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7、雄地立剑·犯者斩 ...

  •   “哑借清月无言霜,灯庭杯酒饮淡光。斑落错影难辨枝,仰首无花冷月苍。唉……。”
      夜贤贤无声,风圣圣无迹。无愁夜色,风自悠然,拂送清流,卷叶落尘。
      “你愁什么?”月丹云问道。
      “你……。”幻子凝视月丹云,内心徘徊,犹豫道:“你,不是,他睡了吗?”
      “睡了,你身上伤怎么回事?”
      “被你打的。”幻子回头道。
      “你……你胡说什么?”月丹云惊慌道。
      “说着玩呢。”幻子饮杯轻声道。
      “哦。”见幻子沉默,月丹云坐下继续道:“我们要带着他吗?”
      “你带过小孩吗?”
      “没有。”
      “我也没有。”
      “那……。”
      “那就送回去吧。”
      “送去哪里?”
      “你家。”
      “你是说……说道育山,那多远啊。”
      “总之我不管。”
      “这是你带回来的,你凭什么不管?”
      “哎,你是女的,总会一点吧。”
      “不会,我才十七岁。”
      “是吗?”
      “是的。”
      “十七啊,那可以嫁人了,给你找个如意郎君,这孩子你们就养着吧。”
      “嫁你个头。”月丹云将酒泼在幻子身上。
      “急什么,急,你急……。”
      “哼。”
      “他有多大?”
      “谁?”
      “那个孩子啊。”
      “六七岁吧,或许了。”
      “我们去哪都不知道,带着他更不知道去哪了。”
      “你不是要做个侠客吗?”
      “我说话我自己都不想相信。”
      “大丈夫言而无信,可乎?”
      “可,有何不可?”
      “你,我不理你了,哼。”月丹云说完起身欲走。
      “我要去找人了。”
      “找谁?”
      “天音山,你见到的人。”
      “他们,他们是谁?”
      “不知道。”
      “不知道你找他们干什么?”月丹云坐下问道。
      “千秋莫名事,万代迟暮多。今朝龙与虎,松山月蹉跎。”
      “什么意思?”
      “就是不知道,所以要去看看啊。”
      “我父亲说过,天道有归处,仁义无穷极。富贵浮沉处,仁义无穷极。做人就是要,仁义无穷极的。你帮我把这里的事做完,我陪你去找他们。”
      “当你把话说给我的时候就已经是废话了,我不需要别人替我决定。”
      “何必这么排斥呢?既然站在尘世间,风尘寒暖变化,就需要做出相适应改变。”
      “我是说人。”
      “人也有善恶变化,对待善恶不也需要差别手段。”
      “我想想吧。”
      “当然,再说你也不知道他们在哪,对吧。”
      “嗯。”
      “那说好了啊。”
      “没说好。”幻子皱眉道。
      “走吧,去看看他吧,说不定醒了。”
      “哦。”
      床榻静息,宛若处子。
      “喂,你走吧。”幻子对眼前孩童道。
      “你干什么,小声点。”月丹云招手道。
      “你是谁?”眼前眉目一张,清澈无杂。
      “你叫什么名字?”幻子反问道。
      “太蒙杀曲。”
      “你从哪来?”
      “我需要你之力量。”
      话一出,时空顿止,一霎目醒,幻子全身之力已然转移。
      忽然地势转移,瞬间三人已至吞日城之内。
      而眼前,太蒙灵婴已在月丹云之背,心神入眠,幻子所立之地,宫壁辉煌。
      “此地由你做主。”太蒙杀曲道。
      “这里是?”
      疑问未解,只见吞日城中,千途兵马袭来,壮如天潮。
      “用你的剑,让我兴奋起来。”太蒙杀曲淡淡道。
      “诛杀。”千途暴怒道。
      “杀曲剑·红尘万里杀天红。”幻子杀意不受控制,瞬间神怒。
      随之所见,空中血舞,宛若无间屠戮,遍地惨嚎。
      “你是什么人?”千途问道。
      “雄地立剑·犯者斩。”太蒙杀曲道。
      “放屁。”千途怒再挥军。
      此时,幻子立地,吞日城发生巨变,脚下汇成血海。
      “吾之脚下不需要屈服,全数格杀。”
      太蒙杀曲示语,幻子稳然不动,脚下之剑,已然腾动,血海红浪,不断吞噬死亡者,千途众人,无可能挡,就在最后一声落下,血阳自血海而出,地景再换,吞日城笼罩红色血阳之中,红色光影,不断蔓延。
      “杀曲,进入新篇章吧,哈哈哈哈哈……。”
      太蒙杀曲降临人间,三界篇章,在加入的亖界杀曲之后,又有怎样的玩弄?
      
      下一章困狐娱声·幻天变
      五帝苦操,三皇执燥。
      文王囚牢演易谣,韩非法说阶排高。
      统序用兵诏,育教光宗耀。
      功名可叹吹去了,江山可悲名换了。
      秦汉晋,唐宋明,迅哉又乱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