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得奖 ...

  •   男子见裴澄是领导,依然恶狠狠地跟他理论了几句,之后看刘佳瑜帮他查贷款进度他才罢休。
      
      朱晓敏也拿出当时签贷款的告知书,告诉他们当时肯定说了要三个月才放款。
      
      裴澄反复跟他们说明,银行是不会拖欠贷款的,请耐心等候。
      
      一番劝导下,这对夫妻才肯离开。
      
      裴澄目送他们走出房贷部的办公室,交待道,“你们以后做好解释工作,像这种气势汹汹的客户,就不要跟他理论,我们摆事实讲证据,至少不要让没理由投诉咱们。”
      
      “好好好。”朱晓敏附和道。
      
      “恩。”刘佳瑜说。
      
      张唯然不出声,因为她并没有参与,只是默默地旁观了这场闹剧,况且她刚来,根本不熟悉放款流程,也没有权限操作贷款系统。
      
      裴澄瞥了眼张唯然。
      
      她赶紧喝水,用杯子遮住脸,掩饰方才“置身事外”的尴尬。
      
      “朱师傅,你带带张唯然。”裴澄说。
      
      张唯然偷偷瞪大了眼睛。
      
      “没问题。”朱晓敏说。
      
      裴澄把房贷部的玻璃门关上,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张唯然放下水杯,没想到裴澄会主动关照自己,她还真有点适应不过来。
      上次相亲的乌龙事件,还被他撞见了,多亏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张唯然抿了抿唇。
      她已经不是有机会留在省行工作的新人王,对裴澄,她更没有非分之想,尽管有谣言说她介入了裴澄和秦菲的感情,但也只是在财务条线里流传而已。
      现在她来到青年路支行,也刚被安排到房贷部工作,对这里的同事领导,既陌生又熟悉,从前私人的交情通通不算,全部都要重新开始。
      
      认真工作了一上午,张唯然跟着房贷部同事,将近12点才到食堂吃饭。
      
      郑兴国行长,裴澄,戚林坐在一张桌子上,张唯然打好饭,准备坐到后面的一张位子上,却被郑兴国叫住了。
      
      “小张,你来这里坐嘛,还有一张位子。”他热络地招呼道。
      
      “好的。”张唯然笑着说,心里却默默汗颜。
      郑行长还是一如既往地自来熟啊,就像是一家之长,他的管理模式就是如此平易近人。
      
      好在朱晓敏和刘佳瑜也坐这桌,张唯然内心还有所寄托。
      不然陪领导吃饭总觉得有点拘谨,需要沉着地应对他们的各种问题。
      
      “裴总,”郑兴国凑近吃饭的裴澄问,“小张你认识的吧,当时借调到省行计财工作过一段时间。”
      
      “对。”裴澄擦了擦嘴,说。
      在青年路支行工作,不像省行有那么多年轻人,更没有时不时对他抛媚眼的美女,因此他也少了许多偶像包袱。
      
      郑兴国见他没有细聊的想法,便不再说话,孤独地拿起筷子吃盘中餐。
      
      张唯然腼腆地笑。
      她也不太想和裴澄寒暄,毕竟在省行彼此的第一印象不太好。
      
      “小张,你在省行都干了啥?”戚林问。
      
      “我就负责审批两家市分行的账。”张唯然不好意思地说。
      担心给直接领导混的很差的印象,张唯然眨了眨眼睛,厚着脸皮,开始把话题转移到裴澄上。
      
      “裴总当时是省财务负责固定资产的,我们还一起去北京出过差。”她回忆着说。
      
      “哦,那你们挺有缘的嘛。”郑兴国夸张地说。
      
      张唯然嘿嘿一笑,她已经习惯了郑行长拉近彼此距离的风格。
      
      裴澄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张唯然,“对。”
      
      没有察觉到裴澄的目光,张唯然夹起鸡腿就啃了一口。
      
      ……
      房贷部时常要加班,突如其来的事务很多,相比于一楼柜台和大堂的工作,轻松之处只在于不用开晨夕会。
      朱晓敏没走,张唯然就不走,她宁可在电脑前玩手机,也要等待师傅的通知。
      直到朱晓敏说,“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吧。”
      张唯然才收拾东西离开单位。
      
      回到家里,她简单洗漱后,就开始复习注会,大概是有康神的加持,以及爱情的鼓励,她的效率很高,一直看书到深夜。
      
      美美地伸了个懒腰,张唯然拿出手机刷朋友圈,准备睡前放松一刻钟。
      
      满屏领导同事的日常里,插入了一条男朋友的状态。
      
      张唯然放大看,是梁康拿着鲜花和奖杯的照片,背景墙上写着“青年建筑师奖”。
      
      他西装笔挺地站在文字中央,浑身的高冷精英范,不像是个搞艺术的建筑师,而是对着采访镜头不耐烦地想要快点结束工作的明星偶像。
      
      张唯然噗嗤笑出声来,她急忙发信息给他,“康神,今天得奖了,开不开心呀?”
      
      这个点,梁康应该在加班,她毫不担心他的回复速度。
      也许,这算是有个工作狂男友的好处。
      
      梁康立刻回复了信息,他说,“乡村贡献奖,不是大奖。”
      
      张唯然调皮地写道,“你好像有点不服气。”
      
      “当然了,能得拔得头筹最好。”梁康说。
      
      “别的不说,有奖金么?请客!”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张唯然想了想,“先听坏消息。”
      
      梁康写道,“没有奖金。”
      
      “啊,那算了,不让你破费了,”张唯然急忙打字,她岔开话题,“好消息呢?”
      
      “依然请你吃饭。”他说。
      
      张唯然下意识想,这样不太好吧,感觉对他来说没什么好庆祝的。
      她不由得绕着房间走,思考该怎么收回要他请客的话。
      
      突然,她灵机一动,谦虚地写道,“胜之不武,承让承让,受之有愧,回聊回聊。”
      
      他却说,“你想到哪里去了,家常便饭,我做饭,你负责吃。”
      
      张唯然眨了眨眼睛,“那好吧,什么时候?”
      
      “周日中午,我来接你。”
      
      “嗯。”张唯然发了个没问题的手势表情。
      
      想到周日要到梁康家吃饭,张唯然打开衣柜,翻了翻应季的衣服,发现约会的装束告急,必须得抽空买条裙子。
      
      商场里,张唯然穿着红色的裙子在镜子面前左右转了转。
      她犹豫地想,红色的气场是不是太强烈了。
      
      根据她网上搜索的结果,重要约会应该穿红色衣服。
      这是他们正式恋爱之后的第一次约会,但地点在家里,穿得太鲜艳,会不会吓到他。
      
      张唯然苦恼地在品牌店里逛了一圈,不知道该选怎样的裙子穿才好。
      
      热心的店员姐姐问她,“是要买来去参加婚礼么?”
      
      “不是不是,”张唯然急忙笑着否认,“我是想去约会穿的。”
      
      店员姐姐说,“没关系,这条裙子也很合适。”
      
      张唯然为难地说,“可是约会的场合比较随意,在家里,我觉得红色太正式了。”
      
      “还行吧,说不定男朋友要给你准备烛光晚餐。”店员姐姐暧昧地说。
      
      张唯然不好意思地摸脖子,“没有啦,只是午餐而已。”
      
      “额,”店员姐姐想了想,说,“你觉得不合适的话,我推荐这一套连衣裙,是刺绣的樱桃图案,也挺甜美的,适合约会穿。”
      
      张唯然看着她拿来一条白底红色樱桃刺绣的连衣裙,露出了惊喜的目光。
      
      好漂亮的裙子,就买它。
      
      顺便在专卖店挑了一双红色的低跟细高跟鞋,张唯然才满意地回家。
      
      周日十点钟,张唯然化好妆,穿着高档的新裙子,踩着细高跟,坐上梁康的车。
      她正系着安全带,梁康突然说,“今天去我爷爷奶奶家吃饭。”
      
      什么!?
      张唯然惊讶地瞪圆了眼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不是说好家常便饭的么。
      
      她插好安全带的纽扣,坐在副驾驶上缓慢接受了现实,才侧过身子看着他,焦急地说,“你没说去见爷爷奶奶,我一点准备也没有,连礼物都没买。”
      
      “不用买礼物,”梁康淡定地发动车子,转动方向盘,“他们不会嫌弃你的。”
      
      什么嘛。
      张唯然靠在椅背上生闷气。
      他们还是情侣么,见家长也不提前通知,太随意了吧。
      
      梁康眸色渐深,认真地说,“我已经和爷爷奶奶介绍过了,你是个非常好的女孩,他们都很喜欢你。”
      
      看样子他有在背后帮她做功课。
      “是么?”张唯然顿时气消了一半,有点期待地问。
      
      “嗯,”梁康说,“所以他们要我尽早把你带回家,一起吃一顿饭。”
      
      “好吧。”她乖巧地抿唇。
      老人家的心情她能理解,如果自己的爷爷还在世,他也一定会想见见梁康的。
      家族里肯定是年轻人越多越好,老有所依,并不是指物质上要如何赡养他们,而是能被照顾着围绕着孝敬着。
      
      “小唯,你表现得并不高兴。”梁康说。
      
      张唯然恍了神,认识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亲昵地称呼她。
      
      “没有。”她将目光飘向车窗外,心里不断给自己壮胆。
      只是带她见爷爷奶奶而已,又不是一本正经地谈婚论嫁,有什么好紧张的。
      
      “他们都是很和蔼亲切的人,一辈子都生活在农村,不愿意离开这片土地。”梁康说。
      
      张唯然下意识摸裙角,想到自己又穿错了衣服,应该打扮得朴实贤惠一点。
      大概农村家庭会比较喜欢勤劳踏实的孙媳妇。
      
      “爷爷退休前是小学的副校长,奶奶是学校里的老师,他们相濡以沫了一辈子,从来没有吵过架,我的童年就在他们身边度过。”他回忆着说。
      
      原来梁康的爷爷奶奶都很有文化,怪不得能把他教育得这么优秀。
      张唯然默默地想。
      
      “小时候,家里有许多空白的作业本,写也写不完,我无聊的时候就在上面练字,偶尔表弟表妹也会过来住一段时间,但我们很少交流,彼此之间并不熟悉。”他说。
      
      “那你总是一个人玩,不会觉得很孤单吗?”张唯然问。
      
      “并没有,爷爷奶奶对我管教很严格,玩的时间很少,主要以运动为主,即使在假期,大部分时间我也都在学习。”
      
      张唯然噎住,童年时光她都花在看电视、玩玩具、涂鸦上。
      果然学霸的世界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我一直住到二年级,才被推荐到市里的小学念书,那时候房价很便宜,父母为我的学业还在市中心附近买了套房子,不过我们不怎么住。”梁康淡淡地说。
      
      “后来我回国后置换了一套,也就是你看到的那一间。”
      
      “哦。”张唯然想起他房子的极简风格,大概也有仓促下没来得及精心设计的原因。
      
      他好像说过,结婚后再重新装修,难道言下之意是,看她的想法?
      
      张唯然不由得小鹿乱撞,转着眼睛,说,“作为建筑师,你不应该先把自己的家设计好么。”
      
      梁康扬起唇轻笑,“小唯,我在等你的建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