的手指微微蜷缩着,像是在讲一个逃避现实的故事,但是她一直都没有逃开,她一直生活在世俗,并且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从前他将一切苦难扛在身上,只为了让她不受半点影响,可是终于有一天,他离开了她,她还是没能一直天真下去。
      
      这真让人难过。
      
      她的眉目看起来那么倦,可能下一刻她就要长睡不醒,当然她没有,她还在坚持,为了什么呢?
      
      江眠心中有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让他几乎要忍不住冲到她面前说:“我找到你了。”
      
      但是他没有,他的腿好像被从地上生长出来的荆棘捆绑,细软的刺一寸寸扎进他的骨头,他站在原地,看着她一边和身边的老太太说话,一边挑拣着新鲜的菜。
      
      她其实并没有那么老,只是灵魂透出的沧桑让人知道她是受了很多苦难过来的。
      
      一个女人,沧桑摧枯拉朽的改变着她的外貌。
      
      但是江眠觉得——现在的季晚,还是他娘的最好看。
      
      她略微粗糙的手中拿着一颗生菜,嫩绿的颜色和她白皙的肤色形成对比,身体前倾,腰微微弯着,隔着桌子上的菜和面前卖菜的大妈讨价还价。
      
      脚踝上海锒铛挂着双露脚趾的高跟凉鞋,那凉鞋已经很旧,就连环在脚踝处的细伶伶环带都已经磨破,露出细碎的毛边,磨破的地方露出白色的劣质皮,看起来可怜极了。
      
      她似乎和寻常妇人没有什么差别。
      
      她终于还是在生活的磋磨下学会了妥协,可是这样的代价究竟有多大,他想不到,也不敢想。
      
      她在为了白菜便宜五毛钱和老板娘讨价还价十分钟甚至半小时,她穿着她以前觉得恶俗的衣服,她整个人变得锋利,攻击性强到他几乎认不出这是他的小女孩,是那个他捧着都怕她受委屈的女孩子。
      
      江眠淡淡的想,也是,一个只有一些钱,空长一副漂亮容颜,既没学历,又没背景的女人,若是要有骨气,也是要这样撑下来。
      
      所有用力生活的人,都是这样。
      
      没有例外。
      
      ……
      
      他一路跟着季晚走到她住的楼底,楼底有个小女孩,旁边有老人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而她表情认真,即使看不到眼前人,也还是很认真的说着什么。
      
      江眠心底出现细细的柔软,惊颤从手指一直到神经末梢。
      
      这是他的孩子。
      
      他看着季晚走到女孩身边和那个老人道歉,女孩也站在女人面前对老人笑着说话。
      
      女孩笑容纯净,白色连衣裙衬得她整个人像是天使。
      
      江眠继续跟着,一直到季晚打算进门的时候,拿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说:“眠眠,你在害怕什么?”
      
      像是他消失的十三年都不存在一样。
      
      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可是季晚还在继续说,“今晚等等想吃醋溜白菜和手撕包菜,你呢?想吃什么?”
      
      停了一下,她又补充道:“你要是有什么想吃的,要自己去买菜了,我刚买回来,不想再出去一次了。”
      
      江眠从楼梯口走上来,说:“我吃什么都行。”
      
      季晚点头,把门打开,等等先走进去,接着她自己走进去,对着还在门口的江眠说:“进来吧。”
      
      公寓装修还行,但是并不繁杂,因为等等身体的原因,季晚除了必备的东西,其他什么都没准备,导致公寓的空旷处挺多,看起来有些简陋。
      
      江眠走进去还有些拘谨,看着走进厨房的季晚,自己也跟着走了进去,“晚晚......”
      
      季晚:“你跟进来干什么?去和等等说话吧,她一个人挺无聊的。”
      
      江眠还打算说什么,见季晚要把厨房推拉门拉上,立刻点头,“好。”
      
      江眠走到客厅和等等坐在地毯上,伸手摸了摸等等的脸,“等等好。”
      
      他缺席了等等的童年,也不知道等等的习惯,一时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觉得这样颇为尴尬。
      
      好在等等很会调节这样的气氛。
      
      她慢慢的摸索,从电视平台底下的抽屉里拿出自己的相册,递给江眠,又打开电视,声音清透,带着丝丝甜腻的味道,江眠这才清楚的听到女孩的声音。
      
      “爸爸,”等等继续坐回他旁边,“妈妈就说你今会过来,妈妈好厉害啊。”
      
      江眠好奇,“嗯?妈妈是怎么说的?”
      
      等等抬头,虽然看不到什么,但还是朝着声源处看去,“就是妈妈昨天和我一起去买东西的时候说的啊,她说爸爸知道我们在哪里了,马上就会来找我们了。”
      
      江眠摸摸等等的脸,“等等一直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吗?”
      
      “是啊,”她点头,又说,“等到一会儿,会有苏姐姐过来给我上课。”
      
      江眠看着等等那双眼睛,突然觉得酸涩,凑近等等在她额头亲了一下,然后离开一些继续问道:“是吗?苏姐姐都给等等教什么呢?”
      
      “教的可多了呢,以前教我识字,算数,后来教我唱歌,妈妈还说她跳舞也很好看呢。”
      
      “是吗?那苏姐姐一定很厉害吧。”
      
      “对啊。”
      
      等等点头,然后听着电视机上面的报道声,安静的坐着。
      
      过了一会儿,季晚从厨房出来,说道:“吃饭了,等等,带你爸爸去洗手。”
      
      等等站起来,慢慢的摸上江眠的肩,“爸爸,和等等去洗手。”
      
      “好。”
      
      江眠把等等放在他肩上的手拉在自己手里,跟着等等走向洗手间。
      
      大概是房子本就大,东西还少,这样看起来完全没有人气,即使这是夏天,仍然待在里面会觉得冷。
      
      到了餐桌旁,季晚已经脱下了围裙,帮等等拉开了椅子。
      
      三个人难得没有说话,安静的吃了一顿饭。
      
      饭后,季晚打算带着等等出去散步,问江眠:“你公司那边没事吗?”
      
      江眠摇头,“这几天还算闲,你们要和我去靖城吗?”
      
      其实这件事应该是要慎重做决定的,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江眠觉得,现在其实只要在一起就好了。
      
      季晚没回答,低头问等等,“等等想去爸爸那里吗?”
      
      等等想了一会儿,“我可以和爸爸妈妈都在一起吗?”
      
      “我们都在一起的,”江眠将手放在等等的肩上,“等等想去哪里我们就去那里好不好?”
      
      “那我们去爸爸那里吧,我还不知道爸爸是在哪里呢。”
      
      “好。”
      
      到楼底,又遇到了邻居老太太,她亲热的拉着等等说话,季晚放开牵着等等的手,让老太太拉着她去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
      
      “其实这些年也没有那么辛苦,等等很乖,带着她也不会很累,而且即使化疗很痛,她也不会哭……”
      
      江眠抓着季晚的手,想说什么,但是还是静静地等着季晚说话,态度是罕见的认真。
      
      自从他那次大病之后,一直发呆成习惯,反而到了季晚身边,又有了以前的劲头。
      
      人总是要在有了目标之后才会很努力。
      
      江眠想,也就是这样,才能一直找下去。
      
      他转头看向季晚看着等等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时出神的模样,伸手牵起季晚的手,但是这远远不够,他感到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他害怕梦醒后一切都是虚妄,他紧紧的抓着季晚的手,但还是觉得害怕。
      
      太久的失去会让人失去信心。
      
      他站在季晚身后,将她抱进怀里,下颚挨着季晚的脖颈,长久的厮磨。
      
      在过去的时间里,他也从未觉得这样患得患失过,惶恐时间在这样不停的迫近,而他和她的时间也所剩无几。
      
      而月色依旧凉薄,日色也猛烈,生命不停的轮回,却失去从前记忆。
      
      “眠眠,我们以后还是会一直在一起的。”
      
      总是如此,互相安慰着,前进着,因为时间那样短暂,任何磋磨都是尘埃,是尘埃中的尘埃。
      
      ......
      
      夜晚,江眠正式入住季晚的卧室,月亮如水,透着素色窗纱照在床上,江眠将季晚抱在怀里,“晚晚,晚晚,晚晚......”
      
      “我好想你......”
      
      有些话就像是刻在骨血里,他的一举一动都是爱意,情愫表达是语言无法宣泄的洪流,岁月藏匿的指缝间,偷走了所有未言的深情。
      
      季晚背对着江眠,睁着眼睛骤然间落下泪来,有很多次她都很想去找他,但还是没有,固执么?
      
      也许吧。
      
      但是生命这样短暂,岁月这样虚荣,总要有些什么事情是要一直坚持下去的。
      
      她的信念就是江眠找到她,而她一直在等待。
      
      她一直相信江眠会找到她,时间长一点,也许一年,两年,十年,她总是相信他会找到她的。
      
      这么多年,她都相信这点。
      
      她的眠眠啊,一直都是超级厉害的。
      
      “晚晚,我应该早点找到你的......”
      
      江眠宽厚的手掌抚摸季晚嶙峋的脊骨,炙热的呼吸在她纤细的脖颈间流连,唇齿间流露出动情的呢喃。
      
      但是除了叫季晚的名字,他什么都没做。
      
      只是缓慢的缓慢的舔舐着季晚的肩膀,然后下移,他们这样温存的时候其实很少,当年年轻气盛,多是欲/望和拥抱,恨不得下一刻和对方相互拥有。
      
      他们从前毫不在意对方时间几何,只觉在一起就是很好。
      
      最好。
      
      但是越到了这样的时刻,反而更珍惜彼此相处,因为岁月流逝那样快,每一时刻的失去都是对彼此的失去。
      
      这注定是温存的一夜。
      
      浓稠一片的天缓慢的清澈,天光大亮,又是新的一天。
      
      2019.7.15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