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小哥哥呀 ...

  •   
      小哥哥
      颜柠×谢桉
      
      一
      
      淅城的夏天一如既往闷热,空气中的潮湿水汽直让人浑身黏腻。
      颜柠在下课铃声响起后就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状。
      
      下节课是体育课——双周体育课。
      周四的最后一节课。
      
      淅城三中的惯例,同年级体育课相撞,男生可以自由组合打篮球。
      这节课,他们七班,刚好和重点班三班一起。
      
      单周没和三班撞上,很多人都会选择直接去食堂吃饭,这节课旷掉。
      双周因为篮球赛有三班谢桉,往往看台都是人满为患。
      
      颜柠不想去。
      她看了看窗外已经开始了的篮球赛,趴在桌子上假装自己睡着了。
      
      同桌程柒笑着摇她的手臂,“柠柠,别睡啦,我们去看我们班和三班打篮球嘛!”
      颜柠抬起头,“每次都是我们班赢,有什么意思吗?”
      
      “不是还有谢桉可看吗?”
      程柒撇撇嘴,又说,“我们班也就这个比得过三班了。”
      
      这倒是,成绩卫生纪律,没一个比得过,除了篮球赛能有点优越感以外,好像真没啥能比得过的。
      
      颜柠看了一眼手表,“不是还有五分钟吗?那么早下去也是被晒。”
      程柒不依不饶,“走嘛走嘛,早晚都是要下去的,而且你不是还涂了防晒嘛?”
      颜柠投降,“好好好,您别摇我了,走,可以了吧?”
      
      程柒“欧耶”一声,在她身边继续絮叨。
      “谢桉真的很帅啊,打篮球尤其帅,这么帅学习还好,真是明明可以靠长相,偏偏要靠才华诶……”
      
      颜柠一路沉默。
      
      是,传说中的谢桉。
      淅城三中这一届的风云人物,长得帅,学习好,最重要的是,脾气也好。
      
      往届长得但凡能被称为好看的,多少都有点脾性。
      直白点说,就是王子病。
      
      谢桉不一样。
      他良善和煦,温柔的像是一汪清潭。
      
      不过对于颜柠来说,谢桉怎么样,和自己,真的真的
      ——没什么关系。
      
      颜柠想到这儿,突然就觉得有点难过。
      也许是因为自认为的感情好其实也不过是一点点原因就可以瞬间分崩离析,以至于现在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和谢桉相处。
      
      她听着程柒叨叨絮絮,一路继续慢腾腾的跟在程柒身后晃悠到了操场。
      
      二
      
      男生打篮球向来积极,这时候已经开场十几分钟了。
      
      颜柠一眼望过去,球场乌泱泱全是人头。
      看台还有些位置,离得比较远。
      她走到看台边缘,安静坐下。
      
      赛场上男生张扬肆意的笑,动作敏捷的奔跑。
      女生的欢呼在一次次谢桉进球之后,尤其热烈。
      程柒也在其中。
      
      又过了一会儿,中场休息。
      
      “诶,柠姐来了啊。”
      许寂拿着瓶水朝她挥了挥手,脸上笑容洋溢。
      
      不少人往她这个方向看。
      颜柠心紧了紧,想抬头去看那个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少年,默了两秒,看向许寂。
      
      可能是因为和谢桉闹掰了,现在面对着许寂也有点说不上来的情绪。
      她弯唇笑了笑,“你们打得挺好的。”
      
      “害,”许寂摆摆手,走到她身边,将水放下,“全程是桉爷一个人风骚走位,一群花痴看见他进球就喊,也不看我们都输成狗了。”
      颜柠沉默两秒,继续笑道:“打篮球嘛,肯定有输有赢。”
      许寂拍了拍她的头,“得了吧,每次都你们班赢,再说就虚伪了啊。”
      
      颜柠抬头看他笑了笑,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虚伪。
      是挺虚伪的。
      
      她没有再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听到裁判吹口哨。
      
      许寂拍了拍她的肩,留下一句“一会儿再聊”就走回了球场。
      
      谢桉看到他回来,原本的笑容收了几分。
      “你刚刚跟她说什么呢?”
      许寂嘻嘻笑,“说你球打的好呗。”
      
      谢桉轻哼一声,回头看了一眼颜柠,然后等待比赛再次开场。
      
      下半场开始,七班势如破竹,最后以71:43的比分全面碾压三班。
      
      虽然但是,三班并没有人不开心。
      他们原本就是缓解压力,学习进度快到现在已经进入了高考第一轮复习。
      
      而七班,嗯,一个个笑得志得意满,颇为扬眉吐气。
      颜柠目光搜寻了一会儿程柒,没看到,索性站起来看向已经渐渐散场的篮球场。
      
      “柠姐想啥呢?”
      许寂走过来,身边是谢桉。
      
      男子干净清秀容颜在下午的阳光下发着光,汗水隐藏在发林里,身上在散着热气。
      一双眼睛好像有万千星辰,静静流淌在银河里。
      
      “没想什么,看见程柒了吗?”
      许寂挠头,“没看见啊。”
      
      颜柠点头,拿着水杯走下看台。
      全程没和谢桉说一句话,也没有看他一眼。
      
      许寂转身看着颜柠走远的背影,“桉爷,你怎么惹到她了?”
      
      颜柠是许寂到现在为止见过脾气最好的女生,倒也不能说脾气好,其实就是懒得计较。
      毕竟能让她计较的人不多。
      
      谢桉掀了掀嘴角,“不就钟南馨那事儿吗?”
      “你们不是没什么吗?”
      
      谢桉斜睨他一眼。
      许寂比了一个封口的手势,“算了算了,吃饭吧。”
      
      三
      
      两个人闹掰是在上周。
      ——那是一个惊心动魄的巧合。
      
      颜柠周四中午收到谢桉的消息,让她下午自己回家。
      学校是寄宿制,每周五下午放,周末下午收假。
      
      颜柠有点奇怪,但并没有问为什么。
      虽说是青梅竹马,但也不至于没有隐私。
      
      不告诉她,说明不想说。
      多嘴去问,就很难堪。
      
      巧合是在放学后。
      颜柠告别了几个舍友,从学校后门走。
      经过五号公寓楼背后,撞到了谢桉。
      
      他穿着蓝白校服,和一个女生亲在一起。
      地上的影子难舍难分,缠绵交叠。
      
      颜柠没敢多看,尴尬到满脸通红。
      脚步匆忙,走出校门。
      
      那女生她认识。
      这一届高一级花——钟南馨。
      
      离得有些远了,还能听到女生的声音。
      “你喜欢我吗?”
      “你是同意了吗?”
      “刚刚那个学姐好像看见我们了,她会不会乱说啊?”
      
      声音清脆,在潮湿的风里。
      显得有些刺耳。
      
      颜柠觉得。
      她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不然怎么谢桉的声音她就听不到。
      
      事发第二天,谢桉来找她。
      开口第一句就是质问。
      “昨天的事你是不是告诉我妈了?”
      
      哦,对,谢桉对自己正常也是温柔的,但是这种事情,难免就有点恼羞成怒的情绪在里面。
      更何况,他怀疑她也不是没有道理。
      
      颜柠没抬头,盯着他的衬衫纽扣看。
      “昨天什么事儿?”
      
      男生清隽眉眼温凉,声音清越。
      “我和她没什么,你用不着找我妈说这事儿。”
      
      莫名就让她有些冷。
      她还什么都没说呢,就直接盖棺定论了。
      既然这样,还找她说个什么劲儿啊。
      
      良久,她弯了弯唇,点头,“哦。”
      谢桉有点烦躁,“颜柠,你能不能别这样?”
      
      颜柠“啧”了一声,想了想上次两个人吵架,突然就没有了辩解的兴趣,“我向来阴暗嘛。”
      然后转身回到家里。
      
      四
      
      过程有点狗血。
      一句话概括——
      她撞见了谢桉早恋,在被发现之后,谢桉觉得是她告密。
      
      颜柠仔细想都没觉得自己有和谢桉吵架,也不存在什么道歉,就只是单纯觉得不知道和他说什么。
      就,很单纯的,不知道说什么。
      
      她自来不喜欢委屈自己,既然不知道怎么沟通,那就不要沟通了,两个人都舒服些。
      
      但是你知道的,总有那么点意外。
      
      第二天放学,颜柠收拾好东西,特意避开了后门,走了前门。
      然后,被许寂堵住了。
      
      “柠姐,回家?”
      颜柠停下脚步,“是啊。”
      许寂在看到颜柠的第一时间就给谢桉发了短信。
      
      那位爷现在在办公室。
      班主任留下单独谈话,为了早恋的事情给他做思想工作。
      这个周都第四次了。
      
      临去前特意让许寂来正门等着,许寂还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她会去正门,不是以往都走后门吗?”
      
      谢桉看了他一眼,那个眼神,怎么说。
      嗯,他不懂。
      
      颜柠不是不知道许寂为什么叫住她。
      她只是觉得没意思。
      
      就像谢桉说她没必要告诉谢阿姨。
      她也觉得没意思。
      
      辩解,或者吵闹,都很没有意思。
      有时沉默是艰难的,但不代表人会摒弃尊严去辩解。
      这很没有道理。
      
      颜柠想,大约是因为受伤害的是他捧在心尖上的人,所以下意识的,便会让不那么重要的人来承担后果。
      
      “你告诉他,我今天去看电影,让他自己回去吧。”
      颜柠定定的看了许寂一会儿,低头看着左手的指甲,脚步停在许寂面前。
      
      “别啊,姐,亲姐,你跟桉爷一块去看呗。”
      许寂两只手拉着她的胳膊,虽然嬉笑,仍可见焦急。
      
      “许寂,”颜柠漠漠的笑,温凉的眸子看着他拉着自己的手,“我还要去赶公交。”
      许寂听出来她的意思,挠了挠头,还想说什么,最后看着颜柠淡淡的微笑,还是放下了手。
      
      五
      
      她确实没有直接回家。
      这周正好有个贫困山区的纪录片,她想去看。
      
      每次心情不好,就去看类似纪录片。
      倒不是为了优越感。
      就只是很单纯地,告诫自己不可以再贪心,因为已经足够幸福。
      
      回到家是晚上九点。
      她的父亲是警察,很忙,经常加班。
      母亲是英语老师,现在在书房改作业。
      
      “妈妈,我回来了。”
      听到她的声音,颜母从房间走出来。
      
      “吃饭了吗?”
      “吃过了。”
      “好,先去放东西吧,收拾好之后来书房找我。”
      
      颜柠点点头。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每周读一本外文读物,颜母旁听,听到错误的地方适时指正。
      
      刚放下东西,就听到了敲门声。
      颜母去开门。
      是谢桉。
      
      男孩清俊眉目在楼梯口橘色灯下格外温柔。
      清越声音多了几分敬重,“颜阿姨,我找颜柠。”
      
      颜母温和地笑,“进来吧。”
      谢桉摇头,“不用了,让她出来说几句话可以吗?”
      
      颜母看得出来两个人别扭的气氛,也记得上周颜柠突然将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坐了一天。
      
      她轻柔声音徐徐进入颜柠耳里,“柠柠,桉桉来找你了,你们出去散散步吧。”
      又在颜柠拒绝之前补充了一句,“顺便帮妈妈带两支红笔。”
      
      哪里是真的要她去买红笔呢?
      颜柠站在卧室看着自己笔筒里的红笔,在一片静默中弯了弯唇。
      
      停了一会儿,应声,“好。”
      然后沉默走到门边。
      
      六
      
      夜风微凉,颜柠还穿着短袖,在风吹来时候不禁打了个冷颤。
      
      身边男孩的声音在夜风中掷地有声。
      “今天下午为什么不等我?”
      又是质问。
      
      怎么讲这种感觉呢?
      人在有些时候会有一种很自恋的想法。
      
      就好比——
      颜柠在谢桉第一次对她泄露出类似于冷淡冷漠以及烦躁的情绪时候,甚至有一种自己对他而言是特殊的这种想法。
      
      这种感觉突如其来,还有点不知所措,让颜柠觉得自己的成长有点像是出了偏差。
      所以在自己极其清醒的自知里,她明白谢桉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而容忍自己。
      
      而原因,无非就是他们亲近的邻里关系和双方父母时不时的见面。
      颜柠都懂。
      
      所以她驻足,转身面向谢桉。
      昏黄的路灯沉默的为两个人照亮,像是顺便为路边野花施舍的一点可怜的温柔。
      
      “我去看电影了。”
      她定定的看着花园里面突兀的一朵花,在夜色昏黄的路灯下,看不清原本的颜色,语气冷冷淡淡,声音也清澈。
      
      “不是让许寂给你说一声吗?”
      “颜柠,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何况看电影就不能等他吗?
      他们也不是没有一起去看过电影。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
      颜柠抬头看他,语气有淡淡的无奈。
      像是真的觉得谢桉在无理取闹似的。
      
      谢桉一阵气闷,“你是打算以后都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了吗?”
      “我这不是还在和你说话吗?”
      
      和我说话就算是来往了?
      分明只要他不主动,颜柠完全不会找他。
      他按捺下自己心里的怒气,耐心的说:“我和钟南馨没有关系。”
      
      “嗯,”颜柠点头,眉间寡凉,在夜色中瑟瑟发着寒意,“我知道了。和我有关系吗?”
      谢桉语气阴沉,音调提高几分,阵阵聩击着颜柠的耳朵。
      
      “颜柠,既然没关系你对我发什么火啊?”
      “我对你发火了吗?”
      
      颜柠看着谢桉,像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突然就笑了。
      “颜柠!”
      
      颜柠低头,没有再看谢桉,语气依旧平淡,“你除了叫我的名字,再没有其他的话要说了吗?”
      “颜柠,我……”
      
      也许是没想好怎么说,又或者真的,他们之间没有话题了。
      沉默得越久,越不知道怎么开口。
      颜柠自己也觉得没必要。
      
      “谢桉,就算是你和钟南馨有关系又怎么样呢?”
      颜柠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即使在影子的阻隔下也看不真切什么。
      
      但是为了避免两个人尴尬的对视和长久的沉默,她只能这样给自己找点什么转移注意力。
      
      “颜柠,什么叫又怎么样?你心里没有一点在意吗?”
      像是要揭破什么隐秘的,充满了暗示的东西一样。
      
      颜柠又笑,笑容很冷很凉,像是浸在水里的冰块。
      “你觉得是因为我在意你的感情生活所以给谢阿姨告密的么?嗯,我知道了。如果是这个,我跟你道歉。”
      
      “对不起,不会有下一次。”
      她看着幽静死荫的小路,长长地看不到尽头。
      
      “颜柠,你能不能别这么敏感?”
      谢桉拉着她的手腕,声音低沉,如同一场酝酿了很久的暴风雨。
      
      颜柠沉默,有一瞬间几乎感到窒息,就像长长的期待熬得太久了就变成了无言的沉默,最终也只是无奈的笑笑。
      “谢桉,你抓疼我了。”
      
      谢桉立刻松开手。
      夜色潦草下,颜柠头也不回的离开。
      
      七
      
      颜母看到颜柠回来,手里什么都没拿,就知道刚刚的聊天并不愉快。
      索性说:“今天也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再读吧。”
      
      颜柠点头,转身走回卧室。
      
      第二天一早,颜柠正在写作业,颜母走到卧室敲她的门。
      “进来。”
      
      “今天和桉桉一家聚餐,一会儿和妈妈一起去买菜。可以吗?”
      颜母和颜父对颜柠的教育向来开明,也给予她足够的尊重。
      
      颜柠握着笔的手停了片刻,抬头,“好啊。”
      
      超市在地下,有两层,货品足够丰富,两个人走到蔬菜区。
      
      颜母一边挑菜,一边对颜柠说:“和桉桉闹别扭了吗?”
      颜柠听到这话,怔了怔,片刻后,她接过颜母递给她的菜放进购物车,“没有啊。”
      
      颜母看着她怔愣的表情,轻柔嗓音继续道:“妈妈虽然是你的母亲,但并不能完全猜到你在想什么,妈妈只能开导你。但妈妈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办法帮你分担。”
      
      原本是没什么委屈的,可是听到颜母这样讲,她还是眼睛酸涩,回望她道:“谢谢妈妈。”
      
      人和人呢,根本不能分担多少苦痛才对,因为很多话不能说尽,所以对方所能做的也只是安慰。
      
      颜柠深深地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她只是低头笑笑,随后摇了摇头。
      “妈妈,我自己可以解决。”
      
      颜母摸摸她的脸,“不用把所有都自己承担,有什么也可以告诉我们,我和爸爸都是你的靠山。一辈子,不会倒。”
      颜柠点点头。
      
      然后继续和颜母挑菜。
      
      黄昏,斜日如鎏金一般从窗户透进来撒在地板上,室内并不欢快,只有水流声和菜刀与案板的碰撞声显得不那么沉默。
      颜柠正在帮颜母摘菜,听到了敲门声。
      
      “柠柠,去给你谢阿姨开一下门。”
      颜柠“嗯”了一声,走到门口开门。
      
      站前面的是谢桉,后面是谢母。
      颜柠看向谢母,温温笑着说道:“谢阿姨快进来吧。”
      
      谢母很热情,看着颜柠的表情都是欢快且愉悦的。
      进去之后一边换鞋,一边对颜柠说:“你和桉桉好好聊聊,我去和你妈妈做饭。”
      
      说完就快步走进厨房,然后关上了厨房的门。
      动作太快以至于颜柠一时甚至有点反应不及。
      
      颜柠:“……”
      她站在原地低着头,有些无奈地笑笑。
      谢桉站在一旁,表情有些怔忪,然后看着颜柠怔忪的表情,心略微松了松。
      
      “颜柠,对不起。”
      颜柠抬头看他,依旧清隽的面容,带些说不出的温然,看着她的表情状似无奈。
      
      无奈什么呢?
      颜柠就很想不通。
      
      “你道什么歉呢?”
      她倚着头笑了笑,“你没错啊。”
      
      她确实这样想,他是没有错的。
      不管是面对她的怀疑还是质问,都是没有问题的。
      
      怎么讲呢?
      大约是她在他心里留下的就是这个印象吧。
      
      确切的说,因为有前科,所以他才会下意识怀疑她。
      所以,他是没错的。
      
      一切都是有依据的,从他的角度来说。
      因为上一次他和自己前闺蜜恋爱被发现,就是因为自己“恰好”把他要交给前闺蜜的情书夹在了作业本里,所以班主任发现了他的恋情。
      
      于是这一次也理所当然认为是自己做的。
      这个逻辑对他而言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这是没有问题的。
      
      八
      
      前科时间间隔也不过一年,还尚且不足以让人感到恍如隔世一般地过去。
      
      事情的结果和这次发展有点像。
      谢桉警告,然后装作事情过去。
      
      装作,因为根本就留下痕迹的事情是没有办法抹去的。
      
      就比如这次——
      事情刚发生,他就来质问。
      几乎是没有迟疑的,即便是事后想到了什么,再过来道歉,颜柠只觉得没有必要。
      
      “颜柠,你……”
      谢桉隐隐有些无奈和疲惫,一点点,很细微,微不可查,甚至像是因为光照进来的时候微微停顿而产生的凝滞。
      
      颜柠低垂下眼,看着自己刚刚洗过的手。
      “谢桉,你在意吗?”
      
      谢桉抿唇皱眉,没说话。
      颜柠继续讲,“如果在意,这些事情就不会发生,如果不在意,也没必要向我道歉。”
      
      她扭头看向窗外的夕阳,隐隐有些东西就要破土而出。
      “在他们面前也一样可以你好我好大家好,反正你知道的,我一向虚伪。”
      
      谢桉抿唇,揉了揉额角,“颜柠,我不是这个意思。”
      颜柠点点头,认真看他,听听他的意见,“那你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和好吧。”
      很平白的直述。
      
      颜柠睫羽颤了颤,低垂着眉目的样子,看起来温顺柔和。
      “谢桉,我们谈不上和好吧,我也没有和你闹脾气闹别扭,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而已。”
      
      ——就是,很单纯的不知道怎么和他相处而已。
      
      她原本该是优秀的,却因为暗藏的喜欢,开始敏感多思,但凡一点波折,那些阴暗的,被压抑的阴暗,通通都会爬出来,如同寂寞滋生时候的咔嚓声,寸寸啃噬人的骨髓生长。
      
      颜柠说完后,就要进卧室去,原本还要给他倒杯水的心情也荡到了低谷。
      谢桉拉住她的手,抿了抿唇,“颜柠。”
      
      颜柠是真的无奈,看向他,“你除了叫我的名字还要说什么吗?”
      她眼神清澈,也没什么多余的情绪,但是谢桉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像是心被什么轻轻揪起来。
      
      “为什么不知道和我怎么相处?”
      
      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啊,颜柠自己也说不出来。
      
      也不是说完全不知道怎么讲,就是感觉讲这些挺奇怪的。
      就连说这句话,都挺奇怪的。
      颜柠看着陈桉拉住自己的那只手。
      
      很仔细的看——
      五根手指。
      一,二,三,四,五。
      
      手掌宽厚,干燥温暖。
      和自己冰冷的指尖相比,差了不知道多少。
      
      ——他们的差距,从来都不止这么一点。
      
      从小时候她更喜欢洋娃娃,而他喜欢航海模型,为了和他一起玩就装作自己喜欢的是航海模型。
      到后来他成绩很好学理科,而自己明显文科是强项却非要学理科。
      
      自始至终,都是她追着他的脚步走。
      即便是自己很努力也没有他的天赋,他可以轻而易举进入实验班,而自己却要很努力去维持自己在普通班的成绩。
      
      甚至即便是学校滚动制的政策,她在普通班的成绩名列前茅,足以进入实验班。
      她也因为知道自己进入实验班可能跟不上他们的进度而成绩下滑,而选择留在了原来的班里。
      
      ——他们的差异,一直像一道越不过去的天堑,她连向着悬崖那边的他喊一声的勇气都没有。
      
      九
      
      没过多久谢父和颜父便来了。
      颜柠笑着去给他们倒水,端到茶几前。
      
      “爸爸,叔叔喝水。”
      “柠柠就是贴心啊,哪像我们家臭小子,一回家就钻卧室鼓捣他那些东西去了!”
      
      虽然是责怪的话语,但也不难听出来谢父的语气是骄傲的,即便面对着颜柠的夸奖也是真心的。
      颜柠笑了笑,“谢桉很厉害啊,听说他今年参加了竞赛。”
      
      说到这个,谢桉抿了抿唇,看向颜柠温和柔软的脸。
      想打断他们的交谈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好在饭菜做好了,谢桉按捺下自己想要和颜柠谈谈的心思,配合着谢母的热情给颜柠夹了几次菜。
      
      颜柠抬头对他笑了笑,“谢谢,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很是客气,很是让谢桉觉得不舒服。
      
      前几次谢母让他给颜柠夹菜,他是说过一句,“她自己来也可以啊,干嘛非得我给她夹菜。”
      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偏偏现在觉得气都不顺了。
      
      颜柠在父母面前向来乖巧,几个大人说什么便也附和着答上几句。
      气氛倒也和谐。
      
      好在一顿饭再怎么吃,也总有结束的时候。
      颜柠站起来将自己的碗放进厨房,“叔叔阿姨多吃点,我等等约了同学出去,就先回房间收拾东西了。”
      
      颜母抬头看她,“钱够吗?”
      颜柠:“够的。”
      颜母点头,“注意安全。”
      “好。”
      
      从家里出来,颜柠在小区附近找了个咖啡馆进去,要了一杯咖啡坐在角落。
      本来说要出来也只是借口,这时候咖啡馆的人并不算是特别多。
      
      颜柠看着透明窗外的人,低头搅动着咖啡。
      谢桉是在她发呆的时候进来的,看到她的时候表情有些“果然如此”的意味。
      
      “颜柠。”
      颜柠抬头,看到谢桉朝自己走来。
      “你怎么来了?”
      
      谢桉抿唇,“不是说约了人么?”
      颜柠看着他笑,笑容里有种说不清的意味,“我为什么要出来你不知道吗?”
      
      谢桉怎么会不知道呢?
      知道的话就不会来这里了。
      
      这家咖啡馆是颜柠经常来的地方,几乎每次来都坐同样的位置。
      但是,但是,谢桉低头,看着颜柠面前的咖啡,突兀地开口问道:“颜柠,你是不是喜欢我?”
      
      颜柠搅动着咖啡的手一顿,抬头看着谢桉的眼睛有些许雾气。
      “谢桉,你可真是……”
      她笑了笑,似乎是在组织措辞。
      “太混蛋了。”
      
      说完,不等谢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十
      
      谢桉回到家,面色很难看。
      比起平日的温和与风度,今天看起来像是谁都欠了他百八十万一样。
      
      “去见柠柠了?”
      谢父拦住他抬脚往家里走的动作,哼声问道。
      
      谢桉停下步子,微微点了点头。
      “对。”
      
      谢父“啧”了一声,“你别把你这副表情让你妈看见,不然你就滚去学校睡。”
      谢桉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
      “知道了。”
      
      谢父踢了他一脚,“你刚刚去和她说什么了?”
      谢桉面色更沉了,“我问她是不是喜欢我。”
      
      谢父:“......”
      “你要脸?”
      
      谢桉抿着唇不说话。
      谢父低头,看着他靠在墙上闷闷不乐的样子,毫不留情讥讽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居然养了你这么一个歪瓜裂枣?”
      
      谢桉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想说自己喜欢她,最后为什么会变成反问句。
      
      “行了,滚回去休息,明天自己去学校。”
      
      谢桉被他训了一通,回房间后就躺在床上。
      侧过头看着床头放着的他和颜柠的合照。
      照片上的颜柠笑容轻快,是少女不知愁滋味的一往无前和张扬骄傲。
      
      谢桉指腹摸了摸颜柠的脸颊,嘴角微微勾起。
      紧接着又有些烦躁地将照片倒扣下去。
      
      一种细细密密的酥麻从指尖传遍全身。
      
      十一
      
      隔周便是运动会。
      颜柠原本是不打算报名的,可是他们班报名的女生实在是太少了。
      
      经不住体委的哀求,颜柠还是同意了报一个八百米。
      
      运动会是期中考试后三天。
      躁动的气氛从周一的期中考试就开始了,也不知道是真的期待这次的运动会,还是只是单纯的不想好好考试。
      
      当天太阳很烈,像是要把地面烧焦。
      颜柠和班里的另一个女生在广播站前等着,广播里面传来谢桉清越的嗓音。
      
      “10032 颜柠,10033 关西屿……”
      她等了半晌,一直到裁判带着她们到赛道前。
      
      坦白说,颜柠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运动细胞好过。
      这次来参加比赛也是被逼无奈,谈不上多想得奖。
      
      但是在开始比赛的之后,她却爆发了比学习更大的热情向前冲去。
      广播处传来男生清越的嗓音,像是夏天的风,凉凉的吹在身上,能抚平她的燥热一样。
      
      “八百米的女子健将们!
      你们矫健的身姿奔跑在红色的塑胶跑道上,在一碧万顷的天空留下你们努力的汗水……”
      
      颜柠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跑八百米。
      也许知道,但是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也许不知道,因为他好像也没有一定要在乎她的理由。
      
      她只是很努力地向前奔去,像是自己也并不在乎广播里的声音。
      路过自己班级的场地时候,加油声更大了,她没有扭头,继续向前跑。
      
      ——还有一圈。
      
      广播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女孩子的惊呼声一道,进入人的耳膜。
      “谢桉,你怎么了?”
      “我出去一下。”
      “诶!等等!现在很忙,刚刚张老师还找你了!”
      “……”
      
      过了大约半分钟,广播传来女孩子娇甜的嗓音。
      “给女子八百米的运动们:
      你们是天空中翱翔的鹰……”
      
      颜柠的思维已经完全空白,完全意识不到这些,只是循着自己的本能,向前跑,向前跑……
      除了这一个念头,其他的一切都想不起来。
      
      终点的红线已经被第一名冲过,她只觉得自己眼前阵阵发黑。
      快到终点才恍然看去——
      谢桉。
      
      他正嘴角携着清隽的笑意望着自己,而自己已经收不住动作,扑倒了他怀里。
      能听到男生清越如风一样的嗓音在自己耳边敲打,混合着燥热潮湿的空气让她眼眶湿润。
      
      “颜柠,我喜欢你。”
      
      ——完——
      
      虽然是最开始就设定好的结局,但是写起来感觉很不对,写了很多遍,也写了很长时间。
      还是决定就这样,不改了。
      
      也许未必一定要完美,但是它还是圆满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