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1、回家 ...

  •   “我没有什么意见。”张唯然低着头,故意闷闷地说。
      少把她当媳妇,她还不是,只是个女朋友,张唯然期待的是一个正式的求婚。
      况且现在才走到第一关,见爷爷奶奶而已,她还在烦恼该如何表现,尽量留下好印象。
      
      直到抵达梁康爷爷奶奶的别墅,张唯然才略微放轻松。
      
      这里山清水秀,远离城市的喧哗,的确是个颐养天年的好地方。
      
      不锈钢的两扇铁门被笑容可掬的奶奶移开,在她身后是一座院落,种着柿子树,枇杷树,还有无花果。
      有客人造访,橘色的猫咪蹲在摇椅旁,眯着眼睛,喵地叫了一声。
      
      梁康从车后备箱提出两箱礼品,送到她手上,然后介绍道,“奶奶,这是小唯,我跟你提过的女朋友。”
      
      张唯然接着他的话,乖巧地向奶奶打招呼,“奶奶好。”
      
      “好,好。”奶奶笑眯眯地瞧着她说。
      
      “奶奶您在挑菜,不是说好我来再做的么。”梁康微微皱眉。
      
      “没事,没事,”奶奶的视线没有离开张唯然的脸,亲切地问,“阿康,这就是你在电话里说的姑娘?”
      
      张唯然不好意思地笑,歪着脑袋,想摸摸耳朵。
      
      “是的,奶奶,我们先进去说吧。”梁康说。
      
      “好,好。”奶奶不舍地移开目光,再握着梁康的胳膊,缓慢走进了院子。
      
      张唯然跟在他们身后,跨过门槛,欣赏着绿植错落的景色。
      
      梁康挽起袖子,拿起摇椅前的菜篮,坐到小板凳上挑菜。
      
      张唯然空着手,顿时觉得有点不自在,她自告奋勇地说,“我来淘米吧。”
      
      “不要紧,让阿康弄,你跟我进屋去吧。”奶奶笑着说。
      
      “好。”张唯然害羞地点头。
      
      这间别墅一共有两层楼,奶奶带着张唯然走进客厅,也是吃饭的地方。
      
      方形饭桌旁,摆放着红木沙发,茶几,还有超大的液晶电视,差不多占了三分之一的墙壁。
      
      爷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只是微微抬头看了下张唯然,又继续转向电视。
      
      奶奶在茶几的果盘上拿了一只苹果,递给张唯然,和蔼地说,“吃吧。”
      
      “恩。”张唯然接过苹果,跟着她坐到沙发上。
      
      “爷爷呢,耳朵不好,听不见,但他知道你来了。”奶奶笑着说。
      
      张唯然点点头,看向爷爷,他默默地掰了一根香蕉递给她。
      “谢谢爷爷。”她赶紧接过香蕉。
      
      张唯然握着手里的香蕉和苹果,有点感动,虽然他们只和她说了几句话,但感觉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家人一样对待。
      
      “要不要喝水?”奶奶问。
      
      “不用不用,我不渴。”她急忙说。
      
      “我有点想喝。”奶奶站起来,四处找水壶。
      
      “在这里。”张唯然眼尖,她放下水果,走到墙角,拿起热水瓶说。
      热水瓶很轻,大概没水了。
      她摇了摇,果然没有水声。
      
      “奶奶,我来烧水吧。”她主动说。
      
      “好。”奶奶笑眯眯地看着她,重新坐在沙发上。
      
      隔壁就是厨房,空间也比城市里的宽敞得多,光是冰柜就可以塞下四个人。
      张唯然凑近一瞧,冰柜里冷藏着各种肉类,小小的冰箱确实放不下。
      她又在厨房里逛了一圈,长桌上有各色的厨具,看得出来爷爷奶奶很会做菜。
      
      但其中并没有烧水壶。
      
      张唯然走到客厅,爷爷奶奶都在看电视,她不忍心打扰他们,便去院子里问梁康,“快告诉我,烧水壶在哪里呀?”
      
      梁康挺起背说,“这里用电磁炉烧水。”
      
      “哦。”张唯然急忙转身去厨房。
      
      “等等我来吧,”梁康拾起菜篮,看向院子里的井,“爷爷奶奶只喝井水,不喝自来水。”
      
      “没事的,我来。”张唯然说。
      
      她马上在无花果树旁看到了一口井,小跑过去,摸了摸不锈钢的把手,研究怎么把水吊上来。
      
      梁康站起身来,望着笨拙的她,有点担心。
      
      张唯然轻轻一压把手,井盖上的管子就涌出了一口水。
      
      太好了。
      她知道怎么接水了。
      
      看到井边有个不锈钢的水桶,她想爷爷奶奶平时应该就是用这个桶接井水,于是,就把水桶放在管子下面,一上一下的压把手。
      
      很快,水桶就装满了。
      但她好像错误地估计了水的重量,这轻轻的不锈钢桶,现在装满了水,沉得要命。
      
      梁康放下菜篮子,想要走过去帮忙,脚步却停在原地。
      
      她双手拎着盛满井水的不锈钢桶,毫不避讳地贴在甜美的裙摆上,一摇一晃地走在院子的水泥地上。
      大概因为手上太使劲,她白皙的脸蛋上没有表情,只是垂眸,有一丝云淡风轻的可爱。
      
      “放下吧。”他和她抢不锈钢桶。
      
      她摇摇头,“我可以的。”
      
      他却不由分说,单手提着井水就往厨房走。
      
      张唯然孤零零站在院子里,有点自责地想,烧水这点小事都没帮上忙。
      
      在椅子旁边晒太阳的猫咪,翻了身子,慢悠悠地从她跟前走过,靠在树根上舔爪子。
      
      呆在浮华的城市久了,很难享受到乡村寂静的闲趣。
      
      她不由得舒展眉目,放松下来,蹲在树影中,开心地逗猫玩。
      
      许久,猫咪把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摇着橘黄色的尾巴,慵懒地趴在地面上打瞌睡。
      张唯然这才意犹未尽地站起来。
      
      她穿着细高跟,有些踉跄,一个没踩稳,就往后倒。
      
      幸亏梁康在她背后,用手臂握住了她的肩膀,扶她站稳。
      
      她不小心跌在他怀抱里,下意识拘谨地说,“谢谢。”
      
      他却捏起她的下巴,低头覆上她的唇,这瞬间,她像一叶孤舟,飘在他温热的胸怀。
      
      她的手不自觉地摸上他厚实的背。
      
      年少时懵懂的暗恋,如同列车一般,划过她的心扉,她不由得想追逐过去,看看终点的花海是否足够美丽。
      
      他狠狠扫荡了一番,却又蜻蜓点水地离开,让她意乱情迷地肖想。
      
      他抚摸着她的发丝,将她的脑袋埋在胸口,再次浅吻她的额头。
      
      “这是惩罚。”他笑着,像春风拂过柳枝。
      
      她蹭了蹭他的衬衫,红着脸说,“爷爷奶奶看着呢,你欺负我。”
      
      “我去做饭,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做。”梁康宠溺地摸摸她的头。
      
      张唯然骄傲地扬起脸,“这可是你说的哦,那我就大方地接受了。”
      
      “嗯。”梁康温柔地说。
      
      她依依不舍地离开他的怀抱,害羞地将刘海夹在耳后,走到客厅陪爷爷奶奶看电视。
      
      虽然尝过他的手艺,但面对满桌的珍馐,张唯然还是十分惊艳。
      
      糖醋排骨、鱼头豆腐汤、醋溜鸡爪、凉拌黄瓜、蒜炒西蓝花。
      
      她暗自流口水。
      
      “吃吧,吃吧。”奶奶拿起筷子说。
      爷爷站起来,为她盛了一碗汤。
      
      失去了听力,他们之间没有过多的言语,但举手投足,流淌着一股淡淡的感情。
      
      能相濡以沫,白头偕老真好。旁观的张唯然默默地想。
      她低头咬一口糖醋排骨,从味蕾甜到了心里去。
      
      与奶奶短暂的相处中,她总是叮嘱着年轻人要多注意身体,聊一些养生的知识,而没有问她的工作和家庭,像陌生人第一次互相了解。
      也许梁康已经告诉过奶奶她的基本情况了,张唯然觉得奶奶挺亲切的,一点也不吝啬关心。
      
      午餐结束后,临行前,爷爷奶奶结伴送他们到门口。
      
      爷爷向他们招手,奶奶握着一个红包塞给张唯然。
      
      第一次见面就收红包,张唯然有点难为情,她正推辞着,梁康却把红包抢了过来,放到她的手心里。
      
      “谢谢奶奶。”张唯然捏了捏红包,还挺厚的。
      
      “不用谢啦,不用谢,”奶奶笑眯眯地说,“以后阿康也需要你的照顾。”
      
      张唯然客气地笑笑。
      
      坐上梁康的车,看着后视镜里,两位老人的身影渐渐远去,张唯然才小心翼翼地把红包递给梁康。
      
      “要不你帮我收着?”她紧张地问。
      这是爷爷奶奶的养老钱,她觉得自己私藏有点怪怪的。
      
      大学里,张唯然爷爷去世时,她也收到一笔遗产,虽然金额不多,只有一万元,但她至今存在银行账户里,不曾动用过。
      分家产时,继奶奶和子女闹翻,两年后就改嫁他人,张唯然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位奶奶了。
      
      梁康噎住了,他有一丝意外,想了想说,“既然奶奶要给你,我有什么理由拿。”
      
      “可是,这是他们辛苦一辈子攒下来的,应该留给自己享受生活,”张唯然垂眸,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我留着觉得挺惭愧的,因为不能一直呆在他们身边,孝顺他们。”
      
      “呵。”梁康笑出声来。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想捋顺她的头发,“你考虑太多了,其实,我事先就给爷爷奶奶送了一个大红包。”
      
      “什么?”张唯然瞪圆眼睛。
      
      “我只想让你开心,小唯。”他有点无奈地说。
      
      怪不得,爷爷奶奶对她的态度那么好。
      张唯然噘着嘴嘟囔着,“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自己真有这么讨人喜欢呢。”
      
      她说这话未免也太可爱了吧。
      梁康一时没心思看路况,光想着她的表情。
      
      好在乡间的马路上没有多少车,良久,他定了定神,“别着急,我们来日方长。”
      
      张唯然想想也是,她才25岁不到,不急着结婚,有时间和他认真地谈一场恋爱。
      
      梁康却在思考另一档子事。
      他和爷爷奶奶说好,带张唯然回家后,就正式把她介绍给父母认识。他常年在外,并不是很依赖父母,但他也不免俗地希望女友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和祝福。
      
      而这个问题,是个男人,就不应该让她自己去解决。
      
      八年前,梁母主动联系了班主任何书平,询问儿子成绩落下的原因。何书平旁敲侧击让她多留意梁康的感情。
      于是,梁母联想到来家里玩的那个丫头,顺藤摸瓜地打听到了张唯然父亲的电话。
      
      梁康记得,母亲打完电话就怨恨地坐在床边,把父亲也喊了过来。
      
      他在阳台边的书桌复习数学,耳边是母亲的责备,父亲的劝导。
      
      母亲讽刺地说,“阿康,你喜欢蒋琳也就算了,人家庭条件好啊,可你看上的那个姓张的丫头,成绩不好,父亲还趾高气扬的,就那个女生,他们家看不上你的,你放弃吧。”
      
      他的笔狠狠地戳在考卷上,心里不免猜忌,难道他们还在为贫困生助学金的谣言而看轻他么。
      
      父亲却不屑地说,“瞧瞧你,我们家虽说不上富裕,但你也不用老觉得蒋家多有钱啊,还不是跟我们一个村上的,真势利眼。”
      
      母亲瞥了眼父亲,幽幽地说,“就你,这个月零花钱花完了没,还不是天天盼着我多给点。”
      
      父亲气得上头,打开钱包,硬生生把剩下的三百元钞票,“啪”地拍在梁康书桌上,“儿子收好了,咱下个月还有工资。”
      
      母亲傲慢地“哼”了一声,离开梁康的房间。
      
      梁康将钞票团在拳里捏皱,对父亲说,“爸,我喜欢钱,但这和我喜欢什么样的人并无关系,我以后一定要赚很多的钱,足以让妈不再关心我喜欢谁。”
      
      “哈哈,”梁父笑着拍梁康的肩膀,“有志气!但钱不是万能的,好女孩都是靠追来的,你现在抓紧学习,可以等高考结束再花力气追那个你喜欢的女孩。”
      
      梁康舒展思索的眉,点了点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