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5、终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生病了,很严重很严重的那种。。所以提前完结了,大家莫怪!遁走。。。
  •   到法规部任职前,张唯然送了青年路支行三位领导每人一盒茶叶,好好与他们道别,感谢这年的照顾。
      这次部门发下来的不再是借调函,而是任命书,郑兴国行长很欣慰地说,“恭喜你啊,小张。”
      
      大家都清楚,张唯然是靠自己实力考取部门编制的,看她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欣赏。
      
      后台部门,也不光都是些有后台的人。还有些像张唯然一样,默默奋斗的人,通过自身的努力,把握住机会,同样也能取得部室的青睐。
      
      裴澄也收到了茶叶,他开玩笑地说,“去法规部啦,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还有一种可能,我再把你调回省里呢。”
      张唯然愣,随即和煦地笑笑,“连续考了两次都没考上,我不可能继续再做财务了吧。”
      
      “谁说去财务部?”裴澄无所谓地摊开手,“跟我去省里做客户经理呀。”
      
      张唯然感动得稀里哗啦,没想到裴澄这么重视她,“谢谢你啊裴总。”
      
      裴澄感到有些好笑,看来他的心思这辈子她都不会知道了。
      也许秦菲说得对,她和他才是最般配的。
      
      离开青年路支行,张唯然走进苏市分行办公楼的二层,这里不像财务部是独立的办公室,法规部个金部共用一个办公厅。
      
      “欢迎我们的新同事,张唯然。”樊总给法规部的同事介绍着张唯然。
      张唯然一一记下所有人的名字,积极地投入到新工作中。
      
      午休,沈秋来到张唯然的格子间里,找她聊天,“你真行啊,能考到法规部,我超羡慕你。”
      
      “谢谢。”张唯然甜甜地笑。
      
      “对了,你知道吗,之前接替你财务部那个谢琦雨,又被杨总骂了。”沈秋小声说。
      
      “啊,怎么会?”张唯然诧异地问。
      
      “我是去交报销单的时候听见的,据说她弄错了报账系统审批流程的数据,环节里漏了一位分管行长,所以杨总挨批了,就把火撒到她头上。”沈秋煞有介事地说。
      
      “那还挺严重的。”张唯然说,她想到,谢琦雨虽然通过作弊取得了编制,但在职场上,更看重的还是工作能力。
      无论嘴多甜,外表多招人喜欢,学历有多高,只要工作上出错了,就是百口莫辩。
      
      “而且,这个内审岗可以你之前的出纳好。”沈秋卖了个关子。
      
      “为什么?”张唯然好奇地问。
      
      “上一任内审吴勋被上海审计局招走了,也算是升职加薪啦,”沈秋开心地说,“不仅上海审计局会在法规部招聘,北京审计局也在招,搞不好某一天你也上去了。”
      
      张唯然眨了眨眼睛,“那这么说,你在个金部,岂不是分分钟要做支行长的节奏。”
      
      两个女孩互相拍了阵马屁,沈秋八卦地问,“你比去年好看多了,说,是不是新交了男朋友?”
      
      张唯然不好意思地说,“嗯,他是我的初恋。”
      要不是梁康一直鼓励她考注会,面对法规部的竞聘,她肯定也没有准备,只能与机会失之交臂。
      
      她静静地看着手机,心想晚上要不要请他吃饭,他却先一步发消息说,“小唯,晚上到槐树西餐厅,一起吃个饭,就当庆祝你荣归部门。”
      
      “好。”她回复道。
      槐树西餐厅,不就是他们第一次约会,他请客的地方么。想到价格,张唯然狠了狠心,这回一定要她买单。
      
      部室五点半下班,但大家都不着急走,为了给同事一个勤劳的好印象,张唯然短暂地加班了半小时,才慢吞吞地赶到西餐厅。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张唯然惊讶地看着父母坐在梁康对面。
      
      张妈说,“梁康通知我们来的,说要给你过生日。”
      
      张爸一脸严肃地不说话。
      
      感受到气氛紧张,张唯然乖巧地坐下,她想了想,不免问道,“可是我的生日还有两个月才到啊。”
      
      “谁知道,你问他。”张衡之吹胡子瞪眼地说。
      
      “梁康,咦,他人呢?刚刚还在这里的。”张唯然左顾右盼寻找梁康的身影。
      
      不远处,梁康正推着蛋糕车,缓缓走来。
      
      “祝你生日快乐。”他温柔地说,为她戴上纸做的王冠。
      
      张唯然笑他,“你是不是记错了,我的生日还没到呢。”
      
      “这是特意为你补办的。”梁康点上“十八”两根蜡烛。
      
      十八岁,她正巧上高三。
      那年她还气他,居然把送给他的生日蛋糕当面扔了。
      
      张唯然“噗嗤”笑出声来,“所以你是在向我道歉?”
      
      梁康坐到位子上,十指交叉握着,面对二老说,“她十八岁生日,曾跑到图书馆送给我一个蛋糕,那时候,母亲与你们闹得有些不愉快,我也很揪心,觉得自己只是个穷学生,没有能力给小唯幸福,所以我当着她的面,把蛋糕扔了,故意把她气跑。”
      
      他缓和了认错的语气,唇边露出单纯的微笑,“但她不知道,在她走后,我又把蛋糕从垃圾桶里拿了出来,一个人跑到图书馆外面的楼梯,蹲在地上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张妈心底一动,这孩子爱得真苦。
      其实梁康早就向小唯要了他们的微信,时常就会发两句关心的话,偶尔还会打电话给张妈聊天,张妈就觉得这孩子挺孝顺,挺有礼貌的。
      
      “傻孩子,那后来呢?”张妈忍不住问。
      
      “之后我看小唯跟其他男生更要好,误会了她,是我不对,如果当时有足够多的勇气,也许我们不会错过这七年。”梁康低头诚恳地说。
      
      张唯然用手勾住他的肩膀,大方地安慰道,“没关系,我没怪过你啊,而且我们现在也很幸福不是么?”
      
      梁康被她的微笑治愈了,扬了扬唇角。
      
      “既然是给我补过生日,那我们开始吃蛋糕吧。”她开心地说。
      
      烛光摇曳,她许愿道,“希望我的父母健康长寿,和和美美,希望我和梁康,能一直一直幸福下去。”
      在心底默念完,她吹灭了蜡烛。
      
      拿起塑料刀片,张唯然开始切蛋糕,“先是爸爸的,然后妈妈的,梁康的,最后是我的。”
      
      梁康鼓鼓掌,一对男女站在他们桌前开始演奏小提琴曲。
      
      张唯然怔住,这是什么环节。
      
      表白需要音乐。
      梁康朝她单膝跪下,从怀里掏出一枚戒指,“今天在爸妈的见证下,我想向你求婚,小唯,嫁给我好不好?”
      
      张唯然惊喜地用手捂住嘴,指尖不小心粘到的奶油甜得发腻。
      她不可思议地看向张爸张妈。
      
      张妈鼓励地朝她点点头,张爸则叹了口气,“答应他吧,喜欢你这么多年了,都没谈过其他女朋友。”
      这句话还没说完,张唯然就朝梁康伸出了手,“我愿意。”
      张爸感慨,真是女大不中留了。
      
      梁康将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才站起来紧紧地抱住她。
      
      ……
      婚礼的地址选在了市中心的酒店,是梁康提前就订好的。
      张唯然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嫁给你?”
      
      梁康拥着她,吻在她的脖子间,“不然你想嫁给谁?”
      张唯然不好意思地歪着脑袋,想躲过去,却被他一路亲到胸口才作罢。
      
      迎亲当天,宋珊珊是伴娘,和摄影团队,早早地就到张唯然家里候着。
      张唯然穿着洁白的婚纱,坐在梳妆镜前,化妆师正帮她做妆发。
      
      “有什么经验要传授给我这样的单身狗吗?”宋珊珊坐在床前,百无聊赖地问。
      
      张唯然噗嗤笑出声来,“你想要的什么经验?”
      
      “像我就把结婚看得比较重要啊,都说婚姻是女人第二次投胎,我就想个条件比较好的男青年嫁了,”宋珊珊义愤填膺地说,“可是暂时没有遇上合适的。”
      
      张唯然想了想说,“可能不要把它想得太重要比较好。”
      
      宋珊珊不解地问,“是吗?你觉得梁康算是你的对象里条件最好的么?”
      
      摄影大哥幽默地说,“这么明目张胆挑新郎刺儿,看来待会游戏环节新郎逃不过咯。”
      
      宋珊珊彪悍地说,“那当然,别想拿红包收买我,哼哼。”
      
      张唯然笑眯眯地说出了真相,“其实是我追他的,所以我也没想过他的条件如何。”
      
      宋珊珊豁然开朗,“是啊,当年他还被传是贫困生,你还对他不离不弃的。”
      
      张唯然“嘿嘿”地笑,“我那是死缠烂打。”
      
      宋珊珊若有所思地说,“他现在对你也挺好的,就是管的严。”
      
      张唯然轻松地说,“还好啦,习惯就好。”
      
      宋珊珊想,也许确实不能把男生的条件放在第一位。因为她家里比较富裕,所以从小到大渴望一份门当户对的爱情,虽然她常把“男方父母有正经工作就行了”这种话挂在嘴边,那也是因为自己找不到对象才降低要求。
      毕竟没有哪个富家子弟能忍受她的大小姐脾气,相亲场上,总陷入互相看不惯的尴尬处境。
      
      “新郎来了。”摄影大哥喊道。
      
      宋珊珊急忙跑去堵门,梁康却拿出钥匙把门打开了。
      
      宋珊珊和摄影大哥面面相觑,“你怎么会有钥匙?”宋珊珊诧异地问梁康。
      
      梁康说,“提前一个月问丈母娘要的。”
      
      宋珊珊囧,为张唯然感到不幸,梁康简直是控制狂,这都能提前要到。
      
      游戏环节他也不做了,仿佛是来抢亲的寨主。
      宋珊珊不服气,她从箱子后面拿出指压板,“要在指压板上跳绳,才能娶新娘子。”
      梁康拿出一整叠红包,塞到她手上,“给给给,指压板我就不受用了。”
      
      宋珊珊不依不饶地说,“那你得找鞋子吧。”
      
      梁康呼朋唤友,“鞋子要找,大家帮忙找婚鞋。”
      可是一群人从厕所找到床头,只在柜式空调下面找到了一只鞋子,还有一只怎么也找不到。
      
      宋珊珊高傲地扬起下巴。
      
      梁康挑眉,“会不会在伴娘身上?”
      
      伴郎是徐季扬,他淡定地掀起了宋珊珊的裙子。
      
      “喂!”宋珊珊着急用裙摆盖住腿。
      徐季扬却抓着她大腿上绑着的婚鞋,说,“找到了,在这里。”
      
      宋珊珊又气又恼,本来是计划让梁康跪地求饶,她才把婚鞋主动拿出来的,没想到徐季扬如此大胆,会直接掀她的裙子。
      
      “老婆,嫁给我!”梁康单膝跪地,举着捧花,对着坐在床中央的张唯然说道。
      张唯然没想使坏心眼,甜蜜地接过捧花。
      然后,新郎新娘一同去给父母敬茶。
      摄影师和化妆师尾随而去。
      
      房间里只剩下宋珊珊和徐季扬。
      
      《织女的田园生活》播出后大受好评,徐季扬名利双收,正在筹备第二部电影,正在春风得意的人生阶段。
      但宋珊珊瞧着此时的他,低调谦和,就连看她的眼神,也是淡淡的有些疏离的。
      
      宋珊珊想,这可比看不惯她的蛮横目光强一点。
      
      “徐大导演,婚礼结束后,有空一起喝杯咖啡吗?”她一笑泯恩仇。
      
      “好啊。”他勾唇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