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个性是废宅》悲剧初始化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1-20 15:15: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一英雄 ...

  •   “嘿!哈!嘿!哈!……”
      “你在干什么?”
      
      刚刚出院回家的土间太平一打开家门,就见自家妹妹正一手拿着一个小哑铃在‘嘿哈嘿哈’地打拳。
      
      小埋听到声音,扭头一看,哥哥正站在玄关处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
      顾不上锻炼,她顺手丢开手中的两个哑铃,开心地飞扑到土间太平的脸上,抱住!
      
      “欧尼酱,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回来了,也不通知我去接你!”甜腻腻的小奶音透着雀跃,显然小埋也很开心于哥哥终于能出院了。
      
      “说了多少次不要这样子抱,我看不见了啊喂!”
      土间太平手中拎着的行李慌忙中掉在地上,他挣扎着将妹妹抱离自己的脸,狠狠地喘了几口气。
      累得。
      
      “小埋太想你了嘛。”小埋嘟着嘴委屈道。
      “你不是天天都有来医院看我吗?”他们昨天还见过,小埋在医院蹭wifi蹭得可开心了。
      
      小埋:“……”
      “欧尼桑真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气呼呼的小埋如炸毛的猫咪一样,冲着土间太平的脸就是一顿疯狂抓挠,只挠得土间太平捂脸求饶才终于放过他。
      
      不过生气的小埋可不是那么好哄的,她从土间太平身上蹦跶下来,又冷着脸回去举着哑铃一下下地出拳。
      凌厉的拳风带着破空的呼啸声,宛若正冲着某人的脸狠狠暴揍。
      
      土间太平:“……”
      唉,他的妹妹啊。
      
      “我去做饭。”将掉在地上的行李捡起放好,土间太平径直向着厨房走去。
      
      悄咪咪瞄了一眼哥哥的进入厨房的背影,再被察觉之前又立马转回头。
      轻哼一声,小埋出拳的力道却是不自觉地放轻了几分。
      
      才……才不是因为她不生气了呢。
      她只是练习得有点累了而已。
      
      之前出了被变态尾随事件,加上班主任的建议,小埋在当天下午就去找了家网上评论还可以的武道馆报名。
      因为能锻炼的时间太短,所以小埋听从了道馆工作人员的建议,只暂时抱了个速成班。
      
      就是那种简单教教基本进攻动作和女子防身术的速成班。
      
      还别说,虽然教得简单,但那些招式都挺实用的。
      至少自我感觉良好的小埋觉得,自己再多练几天,说不定就能开启上街打怪……呸!上街对抗敌人的英雄生活了!
      
      想太多系列。
      她连过几天的雄英入学考试能不能过都感觉有点虚,怎么可能上街对抗敌人?
      
      “不过,凭小埋的无敌个性,应该可以的吧?”点点下唇,小埋呢喃着道。
      “可以什么?”正好端着饭菜出来的土间太平顺口问了一句,吓得小埋连忙摆手道:“没……没什么。”
      
      虽然早在决定要当英雄的时候小埋就兴致昂扬地跟哥哥大声宣布了,但是正如土间太平熟知小埋本性一样,小埋也深知尼桑的想法。
      尼桑会表现得那么支持,大概也是以为她又像以前一样,只是三分钟热度吧。
      
      嘿嘿……尼桑一定想不到,小埋这次是非常,绝对,认真的!
      等着交换生文件通知下来后,再拿去吓尼桑一跳!
      小埋要证明自己才不是三分钟热度的人!
      
      话虽如此,当小埋捏着印着自己大头照的准考证,站在雄英那高大威严的校门前时,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到了紧张。
      
      怎……怎么办?
      小埋是第一次参加实战考试,好紧张啊。
      
      暗暗做了许久的心理建设,小埋才终于鼓足勇气,迈步踏进雄英的大门。
      雄英校内的防御系统自动扫描到小埋手中准考证号的临时通行码,将她视为可放行人员,没有像之前被记者闯入那样,瞬间竖起钢铁防护墙。
      
      “欸哆,我看看,考场应该怎么走。”
      小埋将老师给的雄英地图整个展开,埋头认真地研究路线。
      
      事实证明,走路不看路真的很容易发生意外。
      这不,被地图挡去视线的小埋就一头撞进了一个消瘦的怀抱里。
      
      “呀!”被吓得惊叫出声的小埋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眼前这位高大却极其瘦弱的金发男人突然狂吐鲜血的画面给吓傻了。
      
      她将别人撞出内伤了?
      傻楞之后,是理智回归的慌乱。
      
      “你你你……你没事吧!医生医生,对了,打急救电话!”
      惊慌失措的小埋连忙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就像打电话叫救护车,结果电话还没打出去,就被一只突然伸来的大掌按住了。
      
      “咳咳……没,我没事,这只是老毛病而已,少女请别担心。”
      欧尔麦特捂住嘴,撕心裂肺地咳嗽几下,又是一大股鲜血喷出,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显然,他这副样子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小埋不仅没相信,还更为坚决地从欧尔麦特掌心中抽出手机,打算继续叫救护车。
      
      “大叔,讳疾忌医是不对的!”她还义正言辞地教训起了人。
      
      原本只是偶然看见这位陌生少女似乎迷路了,一幅需要帮助的样子才凑上前来的欧尔麦特,完全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他此时正躺在校医室里,听着治愈女郎对着那位陌生少女温柔的夸奖。
      “哎呀小埋真懂礼貌,是个可爱又漂亮的好孩子呢。”
      “您过奖了。”
      
      “呐,这是一点小糖果,拿去吃吧。”
      “哇,好可爱,谢谢老师。”
      小埋开心地从治愈女郎手中接过小熊软糖,笑得一脸灿烂。
      
      “果然,小埋是个乖巧的好孩子呢。”治愈女郎笑得一脸慈祥,看着小埋的目光就像是在看自家乖巧懂事的小孙女一样。
      
      闪亮亮的美少女小埋是男女老少通杀的完美存在,谁都无法抗拒她的魅力。
      
      “不知道八木老师的病情有没有好一点?”小埋担心地看向病床上的欧尔麦特。
      为了保守欧尔麦特的秘密,治愈女郎与欧尔麦特统一口径,都只告诉了小埋欧尔麦特的真名——八木俊典。
      
      “放心吧土间少女,我没事的!”欧尔麦特竖起大拇指,对着小埋亮出自己的招牌笑容。
      那笑容爽朗明媚,透着一股令人说不出的安心感,仿佛只要有这个人存在,只要这个笑容还在,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总觉得八木老师这个笑容有点眼熟呢。”
      食指点点下唇,小埋小声的自我呢喃却吓得欧尔麦特和治愈女郎冷汗狂冒。
      
      “那……那个……土间少女……”欧尔麦特绞尽脑汁地想着要怎么转移话题。
      正巧这时,医务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门没锁,请自己推门进来。”
      治愈女郎很快淡定下来,毕竟小埋只是无意识的感叹,他们如果反应太大,反而更容易引起怀疑。
      
      “哗啦……”随着一声拉门被拉开的响声,门外出现了一位死鱼眼颓废青年。
      这青年身材修长劲瘦,黑发黑瞳,还穿着一身黑,唯独脖颈间的白色拘捕带是全身上下唯一的装饰。
      
      “终于来了相泽老师。”治愈女郎笑着跟来人打招呼。
      “啊。”相泽消太淡淡地应了一声,视线转向那位站在治愈女郎对面的陌生少女,“你就是今天来参加交换生考试的学生吧。”
      
      “是。”小埋连忙转身,冲着相泽消太九十度角恭敬鞠躬,“老师好,我叫土间埋,是来自荒矢田高中一年级A班的学生。”
      
      直起身来,小埋绽放出自己最温柔耀眼的笑容。
      瞬间,无数星星在她周身闪烁,衬得她越发闪亮亮,恍惚间都要让相泽消太等人以为小埋的个性是什么无敌魅力之类的。
      
      “啊嗯…你好。”整日里面对太多问题学生,初次见到这种标准的优等生乖乖女,竟然让相泽消太有点无所适从。
      
      “现在距离考试开始还有半个多小时,这里距离考场有点远,学校特地安排了校内大巴接送你去考试,跟我来吧。”
      失神只是片刻,很快相泽消太就找回了自己的理智,语气淡淡地吩咐道。
      
      “是。”小埋乖巧地应了一声,临走之前,还转身对着治愈女郎与欧尔麦特挥手告别:“那么小埋就去考试了,谢谢老师的糖果,八木老师也要注意好好养病,再见。”
      
      “再见,土间少女。”
      一直到目送着小埋的身影消失在楼道拐角处,欧尔麦特才猛然松了一大口气,从病床上一把坐起身来,抹了下额头上莫须有的汗,庆幸道:“刚刚真是,太惊险了。”
      
      “别说什么惊不惊险的,小埋说得对,欧尔麦特你以后还是要多注意一点,好好养病,身体养好了,不会动不动就吐血,就不会随便吓到人了。”
      治愈女郎毫不客气地教训道。
      
      刚刚要不是她在校医室内看到外头情况不对,及时出去给欧尔麦特解围,现在这位日本NO.1的英雄就该躺在医院里,纠结该怎么跟一无所知的医生解释自己那一身的致命伤了。
      
      “对不起。”欧尔麦特挠挠后脑,好脾气地笑着道歉。
      一看他这样子,治愈女郎就知道他没将自己的警告放在心上,当即叹了口气,也不理他,自顾自地整理桌上散乱的资料。
      
      “我记得你一会儿还有课,现在不过去没关系吗?”
      “课……”突然被提醒到,欧尔麦特的脸色逐渐发白:“糟糕,忘记我今天还有课要上!”
      
      “那么我就,先行离开了。”
      话语未落,校医室敞开的大门口就只剩下一团浓烟,哪里还有什么欧尔麦特的身影。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0-21 20:55:15~2019-10-25 01:03: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头上长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茶茶要日万 5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